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軍:和趙本山不打不相識 不能說董卿"好事將近"--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傳媒>>最新資訊

朱軍:和趙本山不打不相識 不能說董卿"好事將近"

2012年06月11日09:05    來源:新聞晨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朱軍(資料圖)。


  40歲時,央視主持人朱軍給自己備了一份禮物——自傳書《時刻准備著》﹔今年,跨入48歲本命年的他,帶來了第二本書《我的零點時刻》。

  在如今但凡是個主持人就出書的年代,朱軍表示,並不期待自己的書發行量一定要多大。“當然,發行量大一些,自己臉面上會更好看些,但這並不是最重要的,關鍵是你要傳遞什麼東西。我的文字是朴實的,情感是真誠的,我一定不去矯情,寫心裡最想說的話,這樣讀者才能有所共鳴。如果它對讀者還有所幫助,足矣。 ”

  7月8日,朱軍忙裡偷閑來到上海書城簽售,剛好趕上首個高考日,但現場人氣依然火爆。他私下披露,計劃再寫第三本,“這本書,哪怕隻賣出去三本,也無所謂,但一定要傳世。也許這麼說,有些太狂了。但一定是對自己專業有所交代的書,一本可以稱為著作的書”。

  關鍵詞:春晚

  何時離開真的很糾結

  記者:你一共主持過多少次春晚?

  朱軍:春晚30年,我主持了16屆,算是創紀錄的一位男主持。我一直開玩笑說,如果春晚是個股票,我起碼能佔51%控股吧!

  記者:作為春晚的資深主持人,你有沒有想過離去的那一天?

  朱軍:究竟什麼時候結束,或者說還能主持多少年,其實我也想過。我本身並不是一個糾結的人,但是對於這個問題真的很糾結。兒子都10歲了,可我從來沒跟他一起過一次除夕,岳母年歲也大了。誰都知道,花無百日紅,人不可能永遠站在這個舞台上,總有一天要離開。坦率地說,確實有比較知心的朋友建議我現在就離開,因為你自己走,總比領導把你撤下來好聽一些,但對於從小在部隊裡長大的我來說,這個問題很糾結。我現在也沒想好怎麼處理。

  關鍵詞:趙本山

  我們倆不打不相識

  記者:在春晚舞台上,你和許多演藝界大腕都成了好友,像馮鞏、西北快板大王張保和等,都是稱兄道弟,但你在書中披露,趙本山曾經對你很反感。這是怎麼一回事?

  朱軍:我跟本山的關系很有意思,我們倆是不打不相識,屬於打出來的兄弟。一開始他有點反感我,見了我總是一副愛搭不理的表情,有一次我忍不住問他:“你什麼意思?我又沒得罪過你,你怎麼見我老這樣?”他很直接地說:“我不喜歡你。”我很奇怪:“為什麼?”他朝我翻了個白眼,吐出倆字:“你假。”我當時心裡頗有些不平,你又不了解我,憑什麼說我假?太沒道理了,和我相處過的人還覺得我真呢!真誠是我做人做事的信條和原則,因為真,我更交來了一大群真朋友。

  記者:后來你們倆怎麼消除誤解的?目前關系如何?

  朱軍:趙本山欣賞白岩鬆,而白岩鬆又和我兄弟相稱,通過幾次相處共事后,本山對我說:“兄弟,哥原來對你有誤解,以后有啥事就跟哥說,能幫你忙一定會幫。”但消除誤解后,並不是說,我倆就整天膩在一起。君子之交淡如水,我們在一起的時間很少,有事就打個電話。本山身體不好,那次他在上海昏倒,我趕到上海去看他,恰好是他生日。我們有心靈上的默契,相互關照和祝福就可以了。

  記者:2013年春晚,聽說趙本山還會上,你覺得沒有趙本山的春晚有什麼不一樣?

  朱軍:沒有趙本山的春晚有什麼不一樣?那我也來問一句,沒有朱軍的春晚有什麼不一樣?其實大家就是一種習慣,放炮前看一下本山,零點時刻,看一看朱軍。總有一天習慣會終結,即使我有此心,也會無此力。我能做到的就是,別像本山在小品裡說的那樣,長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被拍死在沙灘上,我不希望被后浪拍在沙灘上。

  記者:明年春晚是否會與趙本山合作?

  朱軍:和趙本山合作應該很好玩,趙本山上台很輕鬆,而且很願意即興表演,這些與主持人很相近。但合作的前提是有好的作品,之前也和馮鞏合作過,但后來就沒有繼續合作,就是覺得沒辦法超越《笑談人生》了。趙本山和小崔合作,以《小崔說事》的形式,和老畢是《星光大道》,但是我的《藝術人生》已經和馮鞏合作過了,所以隻能等,等待好的作品。

  關鍵詞:董卿

  好事將近?沒她授權我不能說

  記者:最近有人傳你的搭檔董卿好事將近了?

  朱軍:董卿的事情,沒有她的授權,我不能說啊!這得她自己說了才算。但無論如何,觀眾這麼關心一個主持人,是一件好事。我認識她很早,十幾年前的一次“五四”青年節,我們錄《東西南北中》節目,我和她在東方衛視的樓頂上第一次見面,那天的風特別大,我們倆就在呼呼的風聲中錄完了一段串聯詞。

  記者:現在不少主持人愛上了書畫,比如趙忠祥、倪萍,且畫價不菲,倪萍的一幅畫拍到100多萬元。你是范曾的關門弟子,透露一下你的書畫價格。

  朱軍:我認為價位不代表任何東西,第一不代表它的藝術水平,第二不代表這個畫真的值那麼多錢,因為這些書畫是在特殊場合慈善義拍時拍出去的。我們應該更多關注和感謝的是買畫人所獻出的愛心,沒有這張畫,他也會捐那麼多錢,恰巧有了這張畫,他把畫拿回去做個紀念。我的畫也曾在上海紅十字籌過款,賣了60萬,但這真的不代表什麼,我們真正應該關注的是這些慈善人。

  記者:有沒有想過轉行做生意?

  朱軍:我在這方面絕對弱智。

  關鍵詞:兒子

  從未考慮讓他進貴族學校

  記者:前段時間網友曝光了你兒子的舞台表演照,你是否有意讓他進入演藝圈?

  朱軍:很感謝大家對我兒子的關心。孩子有孩子的選擇,我會尊重他的生活,其實參加演出的有很多其他同學,但因為他是朱軍的兒子所以備受關注。為了盡量給孩子一個正常的環境,我從未考慮過讓孩子上什麼貴族學校,而是選擇了最普通的學校。也希望大家能用正常的心態對待孩子的成長。

  記者:你從來沒有陪兒子一起過除夕,他提過這個要求嗎?

  朱軍:他沒有這個概念。因為一次都沒有陪過他,他覺得他爸爸除夕就應該在電視上。如果哪一次真回家陪他過年了,他反倒會不適應呢。

  關鍵詞:《藝術人生》

  我的煽情至少是嚴肅的

  記者:《藝術人生》播出12年了,收視率是否有所下降,何時改版?

  朱軍:12年了,收視率算平穩,但不可否認,觀眾的審美疲勞一定是存在的。船大掉頭難,考慮到方方面面的關注,改起來很不容易,但一定會改。5年前,我做過一個《異軍突起》的欄目,效果非常好,現場大家樂得不行,但那時台裡覺得跑得太快,就停掉了,現在撿起來,發現很多當時好的創意,已經被別的節目用了。所以希望在恰當的時候推出新的節目,我會在主持形式上加入一些娛樂的成分,讓它適應當今的語境,更貼近老百姓的生活。

  記者:你的節目也在向娛樂投降?

  朱軍:娛樂不是壞事,壞的是把什麼都娛樂了,節目加入娛樂是為了能讓觀眾更愛看。現在很多媒體人都強調觀眾需要娛樂節目,但在我看來,有太多的觀眾是“被娛樂”了。媒體的責任在哪裡?且不說引導,我們難道一味迎合嗎?隻有迎合才能生存嗎?比如當下很多電視節目做得越來越偶像化。我覺得做節目要有底線,要對得起內心的價值判斷,可以讓節目更好看,但精神內核必須有自己的主張,它傳遞出去的價值不能變。

  記者:《藝術人生》曾因過度煽情而遭人詬病,現在每一期做節目,是否還會把嘉賓催哭?

  朱軍:現在如果有人說朱軍的節目很煽情,我覺得那是在表揚我。眼下很多節目,那些眼淚才讓人看不懂呢——選秀要哭,談戀愛要哭,找工作也要哭,我都不明白他們為啥要哭。我可以說,我的煽情至少是嚴肅的,《藝術人生》賺的是老一輩藝術家的眼淚,是藝術家一生經歷化成的眼淚,發自內心,很真實。

 
 
傳媒沙龍新銳網站CEO系列訪談

(責任編輯:宋心蕊、趙光霞)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