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揭秘娛樂圈助理群體 月入三四千還遭"小主"罵--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記者揭秘娛樂圈助理群體 月入三四千還遭"小主"罵

任翔

2012年05月24日08:26    來源:華西都市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助理給李小璐穿鞋,這張圖引發對助理生存狀態的關注。
謝霆鋒的助理很受歡迎。
李小璐助理與記者發生沖突。
助理幫張柏芝開路。


  近日,一場電視劇發布會,卻因為李小璐的女助理出手打記者意外搶盡風頭,該助理的打人照片也在第二天成功踢走主演宋丹丹、李小璐,登上娛樂版頭條,也讓明星助理這個群體引發關注。在娛樂圈中,明星的助理很多時候比明星更搶鏡,推擠粉絲、阻攔記者採訪、引爆沖突,都離不開他們。華西都市報記者在調查採訪中發現,明星助理也只是一個看上去很風光的職業,他們除了替明星唱黑臉,還要受明星的氣,甚至充當明星的替罪羊。

  性格

  助理分三類 能忍會扛是必須的


  明星助理,顧名思義就是照顧明星的生活,他們不需要經紀人那樣八面玲瓏,為明星規劃事業,唯一做的就是能忍會扛,保証明星順利完成工作。

  助理通常分三類:標准意義上的助理,負責陪同明星制定並完成他們每天的行程,如訂機票,與主辦方溝通流程,貼身照顧等﹔第二種是宣傳兼經紀型,規模較小的經紀公司,因人手不夠用,所以需要一人身兼文案宣傳、經紀人等多重角色﹔第三是保姆型,許多港台明星到橫店拍戲,因為人生地不熟,都會在當地請一個生活型保姆,照顧自己的吃喝拉撒睡。

  據介紹,明星一般都願意找農村孩子當助理,因為他們能吃苦,麻煩事情少,“即使不是農村的,至少也得是個老實、能干活、聽話的。”

  經紀人李先生接受記者採訪時說:“助理的來源分公司指派或者是明星自己請的,大多數貼身助理的薪水都由藝人自己開。但是因為跟明星關系親密,所以明星愛找自己信得過的人來擔任助理。因為助理知道很多秘密,就怕他們會亂說話。”

  對於一個明星團隊來說,助理多默默無聞,因為不需要跟外界接觸,所以也不被大家熟識。在片場,導演如果要找某位明星的助理,也直接會說:“××助理過來下。”因為在劇組,他們代表的就是明星本人。

  記者直擊:在橫店探班期間,華西都市報記者曾親睹一幕。某男演員作為劇中的男二號,在明清宮苑取景拍攝。工作人員催促其趕緊上戲,但他一時找不到助理,怒火中燒之際,突然看到男助理拿著兩瓶水走來,該男演員立刻破口大罵:“你××拿水拿這麼久,你要是不想干,可以立刻滾。”男助理隻能默默低頭,連忙賠不是。

  職責

  唱雙簧玩忽悠 維護藝人形象快狠准


  在面對粉絲的時候,助理通常扛大包、拎小包,嘴巴還要大聲叫囂:“讓開,不簽名,不拍照。”遇到狂熱的粉絲,助理還會使出“降龍十八掌”,不管當時人再多,再危險,用力向外推人群,隻需要保護好藝人。而此時藝人則會在人群中保持微笑,不時對粉絲露出抱歉的笑容。

  李先生則一語道破其中的玄機,助理就必須具備快、狠、准解決問題的能力:“明星就是需要維持住自己的形象,他們不可能對媒體、粉絲吼叫,但是有時候採訪總會遇到尷尬問題,總會遇到粉絲失控的時候,這個時候就需要助理或者我們經紀人去出面阻攔。但經紀人不是時時刻刻都陪在藝人身邊,就需要助理具備解決問題的能力。我們私下也會告訴助理,下次遇到這樣的情況,應該怎麼做。有時從藝人的利益出發,確實不會顧及太多。”

  當明星款款登場,出席活動准備接受採訪時,總能聽到一旁的助理發號施令:“××問題不許問”、“行程緊,隻給5分鐘採訪時間”、“你哪家媒體的,誰叫你問這個問題的?”似乎,沒跟明星助理發生過沖突的記者是可恥的。

  21日,張柏芝現身機場,身邊攜帶了兩男一女三個助理。其中一個男助理不僅拿出強光手電筒影響記者拍攝,還罵罵咧咧地爆粗口。張柏芝對此並沒制止,而是一直躲在助理身后,低頭前行。

  記者直擊:在《甄嬛傳》准備上星播出前,華西都市報記者應邀參加某衛視的發布會上,原本定好的發布會時間,卻因為某位女主演遲到而一再延遲。發布會已經進行了20多分鐘,該女主演依舊還未到場,主辦方工作人員致電其助理,對方態度十分囂張:“快了,你們等著吧。”好不容易等來了這位大牌明星,之后電視台希望其能夠錄制宣傳視頻,沒想到又被助理攔下:“誰說要錄視頻的?我們不錄。”一旁的女明星則處之泰然,繼續默默等待電梯。

  收入

  月入三四千撐死了 娛樂圈發展是跳板


  據《青年周末》報道,與明星拍一集電視劇動輒十幾萬元相比,事無巨細、起早摸黑的助理的收入著實是低得可憐。明星助理李小姐說:“助理的工資兩三千元撐死了!大部分都是一千多、兩千,據說圈裡隻有劉燁、王志飛的助理能拿到每月三四千元,這估計是助理這一行的頂級收入了。”

  據記者了解,一般公司指派的助理,月入三千多,如果被明星投訴,還會被扣錢。如果是明星自己請的貼身助理,收入就不好說了。

  李先生說許多助理就是為了明星而來謀求這份工作:“我們經常都會收到粉絲的來信,問我們什麼時候會招聘助理。對於我們來說很糾結,一方面他們是明星的粉絲,肯定會願意照顧好藝人,但也正是因為這樣,有時候也怕會保護過了頭,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

  在港台地區,許多明星與助理早已變成家人,感情深厚,最出名的是謝霆鋒的助理“表哥”。他跟記者保持著非常好的關系,從來不會黑臉,更不要說動手打架。去年在“鋒芝”婚變時,表哥一直陪同謝霆鋒在馬來西亞拍戲,對於傳媒的追訪,表哥總是做著助理該做的工作——低頭快走,不多話。也正因為這樣,兩人成為藝人、助理的標准模范,高EQ也讓表哥成為難得受到媒體、粉絲喜歡的助理。

  不過如果遇到好的藝人,助理是往娛樂圈發展最好的跳板。

  成功案例:在接受採訪時,劉若英稱當初到內地拍戲,因為人生地不熟,找了一位叫做小梅的女助理。小梅從不知道如何坐電梯、買錯方便面,到最后成功當上副導演,正是因為遇到劉若英這位貴人,劉若英說:“她一直跟了我很多年,到最后當上副導演,這當中我們兩個一直是互相扶持,她也很努力去學習拍戲的東西。”

  一個助理的尷尬自白隱情

  口述者:小菲,女,29歲,明星經紀人,娛樂圈從業經歷8年

  李小璐這件事上,這位打人的工作人員大概也是職責所在,只是處理得有些太過頭了。其實我就是做助理出身,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現為經紀人),受了多少委屈我自己都不記得了。替明星做擋箭牌、背黑鍋這些都是家常便飯,做這行的早就習慣了。

  助理唱黑臉藝人裝好人

  其實每個行業都有潛規則,娛樂圈整個市場就是助理或經紀人唱黑臉。

  有一次,我帶一個年輕女演員上《美麗俏佳人》的通告,當時我們自己帶著一套衣服,但導演、制片人想讓女演員穿他們准備的另外一套衣服。藝人見著衣服當場就有點不高興了,扭臉偷偷跟我說:“這衣服我是絕對不會穿的,太難看了。”我就隻能沖在前面找到制片人,委婉地表示是我覺得他們的衣服不適合上節目。大概僵持了10幾分鐘,我賠了許多笑臉,說盡了好話,對方著急錄節目就妥協了。

  對藝人的要求也常感無奈

  之前跟一個港台明星有合作,有一屆上海國際電影節,組委會有意願邀請她做評委。但是臨近電影節開幕,她跟我突然提出在參加上海電影節期間的那個周末需要回港接商演,並且要求組委會配合出機票和錯開時間。我硬著頭皮找到主辦方,絞盡腦汁給她想了個借口:她因為離過婚,法律規定她每周末必須回香港照顧小孩。

  組委會那邊將信將疑,后來好像看到了這個藝人的相關報道,發現她基本都是在周末安排商演,最后也就委婉拒絕了她。

  職責所在不得不兩頭受氣

  2009年的金雞獎,在南昌辦的。主辦方邀請了這一對明星夫妻,那會兒兩個人分別還是兩個經紀人。主辦方答應了女方可以一帶二參加電影節(一個明星可攜帶兩位工作人員),男方卻隻能一帶一。兩口子回家一聊天發現居然還有這個差異,男方當時就讓我跟主辦方提他也要一帶二,而且到了南昌需要住總統套房,更離譜的是他想給重要嘉賓頒重要獎項。我聽了這些要求都快瘋了,這根本就是無理要求嘛。

  我最后沒轍,隻能跟主辦方那邊的人提了這些要求,結果被一口回絕了。現在回想起這個事我還覺得挺害臊的。本報綜合

  鏈接

  明星與助理的那些事

  鄭秀文辭退“變心”助理


  被行內昵稱為“大嬸”的ClaraLau,跟隨鄭秀文之前是阿嬌(鐘欣桐)的助手,兩人感情要好。忠於阿嬌的“大嬸”多次出賣新主人,甚至在鄭秀文身上替阿Sa賺好處,久而久之,被鄭秀文的另一共事多年的貼身助手Elinor揭破。鄭秀文不甘被身邊人背叛,一怒之下將“大嬸”解雇,並且沒有任何賠償。

  女助理與古巨基相伴17年

  古巨基入行近二十年,和得力女助手Lorraine的緋聞傳足17年,可見基仔專一兼長情。2008年基仔在《勁歌金曲頒獎禮》上首奪“最受歡迎男歌星”獎,他激動得在台上含淚公開致謝Lorraine,自此一直盛傳兩人將正式把地下情轉為“合法化”,不過當事人從來不承認。

傳媒沙龍新銳網站CEO系列訪談
(責任編輯:宋心蕊、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