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深度到娛記:兩面鏡子--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從深度到娛記:兩面鏡子

曾鵬宇

2011年01月09日22:08    來源:《新聞實踐》     留言 0 條     手機看新聞

  作者簡介:

  曾鵬宇,2000年進入北京青年報,曾獨家披露過“陸幼青死亡日記”、“黎家明艾滋手記”、“河南平輿殺人案”、“副市長下跪事件”、“深圳妞妞電影事件”等國內熱點新聞﹔出版專著《玄機可透露》、《親子鑒定秘檔》。2005年10月,任北京青年報文娛版組執行主編。曾獲北京市“優秀新聞工作者”稱號。

  我曾經有個很響亮的身份:“深度調查記者”——做過新聞的人都知道,深度報道是新聞領域中最富有挑戰的新聞類型,也最能帶給新聞人成就感,因為你要面對比一般事件更復雜的現場情況,要承擔比其他同行更沉重的工作壓力,但同時也會收獲比一般採訪更強烈的反響與認同——正是這種興奮感支撐著我從一個熱點新聞,走向下一個熱點新聞,樂此不疲。

  所以,在我5年前轉行到文娛新聞領域時,並沒有覺得這是一件多麼有難度的事。多年的深度報道經驗,已經將我鍛煉成了一個成熟的新聞人,我甚至非常自信地認為,深度報道都能做好,文娛新聞何足道哉——但是當我一頭闖進文娛新聞這個圈子時,才發現自己似乎再度變成了啥都不懂的新聞“小白”。因為以前那些行之有效的准則、道理似乎一夜之間失去了效力……

  這種感覺,就像你在照鏡子,看見的卻完全是個陌生人。

  最初的碰撞:有必要寫那麼清楚嗎?

  1998年,我從四川外語學院考入中國新聞學院研究生部,專業是國內新聞﹔2000年畢業進入《北京青年報》工作,擔任國內新聞部機動記者﹔2002年10月調入了報社記者部,成了國內突發事件深度報道記者,一直持續到2005年……

  無論是在學校專業學習的兩年裡,還是走上工作崗位的五年中,我從老師或者前輩那裡接受的業務理論以及經驗教育,都沒什麼太大的變化:新聞必須是真實、客觀、公正的﹔好的新聞必須依賴深入細致的採訪﹔記者只是新聞的記錄者、旁觀者,而不應是新聞的參與者……等等。

  在起先的新聞工作中,這些原則和經驗顯得無比正確、非常管用。我當深度報道記者,陸續採寫出了“平輿殺人案”、“副市長下跪事件”、“深圳妞妞電影事件”等眾多有分量的深度報道稿件。幾年中,無論是業務理論水平,還是實際操作能力,都得到了穩步的提高。

  當我調入報社文娛新聞版組擔任執行主編之后,很多一起跑深度報道的同行都非常驚訝,看我的眼神都很古怪:“你怎麼去做娛樂去了?”我則對他們的驚訝很不以為然,覺得這不過是業務領域的調整。文娛新聞怎麼了,不也是新聞嘛?隻要是新聞,自然就適用新聞領域的原則和規律。

  但是事實証明,我想得太簡單了。

  第一天上班編輯稿件,我就把一篇稿子從版上撤了下來。這篇稿子是關於某明星出演某部影片的採訪,內容無非是感想啊、表演思路啊、難忘的人和事啊等等,看上去並沒有什麼嚼頭。所以,記者被撤稿后覺得莫名其妙,問:“這稿子怎麼了?”

  我說:“這稿子沒有採訪痕跡,補上再發吧。”這位記者頓時迷糊了:“什麼是採訪痕跡?”我說:“採訪痕跡其實就是告訴讀者,採訪對象是在什麼時間、地點和場合接受你採訪說的這番話。”

  記者更迷糊了:“有必要寫得那麼清楚嗎?”我吃了一驚:“採訪痕跡就是新聞要素,當然應該寫清楚,這樣才能讓讀者對新聞環境和背景有比較明確的認識。”記者嘟囔說:“……好像沒人這麼寫文娛新聞。”

  記者的話卻讓我非常意外,轉而查閱備用稿件以及其他報刊的文娛報道,結果真的發現,很多文娛新聞特別是一些與影視明星有關的報道,都沒有交代採訪的時間、地點等新聞要素。要是放在時政新聞,是絕對不會被允許的,但是在文娛新聞中卻很常見,連挑剔的讀者似乎也對此熟視無睹。

  難以想象:沒有採訪照樣寫稿

  這個問題還沒解決,又一個意外出現了。

  干咱們這一行的人都知道,新聞與採訪是分不開的,扎實的採訪是出色新聞的基礎和前提。但是當我進入文娛領域后發現,這個准則居然也有失效的時候。

  那一天記者發來一篇長稿,足有上千字,講的是某著名導演對其拍出的電視劇的解讀。當時這部片子宣傳很火,但是觀眾反響卻很差。這一熱一冷的反差,本來就是一個很好的新聞由頭,但奇怪的是,發來的這篇稿子通篇都是導演對其創作感想、創作成績大談特談,唯獨對讀者質疑沒有一個字的回應——這就好比讀者很渴很想喝杯水,你卻不斷地遞給他壓縮餅干,非常之不給力!

  開始我以為記者在寫稿的時候把這部分給遺漏了,於是對記者說:“怎麼稿子裡沒有對最近讀者質疑的回應?退給你,補一下吧。”聽了我的話,記者回答得有點支吾,一點不像平時干淨利落的風格。

  半個小時后,稿子又發過來,我一看,改動並不大,讀者最想看到的回應還是沒有。再問記者,他這才不好意思地說了實話:“我沒有採訪到那位導演,這稿子是制片方發來的通稿……”

  這是我頭次接觸到“制片方通稿”這個概念。在此之前,在我時政和深度記者生涯中,隻有在採訪一些重要職能部門的時候對方才會提供通稿,但是也只是作為參考,記者可以據此提出進一步採訪請求,最后根據採訪情況自成稿件……我對那位記者說:“通稿也沒關系,可以再補充採訪。通稿上有用的內容可以繼續用,但是該問的問題也不能少。”



  
【1】 【2】 

 
(責任編輯:翟慧慧)
[ 留言 0 條   我要留言 ]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網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冊       留言須知

    全部留言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