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手機讓我們交流更自由了嗎--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人民日報:手機讓我們交流更自由了嗎

於洋

2012年05月29日07:5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健康向上的網絡文化植根於我們融洽和諧的社會文化,來自於我們坦誠真摯的交流溝通。我們需要更多地放下手機,把目光從那塊小屏幕上移開一段時間,看看身邊的風景,聽聽朋友的傾訴,談談人生的意義

  你身邊有沒有這樣一群人?

  早上上班見面問好,他在低頭玩手機﹔中午同事吃飯閑聊,他在低頭玩手機﹔晚上朋友聚會敘舊,他還在低頭玩手機。

  其實他沒有那麼忙,他可能是在“切水果”,可能是在“打小鳥”,更有可能的是在刷微博、搖微信。移動互聯網的應用、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的普及,培養出了這樣一群“指頭族”,一群習慣通過手指看世界的人。

  上周,谷歌執行董事長埃裡克·施密特在波士頓大學演講,在談到使用手機和電腦時表示,人們應當“每天將這些設備關掉1小時。將目光從屏幕上移開,關注你所愛的人。與他們對話,進行真正的對話”。

  這樣一個簡單的建議,對很多人來說,似乎已經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把手機關掉,領導找不到怎麼辦?不能看微博怎麼辦?我在地鐵上要干什麼?

  人們現在可能已經忘了,手機最初的功能,只是用來打電話而已。1983年,人類發明出第一部手機,這個重達一公斤的“龐然大物”改變了人類隻能打固定電話的現實,人類聊天的歷史發生了根本的變化,手機賦予人類交流溝通空前的自由。

  此后,手機不斷升級,硬件和軟件都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從一對一聊到一群人聊,從聲音聊到視頻聊,從即時聊到延時聊,技術發展越來越快,更新換代越來越快,應用發明越來越多。

  在日新月異的變化中,手機的功能越來越豐富,一塊小小的屏幕成為了人與人之間的紐帶、人與世界之間的窗口。工信部最新統計數據顯示,今天我國的手機用戶已經超過10.3億,很多人甚至將手機形容為現代人的“人造器官”,已經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分。

  然而,手機給人類帶來極大自由便利的同時,也給人類的溝通和交流戴上了枷鎖。

  “以前玩手機,是為了把大家聚在一起﹔ 現在大家聚在一起,是為了一起玩手機。”

  今天,不少手機用戶時刻被微博、微信、人人網、QQ等即時通訊軟件、社交網絡軟件輪番轟炸著。在海量的信息世界裡,獲取的信息越來越多,卻不知道到底要找什麼﹔儲存的手機號碼越來越多,卻不知道要打給誰﹔大家手機互動越來越頻繁,卻從來沒有時間見面。

  馬克思說:“物的世界的增值同人的世界的貶值成正比。”技術越繁華,人心越荒涼。人類曾不止一次在突飛猛進的技術面前,感覺到與之相伴的孤單。

  人類的交流是一項復雜、豐富、需要技巧的過程,我們的情感往往隱藏在聊天過程中那些不經意的手勢和眼神中。但手機簡化了我們的交流,由於不能看到對方,我們需要的,隻剩一個最簡單的答案。人與人的關系變得直接而淺薄,人際關系變成了手機裡儲存的號碼,有時隻要點擊一下刪除,我們就再也不會與之有任何聯系。

  某種程度上,人和人的關系逐漸成為手機的附屬品,成為技術的附屬品,而消費主義的盛行又加重了這種異化。今天,人們購買和使用手機,會被琳琅滿目的品牌和型號弄得不知所從,會被各種各樣的話費套餐迷得雲裡霧裡。有多少人會認真想想,自己是需要一部手機來溝通,還是需要手機來炫耀?

  正如德國哲學家弗洛姆所說,人制造了像人一樣行動的機器,培養了像機器一樣行動的人。各種“指頭族”、“微博控”、“線上人”已經像一種症候在社會上,尤其是在年輕人中蔓延。最直接、最真誠的交流逐漸被各種“分享”、“圈人”所取代,我們關心每一個“粉絲”的感受,卻忽略了與身邊人的分享。

  健康向上的網絡文化植根於我們融洽和諧的社會文化,融洽和諧的社會文化來自於人們之間的彼此信任,來自於我們坦誠真摯的交流溝通。我們需要更多地放下手機,把目光從那塊小屏幕上移開一段時間,看看身邊的風景,聽聽朋友的傾訴,談談人生的意義。

  技術帶來了便捷,但便捷並不意味著自由﹔人應該掌控技術,而非被技術掌控﹔我們需要經常握住朋友的手,而不是自己的手機。
  
傳媒沙龍新銳網站CEO系列訪談
(責任編輯:趙光霞、鄧志慧)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