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義二中非法出版物高價賣給學生 老師舉報被毆打--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安義二中非法出版物高價賣給學生 老師舉報被毆打

李菁瑩

2012年05月21日07:27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舉報教師:5萬多余款沒進學校公賬

  4月28日15時50分左右,安義二中初一(13)班的同學們正在一張白紙上簽名,有同學在上面寫道:“強烈要求退還非法出版物《跟外教學口語》(書款)50元”。

  江西省南昌市安義縣第二中學,又稱安義二中,是安義縣目前規模最大、唯一的一所完全中學。

  2011年9月,安義二中初一和初二年級的1800多名同學,被學校要求交50元錢購買一本《跟外教學口語》,稱要請外教來給同學們上課。

  楊大明,時任安義二中初中部的英語教師,當他翻看發到同學們手中的《跟外教學口語》這本教材時,驚訝地發現,書中錯誤百出,例如“catch”印成了“catoh”,“the”印成了“thee”,甚至一段話中,同樣的句子反復出現。

  “這是一本什麼教材呀?”楊大明仔細看了這本由“中國科技文化音像出版社”出版的教材,卻連書號都沒有。封面上寫著“外籍教師教學研究課題推薦教材、中國大學生創業計劃—藍天騰飛全國英語推廣計劃指定教材”,楊老師上網查、打電話問,卻怎麼也查不到推薦部門的相關信息。唯一的一條信息,是這本教材在網上的售賣信息,顯示“售價5元”。

  楊大明說,學校以前也曾經把盜版書《南昌教育》高價賣給學生,正版書籍隻需6.9元,而從附近小印刷廠盜版出來的《南昌教育》賣給學生卻要30元一本。現在學校公然把非法出版物高價賣給學生,這是他從教30多年來聞所未聞的。

  “如果學校胡作非為,還怎麼去教育學生?”楊大明覺得良心在拷問自己。他開始悄悄調查,從郵寄書的包裹單上發現,《跟外教學口語》郵自北京市海澱區的一棟商務樓,郵寄人是唐悅瑋。

  楊大明以訂書的名義打電話給唐悅瑋。唐告訴他,書一本隻要10元,連聘外教共30元。

  楊大明實名舉報這本非法盜版物,並向安義縣和南昌市有關部門提出4項訴求:當眾銷毀非法出版物﹔退還書款50元給學生﹔安義二中向全縣人民承諾以后不再使用非法出版物﹔對相關人員依法作出處理。

  經南昌市文化新聞出版局文化市場稽查大隊查証鑒定,該書為非法出版物。稽查大隊出具了《文化行政處罰決定書》,處罰決定為:“1.沒收非法出版物1210本﹔2.沒收余額人民幣陸仟元整”。

  楊大明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他並不滿意這個處罰決定,因為這本賣給學生的非法出版物共計1850本,而不是1210本﹔其次,6000元到底是罰款還是沒收余款呢?因為稽查大隊查明書商收取了4萬多元書款,余款有5萬多元,而這些錢沒進學校的公賬。

  由於楊大明實名舉報,安義縣分管領導要求學校說明情況。楊大明看到學校給出的情況說明,非常生氣,“居然說這教材是學生自願在校外購買的”。

  4月28日15時50左右,楊大明給初一(13)班上安全教育課,提出同學們可以在退還書款的要求上自願簽名。於是出現了文章開頭的一幕。

  “打人了”

  胡斐(化名)是初一(13)班的一名學生,他向中國青年報記者回憶當時的情景:“我想退50元錢,就簽了名。有10多人突然沖進教室,其中兩人把楊老師的手反扭著推出教室,楊老師的眼鏡掉在了地上,還有一個人在翻楊老師的包,好像在找東西。”

  “初一年級組長蘇恆森,在我們班上好大的嗓門吼,逼著我們把簽好的名字涂掉。他還使勁地推了我一把,罵我,要我涂掉自己的名字。我們都很害怕。”

  “13班的班主任是校長妻子的侄女,可能是她悄悄通知校長的。”楊大明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當時沖進教室的還有總務處長王典生,他正是那本非法出版物的採購人﹔初三年級組長余立軍,他是校長余立生的親弟弟,學校保安黃和黎、學校食堂大廚蘇佑洪、校長的外甥萬維炎、教務處主任郭疇森、學校副書記楊秋平等人。

  “兩個人把我的手反扭著往教室外推,后背被人狠狠地捶了兩拳。我大喊,打人了。他們這才放開了我。我趕緊跑,他們就在后面追,我逃到3樓教師辦公室,這伙人也緊跟著沖進來了。”

  齊老師(應對方要求化名)當時正在辦公室,他見証了楊大明被打的經過:“當時楊老師逃進辦公室,坐在一個靠窗的位置上,總務處長王典生追進來,用力地推他,差點把他推出窗外。王典生還打了楊老師一巴掌,搶走了學生要求退還50元錢的簽名紙,並當場撕碎。他和保安黃和黎一直扭扯著楊老師。”

  在場的熊老師告訴記者,當時的場面和黑社會打人沒什麼兩樣。“現場的很多老師看不過去,有老師大喝,你們不准打人。這伙人才有所收斂。”齊老師回憶。

  “后來楊老師逃出學校,去公安局報了案,我們在現場的老師也去公安局做了筆錄。”齊老師氣憤地說,“我實話實說,楊老師舉報的是事實,(我)也確實看到他們打了楊老師。”

  4月29日,縣公安局出具的《法醫學活體檢驗報告書》顯示,楊大明“雙肩部打傷、痛疼﹔雙側腋下有大量青紫,壓痛明顯﹔右胸下段壓痛﹔雙肩部腫痛”,鑒定為“輕微傷乙級”。

  楊大明住院期間,30名老師聯名“要求依法嚴懲打人凶手及幕后指使人”。在這封30名老師簽名的“信”中,有這樣的一段話:教師乃傳道、授業解惑者,面對非法出版物、盜版書理應用於舉報,堅決斗爭,這可謂天經地義,難道有錯?我們老師深知:如此性質惡劣、情節嚴重的毆打事件如果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楊大明老師的今天就是我們的明天,為此,我們鄭重要求:嚴懲打人凶手及其幕后指使者,徹查《跟外教學口語》9萬元的去向。

  警方撤案

  5月初,南昌市教育主管部門要求安義二中把購買《跟外教學口語》的錢退還給學生。很快,校長余立生通過中間人找到楊大明進行和談,“談話不歡而散,第二天,我接到一封律師函”。

  這封5月7日出具的律師函稱:“接受安義二中學校的委托,特函告貴先生如下:立刻停止並在今后杜絕一切對學校教育不利的言語和行為﹔以敲詐的形式非法獲取的財務悉數歸還學校﹔以書面的形式向全校教職員工做出深刻的檢討,期望獲取大家的諒解。”

  這讓楊大明傷透了心,他對記者說:不可能和解了,一定要為自己討個說法。

  讓楊大明始料未及的是,5月10日,縣公安局特巡警大隊出具了一份《終止案件調查決定書》,稱“因沒有違法事實,現決定終止我單位辦理的楊大明被毆打一案”。

  5月17日,中國青年報記者來到安義二中,很多當時簽名的老師不願或不敢接受記者採訪。一位勉強接受記者採訪的老師再三詢問記者,“稿件能否刊登,如果刊登不出來,就什麼也不說了”,他向記者表達了失望之情:“明明打了人,可最后公安局結論卻說沒有違法,還有沒有公理?!”

  就在記者寫稿之際,楊大明給記者打來電話,稱有兩名警察找到他,說校長余立生已經起訴楊大明敲詐100萬元。電話中,楊大明氣得語無倫次:“竟敢這樣無中生有……!”


傳媒沙龍新銳網站CEO系列訪談
(責任編輯:宋心蕊、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