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報刊與城市發展:寄主的生存力學--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財經報刊與城市發展:寄主的生存力學

崔礪金 吳軍

2011年01月09日22:12    來源:《新聞實踐》     留言 0 條     手機看新聞

  因為義烏“世界超市”的聲譽日隆,金華日報的子報《浙中新報》從辦報之日起就一心扎根義烏。也因為想倚仗寧波這個國務院計劃單列市整體經濟的外向與開放,《浙江經濟報》改名《現代金報》從省城杭州轉戰寧波,唱響“雙城記”。

  上海世博會的口號是“城市,讓生活更美好”,而經濟報刊的一項重大使命就是,以經濟基礎為支點,針砭經濟模式,推動城市應循著低碳、經濟、健康、品質的方向良性發展。這就是經濟報刊作為城市寄居者的生存力學。

  這種生生不息的力學現象,從世界經濟報刊誕生那天開始,就活龍活現地在各地上演著。

  城市,經濟報刊寄生的母體環境

  在城市中脫胎,這是經濟報刊的宿命。1889年,美國金融大都市紐約催生了《華爾街日報》﹔1888年,英國倫敦誕生了《金融時報》﹔1876年,《日本經濟新聞》在日本東京創刊,該報后來成為日本最有影響的全國性綜合經濟報紙。

  放眼國內,從上世紀80 年代的《經濟日報》,到上世紀90 年代的《中華工商時報》、《中國經營報》,再到2001年誕生的《21世紀經濟報道》和《經濟觀察報》,無一例外,都寄居於大城市之中。其實,從經濟報刊的發展史中不難發現,其基本的動力源,始終是商品的交換、信息的互通,是市場經濟的萌芽與發展。經濟報刊的市場化報道內容、自身的市場化生存特性,使它更依賴於城市經濟的滋養。與此同時,城市的發展、壯大、繁榮,也源源不斷地為經濟報刊的攻城掠地開辟著道路,提供著充足的子彈。

  每家經濟報刊,都非常注重對城市地盤的搶奪。我們注意到,所有的經濟報刊追求的讀者群如出一轍,大體為企業高管、政府官員、研究機構、學者專家——都是城市中正在興起的中產階層。這就是經濟報刊盤踞在城市的基本出發點。這一點,在經濟報刊的市場鋪設方面也得到了印証。《21世紀經濟報道》早在出生前就通過《南方周末》的發行網絡,利用配送贈閱的方式,打入市場。之后又在北京、上海、廣州等8個中心城市同步印刷,主攻大中城市。

  寄居在城市中的經濟報刊在大中城市如魚得水,以自己在經濟報道上的話語權獲得城市行政者、城市商業者、城市消費者的認可,並進而獲得城市廣告商的青睞,以此積累自己的生存資本。

  有人說,經濟報刊乃是城市社會生態鏈條中的一環,城市社會生態鏈條中如果缺了報業這一環,就好像林子中沒有了鳥唱,田野上沒有了蛙鳴,屋子裡沒有了貓叫,耳根倒是清淨了,可那是死水一般的寂靜﹔一個城市經濟報刊的生命力發達與否,乃是判定這個城市社會生活正常與否、健康與否的一項重要指標。

  設定楔入路徑,勾畫城市的靈魂

  盡管經過30年改革開放的洗禮,比較起西方成熟的市場經濟國家財經類報刊的宏大銷量,目前國內財經類報紙的市場銷量都相對較小,表現在平均銷量和實銷率都不高,即便是處在第一方陣的財經類報紙三強《21世紀經濟報道》、《經濟觀察報》和《中國經營報》,也不能與一些晚報、都市類報紙同日而語。至於財經類期刊,發行量更明顯低於報紙,仍然屬於“小眾”的范疇。

  小眾的經濟報刊如何在報刊叢生的城市森林中生存?如何后來居上?我們認為,它必須有自己的核心競爭力,在城市的某一階層中擁有無可爭辯的話語權,它的作用力在“城市名片”的打造中具有不可替代性。隻有這樣,經濟報刊才能真正在一個城市中立足,並自由地呼吸。

  以《市場導報》為例。它脫胎於一份廳局主辦的行業報,在報界、在行業之外影響力並不十分突出,當它邁向市場要生存權時,謀取話語權成為了第一要義。尤其是在多家媒體雲集的省會杭州,如何爭取到一定的話語權,成為一段時間我們思考的首要目標。終於,《市場導報》在杭州創建歷史名城中找到了突破口。


  
【1】 【2】 

 
(責任編輯:翟慧慧)
[ 留言 0 條   我要留言 ]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網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冊       留言須知

    全部留言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