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新聞強國社區強國論壇博客微博聊吧播客|科學發展觀中國人大中國政府中國政協中國工會中國婦聯中國科協
傳媒視線第281期:從“無冕之王”到“新聞民工”

  編者按:在人們的印象中,記者一向是“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的一群人,他們嫉惡如仇,追求正義,關注百姓,弘揚正氣,深受老百姓的尊敬和歡迎。然而,現實卻往往並不像人們所想的那樣,從現代的媒體報道中我們不難發現,記者在某些場合下往往是不招人待見的,採訪時輕者會遭到對方的刁難、阻礙、不配合,重者甚至會被對方辱罵、毆打、恐嚇,有時連生命安全都難以得到保障。在這種情況下,記者的生存狀況可以說是並不樂觀的。而回顧近幾年來的新聞報道我們也可以發現,記者遭到暴力對待已經逐漸成為了社會大眾普遍關注的事情,“高危職業”的帽子也早已挂在了記者這一職業的頭上。那麼,究竟是何種原因導致曾經備受尊敬的記者目前卻成為了人們關注的“弱勢群體”呢?面對這一情況,記者又該怎麼做呢?


  策劃/編輯:中國傳媒大學 09新聞 葉昊鳴 曹楚 張詩雨
  指導老師:人民網傳媒頻道主編 燕帥
  責編/制作:人民網傳媒頻道 宋心蕊
  請您為本期傳媒視線評分: 5分 4分 3分 2分 1分     

《中國調查記者行業生態報告》首發


  《中國調查記者行業生態報告》顯示,中國的調查記者行業由男性主導,年齡結構年輕,學歷較高。84%為男性,女性隻佔16%左右。大約有76%的調查記者年齡在35及35歲以下,50歲以上的不到3%。

  “基本青壯、基本男性、基本有文化、基本從業八年,老巢基本在北上廣,流竄范圍基本不定,基本收入低、基本不滿意、基本作息亂。善打聽也善爆料,善協作也善拉鋸。我不是傳聲筒,我是調查記者,我挖掘事實,我接近真相”。

工作狀況——強度較大,常處於亞健康狀態

  案例一:“我的亞健康狀態很厲害!”一周前,鄭州電視台政法頻道記者劉建在自己的微博中這樣寫道。而5月23日晚,28歲的劉建在家中突發心肌梗塞離世。[詳細]

  案例二:媒體人面對巨大的工作壓力,近八成的人會出現頸椎疼痛症狀,近四成的人會出現腰疼,四分之一的人出現內分泌失調,另有接近五分之一的人經常感冒。[詳細]

  案例三:在現代社會中,新聞記者屬高風險職業。西方心理學家將當代人的工作緊張程度劃分為10級(級數越大越緊張),其中礦工為8.13級,是第一位,警衛人員為7.17級,而新聞記者與飛機駕駛員、領航員緊隨其后並列第三,為7.15級。[詳細]

社會聲譽——參差不齊,記者自身素質堪憂

  案例一:重慶市忠縣警方抓獲了一名隻有小學文化的農村男子。該男子在新聞單位當過一段時間臨時工,隨后打著報社和網站旗號,配上街頭印制的“特約記者証”,冒充記者敲詐。[詳細]

  案例二:2008年3月,記者從湖南省平江縣廣播電視局証實,自稱拍攝到華南虎錄像的記者吳華已經被停職。湖南省平江縣廣播電視局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岳陽市紀委與平江縣相關部門正在對這一事情展開調查,具體的處理情況待有調查結果后再做相關處理。[詳細]

  案例三:2008年7月14日,張家口市蔚縣南留庄鎮李家窪煤礦新井發生炸藥爆炸,造成35人遇難。當年10月,國務院六部委組成聯合調查組進駐張家口市。該案此后被披露,地方政府為瞞報事件給相關媒體記者發放“封口費”。前來索要錢財的大多為小報小刊記者,有些還是常來蔚縣“採訪”的熟面孔,但在前來“採訪”的記者隊伍中,至少有4家中央級媒體的記者。[詳細]

生命安全——難以保障,採訪前后多種危險

  案例一:從金錢利誘,到正常採訪被干擾,甚至人身自由、人身安全受到威脅……從事調查性報道的記者自身面臨怎樣的生存困境?[詳細]

  案例二:2011年6月9日13時許,一名女子走出央視東門時,遭一名男子襲擊,被刀片割鼻。記者從醫院獲悉,傷者為林某,系央視網的員工,事發后,嫌疑男子駕車逃逸。[詳細]

  案例三:報道洛陽“性奴案”的南方都市報記者紀許光發微博稱:“因為‘洛陽性奴’的稿子遭到有關人員質問,看架勢,稍后恐被帶走。”[詳細]


中國揭黑記者:為揭真相面對暴力和官司


  王克勤、簡光洲、劉暢……這些名字,乍看之下可能你會覺得很陌生,但那些被他們揭開的黑幕,你必定相當熟悉——山西疫苗黑幕、三鹿奶粉三聚氰胺事件、山西繁峙礦難黑幕……他們,就是中國的新聞“扒糞工”,就是中國的揭黑記者,他們是社會的良心,也是權利的守望者。

記者——“無冕之王”的由來

  央視播出的一期《新聞會客廳》的節目中,主持人的開場白是這樣說的:“……今天採訪的人物級別最高,他們被稱作無冕之王,是各新聞單位的編輯、記者、主持人,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歡迎他們。”主持人當時在節目現場可能是用調侃的語氣說的。但后來刊登在網站上,“無冕之王”既沒有加引號,也沒有加“所謂”兩字給以限制,顯然是從正面意義用的了。
  眾所周知,王者,君主之謂也。無冕之王,從字面上理解,就是沒有經過加冕儀式的最高統治者。試問:在社會主義的中國,能用這樣的詞匯稱呼記者、編輯、主持人嗎?
[詳細]

記者應該怎樣——民眾眼中的理想記者

  敏銳、敬業、剛正——非記者心中的記者 焦德貴(北京鐵路局):敢於直言的記者為人們稱道。但也有一些記者為了自身利益搞‘有償新聞’。所以,作為記者必須嚴格自律,維護形象。

  崇高、責任、危險——准記者心中的記者 賈春暉(中央財經大學):發生任何重大事件后,都能看到記者的身影。記者很危險,但是沖向最危險的地方正是記者的責任。

  辛苦、責任、堅持——記者心中的記者 葉成群(安徽電視台):客觀公正,真實記錄真實反映,說出真相,發出老百姓的聲音﹔勇敢,不怕犧牲,堅韌,堅守職業操守。

今天的記者需要什麼?

  “筆下有財產萬千,筆下有人命關天,筆下有是非屈直,筆下有毀譽忠奸。”人們常用這句話提醒記者下筆應謹慎。誠然,一個對責任與操守充滿敬畏感的記者,一定會善待自己手中的筆,一定會尊重手指下的鍵盤,力求每一篇報道都經得起推敲、不怕歷史檢驗。……[詳細]

微博語錄

  @張志安(中山大學傳播與設計學院副教授):當代中國職業記者的三個標准:1、知道業態殘酷、險象環生,不自我悲情化﹔2、明白力量有限、慎言真相,不自我神聖化﹔3、批判權力濫用、制度缺陷,卻不會自我道德化,跨越事實便捷,隨意假設、懷疑、指責,以真理在握、正義附體的姿態去以暴制暴。他明白,有據有論才能一擊而中、不逾底線。

  @七步詩微博:記者、新聞媒體更該具有應有的職業道德,不要為了出名、造影響而搬弄是非、誤導老百姓,應該多報道一些正面的東西,為樹立良好的社會風氣做出媒體應有的貢獻,否則社會打亂,如老人摔倒無人解救、貪官污吏無人舉報、犯罪發生無人敢管、學生不學無術老師干瞪眼、病人因家屬混蛋而延誤治療等等。

  @活力小哲:社會需要的記者,是像李翔那樣不懼危險揭露丑惡維護正義的記者。他是記者中的礦工,雖然很普通,但人格很高大。深入社會陰暗的底層,與閻王握手,用筆作鏟,掘出這個光輝時代的丑陋,使那些耀眼的黑金露出厚黑的本色,用心中的愛點燃希望,溫暖這個社會漸冷的心。
“無冕之王”光環為何漸漸暗淡?

  “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這句充滿文人士大夫情懷的格言,多年來一直用在了記者身上。記者的職能,有時被我們放在了理想的職業情境中,過於夸大了。首先,我們還是應將目光放在信息公開機制上,這是通過政府與媒體的良性互動體現出來的。一群記者被集體公關、習慣性公關,這是媒體生態畸形的表現。這麼個畸形的生態,總有其產生的土壤,相比於行風而言,它是更值得我們思考的。[詳細]

職業素養:若不嚴於律己,何以能監督他人?

  如果一個記者覺得這個行業的清規戒律束縛了自己發家致富的理想,完全可以重新選擇職業方向。在我們的身邊,不乏記者改行經商並獲得成功者,我們可以對他們保持足夠的敬意,但是,隻要在這個隊伍裡一天,就必須恪守作為一個新聞記者所必須具有的職業原則。[詳細]

社會環境:經濟政治文化三方影響

  1.政治變革導致記者權威性減弱
  從總體上來看,我國記者社會地位評價源於政治性評價和政治權威較多,而自身則缺乏相應的評價機制。當記者能反映或推動政治變革之時,記者地位便出奇地高。當政府透明、信息公開時,記者的政府監督功能便相應地失去了,其依靠推動政治變革而獲得的權威自然而然地消失。
  2.經濟發展導致記者經濟地位相對下降
  社會經濟的發展導致社會評價體系以“金錢”為主,賺錢多少成為評價社會地位的指標之一。而此前對記者的評價體系中主要包括國家與政府評價、民眾評價與職業操守評價,社會評價體系單一化是記者社會地位相對下降的一個重要原因。
  3.文化變遷使得社會權威消解
  目前中國已基本上進入了大眾社會,大眾社會消解一切權威的特點在此體現得尤為明顯,如果說以前媒體記者擁有權威的話,那麼在這個消解一切的年代裡,記者身上的光環也隨著整個社會權威的消失而消逝,其地位下降是個自然而然的過程。


您心目中的記者是怎樣的?
黨和政府的政策宣傳機
人民群眾的熱心服務人
沒有意見的立場不堅定者

    

記者遭受侵犯的事件屢見不鮮,原因是:
揭露他人不法之處而被報復
自身素質不高,行為欠妥當
沒有建立健全的法律制度

    


傳媒沙龍長江韜奮獎系列訪談:
  ●陝西日報社社長杜耀峰暢談31年新聞人生
  ●包臨軒:新聞有魅力 彰顯人生價值
  ●黃雄:在黑暗中尋覓真相
  ●陳德春:軍營中的新聞夢想
  ●江耀明:艱險路上的草根記者
  ●席殿晉:一份摯愛 28年不曾改變

  “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即便記者存在著這樣或那樣的問題,但不可否認的是,仍然有這樣一批人,當我們看見他們的時候,他們在報紙上,當我們看不見他們的時候,他們,在路上。


王天定:鏡頭裡的新聞故事 賀延光:思考比按下快門更重要 中國最美女記者曹愛文:工作著,最美麗
杜耀峰:記者要說百姓說的話 孟昭瑞:用鏡頭記錄新中國成長 陳國望:站在新聞最前沿


  結語:現代社會的物質財富逐漸增多,社會環境有了極大的改善,人民的生活也有了明顯的好轉,但與此相對,作為這些變化的重要推動者——記者,生活狀況卻著實令人擔憂。為何曾經保衛真相的他們現在卻淪為了“被保護”的對象?為何曾經為他人鳴冤叫屈的他們現在卻經常蒙受不白之冤?曾經的“無冕之王”,昔日的榮耀何日可以重現?
來源:人民網-傳媒頻道 (責任編輯:宋心蕊)
 
 
您的留言
內容:
請您注意
1.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2.人民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力。
3.您在人民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人民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4.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人民日報網絡中心留言板管理員人民日報網絡中心反映。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10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