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非:非誠勿擾可能是中國現代社會的清明上河圖 (5)--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孟非:非誠勿擾可能是中國現代社會的清明上河圖 (5)

高慎盈 黃瑋 劉璐

2012年04月28日09:54    來源:《解放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生活教給你“想明白”

  ●永遠不要忘了自己是從哪裡來的。

  ●我們對自然、對歷史、對權力的來源,似乎都缺乏敬畏。

  解放周末:無論是“主持人”,還是“人”,絢爛之后,都將歸於平淡。平淡中才蘊藉著對自己和人生的真正明白。在你看來,做一個明白人難嗎?怎樣才能做一個明白人?

  孟非:一個人的狀態大約來自這幾個方面:受的教育、家庭背景、性格和生活經歷。這就是為什麼同樣是知識分子,你會看到很多不同的呈現。有的人姿態很低,有的人就特別想要維護所謂的高端形象。就我能看到的情況來說,真的大家,往往姿態很低。反而是一些中青年的所謂“精英”,總是刻意要表現那種無法掩藏的優越感。我們請來的很多專家學者,他們在私底下聊天的時候也會好好說話,但是一旦面對鏡頭,就一定要以他們認為的社會約定俗成的教授的形象說話。可能我們的文化裡人文主義的成分少了點,對人分三六九等的等級感的維護過於強大了。我們太多地被職業、身份所約束,而忽略了自己的內心。這種社會生態對於明白“我是誰”,是很有障礙的。

  解放周末:想清楚“我是誰”,就要先明白“我從哪裡來”。

  孟非:一些主持人會自以為是,恐怕也是因為不明白自己的光環從哪裡來。鮮花和掌聲是從哪兒來的?是觀眾拿遙控器給你的。永遠不要忘了自己是從哪裡來的。

  解放周末:這種清楚的領悟,是否與你的人生閱歷有關?

  孟非:我覺得高考落榜、當過工人等這些經歷,其實沒有那麼特別,沒必要把它描述得那麼苦。我之前的經歷給我的收獲是,在看待很多問題的時候,我能夠知道社會底層人的一些想法。所以在節目中,對那些比如賣菜的、來自農村的嘉賓,我會天然地有一種親近感,有時候我願意幫他們說話。

  解放周末:有一種天然的平民情懷,並且由衷地願意去“接地氣”?

  孟非:對我來說甚至不存在“接地氣”的問題,因為我就在地上,我從來沒有在“上面”待過。

  解放周末:樂嘉曾這樣描述你:“在節目裡,說起一個可樂瓶,能激發他對於環保現狀的憤怒﹔有人說喜歡飆車,他會聯想到70碼﹔有人說希望生3個孩子,他會聯想到計劃生育政策。他做了十年的社會新聞,天天關注這個社會的方方面面,他對這種東西很敏感。 ”這種敏感,是否反映了你對生活中許多人事的一種“明白”?

  孟非:我覺得我們這個社會缺少思考和分析。我特別欣賞的一句話,也是我幾乎每天都用來告誡自己的一句話,就是“都會過去的”。很多苦難,會過去得比你想象的還要快﹔那些榮譽、光環、鮮花、掌聲,同樣會過去。當你明白人生是怎麼回事兒的時候,你就不會為那些虛榮的東西那麼陶醉、那麼享受,也就不會為眼前的黑暗和苦難那麼絕望、那麼沮喪。

  解放周末:做一個清醒的社會觀察者。

  孟非:是的。

【1】 【2】 【3】 【4】 【5】 【6】 【7】 【8】 

   
 
(責任編輯:宋心蕊、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