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在學校遭猥褻並被殺害 男友拍攝微電影祭奠--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女孩在學校遭猥褻並被殺害 男友拍攝微電影祭奠

白皓

2012年05月29日07:20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突然,19歲的姑娘小米(化名)在學校遭遇猥褻並被殘忍殺害,男友大米(化名)懵了。

  和小米同齡的大米想不通,為什麼噩夢般的事情會降臨在自己的“天使”身上——那是他認定了要結婚的姑娘。

  大米去了案發現場,他哆嗦著被警察擋在現場之外﹔當案發第二天獲准走到小米的遺體旁時,他不敢多看一眼那個血肉模糊的身體,冰冷、淒慘得讓他認不出來﹔他甚至不知道是誰答應了警方解剖小米的遺體,讓她一頭喜歡在空中飛舞的長發不見了蹤影,她再也不會對著世界微笑了。

  大米說,從那以后,自己漸漸變得抑郁。

  在案發4個半月后,今年清明節,大米和小米的家人一起上山,給小米掃墓。大米不想讓自己的世界裡滿是那些血腥、暴力的景象,他決定用一種自己的方式,表達心裡最想表達的東西:讓世界記住小米這個好姑娘。

  一段微電影震碎數百萬網友的心

  大米的方式,是拍攝一部微電影:既講述小米的案情,又表現小米是個什麼樣的人。

  對於這個學習機電專業的男孩來說,拍攝錄影、畫面剪輯、合成微電影,都是完全陌生的體驗。他清楚的隻有這段微電影最終需要給人的感受:客觀、不做作、不騙人的眼淚、不“狗血”(不夸張、不虛假之意——記者注)。

  嘗試開始了,大米首先找到了一台賓得牌單反相機,那是表哥用了幾年的舊機器,取景器都有些壞了。大米用衛生紙和舊電池拼成一個電源,塞進相機裡,帶著機器運轉。沒有三腳架,沒有分鏡頭腳本,大米開始了自己的拍攝。

  “畢竟是台單反相機,拍出來的畫面質量還是有保証的。”大米買了一張8G的存儲卡,這張卡夠他每次拍攝兩段不超過10分鐘的視頻。

  大米把自己拍攝微電影的想法發在了自己的微博上,同時建立了一個QQ群,取名叫“米”。在這個群裡,許多拍過微電影的熱心人成了大米的“智囊”,沒拍過的人也根據自己的感受給大米支招。

  在今年4月2日至6日的5天時間裡,大米記錄了給小米掃墓的情景,又走訪了小米的親戚、鄰居、高中同學、初中班主任、高中數學老師,甚至小米家附近街邊賣涼粉的大媽。對這些人,大米隻提一個問題:“你記得的小米是什麼樣的?”

  這些人要講時,大米就打開相機,調到攝像功能,對准他們。

  “隨便講,想到哪樣講哪樣。”這句話,大米重復了很多遍。大米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說,自己不想有一丁點做作,要他們說的每一句話都發自內心。最終,他把這句話用字幕的形式,放進了微電影的成片中。

  5天時間裡,大米走訪了30多個人,每天平均拍攝14個小時,加上找人、調試機器、拍攝前准備的時間,每天睡不了幾個小時。

  大米也有遺憾,他想找到那幾個給小米家蓋房子的農民工。因為小米不幸遇害后,這幾個農民工曾到祭奠小米的地方哭泣,他想知道,這些陌生的壯漢為什麼這麼舍不得小米。但是,他最終沒有找到。

  大米還長時間拍攝了小米母親痛哭著回憶小米過去的話語,但最終,他隻截取了極少一點放在成片裡,“我不想讓大家掉太多的眼淚。”

  5月23日11時35分,大米用小米父親“@小米之父梁顯彬”的微博,上傳了這段817秒的微電影。在接下來的3天時間裡,這條包含著3張小米照片和1部微電影的微博,被轉發了17萬多次,評論超過3萬條。

  很多留言都用了流淚的表情,評價小米是個善良的好姑娘。有人祝願小米一路走好,天堂裡繼續微笑﹔有人讓小米媽媽保重,記得好好吃飯﹔有人狠狠咒罵殺人凶手,呼吁嚴懲﹔還有人感慨這段微電影的背后,一定有一個堅強、理性的男孩。

  大米還把這個微電影上傳到了許多視頻門戶網站,以求得更多關注。很快,這部片子被網站編輯推薦到各大視頻門戶網站的首頁,至少在3個視頻門戶網站的點擊量超過70萬次。

  一位網友在評論中總結說,這部微電影震碎了大家的心。

  “憤怒、仇恨引發過激行為是無能的表現”

  如此高的點擊量嚇了大米一跳,他開始時刻泡在網上看網友的評論。

  緊接著,他接到許多媒體約採訪的電話,當他表示自己從來沒有拍攝微電影的經驗時,很多人都不相信。有人猜測,大米的背后有一群網絡推手,甚至有一個專業的拍攝團隊在暗中操作。

  這樣的猜測讓大米很受打擊,“我就想讓世界記住小米這個好姑娘,我盡量客觀了。”

  大米感到委屈,他認為自己不是為了炒作,也從來沒想過要用輿論“綁架”法庭判決結果,“嚴肅的法庭也不應該被輿論左右判決結果啊!”

  回憶起自己制作這部微電影的過程時,大米滿心都是挫折。

  室友知道他的遭遇,5天拍攝結束回到學校寢室后,室友沒有一句安慰,只是冷冰冰地甩了一句“該你拖地了”。

  后期編輯之初,他什麼技術也不懂,不知道用什麼軟件剪輯視頻,一個朋友向他推薦了一款容易上手的軟件,他下載、破解、安裝插件,鼓搗了3天才把軟件裝好。

  不懂畫面之間的轉換,每一幀都經過了許多遍修改,每一個片段的“淡入”、“淡出”,都糾結很長時間。

  大米同樣得到了很多幫助。

  QQ群裡的熱心人幫助大米手繪了介紹案發經過的5幅圖,大米決定不配音樂,用這5幅圖加文字靜靜地表現案發過程,群友告訴他,那樣片子可能會顯得平淡。

  偶然的機會,大米聽到了一段廣告的配樂,群友幫他一起上網尋找,並剪輯成合適的音樂片段。最終,凶手殘忍的施暴過程佔據了整個影片的85秒,黑、白是這85秒場景的主色調,帶著鼓點的音樂聽著讓人揪心。

  整個微電影的音樂選擇也集聚著一些熱心網友的建議,最后的呈現中,包括了日本動畫電影《秒速五厘米》的一段配樂、一段小提琴曲、一段帶著鼓點的音樂和一段小米生前最喜歡的音樂《River flows in you》。

  后期編輯的那段時間,大米經常窩在宿舍,一般難題就向QQ群裡的朋友討教,遇到“畫面調色”等高難度的問題,就上后期剪輯的論壇發帖求助,“每天都有一連串的問題需要攻破。”

  “是什麼讓你一直在堅持?”記者問。

  “小米,我要讓世界記住她是個善良的好姑娘。”大米說。

  “你一直都顯得那麼平靜嗎?”

  “表面是平靜的。”

  “內心呢?有沒有對凶手的憤怒,仇恨?”

  “憤怒、仇恨會引發過激行為,那是無能的表現。”

  大米說,自己一直相信要做出的這段微電影是最有力量的,是對小米、對自己愛情最好的紀念。

  用理性聲音告訴世界小米的好

  5月24日,小米的父親和大米拿到了法院的一審判決書。

  這份22頁的判決書中寫明:被告人敖翔(殺害小米的凶手——記者注)以暴力手段強制猥褻婦女,還在強制猥褻婦女過程中故意剝奪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其行為已分別構成強制猥褻婦女罪、故意殺人罪,應予數罪並罰。

  判決書中同時寫道:被告人敖翔有自首情節,歸案后認罪態度良好,可對被告人判處死刑,不必立即執行。

  一審判決被告人敖翔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同時判令被告人賠償小米父母人民幣508799.5元。

  大米說,自己不服這個判決,特別是在看到一審法院對媒體解釋稱:“考慮到被害人‘有激烈反抗行為,才導致被告殺人’,如果司法機關每每下重手,對願意接受懲罰的人也是個打擊”,自己無法接受這樣的說法。

  “難道遭遇那樣的暴力不該反抗嗎?難道這樣的暴力犯罪不算特別惡劣嗎?”大米問道。

  大米曾經做過假設,等凶手的頭發長長,他親手抓著他的頭發往牆上撞,再往地上撞,再死死掐住他的脖子,讓他經受和小米一樣的暴力。

  很快,大米告訴自己停止這個想法,“有什麼用呢?凶手是一個罪人,死是他的贖罪,而小米是個無辜的女孩,不該死。”

  “我必須用理性的聲音告訴世界小米的好。”大米說,那樣也能告訴世界凶手的惡。

  為此,他在微電影裡把“哭得很慘”的鏡頭剪掉了,也沒有言語攻擊凶手和他的家人。在網上貼出判決書時,他把被告人敖翔的律師名字打上了馬賽克,因為這位律師曾經說“敖翔沒有造成惡劣社會影響”,而在網上遭到網友攻擊、漫罵。

  這個20歲小伙子最激烈的表達,是5月24日拿到判決書后發的一條微博:“死緩,可以說臟話麼?”

  大米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說,我希望大家都關注案件本身,關注可愛的小米,而不是你來我往地人身攻擊,或是做什麼更出格的事。

  5月27日,大米在自己的微博裡貼出了小米寫給他的一張字條,上面寫著“蛋定”兩個字,那是小米對他遇事要“淡定”的提醒。

  發這條微博的前一天,大米在自己的微博裡寫道:“所有事情都是我一個人在做,要研究法律、研究判決書、研究敖翔所說的一切,要看私信、看郵箱、聯系律師、跟進案情發展,要發微博、寫文字、聯系媒體、安慰伯父伯母,我盡量客觀理性,還是飽受質疑。但我想,有付出就會有回報。” 

傳媒沙龍新銳網站CEO系列訪談
(責任編輯:宋心蕊、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