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晨新片演記者放棄"華麗風" 郭德綱怒斥"狗仔"--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姚晨新片演記者放棄"華麗風" 郭德綱怒斥"狗仔"

2012年05月16日08:32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搜索》中,姚晨演記者。
《非常了得》來了“狗仔”嘉賓。
《搜索》劇照
韓雪在《娛樂沒有圈》中演娛記。


  姚晨新片演記者放棄“華麗風”改走“質朴路線”

  稱“大多數記者和普通百姓一樣要面臨很多生活壓力”

  本報娛樂部同仁感慨“於我心有戚戚焉”


  @姚晨:記者陳若兮,某電視台社會新聞欄目組主編。電影《搜索》裡,她和我們一樣,充滿理想,卻在現實世界經歷人生慘淡:買房難,同事關系,領導關系,愛情背叛,親人反目,失業……但陳若兮說:沒關系,我會重新開始。

  本報娛樂部眾同仁認為,這段對記者的描述相當靠譜。記者不是外界想象的那般時尚光鮮,身為“新聞民工”的我們,大多是質朴的﹔記者也並非外界想象的那般是“無冕之王”,我們在現實生活中也常常感到無力……且讓我們,來揭開記者真相。

  策劃:劉亦凡

  撰文:本報娛樂部

  姚晨演記者,為角色“減富”

  陳凱歌導演的電影《搜索》定檔7月6日上映。片中姚晨飾演一個為追求真相而在生活上和事業上被撞得頭破血流的記者陳若兮,還主動向導演要求衣服不要過於華麗與奢侈。

  走“質朴風”,服裝“降檔次”

  陳凱歌稱姚晨的角色像是一個“以筆為劍”的俠客。姚晨笑言,“這次不但做了俠客,而且我還主動向導演要求做一個清貧的俠,希望自己的衣服不要過於華麗與奢侈。”

  據陳凱歌透露,電影開拍前,來自日本的造型師為其准備了諸多高級白領套裝,但姚晨最終還是放棄了“華麗風”,改走“質朴風”。

  “我覺得陳若兮的衣服可以時尚,但是不能過於華麗和奢侈,這不是他們的狀態”,姚晨坦言,為了讓自己的造型更加接近記者的日常狀態,她提出一定要給自己的服裝“降檔次”,姚晨坦言,“包括最早給我准備的一些配飾,我也覺得過於奢侈,因為在我的印象裡,大多數記者的心思不在這裡,他們和普通百姓一樣要面臨很多的生活壓力,包括住房和生活環境等等,更沒有太多財力去買奢侈品,所以最后我的很多飾品都是從街邊小店淘來的。”

  “優雅”趕稿遭“吐槽”

  在《搜索》拍攝期間,姚晨在其微博上發布了一張陳若兮加班趕稿的劇照,引來記者的集體“吐槽”。姚晨表示,“很多人在看完照片留言說,陳若兮趕稿的樣子還不夠‘頹’,其實大家在趕稿時,更多是頭發打著柳,大黑眼圈,皮膚因為長期電腦輻射變得皺皺巴巴,桌子旁邊永遠都是圍著泡面,並且雜七雜八。”

  “雖然當時大家更多的是以調侃的語氣來吐槽,但還是會辛酸。他們不敢關手機,不能按時下班,不但要照顧好自己的小家,還要照顧好社會這個大家,但他們的待遇和承受的壓力又不成正比。”姚晨坦言,“真的是拍完《搜索》才明白,他們既要顧小家,又要顧大家,是新聞理想在支撐著媒體人往前走。”

  《非常了得》郭德綱怒斥“狗仔”

  孟非:我一直不認為“狗仔”屬於記者行列


  本報訊 (記者 莫斯其格) 記者獲悉,江蘇衛視《非常了得》今晚將迎來一位曾當“狗仔”的嘉賓,竟令郭德綱幾度情緒激動。

  孟非當場發問,“我想採訪下你當狗仔的感受,如果有三個選項,一是感覺丟人,二是無所謂,三是感到驕傲和自豪。你的感受屬於哪一種呢?”“狗仔”的回答讓全場大吃一驚,“我感覺比較驕傲和自豪!”郭德綱大感意外,“請問你自豪在哪兒?”“狗仔”回應:“干一行就要愛一行,另外明星也需要不定期的曝光,我們可以幫他們擴大知名度。”郭德綱冷笑一聲,“這都是你幫他們想的吧?!”

  隨后,郭德綱現場歷數了自己與“狗仔”的種種過節,“拍就拍吧,別瞎寫。我和幾個徒弟從機場出來一起上個廁所,你們就寫‘郭德綱霸佔機場廁所’,你說我霸佔個廁所干嘛使啊?”

  對此,孟非也力挺老郭道,“我一直不認為‘狗仔’屬於記者行列,沒有任何一類記者是專門來打探明星隱私的,我以前當記者採訪的時候都是經過當事人同意的。”

  4個年代的記者齊呼:

  我們不是“無冕之王”

  一名在新聞界工作了近30年的老記者說:“當年,我們沒有採訪車,隻有‘11路車(兩條腿)’。我們也沒有電腦,隻有軟皮抄(筆記本)。”她說,“還有一根爛鉛筆頭。到江邊的海難現場採訪完,一看截稿時間快到了,沿路飛奔到處找郵局。那時候的郵局裡有對外的公用電話。”她形容,當自己一眼看到那台黑色的爛電話機時,便像惡狗扑食一樣扑了上去。有一次,沒找到電話,隻能給報社發電報。那個電報員感嘆說:“大姐,我可沒見過這麼長的電報!”

  一名在上世紀90年代採訪張惠妹首次蒞穗演唱會的女記者回憶說:“那天天公不作美,下著好大的雨。我在現場邊聽邊記錄,中途就離場。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電話亭,就使勁給夜編中心打電話。撥通了,就一個字一個字地念稿子。”

  另外一名老記者說:“15年前,我們對偶像級的前輩的幻想就是穿著周星馳‘賭霸’造型的大風衣,騎著摩托車去採訪。”

  一名從業12年的記者笑著說:“一進報社就發了‘拷機’,然后就成了夢魘。晚上做噩夢,街頭找不到電話亭,街尾就遇見總編輯揮舞著皮鞭在等我……”打開衣櫃,她展示一條工作頭三年穿的褲子,褲腳內側都磨出了洞。這是走路走的。

  剛入職的新記者:“我們手持報社發的‘愛瘋4S’,夾著備電6小時的電腦本在漆黑的試片現場採訪。喲,射燈打到我的電腦本上,屏幕反光鼠標不見了。舉著電腦本到處找鼠標,后座的觀眾不屑地說:‘就那麼愛炫自己用電腦本呀?!什麼素質!’”

  第二名記者補充:“趕稿不可怕,最怕找不到信號發稿。”第三名記者接龍:“找不到信號算什麼?筆記本沒電要了我的命!”第四名說:“沒電算什麼,我還試過蹲在巴西機場的廁所裡借電發稿!”第五名說“廁所算什麼?我在喪禮現場的棺材旁邊找到了電源……”

  (林虹汝)

  每個記者背后都有催稿的編輯

  每回出去採訪,同行們都無比焦慮,一來擔心“無料”難以交差,二來擔心錯過截稿時間對不起大本營裡“等米下鍋”的編輯。採訪結束,往往是幾個記者圍坐一起趕稿,找不到凳子甚至會集體坐在地上。此時,隻能聽到?裡啪啦敲鍵盤的聲音,間或有電話鈴聲響起,也是簡短的問答,“在趕稿”。當你聽到他們說“快了,快了”,“馬上,馬上”的時候,電話那端絕對是一位心急如焚催稿的編輯。等稿子寫完發送后,才能吃飯、喝水、上廁所。 (莫斯其格)

  娛記不是你想象

  畢業前,我認為記者就是社會的守望者,報道新聞就應該是調查黑幕。

  而今做了娛記,雖然外人看著體面,但實際上卻很苦。我已開始習慣做一個人們茶余飯后談資的提供者和評論者,予人快樂也是我工作的動力之一。(曾俊)

  身邊的朋友總是對我表示羨慕:採訪時出入五星級酒店,時不時全國各地飛,與明星零距離接觸。其實我想跟這些朋友說,你沒有看到為了等一個明星出來說兩句話在冰天雪地裡凍得直哆嗦的我﹔你沒有看到在演唱會現場,坐在一旁“無視”周邊狂歡的人群盡力趕稿的我…… (黃岸)

  有人說,時政怕出錯,經濟難搞懂,機動太辛苦,娛記最舒坦。哈,若遇上刁鑽的明星就麻煩了。有時候寫得太直白,破壞了藝人的固有形象,就可能惹到歌迷和經紀公司。 (黎倪曉宇)

  記者大多是經濟適用男(女)

  十多年前,我在報社實習時寫了一條猛稿,當事人找到報社,叫囂著要“卸掉你的腿!”報社老師提醒我:在學校或大街上碰到陌生人叫你,不要輕易答應,怕是喪心病狂的報復者。於是,我知道了,鐵肩擔的,不僅是道義,還有自己的小命。

  畢業后,中文系出身的我一腳跨進了財經新聞。我迅速涉獵各類經濟知識,將財經新聞以深入淺出的方式呈現給讀者。幾年夜間編輯生活下來,當年臉蛋上的兩坨“農民紅”已消失殆盡。

  后來,我又轉戰娛樂部,雖然秉承“曲高不和寡,通俗不低俗”,“跳出娛樂做娛樂”的理念,我認真地做著娛樂新聞,但是,別人嘴裡的一句“噢,原來你就是傳說中的娛記呀!”那種揶揄,偶爾,還是會讓我有一種不被理解的心酸。

  都說記者光鮮時尚,但我身邊的同事,大多數都是質朴的經濟適用男(女)。記者永遠在路上,我無法想象一個踩著恨天高的女記者出現在突發新聞現場。

  痛過,愛過,惆悵迷失過,興高採烈過……從業生涯,五味雜陳。但我,會一直堅持下去。  (張素芹)

  平視其中的光榮與艱辛

  曾有一張“不同人眼中的記者形象”的圖片帖在微博界流傳,圖片中父母眼中的記者就是白岩鬆這樣的,西裝革履,意氣風發,走在紅地毯上﹔而同行眼中的記者,卻是面如菜色、首如飛蓬的新聞民工。看過之后,大笑。因為別說是父母,就是我自己,最早對記者的概念,也是電視台的出鏡記者,尤其是那些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把麥克風遞到領導嘴邊的美女記者。

  等到自己真正進入這個行業,才會平視其中的光榮與艱辛。

  (劉麗琴)

  影視作品中的記者

  近年來的影視作品中,以記者為主要角色的並不多,而且,這些記者形象也多數跟“狗仔”畫上等號。

  ·《娛樂沒有圈》

  韓雪飾演的林曼怡游刃於兩家娛樂媒體之間,蹲點、偷拍、查隱私、挖猛料、揭秘“潛規則”。

  ·《美麗高解像》

  影射香港娛樂圈的生活,但王祖藍扮演的“狗仔”袁國勛很搶鏡。(莫斯其格)

傳媒沙龍新銳網站CEO系列訪談
(責任編輯:趙光霞、鄧志慧)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