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兩難”的中國告訴世界 從中國新聞獎評獎說起--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把“兩難”的中國告訴世界 從中國新聞獎評獎說起

劉笑盈

2011年01月17日17:25    來源:《對外傳播》     留言 0 條     手機看新聞

  “在一片光明裡和在一片黑暗裡一樣,什麼也看不見”。

  ——黑格爾

  中國的改革已經進入了深水區,后危機時代的中國似乎進入了一個發展的“兩難”,這種“兩難”也似乎是一系列的。

  ——調結構與保增長是“兩難”。不調結構中國經濟發展沒有前途,不保增長中國經濟連當下都沒有了﹔節能減排與全面工業化是“兩難”,不節能減排我們資源耗盡了,青山綠水也沒有了,可不推進工業化就沒有現代文明與民族強盛等等,這是經濟上的“兩難”。

  ——主流宣傳與世俗接納是“兩難”。一個社會不旗幟鮮明宣揚自己的主流價值肯定不行,可是主旋律抵不過“超男快女非誠勿擾”,面對社會民眾世俗性的多樣化選擇一味去限制也肯定行不通﹔一個社會不能沒有共同的理想,可是一個大家誰也不明白、不在意的理想就算有也等於沒有,等等,這是文化發展中的“兩難”。

  實際上,我們還存在著一個“兩難”,就是我國的現實情況和困難,在對外傳播中說與不說,報與不報。

  長期以來,我們堅持“正面報道為主”,對外傳播保持“一種聲音”,對外報道似乎就是“成就宣傳”,對國內存在的問題幾乎是不說的,我們堅持“內外有別”的宣傳方針,認定“家丑不可外揚”的宣傳理念,似乎這樣就可以“樹立民族自信心”,對外“塑造良好的國家形象”,“提高我國的國際地位”﹔但是這種對外報道的主導趨勢開始面臨著越來越大的困難了。現實的反差似乎已經出現。

  2010 年8 月,筆者參加中國新聞獎的評獎,在參評作品中我看到,國內新聞報道中監督類的作品有明顯上升的趨勢,但是對外報道的作品還是集中在我國在經濟危機中取得的成就,對建國60 周年的宣傳,對中外友誼的報道及對外國不實議題的反擊等方面,與國內報道作品形成了很大的不同。筆者在一篇總結文章中說,這次的中國新聞獎中國際傳播獎的獲獎作品,體現了新聞的“三貼近”原則,通過實事求是的報道,也取得了比較好的傳播效果,但是“獲獎作品覆蓋的內容廣度和深度也略顯不足,依然停留在宣傳、說明、反駁和被動應對國外輿論的層次。要准確客觀地向世界報道中國,全面提升我國媒體的議程設置能力和國際傳播能力,我們還有許多實際工作要做,也有許多理論問題需要進一步思考。”現在看來,其中需要思考的一個重要問題,就是要不要在對外傳播中報道中國存在的問題,以及如何報道這樣的問題。

  我們認為,在對外傳播中報道中國存在的現實問題不僅是必要的,而且是必須的。

  首先,在對外傳播中報道國內存在的問題,可以減少目前國際上流行的“中國威脅論”。可以說,大國的崛起一般都會引起其他國家的恐慌,遠的不說,當年日本的崛起在美國就出現了所謂的“日本威脅論”。美國哈佛大學教授沃格爾在上世紀70 年代末寫了一本書,名為《日本名列第一:對美國的教訓》,1988 年美國總統候選人理查德·格普哈特竟然以反日作為競選主題,1991 年,兩位美國作者還寫了一本《正在到來的美日戰爭》的書。隨著中國國際地位的不斷上升,中國的崛起在國際上一直伴隨著所謂的“中國威脅論”,2010 年8 月,媒體報道我國的經濟總量已經超過了日本開始位居世界第二,“中國威脅論”的聲音開始再次響起。與日本相比,中國的情況更為復雜,中國是一個大國,與周邊14 個國家領土接壤,與8 個國家有領土糾紛,感到中國威脅的不僅僅是在霸權體系中獲得既得利益的大國,甚至也包括一些沒有獲利的中小國家。而威脅論的第一步就是捧殺,就像當年美國人寫“日本名列第一”一樣,中國在國家輿論中開始“被強大”了,各種對中國樂觀的,甚至遠遠超出中國現實的估計層出不窮。而我們片面的成就報道,在一定程度上成了這種“捧殺”的佐証材料。

  其次,在對外傳播中報道中國存在的問題,有助於提升媒體的公信力。近年來,我國的對外傳播發展很快,以中央電視台為例,從2004 年開始推動“走出去戰略”之后,在短短的幾年內,就開始形成了中、英、法、西、阿、俄六種語言的對外電視頻道,國際整頻道落地用戶數近五年翻了一倍多,從6000 多萬戶達到了14000 多萬戶,但是傳播效果的提升並沒有與傳播能力的提升同步發展,其中一個重要的問題就是在傳播理念上。我國學者曾經就CCTV-9 對國外受眾做過調查,許多受眾也提到了影響CCTV-9 公信力的原因,其中“報道不夠專業”、“負面報道不足”和“由政府控制”這三條,被受眾認為是影響CCTV-9公信力提升的最主要原因。負面報道不足的問題這些年始終在困擾著我國的對外傳播,也影響到了傳播效果。

  第三,在對外報道中報道中國存在的問題,有助於消除國際與國內對中國認識上的偏差。曾經因2004 年寫過《北京共識》而在國際學術界聲名大噪的美國學者雷默,在2007 年再次發表報告《談色中國》,提出中國面臨的最大戰略威脅是國家形象。他認為這不是國家形象“好”或“壞”的問題,而是取決於一個更復雜的問題:中國的自我形象與其他國家對中國的看法並不一致。一次在接受媒體採訪關於中國威脅論時,筆者曾經談到,某種程度上,中國人首先感到的是那些急需解決的國內問題,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國家已經強大到足以威脅世界的程度。現在看來,中國對自己的認識的確與國際上的中國認識不一樣,而這種不一樣的確又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媒體報道造成的。我們在國內,通過媒體的報道感覺到了中國存在的種種問題,但是對外傳播中,對這些問題報道得很少或視而不見,所以這種認識偏差很容易就出現了。

  實際上,本來我這篇文章的題目想稱之為“對外傳播中也應該有多種聲音”,其實就是有感於我國的國內報道中已經出現了多種聲音,而在對外報道中還是“音色不多”。我們看到,由於國內政治民主程度的不斷提高,對公眾知情權的不斷開放,國內媒體在監督政府方面也開始發揮著越來越大的作用。例如新華社最近曾連續發表文章,評論醞釀著的車船稅改革,稱“不能把私家車當‘唐僧肉’”,車船稅的改革方案既不是調節貧富,也不是節能減排。在一個政策出台時不是搖旗吶喊,而是批評質疑,在過去是很少見到的。再如中國社科院一直對CPI 的統計頗有微詞,2009 年就曾經指出其統計口徑不科學,最近更是發布報告說,國家統計局的CPI 指數被人為調整,系統性低估超過7%,而統計局官員則發文回應,媒體對雙方的觀點都進行了報道。最近對於中國的通貨膨脹,有的媒體歸結為美國出於私利所推出的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以鄰為壑,但是有的媒體則歸結為國內的壟斷體制,不斷提高的交易成本,體現了聲音的多元化。而反觀對外傳播,則顯得聲音過於單一了。實際上聲音單一不利於對外傳播擴大影響力。有的學者曾經總結美國的傳播能力強,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聲音多元化”。原因很簡單,隻有多元的聲音,才能引起受眾的注意。

  回到我們開頭所說的兩難,實際上中國的所謂兩難只是發展中的問題,是一種“洞穴假象”,隻要從整體意識出發、從13 億中國人出發,建立起依靠信仰凝聚的國家共識,兩難並非不可克服。就對外傳播而言,也沒有什麼兩難。今年的9 月,溫總理還在聯大會議上發表演說《認識一個真實的中國》,在實事求是地說明國情的過程中,顯示了一個大國領袖的自信,我想,這也應該是我們全體國際傳播工作者的自信,全體中國人的自信。
(責任編輯:翟慧慧)
[ 留言 0 條   我要留言 ]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網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冊       留言須知

    全部留言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