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萍:生活中是搞笑派 審春晚節目笑點低像"托兒"--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倪萍:生活中是搞笑派 審春晚節目笑點低像"托兒"

任奕潔

2012年05月14日07:01    來源:華商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1991年主持央視春晚
電視劇《美麗母親》中飾演何美麗
倪萍戴上“皇冠”
用橘皮做成的“齙牙”,倪萍也要試試


  曾經的央視“主持一姐”倪萍以前深居簡出,很少接受採訪,更別提面對媒體抒發性情,給人印象總是一張正經八百的“播音臉”,最近她首次亮相江蘇衛視選秀類綜藝節目《脫穎而出》擔任評審。節目錄制現場,眼前的“倪大姐”不僅跟記者們幽默耍貧,更愛在舞台上與搭檔郭德綱狡黠拌嘴,有選手送上紅綢、皇冠、橘皮等惡搞道具,倪萍都一一笑納,“性情大變”,一時讓人無法適應,可倪大姐卻雲淡風輕地說:“其實我的個性都被我主持晚會藏起來了。”

  萍點自己

  生活中是搞笑派,審查春晚節目笑點低被說是托

  華商報:您作為第一代煽情主持,風行上世紀整個九十年代,從當初的淚眼漣漣,到如今跟著郭德綱一起“瘋狂”,性格突變,觀眾都看不懂了。

  倪萍:那是你們不了解我,我以前主持的節目沒給我提供這樣的舞台。我年輕那會,同事帶到單位的吃的,我偷偷吃光了,回頭我還假裝和他們一起找,欄目組的人追著我說,“倪大姐,給我說一段子吧,樂死我了。”中央台每年的招標會,就派我去給商家說段子,一會兒就為央視拉回了五六個億的廣告,每年春晚他們派我去語言類節目審查,告訴我好笑的就笑,不好笑就把節目斃了,年年把我安排在第一排,因為我笑點低,大家覺得好笑我使勁笑,人家覺得不好笑的我也笑得跟托兒一樣。什麼性格突變,都五六十歲的人了,還怎麼變?

  華商報:現在除了電影、電視還能見著您,基本上很少出來,這次怎麼願意做選秀節目評審?

  倪萍:我現在真的很少出來了。參加這個活動讓我有個感覺,好像主持了很多年的一個“婆婆”,現在終於有資格出來教訓“兒媳婦”了。其實我做“婆婆”也沒做好,而且和“兒媳”是兩代人,即便我和參賽選手是一代人,主持人也各有各的特點,點評其實是件不客觀的事情,特別是有觀眾在場就有更多不確定的因素。這次參加這個節目真的是盛情難卻,我估計江蘇衛視也找不到什麼人了吧?(笑)

  萍點同行

  白岩鬆喝了酒后就不是白岩鬆

  華商報:現在中國的主持人中,你有沒有特別喜歡或是特別欣賞的中國主持人?

  倪萍:有,比如說我喜歡兩種類型的,一種是像白岩鬆這種有思想類型的,同時白岩鬆的語言也永遠與眾不同,這非常重要。另外一種我喜歡像崔永元這類的,又很幽默,其實這種幽默裡又帶有思想,不是胡幽默,單純的胡幽默就是貧,貧誰都會,但是真正的幽默是挺難的。

  華商報:現在央視綜藝類節目很多,比如李詠的《開心辭典》、崔永元的《謝天謝地,你來啦》,那您覺得自己的風格主持哪檔合適?

  倪萍(想了一下):干嘛非得主持別人的節目呢,你不能自己策劃一個啊,我就做了個“月子”,跟他們PK,哈哈!其實你們看到很多主持人,都是節目限定了他們的風格,這和他們本人的性格相差很大。白岩鬆他們,我給你說淘著呢,要是喝了酒,那哪還是白岩鬆啊,太能鬧了!羅京的性格也特別可愛,沒事就愛給人唱京劇,人家不聽他還在那唱,其實我認識好幾個喜劇演員,他們生活中反而很沉默,可能屬於把笑料都在舞台上釋放完了吧。

  萍點搭檔

  郭德綱台上抖的包袱都是“家裡的儲備”

  華商報:如何評價您的新搭檔郭德綱的主持水平呢?

  倪萍:你真正了解郭德綱以后,你就知道他的相聲藝術為什麼會走到今天,因為他小時候什麼都學過,京劇,京韻大鼓……他今天跟我說他一年中能跟朋友一塊出去吃飯都超不過五次,除了演出之外別的什麼都不做。我問那你都在家干什麼,他說看書,那你就知道他現場抖那些包袱絕對不是抖機靈,他實際上還是有儲備的。而且主持人水平高低的區別不在於專業不專業,科班或非科班,科班裡也有非常好的,比如白岩鬆和崔永元﹔非科班也有非常好的,比如畢福劍是學導演的,張越是學中文的,董卿是學表演的,撒貝寧是北大學法律的。大學裡就是打一個知識的基礎。

  華商報:不知道您未來有沒有想過,再拿起話筒在電視機前以一個主持人的身份出現在大家面前?

  倪萍:沒想過。本來也沒有覺得放下過,這個就像你會騎自行車一樣,眼前放著一輛自行車,有事把腿一抬也就上去了,就會騎著走了,也沒有必須要怎樣,沒放下過,也沒正兒八經拿起過,所以也沒有這樣的願望和設計。

  記者印象

  倪萍真不愛“面子”

  退隱主持行業后,倪萍鮮有曝光,如今每次出現,總伴著“胖了”“皺紋這麼多”等負面評價。採訪前,記者以為身為女主持人的她不願意談“面子問題”,但沒想到記者還沒問,人家自己搶著開腔,起立拍照時,笑著對攝影大哥說:“拍兩張得了,我現在不上相,你看連這衣服拉鏈兒都合不上了……”上了舞台后,有選手給評審送面膜,倪萍又自嘲說:“如果按臉型來的話,我估計是茄子或倭瓜之類的。”

  她的直率讓人瞠目,但深聊后你才明白,這些爽快的自嘲都源於一種專業的自信,比如看到懷揣主持夢的年輕人,她總能一針見血指出選手的弱點,隨后由衷送上建議:“你話說得很多的時候都飄著,現在很多主持人都這樣,但別人這樣你就不這樣,沉下來,才是你自己。”

  16年手持麥克風的生涯,按倪萍自己的話說就是:“從一開始找不著北,到經歷無數場"戰爭"積累出經驗,一腔熱血打拼出事業輝煌,如今回歸每天帶孩子、畫畫、逛菜市的平凡生活,誰愛說什麼就說吧,年齡一到,皺紋誰都會有,非靠打針挽留青春,一張PS嫩照引發軒然大波的事,咱不干。”


傳媒沙龍新銳網站CEO系列訪談
(責任編輯:宋心蕊、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