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常識沒邏輯觀眾表示太失望 是爛劇,難免被腰斬--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無常識沒邏輯觀眾表示太失望 是爛劇,難免被腰斬

2012年05月23日08:48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錢泳辰飾安聘遠
鏡頭內美景如畫。


  無常識、沒邏輯,

  觀眾表示太失望


  最近,電視台涌現一批“被腰斬”的熱播劇,劇情不濟導致收視率低迷是它們“短壽”的致命傷。在網上,網友對此吐槽不已。為此,記者採訪了其中一部劇的制片人於正。

  文/記者 莫斯其格、范協洪

  在前晚,一部號稱“古裝懸疑大劇”的《賞金獵人》終於落下帷幕。只是,觀眾們給予的並非掌聲,而是痛陳該劇的“雷點”。觀眾“饅頭呆呆”表示,“看了一分鐘后,姐就想開始按‘快進’,十分鐘后被雷得外焦裡嫩!”還有觀眾說:“雷得我都神經錯亂了!”

  雷點1:歷史常識在哪裡?

  在大結局,觀眾陪著該劇的主人翁一起玩了一趟時空飛車。當錢泳辰飾演的男主角安聘遠從皇宮之中逃出,就得到清政府與日本簽署《馬關條約》的消息,心情陰霾密布﹔下一秒鐘,就從報童那裡傳來了武昌起義的消息……但隻要稍有常識的人都明白,《馬關條約》是在1895年簽訂的,武昌起義發生在1911年。男主角走了兩步路就穿越了16年,估計連多啦A夢的時光抽屜都會覺得汗顏吧!

  雷點2:“自殺式爆炸”自古就有?

  劇中由李易峰飾演的男二號毓泰,在大結局中也死得蹊蹺。身綁炸藥的他欲與劇中第一大反派白少初同歸於盡,自殺式爆炸的安排,不僅顯得突兀,還讓人覺得莫名其妙。不明白他到底為什麼要這樣死去。

  雷點3:男主角為何特立獨行?

  錢泳辰飾演的男主角安聘遠在劇中可謂是特殊的存在:所有人都剃頭留辮子的清朝人打扮,唯獨安聘遠是個例外。他不僅不剃頭,還留著一頭非主流的短發,配備著緊身衣、黑皮裙、黑皮鞋、黑皮手套和牛仔帽(如大圖)。這樣目無當時法紀之人,如何能在大清生存下去?

  此外,對比其他人功夫的穩定性,安聘遠的武功實在是難以捉摸。隻要不和救人有關,他就可以飛檐走壁、一劍封喉,但隻要一讓他救人,他就幾乎手無縛雞之力,遇上誰他都能栽跟斗,實屬“廢柴”。有時真的不知男主角是去查案的,還是去搗亂的。

  雷點4:凶手是誰毫無懸念

  和那部被觀眾戲稱為“讓人有智力上的優越感”的《深宮諜影》相同,大多數的觀眾都能輕易猜出《賞金獵人》中的凶手是誰,但淺白的答案卻讓主角們忙碌了一整部戲,實在讓人無語。

  於正:我只是制片人……

  昨日,在接受本報記者電話採訪時,於正表示,《賞金獵人》並沒有被腰斬,自己對收視也算滿意。

  廣州日報:近日有傳聞說,《賞金獵人》被腰斬了……

  於正:沒有腰斬!從數量上看是少了幾集,但其實隻不過是湖南衛視的剪輯跟我們此前的不同,它每天的播出時間比較長,從內容上說是完全沒剪的,我都看了。

  廣州日報:網友對《賞金獵人》的結局很“雷”,你怎麼看?

  於正:我只是制片人,這部劇不是我寫的,劇情來自林和平先生。至於劇情我覺得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但是我們會尊重觀眾的意見。

  廣州日報:《賞金獵人》播完了,你對它的收視率滿意嗎?你覺得這個收視成績能達到“挽救湖南衛視金鷹劇場”的預期嗎?

  於正:我覺得收視成績不錯呀,市場份額不錯。但現在湖南衛視整體收視並不高,在這樣的大環境下,我很滿意。至於“挽救說”,我覺得單靠一部電視劇、十幾天,哪能真正做到挽救收視率呀?!

  廣州日報:湖南衛視沒有大規模地宣傳《賞金獵人》,你對這方面滿不滿意?

  於正:這個“滿意”是相對而言的。去年湖南衛視3~5月的收視也不太好,我們現在取得這樣的成績,也還算滿意。《賞金獵人》放在這個檔期來播,有點“險中求勝”的味道。對於我來說,人生有起有落,也不是什麼壞事。再說了,收視率是要看天時地利人和的,比如此前我的《藏心術》在湖南衛視周播劇場成績不怎麼樣,但據說在地面頻道播得特別好﹔《美人心計》在地面頻道播出很一般,但上星之后大火了。

  林和平:不是抄襲是“自我克隆”

  湖南衛視金鷹劇場近來連續播出的兩部電視劇《笑紅顏》和《賞金獵人》都是出自著名編劇林和平之手,而且兩部都已經是二輪改編,又被戲稱為“新瓶裝舊酒”。其中,《笑紅顏》改編自《血色殘陽》,《賞金獵人》改編自《血色迷霧》。有意思的是,《血色殘陽》和《血色迷霧》都是柳雲龍執導的,以至於觀眾覺得,“看來,不能老抄柳雲龍的劇……行不通呀。”

  不過,林和平已澄清,《笑紅顏》和《賞金獵人》都不存在抄襲,隻不過是一次“自我克隆”。他向記者坦陳,《笑紅顏》和《血色殘陽》確實來自同一個故事,“《笑紅顏》是在《血色殘陽》基礎上的重新詮釋,是一種再創作,在人物性格、矛盾走向和最終命運結局上都有很大不同。”

  於正也表示,《賞金獵人》的改編獲得了林和平的首肯,“林和平這個劇本開始讓柳雲龍去拍,他后來又把這個劇本交給我們。”

  但在觀眾看來,這樣的自我克隆甚至不如前作,完全沒必要。有觀眾表示:“《血色殘陽》氣氛營造得特別好很難忘。《笑紅顏》相比起來差遠了。”也有觀眾認為,單純的自我克隆、連劇情都不改,沒有懸念,很難讓人產生追看的欲望。

  當事人回應

  劇迷:

  我們用遙控器投票


  最近頻見被腰斬的電視劇,身為劇迷的小編覺得見怪不怪的同時,也覺得很奇怪。從來,放眼全球影視圈,命途多舛、“幼年早夭”的熱播劇多了去了讓人見怪不怪,比如美劇《4400》、《英雄》、《螢火虫》等劇就有“半途夭折”的厄運。因此,“不好就要被淘汰”早就是市場鐵律。其實,這才是全世界電視劇迷幸福的保証,也是行業進步的動力。

  不過,小編也覺得奇怪。怪就怪在,最近被腰斬的這批電視劇都很有特點,大多起用俊男美女做主角,鏡頭內靚人靚景,乍一看的確養眼,接著一看“故事慘不忍睹”,再看就“侮辱我的智慧”。而編劇、導演、制片還大玩“不是抄襲是自我克隆”的文字游戲。

  其實,包裝再重要,也不能代替內容。故事不行,又何必連累荷包為一線小生花旦付高額的片酬而大出血?觀眾早已經不是那些“很傻很天真”的觀眾,拜托導演、編劇和制片也不要“很懶很隨便”地得過且過。你“隨便自我克隆”,我們便用遙控器表達態度吧。(林虹汝)

傳媒沙龍新銳網站CEO系列訪談
(責任編輯:趙光霞、游海濱)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