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網融合”中的廣電業跨界風險釋因--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三網融合”中的廣電業跨界風險釋因

鄧炘炘 周霞

2011年01月09日22:15    來源:《新聞實踐》     留言 0 條     手機看新聞

  所謂國內傳播媒介的“跨界”運行,有意義不同的兩個層面指向:一是指傳播服務的擴展,比如在原有文字傳播的基礎上,添加了音視頻服務等,或者在原來單一紙介載體上,增加了數字化移動化電子載體樣式﹔另一是傳媒機構進入其他非傳媒行業領域進行競爭與運行。換言之,前者是在傳媒業內部打破各機構之間分工壁壘的“跨界”,在一定程度上仍屬於“內部洗牌”﹔后者則是進入了開放式的國內市場甚至國際市場的跨行業競爭性經營。對於國內廣播電視業而言,這兩種層次不同的“跨界”,都將面臨風險。

  廣電結構“重心上移”與跨界准備

  首先來看廣電行業自身的調整。集中與放權是廣電業結構改革中的一對基本矛盾。近5年來,國內單立廣播電台或電視台的數量一直在減少,而廣播電視合台數量穩定增加,頻率頻道的數量也在持續上升。這表明行業的集中化趨向加強。鑒於廣播電視合台以往多為地縣級台站,且多數主要擔當轉播上級台站節目的任務,國內廣電機構近年在行業架構上趨向整合收縮、重心上移的態勢,預計未來也不會大變﹔廣電機構數量波動,將繼續循上述趨勢在小幅范圍內微調變化。這種行業結構變化雖然看似可以使得導向控制更直接和有把握,但實則將削弱整體行業扎根基層、直抵受眾的能力,存在“頭重腳輕”的巨大風險。

  在“三網合一”決策的刺激下,不少地方廣電機構動作頻頻,似可看作是行業整體跨界出擊前的自我整合和強身准備,而且多由實力強勁的大城市廣電機構帶頭,如果把它們和2010年6月確定的國內第一批三網融合試點地區(城市)名單對照,即可發現兩者重合度很高,顯出廣電行業戰略謀劃和未來動向的深遠考慮。

  這些國內廣電機構的整合和主動“變身”,意在首先實現在現有傳播內容服務領域內做大做強,實現整合頻率、頻道資源,統一規劃投入、產業運營、節目交流和廣告經營﹔發揮整體優勢和競爭合力,採用新技術、發展新媒體、實現廣播電視和新媒體的融合發展﹔同時打通產業鏈,不斷拓展發展空間,跨行業經營運作,迎接台網融合、三網融合的新挑戰,搶佔“三網合一”后國內新市場的制高點。這正是2010年廣電行業拓展戰略最為重要的意圖和關鍵的舉措。

  來自官方主流媒體的評論說,在最終通過的三網融合方案中,廣電得以進入電信領域實現其三網融合設想,而電信進入廣電領域的關鍵“閘口”,依然掌握在廣電手裡。如果說國家政策支持是跨界運行的“通行証”,那麼這並不等於萬事大吉。跨界運作還與環境條件、資深實力、資金實力、技術潛力、上下游產業銜接、市場情勢、法規配套、社會認同、用戶心理等許多因素密切相關。

  據廣電權威管理部門信息,在“三網融合”第一階段,廣電系統將面臨四大主要任務。它們是改造網絡,組建國家有線電視網絡公司,建設IP電視和手機電視的集成播控平台,以及建設和完善網絡信息安全的管理手段。上述整合舉措的意圖和積極效果無須多言,但是其中的欠缺和焦慮也不必諱言。廣電的調整可以說仍屬本行業內的自我整合做大,沒有涉及向報業等紙媒業進軍,更沒有向電信業等拓展。可以說在廣電在傳媒業內外,都沒有根本性的跨界動作。面對三網合一,廣電急於要做的是先把廣播和電視整合起來,也把分散的小網整合起來﹔類似臨陣決戰方覺己方陣腳尚不穩固。這是風險很大的事情。

  “脆弱”的政策優勢

  “三網合一”試點方案明確提出,地方政府要成立“三網融合工作領導小組”,其目的是要政府充當打破廣電和電信之間行業隔閡的第三方管理機構。但方案並未明確“小組”在法律操作上的權責細則。對於政府主導解決方案,有的人士並不看好,認為行政干預色彩過重,認為各地方政府的領導小組不外乎由各廣電局(廳)、經信委、通管局等各部門聯合組成,面對垂直管理的廣電和電信企業,這種協調小組並無多大拍板權威。

  廣電目前憑借“三網合一”機遇獲得跨界擴展的良機,其最大和最堅實的推進優勢在行政力量和內容服務。行政力量的優勢始終是自上而下層級式傳遞的。在傳統經濟和行業管理框架中,行政指令可以號令天下令行禁止,但是在開放的和已經相當市場化的環境中,許多交易關系或者分散聚合,受經濟的和利益的驅動,呈橫向交換或自下而上的態勢互動,平等談判、彼此協商或妥協成為常態和基本方式。

  在這種情勢中,行政強力將受到制約,致使單靠行政意願推動的事情難以隨心所欲。此外,行政的優勢往往還具有作用時間短、作用深度淺等缺陷﹔行政決策還因易於改變,遠不如經濟或利益關系之經久和穩定。假如指令性和自上而下的行政壓力,不是建立在水到渠成的成熟基礎上,很難獲得有關各方的積極配合以及社會心悅誠服的響應。

  在內容服務方面,廣電業的強勢在意識形態把關,其經驗優勢集中在新聞、影視和娛樂傳播等方面。對這些優勢需要辯証地看待。在新聞服務方面,除廣電外,報紙、通訊社、新聞性網站等其他新聞性傳播媒體同樣具有很強的提供新聞服務的能力,例如新華社和中國移動聯手的手機報,就擁有廣泛的用戶群體和影響,看手機報成為了許多人的日常生活習慣。更何況市民記者、網絡論壇、手機短信、社交網站、博客微博等渠道和信源的開放,使得任何壟斷和獨佔新聞服務的難度越來越不現實。廣電(尤其是電視)雖然在新聞傳播方面有巨大的影響力,在意識形態正確等把關作用上地位關鍵,但其不可替代性現已被明顯削弱。即使在傳統媒介行業內,報刊、通訊社和網絡等在數字技術支持下的競爭咄咄逼人,隨時隨地伺機或正在闖進廣電新聞、視頻服務的“后院”。此外,廣電還面對已經高度開放、全球性商業運行的影視和娛樂服務業的挑戰﹔對此國內廣電機構除了自制影視節目外,其播放的大量內容都需要市場購買。

  在這一層面,廣電的難題恐怕不是己方的“跨出”,而是來勢洶洶的各方“涌入”。面對這一現實和可預見未來的情勢,廣電業的確需要冷靜客觀地評估手中“政策優勢”的持久性和穩定性價值,從而制訂長期可持續穩妥發展的規劃方案。取守勢的風險是被動受攻,而取攻勢的風險則將決心和能力放在光天化日之下經受檢驗。


  
【1】 【2】 

 
(責任編輯:翟慧慧)
[ 留言 0 條   我要留言 ]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網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冊       留言須知

    全部留言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