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非:非誠勿擾可能是中國現代社會的清明上河圖 (6)--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孟非:非誠勿擾可能是中國現代社會的清明上河圖 (6)

高慎盈 黃瑋 劉璐

2012年04月28日09:54    來源:《解放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解放周末:閱讀是不是你另一種“想明白”的來源?

  孟非:我讀書讀得不多,看報多一點。

  解放周末:聽說你每天看《人民日報》?

  孟非:堅持幾年了。

  解放周末:還有一種閱讀,是對山水風光的閱讀。

  孟非:是的。我剛才沒好意思說,我現在看書看得最多的是《中國地圖冊》(笑)。現在的我,我更願意去看一看很多地方的人的生活狀態,看人和自己心靈的關系、人和環境的關系、人和他人的關系。

  解放周末:這樣的出發點,賦予你的旅途以“旅行”之外的內涵,可否將它理解為是一種“地理行走中的人文閱讀”?

  孟非:我覺得你這個表述很准確。有一種“偽人文”的現象是,有些攝影者端著200毫米的鏡頭去西藏,看到一個老太太滿臉皺紋,就“啪”把她拍下來。你認識她嗎?你知道她背后有什麼故事嗎?其實你對他們的生活、他們的狀態一無所知,你只是一個旅游者,只是走馬觀花,沒有辦法真正了解一個地方以及那個地方的人。這也是為什麼我會在我的書裡花了很大的篇幅講新疆。因為我在那裡生活過很長一段時間,我和那裡人們的親近感是不一樣的。我覺得隨便拍攝一個陌生人,是一種冒犯,對方是會警覺的,會感覺生活被你打擾了。但是,當你和他們親近了,當他們不再覺得你是看熱鬧或者出於獵奇,他們所呈現出來的狀態是不一樣的,那才是我想看到的東西。

  解放周末:這種人文情懷,往往與歷史感有關。在行走中,你會特意去了解一個地方的歷史嗎?

  孟非:我都是了解過后才去的。我去敦煌看完那些藝術瑰寶之后,找了個車去了另外兩個地方,一個是陽關,一個是玉門關。其實我之前看過圖片,知道那就是一個土包,豎了個小牌子,周圍啥都沒有。100多公裡路,在戈壁灘上開了兩個多小時,司機直納悶:“你這是要干嗎呀?那裡連游客都沒有!”我說:“我就看一眼。 ”畢竟,我們年少時讀到那麼多詩說到過它們,比如“西出陽關無故人”,比如“春風不度玉門關”,心中總有那麼一種情懷。當你真的站在它的面前的時候,你會被那種巨大的時空感所震撼。

  我去希臘也是這樣,不一定非要到帕特農神廟或者其他偉大的古建筑面前才會有這種感覺,就是站在海邊,看著海水拍打海岸,想到特洛伊戰爭就是在這裡?殺的,就激動得渾身起雞皮疙瘩了!

  解放周末:這是一種對歷史的敬畏,所謂“心中有眼中就有”。

  孟非:你說到“敬畏”這個詞,我很喜歡。我覺得今天中國人就是少了點敬畏。過去我們都敬畏什麼?最初我們敬鬼神,因為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后來我們敬皇權,因為皇帝最大,生殺予奪都在他手裡。但是到了今天,我們還有什麼敬畏的?有些人為了蠅頭小利甚至可以無惡不作。我們對自然、對歷史、對權力的來源,似乎都缺乏敬畏。

  解放周末:缺乏敬畏,就無法真正明白“我是誰”。

  孟非:隻有在大自然、在歷史面前,你才知道自己有多渺小。隻有到了一定的歲數,才知道過早地、輕率地下結論是多麼幼稚。

【1】 【2】 【3】 【4】 【5】 【6】 【7】 【8】 

   
 
(責任編輯:宋心蕊、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