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誠勿擾》撓到時代的痒處:這是一個人性大舞台--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非誠勿擾》撓到時代的痒處:這是一個人性大舞台

2012年05月23日09:0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丘比特之箭變身“痒痒撓”
本報記者鄭娜與孟非合影
李洋、李孟成為《非誠勿擾》嘉賓中第一對步入婚姻殿堂的新人
陸元龍牽手幸福

2010年1月15日,《非誠勿擾》首播,當期收視率就超過1%,之后震蕩上升,最高超過4.5%,創下收視奇跡。

2011年,《非誠勿擾》佔據全國省級衛視電視節目收視冠軍的寶座,超越多年冠軍湖南衛視《快樂大本營》。

2012年一季度,江蘇衛視憑《非誠勿擾》的人氣,繼續名列全國省級衛視排行榜單的第二位。

這檔相親主題電視節目,收視率之高,全民討論之熱,在中國電視史上十分少見。雖質疑不斷,但不可否認,節目撓到了時代的痒處。

A  一場相親引發的效應

這幾年,在印尼工作的張強已經習慣了周末晚上給南京的父母打電話,即使沒什麼特別的事,也要跟父母聊上一會兒。但是某天起,他感覺到父母接電話時有些心不在焉,說兩句就不說了:“兒子,沒什麼大事我就挂了,要去看《非誠勿擾》了。”

那一天准確地說就是2010年1月15日。《非誠勿擾》首播就打響了頭炮,創下了1.3%的收視率。這對於一檔新節目來說,算是開門紅了。“到第10期節目,我們能夠很明確地感到,《非誠勿擾》獲得了不錯的反響。”江蘇衛視副總監王培杰說。

事實確實如此,一位大齡單身女網友在博客裡抱怨,她的母親一到周末就坐在電視機前看《非誠勿擾》,仿佛暗示她盡早去相親。這跟張強家一樣,他的父母看《非誠勿擾》主要是想幫30歲的兒子找一個對象。起初,他們每期都看,看到比較滿意的女嘉賓,還會記一下人家的名字、通訊方式什麼的,然后告訴兒子。

“他們倒是沒鼓動我參加,不過經常拿我跟那些男嘉賓比,分析我為什麼找不到女朋友。”張強說,看到父母那麼當真,他也就迎合一下,不過從來沒想去和人家聯系,因為總覺得“電視上的不太真實”。

春節期間,江蘇衛視把《非誠勿擾》放在大年初一至初七每天晚上10時30分重播,回家度假的張強幾乎每晚都陪著父母看:“我不怎麼看電視,想想平時也沒什麼活動大家都喜歡的,看《非誠勿擾》算一個吧。”

“剩男剩女”多的年代,決定了《非誠勿擾》具有較為廣泛的受眾基礎。這也恰好符合制片人王剛帶領團隊策劃這個節目的動機:“做一檔婚戀節目或許可以撓到時代的痒處。”

“看這個節目的觀眾有一部分是希望通過節目解決愛情婚姻問題的大齡青年,有些是老年人,他們希望了解年輕人的價值觀,甚至在替自己的子女考慮擇偶問題。”中國傳媒大學新聞評議與輿論引導研究中心主任唐遠清表示。

“當然,還有不少觀眾是被一些嘉賓具有一定私密性的故事或富有個性的言行所吸引,或者是被男女嘉賓相互遴選的沖突性所吸引,或者是想通過節目了解當代青年的愛情婚姻觀念乃至人生觀。”唐遠清補充道。

不管收看動機為何,在那個春節后,什麼也阻擋不了《非誠勿擾》的收視率呈現震蕩式上升,從2%、3%到4%,最高超過4.5%,不斷刷新省級衛視的收視紀錄,創下了令其他節目難以逾越的收視奇跡。

B  這是一個人性大舞台

沖突、趣味、懸念,被認為是《非誠勿擾》的三大特點。

典型的沖突是這樣的,男嘉賓上場——

女嘉賓:我覺得他上台表現得特別弱勢,所以我想關愛他!

孟非:你是這樣的人嗎?樂嘉老師,你覺得她像那種特別會關心人、疼人的那種嗎?

樂嘉:這個……鬼都不相信!

24個女人+5個男人,突破了傳統相親節目一對一的模式,形成某種微妙的對抗。如果說24位女嘉賓是“連續劇”,那麼5位男嘉賓就是“系列劇”。前者比較穩定,觀眾對她們的性格、表達方式比較了解﹔后者每期不同,各有特點、性格,每次出場都能引出新的話題。

“這樣的形式設計很巧妙,造成了一種穩定和變化同在的狀態。”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教授喻國明表示。喻國明也是《非誠勿擾》的支持者,他認為節目最吸引人的地方在於它不僅是相親,“它只是拿婚姻選擇、情感選擇來說事兒,更大程度上反映的是,這代年輕人在社會生活中怎樣判斷善惡、判斷美丑、判斷有沒有價值。”

確實,與其他相親交友節目相比,《非誠勿擾》更像是一幅社會眾生相,一個人性大舞台。這也是它最成功的地方。

“寧願坐在寶馬車裡哭”的馬諾,男友月薪要超過20萬的朱真芳,動輒送女生豪華跑車的劉雲超,穿著美麗小廚娘制服、整天像在夢游的潘奕,說話富有哲理性的中性化女孩謝佳……

節目開播初期,形形色色的人在鎂光燈下被放大,“拜金“、“富二代”和選手裸照等話題劇烈發酵,增加了節目的關注度,但也遭到質疑。

“現在的社會,可以很勇敢地表達自己對金錢的鐘愛,這跟幾十年前相比是一種進步,但敢說並不表示你這種想法就是正確的。”資深媒體人周黎明表示。

2010年6月,國家廣電總局連發兩文,明令相親類節目“不得以婚戀的名義對參與者進行羞辱或人身攻擊,甚至討論低俗涉性內容,不得展示和炒作拜金主義等不健康、不正確的婚戀觀。” 《非誠勿擾》也被點名調整。

對於那次“整風運動”,唐遠清認為十分有必要:“電視節目可以反映社會話題,但所持的態度很重要,應該給這些觀點一個正確的導向。綜藝節目隻有既考慮到觀眾的收視喜好,也考慮到節目的社會效應、導向作用,才能健康、穩定、持續地發展下去。”

    C  總有一些事情打動你
 

調整之后,《非誠勿擾》迎來了“后相親時代”。

引進黨校女教授黃菡,對嘉賓身份進行確認,對討論話題進行選擇,對錄制過程進行審查……據王剛介紹,現在一位嘉賓從報名到上台需要經過5輪的資料核查。“我們會告誡女嘉賓,不要試圖去成為話題人物。不要作假、作秀。因為這樣不但不能交友成功,甚至連觀眾都不會接受你。我們強調的第一個關鍵詞就是真實。”《非誠勿擾》副制片人、總編李政說。

第二個關鍵詞是平民化。整改前,女嘉賓大多是擁有體面職業、長相漂亮的都市女孩,如今增加了更多的普通女孩。

常小娟,來自河南洛陽的胖姑娘,長相平凡,第一次對著鏡頭自我介紹時哭了出來,她說:“我24歲了,沒有談過戀愛,更沒有想過有一天可以站在這個舞台上,感謝《非誠勿擾》給我這個機會。”

農村女孩、農民工、民辦教師、殘疾人的陸續出現,使觀眾們在獵奇之后看到了更多人性和溫情。“我們要告訴觀眾,這個舞台屬於追求愛情的每一個人,他們之間在我看來沒有分別。”孟非說。

從話題為王轉身,《非誠勿擾》開始以情制勝了。事實也証明,那些擊中人心的時刻,往往都是真情流露的時刻。

最近一次節目,一個女孩叫官晶晶,為了讓前男友回心轉意,登上《非誠勿擾》的舞台。暗戀她一年之久的同事朱峰看到后,輾轉數次趕到節目現場進行深情表白,最終獲得女孩的芳心。這場動人心扉的完美結局,讓許多人無比感動

還有至今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個叫陸元龍(如圖)的小伙子,音樂老師,胖墩墩的,戴副眼鏡,每個月收入2000多塊,幾輪問題問下來,燈基本滅得差不多了。最后,就一盞燈亮著,一個叫陶海燕的女孩,堅定地把燈留下來。

陸元龍對女孩說,我給你唱首歌吧,然后唱了一首美聲《今夜無人入眠》,唱得好極了,全場震驚。唱完之后,孟非問女孩:他在24個女人裡選中你的可能性有多大?女孩說不太可能吧。結果大屏幕顯示,男孩開始選的心動女生就是她。那個時刻,孟非說連自己都陶醉了。

“盡管之前有‘寧願在寶馬裡哭,也不願在自行車上笑’這樣的言論產生,但這個節目也讓人們看到,情感的需要和愛的需要,在當代青年中越來越被重視,他們可以選擇‘裸婚’,但更加注重彼此性格的匹配和興趣的一致,這是值得稱道的地方。”南開大學社會心理學系副教授、中國社會心理學會副秘書長管健表示。

正如節目主題曲唱的:隻有在“紛紛擾擾中明亮雙目”,才能找到心愛的人。《非誠勿擾》想做的就是這個。很多觀眾糾結於男女嘉賓台上牽手成功,台下分道揚鑣的結局,對此,節目組保持一貫的態度:“我們隻提供邂逅,不包辦婚姻。”沒有人能保証戀愛一次就成功,何況是在舞台上短暫的十幾分鐘,這就是現實。

傳媒沙龍新銳網站CEO系列訪談

 

(責任編輯:趙光霞、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