孟非:非誠勿擾可能是中國現代社會的清明上河圖 (4)--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孟非:非誠勿擾可能是中國現代社會的清明上河圖 (4)

高慎盈 黃瑋 劉璐

2012年04月28日09:54    來源:《解放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解放周末:可以肯定的是,這個“勵志”的版本裡蘊含著你對主持這個專業的思考。

  孟非:如果主持能夠成為一門學問、一門學科的話,我覺得還不夠厚重,因為對這個行業進行表達的時候,更多地傾向於描述,而不是歸納。比如說,業界如何區分什麼是合格的主持人,什麼是優秀的主持人?我覺得這個值得討論。

  任何一個節目完成策劃之后,總是需要物色一位主持人。如果你能忠實、准確地體現欄目所要表達的意圖,你就是合格的主持人。譬如我們要做一檔專業的財經節目,你根本沒有這方面的專業知識,那些專家說話的時候,你放著一臉無知的光芒,那你就是不合格的主持人。現在,我們的電視台,比如說央視,已經有了很多專業水准很高的主持人,他們完全能夠和某一領域的專家對話。這就是合格的主持人。

  什麼是優秀的主持人?我認為,當一個主持人能夠給這個節目賦予靈魂式的、標簽式的、難以被復制的元素的時候,就是一個優秀的節目主持人。我不是說《實話實說》之后的主持人不好,而是小崔在主持《實話實說》的時候給予了這個節目靈魂式的、標簽式的、無法被復制的東西。央視完全可以再找十個、八個主持人來干這個事,節目可以照樣播,觀眾也照樣有,但是這個節目的“質”已經發生了變化。這是我個人作為一個從業者的描述性的體會。

  解放周末:有報道說,《南京零距離》開播第一天,開場白4句話說完,孟非“口水都咽不下去了,感覺再多說一句就會暈倒現場,在演播室灼人的燈光下,他渾身是汗。但他的真誠和自然很快贏得了百姓的喜愛”。這說明,你真實的姿態,在一個艱澀的開始中就獲得了真誠的肯定。

  孟非:得允許主持人並不是什麼都懂。你要說知識全面的話,《非誠勿擾》節目來過生物化學的博士,還有研究天體物理的﹔有在華爾街搞金融的,還有養龍蝦、種玉米的。最多的時候台上有6個不同國家的嘉賓,光語言你得懂多少?所以主持人不可能是萬能的,也不可能是很多姿態的,甚至是可以說錯話的。

  我特別願意舉一個例子:有一位女嘉賓,她男朋友去世了,她其實並不想到《非誠勿擾》來找新男朋友,是她男朋友臨終前背著她替她報了名,他們倆的感情非常好。我知道有這麼個人,但是我們這兒的嘉賓實在太多了,台上二十多個,還有七八個備選的,所以我忘了到底是哪一個女孩。這女嘉賓剛上場的時候,舉手問男嘉賓:“你願意吃女朋友吃剩的東西嗎? ”從我的感覺和判斷來說,這個問題不太禮貌,我就反問她:“你前男友吃你吃剩的東西嗎? ”她說:“吃”。我說:“那你們為什麼分手呢? ”你可以聽出來,其實我的問話是帶有某些情緒的。這時她回答說:“他去世了。 ”我一下想起來——就是那個人!我當時的生理感覺是,全身的汗都出來了。我沒有時間思考其他的表達方式,我隻能說:“對不起!我說錯話了,向你道歉!”然后鞠了個躬。下了節目之后,我在台下又給她道了一次歉。這一段,我原以為編導會剪掉,因為這是主持人一個明顯的失誤,結果卻播出來了。從播出的效果來看,並沒有給主持人減分,反而很多人說“這個很真實”。誰跟你說主持人就不能說錯話了?把這種“真實”在舞台上呈現出來,是樹立一個“人”的形象。我認為,這是我們節目每個環節所有的工作人員都秉承的一個東西。

  解放周末:所有的真實,最終抵達的是一個“人”的概念,這意味著與觀眾近在身邊,與觀眾的喜怒哀樂共同起伏彼此應和。

  孟非:對。而且,主持人的態度和所在媒體的態度也有關系。前不久中央提倡“走轉改”,在一些媒體的宣傳片裡,我們常常能聽到“彎下腰傾聽百姓的心聲”之類的話語。當你覺得你還需要“彎下腰”的時候,實際上潛意識裡你已經覺得自己是在上面了。你為什麼不想想你和他們是一樣的呢?我們有些媒體的優越感,藏都藏不住。

【1】 【2】 【3】 【4】 【5】 【6】 【7】 【8】 

   
 
(責任編輯:宋心蕊、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