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要收"童男童女"? 一次謠言傳播的社會多棱鏡--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傳媒>>最新資訊

神仙要收"童男童女"? 一次謠言傳播的社會多棱鏡

本報記者 葉鐵橋 實習生 郝帥斌

2012年06月13日07:31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河北唐山的孟女士六個月前產下了一個小寶寶,這個小寶寶或許創造了一個小小的記錄:是嘗黃桃罐頭年齡最小的人之一。

  “這天晚上,鞭炮聲突然特別多,和平時結婚的鞭炮聲不同。我感到奇怪,就去查日歷,心想難道是6月6日特別吉利嗎?”6月9上午,孟女士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那天,她從丈夫那裡獲知市裡忽然流行起了吃罐頭、放鞭炮,同事們也都在放鞭炮、吃罐頭,還有些人因為買不到罐頭而憂心,因為特別指定要黃桃罐頭,因為“桃”跟“逃”諧音,但白桃罐頭卻與“白逃”諧音,不能吃。

  而這一切的根由竟然是,謠傳河北某地的廟塌了,神仙(或妖怪)正在人間來回走動,捉拿童男童女。

  在理智與迷信的斗爭中,大學本科畢業的孟女士最終做了選擇:打開丈夫好不容易買來的黃桃罐頭,用筷子點一點,給六個月的小寶寶嘗了一小口“辟邪”罐頭汁。

  與孟女士一樣受到謠言影響的人在河北不計其數。有報道稱,5月31日,最早出現於河北滄州的謠言風潮已經席卷了河北多個市縣。不過據中國青年報記者檢索發現,5月21日,微博上就有了類似的謠言,且還超出了河北,影響多地。

  這次謠言的傳播讓許多人感到不解。有人質問文化教育如此普及的今天,封建迷信為何還有如此強大的勢力,還有人則在感嘆國民何以這樣愚昧和盲從,也有人懷疑這是一次商業大炒作。不論怎樣,這次謠言風潮的傳播,像多棱鏡一樣折射出了社會的多個層面。

  謠言像風一樣吹過華北大地

  從左鄰右舍的傳言中,孟女士收集了不少“情報”。她告訴記者,流傳比較廣的一個謠言版本是:河北任丘鄚州古廟被雷擊塌了,底下被壓的66個小妖盡皆逃出,要來世間抓童男童女。凡家中有小孩的,有炮放炮,有罐頭吃罐頭。

  記者發現,這些謠言的故事內核差不多,但情節大有差異。

  迄今在微博上可見的最早的信息來自幾位天津的網友。5月21日晚上,幾位網友都發微博表示,炮聲很多,但不年不節,令人疑惑。來自天津靜海縣的一位網友王某某在微博上抱怨,因他被安排去買鞭炮,還要到老嬸家拿紅布。

  一位網友懷疑,放炮是因為這天是王母娘娘的生日,另一位則說,可能是閏四月的緣故。

  一位河北滄州的網友也於這一天23時左右發微博咒怨造謠者“惡毒”:“你說點什麼不好,非拿孩子說事,放吧,沒有鞭﹔不放,又怕對不起孩子,大晚上的,真鬧心!”最后,他放了一挂陳年鞭炮。

  5月23日上午,一位被鞭炮聲折騰了一夜的天津網友在微博上稱,他已打聽到:閏四月,上天收童男童女。奶奶得給孫子孫女買鞭炮和黃桃罐頭。

  此后幾日,多地炮聲不斷。5月31日,山東德州的一位網友在微博上說,之所以放鞭炮,是謠傳泰山奶奶的香爐倒了,童男童女下山跑了,泰山奶奶四處收童男童女。此后,關於泰山奶奶、西山娘娘等傳統民間信仰中的神仙在謠言中頻頻出現。

  31日后,廟塌的情節首次被提到。一位山東德州的網友在微博中稱,“近幾天來,縣城和農村很多人傳言,某地的廟倒了,有神仙出來收童男童女”。這個微博,包含了后來傳播最廣泛的“塌廟”、”神仙”和“童男童女”三大關鍵要素,以后的所有版本,都是在此基礎上發揮渲染。

  6月1日,兒童節這天,河北滄州一網友微博上的謠言版本顯示,所謂“童男童女“的年齡有了具體規定:12歲以下的孩子。

  6月2日這一天,微博上對此討論得異常熱鬧。河北多地的網友發微博,表達他們對“某地廟塌”的詫異與焦慮。河北保定的“忍者3699”發現周邊很多人都在吃罐頭、放鞭炮,但還不知何故﹔河北唐山的網友“純老百姓”在微博上詢問究竟是哪裡的廟塌了,並為村裡孩子祈福。

  從網絡信息來看,隻要沒有結婚就得吃罐頭辟邪的說法始於這一天。但究竟哪裡倒掉了廟宇眾說紛紜,有的說是“聽聞河北滄州的廟塌了”,有的說“是保定新蓋的廟塌了”,有的說“鄭州的廟也塌了”,還有的說“塌掉的是城隍廟”,大家莫衷一是。

  與此同時,鞭炮和罐頭似乎真要賣光了。微博上眾說紛紜:“罐頭的價格據說漲了好幾倍!”“超市小賣店水果罐頭被搶購一空”。“好多人都來排隊,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呀!”

  記者發現,也就是從6月2日這天起,關於“塌廟”的謠言傳播進入高峰期。與此同時,河北公安網的官方微博開始辟謠。

  6月3日,有人試圖通過專家來增加謠言的可信度,稱專家預測,未來三天保定可能會有天災。同時,除了罐頭和鞭炮,火腿也被卷進來,但並沒有引起大家的注意。6月5日,謠言中關於放鞭炮持續時間的規定從7日延續到20日。

  相關部門一直在辟謠。那幾天,滄州市警方聲明群眾不要盲目從眾相信謠言,保定市和衡水市佛教協會相繼公開辟謠。河北政務微博“河北發布”也發表了辟謠聲明,希望大家對於謠言不聽、不信、不傳,破除封建迷信。河北多地媒體也發布了跟辟謠相關的新聞,對傳言中倒塌的廟宇進行實地採訪,証明完好無損,並沒像網上傳言的那樣倒塌,這些新聞被滾動播出多次。

  然而,謠言仍然像風一樣吹過華北大地。據孟女士介紹,6月6日,謠言驟然降臨唐山市。將4.8級地震與廟塌的情節聯系起來的“新版”謠言逐漸揪住了唐山人的心。同日,盛傳於河北的謠言開始波及北京房山、大興等地,鞭炮聲由南向北漸行漸遠。

  6月9日,謠言開始向全國擴散。秦皇島、濟南、重慶、南京、昆明等地網友發微博,聲稱要買鞭炮和罐頭。同日,中國移動發布官方辟謠短信。到6月10日止,在微博搜索引擎輸入“鞭炮、桃”的關鍵詞,出現的信息有3.4萬多條。

  花小錢買平安導致的從眾心理

  在過去的20多天裡,人們對為什麼會產生這樣的謠言一直沒有停止追問,而大眾的心理也通過各種方式展現無遺。

  6月2日、3日,是此次謠言在保定的集中“轟炸”期。炮聲響徹保定市縣的大街小巷。河北大學學生馬玲親睹了鞭炮碎屑漫天飛舞的壯觀景象,但她起初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4日這天,小馬回到位於保定的家中,一進門就被母親哄吃了桃罐頭。“吃完罐頭,我媽才跟我說這事。一聽就是不靠譜的事兒,迷信,可是吃也吃了,還有什麼好說。吃了大家都安心了。”

  在馬玲看來,產生這樣的謠言,很可能是罐頭廠或鞭炮商在造謠。持同樣觀點的人為數不少。事實上,早在5月22日,就有人發微博預測,“積壓的罐頭、鞭炮有銷路了”。還有人把五月以來天氣潮熱導致罐頭鞭炮難存放的因素也考慮進來,認為這是罐頭廠、鞭炮廠要背水一戰。

  大約同一時間,在河北雄縣鄉鎮工作的大學生村官劉曼也吃了桃罐頭。“平時賣七八塊錢的罐頭,現在要賣16塊。鞭炮也很難買。我有同事去排隊了,排了很長的隊才買到。”

  對於究竟是什麼引發了這次謠言浪潮,她認為最初的造謠或許只是偶然,但民眾的盲從卻使偶然成了必然。“同事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就放了炮。因為聽到別人都在放炮,大家就跟風唄。開始還以為是死了人,放完炮才知道原來是廟塌了。后來有同事還專門跑到河北鄚州去‘實地考察’,發現根本就是造謠。”

  劉曼還告訴記者,她家在河北雄縣,縣裡幾乎家家戶戶都在門上栓了紅繩子,“我爸也不知道從哪弄來的紅頭繩,給挂門頭上了。”

  河北獻縣不但放了鞭炮,該縣十五級鄉小營村村民傅子義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村裡還組織了扭秧歌。

  並不是所有的人都相信謠言。一位也吃了黃桃罐頭的網友就開玩笑式地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說:“不信能辟邪,但我信我的胃,饞了,就吃了。”

  大學學心理學的孟女士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這次的謠言之所以能廣泛傳播,秘訣有三:一是抓住孩子這一特殊群體,孩子在家裡被視為小皇帝,沒有誰敢不重視﹔二是從眾心理。隻要一個人做了,跟著做的人就越來越多,“到最后你要是不做,別人都要懷疑你們家孩子是不是親生的”﹔三就是覺得花幾個小錢買平安,即使不管用也沒什麼大損失。

  中國青年報記者也發現,在整個謠言傳播過程中,真正“迷信”甚至“篤信”謠言的人並不多。很多年輕人都因為“拗不過家裡的長輩”才吃罐頭或放鞭炮的,有些長輩是年紀大的如外公外婆、爺爺奶奶等,很多人的心理是不能讓老人擔心。

  謠言止於科學態度

  事實上,類似的謠傳並不新鮮。2011年3月,日本大地震后,謠傳碘鹽防輻射導致的搶鹽風波就是最近的一例。

  這次事件發生,對國民愚昧的感嘆成了大眾思考的焦點。在網上,有人慨嘆:“身為吾國民眾,情何以堪!”還有人質問:“老戲法又來了,是與時俱進的愚昧還是與時俱進的無聊從眾?”還有網友編了打油詩:“忽憶毛主席,四舊破得好。離世三十載,牛鬼蛇神跳。”

  河北大學新聞傳播學院講師金強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這些天,他一直受到窗外、路上的鞭炮聲的困擾,也在網上發布了不少言論來抵制這種行為。

  “其實發生在身邊的迷信行為遠不止這些,生活在保定,通過這麼多年的觀察,以及對我的家鄉滄州的觀察,我感覺根源在於民間迷信還非常盛行,民眾的科學素養還很低下”,金強說,在河北農村,一些人盡管有錢了,但科學素養和媒介素養都偏低,再加上一些利益集團在其中煽風點火和坐收漁利,導致謠言持續時間長、破壞力大。

  武漢大學信息管理學院教授沈陽專注於輿情研究,他也關注到了此次事件。沈陽說,此次謠言之所以能夠在多地進行傳播,並且引發鞭炮以及罐頭的斷銷,不是因為謠言本身編得多麼天衣無縫,而是利用了民間尚存的傳統迷信以及群眾的從眾心理。目前,封建迷信在一定范圍內仍然存在,如果有人以此為翹板,進行別有用心的行動,很容易引起群眾響應。群眾間以訛傳訛,大多是通過親戚朋友等關系間的口口相傳,增強了謠言的可信性,使得謠言能夠在傳播初期大范圍傳播,加上從眾心理的作用,使得群眾的踐行力非常強,所以大多數群眾為了保平安,紛紛盲目跟風。

  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匡文波教授則認為,這次產生於河北並迅速感染全國的的謠言傳播事件,與古代的口口相傳不同,是一種病毒式的傳播。它主要通過手機、網絡等新媒體進行擴散。同時,它還帶有一定的娛樂性和消費主義的時代色彩。至於它的內容來自古老的民間迷信與習俗,這可能與它最初從一些農村地區傳出有關。

  對於這次謠言事件,匡文波認為,不能簡單的看作是國民愚昧的表現。“謠言不是一個孤立的現象,它的傳播與其內容的重要性和模糊度有關。

  面對謠言,很多人表現出了理性,並用實際行動探尋真相。

  6月2日,網友“q6566048”發帖辟謠:“我驅車到了任丘(鄚州)大廟,特意進廟看了看無任何異常,特來此辟謠,人心莫慌!這是那些心懷鬼胎的人造謠呢!今天中午12點33分,親眼所見——大廟完整。特此聲明,望大家互相轉告!”

  6月3日,網友“香茗”在河北廊坊大眾論壇發帖稱:前幾天,有謠傳鄚州大廟塌了,於是聯系了鄚州那邊的幾個網友,結果當地人都說沒塌。

  6月4日,任丘市旅游局有關負責人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稱,坊間以及網上所傳的“鄚州大廟坍塌”一事純屬子虛烏有,請廣大讀者不要相信謠言、傳播謠言。

  此后,謠傳中倒塌廟宇的負責人通過媒體辟謠。

  6月4日,衡水佛教協會會長繼空法師出面辟謠,保定市佛教協會在其官方網站正式發表聲明辟謠。

  金強表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要相信,謠言就會不攻自滅,面對迷信和謠言要勇於破除,同時,還應加強提升公眾的科學素養。

  沈陽說,在這次事件中,很多網友在論壇以及微博中表示這是子虛烏有的事情,純屬造謠,還有網友甚至親自去一些傳言塌廟現場,親自驗証謠傳的事實並不存在,這說明網民識破謠言的能力在不斷提升,也正是這種科學、理性的態度和思考問題的方式,使得謠言在短時間內消失。


 
 
傳媒沙龍新銳網站CEO系列訪談

(責任編輯:宋心蕊、趙光霞)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