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永年談中國的對外傳播:把中國模式解釋好--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鄭永年談中國的對外傳播:把中國模式解釋好

記者 王眉

2011年01月17日17:22    來源:《對外傳播》     留言 0 條     手機看新聞

  2010 年11 月21 日, 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中國問題專家鄭永年在北京接受記者專訪,他對中國問題的深入研究給我們的對外傳播工作提供了獨特的視角和有益的參考。

  中國要用自己的話語來表達

  對外傳播:您是研究中國問題的學者,請問您怎麼看待中國目前的對外傳播?

  鄭永年:對外傳播就是要別人接受你的信息,需要別人理解你,這跟商業裡的推銷產品一樣,隻不過對外傳播推銷的是國家。推銷產品要知道是什麼產品,推銷國家最重要的就是要回答“我是誰”的問題,也就是要明確什麼樣的自我認同,這個問題不搞清楚,就很難推銷。現在“產品”是什麼還沒搞清楚,對外所強調的隻有產品的功能方面,而這些是表面性的東西。為什麼現在外界對中國模式討論多起來了,因為大家對中國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國家感興趣,這是學術上、政治上都應回答的問題,但是我們沒有自己的話語,基本上從五四運動以后中國就放棄了自己的話語權,一直用西方的概念和理論來解釋中國。就好像西方是“蘋果”,中國是“橘子”,西方看著“蘋果”來認識“橘子”,“橘子”本身沒有話語。中國要有自己的話語,不能看著蘋果來認識橘子,所以要有自我認同,這就是討論中國模式的意義。但現在大家討論中國模式還比較膚淺,都是說中國做了什麼、沒做什麼,所說的只是具體做法和具體政策。可以說,現在沒有中國人站在中國的立場上,用自己的話語來解釋中國的經濟、政治等各方面,這是對外傳播最頭痛的事情。

  對外傳播:那您覺得中國的自我認同應該是什麼?

  鄭永年:明確中國的自我認同需要很多人的努力,我自己也在做一些,比如怎樣解釋中國的政治、經濟。新加坡是個小國,很難成為人們聚焦的模式,但中國不一樣,中國很大。大家知道中國和西方不一樣,但到底怎麼不一樣,大家不知道。現在中國說“中國特色”,那麼特色是什麼?說“中國國情”,那中國國情是什麼?這些都沒有說清楚。官方、民間都用西方的話語來解釋中國,這是最糟糕的。現在西方主流社會想了解中國,隻能通過西方的中國問題專家來了解,但這些專家有些往往受意識形態影響比較嚴重,會看著“蘋果”來論述“橘子”,所以需要一大批人來研究中國、解釋自己,這非常重要。中國有很多好的經驗,比如經濟發展、少數民族政策等。中國的外宣想把好的方面介紹給西方,但效果不好,問題主要在於沒有自己的話語,借用別人的話又說不清楚。作為技術層面的外宣,現在經常忙於救火,比較被動,就是因為中國目前缺少一整套理論把自己說清楚。

  對外傳播:您在最近寫的一篇文章裡說,面對“中國軍事威脅論”,中國盡管對外作了很多解釋,但這些解釋都無濟於事。您認為解釋無濟於事就是因為中國缺少一套理論把自己說清楚?

  鄭永年:面對“中國軍事威脅論”,我們說自己不是一個侵略別人的國家,這是口號式的東西。你說我就是愛好和平,這說不清楚。要說清楚我為什麼愛好和平。西方的對外宣傳有很多理論在背后支撐,而且西方的整個體制和系統都在支撐外宣。中國的外宣缺少知識體系的支撐。

  中國最值得對外說明的是它的開放性

  對外傳播:有學者認為中國目前缺少適合對外傳播的核心價值,您認為中國可以向西方闡明並且能夠讓西方接受的核心價值是什麼?

  鄭永年:改革開放30 年,中國最有價值的是它的開放性,這是普世價值,可以貢獻給全人類的,最值得對外說明。近些年西方看待中國更加客觀,主要也是由於中國的開放。中國文明不是宗教性的,不是排他性的,而是世俗文明,是開放性的。改革開放30 年實質就是開放,不僅對外開放是開放,對內改革也是開放。經濟改革就是向所有社會群體開放國家的經濟過程,農業改革就是向農民開放,政治改革更是開放——發展非公有制經濟、修改憲法、確定私有財產的合法性、允許私營企業主入黨,等等。現在強調包容性發展,包容性發展就是開放。扶貧就是開放。貧困怎麼產生的?就是窮人被排除在經濟發展過程之外。中國可以在改革開放上大做文章,尤其是開放,因為這是代表整個中國文明的。

  對外傳播:現在一般提到美國,別人就想到“民主自由”。您希望將來有可能外界一提到中國,就想到開放?

  鄭永年:中國文明是非常復雜的現象,需要大家總結。大英帝國給世界貢獻了“自由貿易”,美國貢獻所謂的“自由民主”,中國帶給世界什麼?我自己體會開放是中國人貢獻給世界最大的普世價值。從外宣上來說,中國不要強調自己的特殊性,也不用否定西方的普世價值,你否定西方普世價值,同時也否定了自己的普世性,其實中國很多東西也是普世的。

  對外傳播:您曾經說中國的“共享價值”就是人本主義,您是否認為這種價值觀是能夠讓國際社會都認同的?

  鄭永年:中國的開放核心就是人本主義,鄧小平說的把老百姓生活水平提高就是人本主義,這就是別人能接受的。中國的人本主義比西方早了很多個世紀,從儒家開始就有人本主義。其實中國很多價值早就是普世的,比如文官制度、有教無類的教育思想,都是西方學中國。民主自由是普世的,只是在中國表達方式不一樣,不能說我們不需要,你們需要。對外傳播不要太過分強調中國的不同,每一種文明都有很多普世價值,只是在不同層面和不同歷史階段表達不一樣。

  要說清楚中國共產黨的競爭就是民主

  對外傳播:2011 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90 周年,您認為從對外傳播的角度,中國共產黨應當重點回應和闡明哪些問題?

  鄭永年:中國和新加坡類似,也是一黨執政,但中國共產黨是開放的政治體。我們講黨,不是西方意義上的黨。黨的最大特點就是開放性,也是黨未來發展的方向。西方的民主是外部化的,中國的民主是內部化的,現在中國提出了黨內民主。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共產黨最成功之處就是開放,而且中國共產黨本身作為一種開放的政治過程,一直在與時俱進,比如容許民營企業家入黨。現在的黨是組織,是可以民主化的,是可以開放的,我自己感覺這是中國最成功的方面。隻有成為一個開放性的政黨,才能超越黨派自身的利益以及避免成為既得利益集團。黨以后也要繼續開放,不能成為封閉的既得利益集團,黨要向全體公民開放。


【1】 【2】 

 
(責任編輯:翟慧慧)
[ 留言 0 條   我要留言 ]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網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冊       留言須知

    全部留言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