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新聞強國社區強國論壇強國博客|先鋒網中國人大中國政府中國政協中國工會
人民日報,60周年,征文,人民網,傳媒頻道

  1948年6月15日,在人民解放戰爭節節勝利的炮聲中,肩負中共中央機關報職責的人民日報在河北省西柏坡附近的裡庄創刊。跟隨歷史前進的步伐,融入社會巨變的洪流,人民日報在波瀾壯闊的奮斗歷程中成長為具有重要影響的世界大報。


  歲月流轉,逝者如斯,人民日報迎來了60華誕。


  回首是為了更好地前行。為紀念創刊60周年,人民日報面向海內外讀者舉辦“記憶中的人民日報”征文活動。截至6月15日,共發表來稿139篇,人民網特將這些文章編輯整理成輯,以飧讀者。



  我喜歡翻閱《人民日報》,一是可以了解國家的大政方針和各地新聞,二是因為文章都很有思想和深度,令人受益匪淺。除了體育版,我也比較喜歡看時政新聞和國際新聞。通過讀報,自己的眼界更加開闊,政治覺悟有了很大提高,為國爭光的目標和信念也更加堅定。(鄧亞萍 《濃濃人民日報情》)


  風風雨雨中,《人民日報》走過了60個春秋,我的父輩和我見証了《人民日報》的風雨歷程。我慶幸能隨《人民日報》一路走來,並在它的感召下成為新聞界的一名新兵。在未來的日子裡,我願牢記黨和人民的重托,不辱新聞使命,高舉時代大旗,奏響和諧發展主旋律,讓我們的子子孫孫世世代代都有號角、旗幟和指路明燈。(鮑佳宏 《永遠的指路明燈》)


  人民日報伴我成長,時光荏苒,一晃就過去了30年。隨著工作的不斷變化,我總是千方百計堅持閱讀人民日報,她是我的良師益友。她教我做人的道理,使我懂得了做人要有一顆平常心,既有益於身心健康,有益於工作事業,高調工作,低調做人。要學會寬容、感恩、善良,要嚴格自律,磊落本分。不交不三不四的朋友,不吃不明不白的飯,不花不清不白的錢。經受住金錢和美色的誘惑,不為所動,忍得住清苦,耐得住寂寞,頂得住歪理,保持堂堂正正做人的純潔性。(陳海 《永遠的老師》)


  最初得知人民日報這個名字,是1966年下半年的廣播裡。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的播音員說:“現在播送人民日報、解放軍報、紅旗雜志社論……”。那時我還在讀小學四年級。我生活在湖北長陽一個偏僻的土家山寨裡,沒有課外閱讀書籍,沒有報紙。一直到了1975年我上了大學,才在圖書館裡看到人民日報。(張澤勇 《老師》)


  2004年7月1日前夕,我從人民網上看到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83周年向黨說句心裡話征文活動,我當晚就寫稿,發給《人民日報》,真沒想到在《人民日報》2004年七一特刊上刊發了我的稿件,這對於我產生了巨大的動力,可以說是我爬格子路上的加油站,每天有使不完的力氣,活躍在報刊與網絡之間。(林瑞國 《爬格子路上的加油站》)


  這裡是夢開始的地方,那是23年前,剛剛從社會走上工作單位的我,躊躇滿志,志在人民日報﹔這裡是路前進的方向,記得第一次寫新聞稿時,我寫了一篇題為《選城鄉辦鹽水蘑菇加工廠》稿子投到人民日報。當時投稿就有的同志諷刺我說:“人民日報是大記者的文章,而不是你周文桁的夢”。(周文桁 《我與人民日報結情緣》)


  我1960年出生,小時候家裡很窮,隻有過年的時候才買些報紙糊牆,把一個土房打扮的煥然一新。我望著一張張印滿鉛字的紙張,感到十分好奇。我用小手指指著報紙上四個遒勁又苗條的大字,感到非常有意思,就問父親,父親就領讀“人民日報”,我也跟讀“人民日報”,就這樣,《人民日報》給我留下了最初的記憶。(高中生 《人民日報給予我最初的動力》)


  從那時起,我就知道,《人民日報》是黨中央直管的指導全黨、全國軍民工作、國防、生產等的第一大報,在中國和全世界影響都很大。凡稱職的干部和有知識和文化,想知道國內外大事的人,每天都必讀《人民日報》。也還是從那時起,我就有一個夢想,我一定要認真讀書,學好知識和本領,有朝一日,有稿件上《人民日報》。(張國欽 《“恩師”難忘 情深似海》)


  打了一頓官腔后,要我對國家的農村供銷工作提意見!我不知所雲,一臉茫然。然后他們又親切地問我父母:種了多少棉花田?收入怎樣?就是始終不提貸金?的事,我若有所悟:是不是稿子發了。這時,一首長模樣的人才發話:魏金輝同志,你反映的問題已引起省委領導的重視,要實事求是啊!鄉親們沒見過大人物,也都趕來開開眼界,並拿出貸金?來聲援我。(魏金輝 《我的新聞處女作》)


  大學畢業后,我沒能如願,而是被分配到機關工作。但我對當記者仍未死心。由於做秘書工作,人民日報仍是我每天必讀之“書”。我在認真做好本職工作的基礎上,利用業余時間繼續給黑龍江日報和黑龍江電台寫稿。后來,我試著給人民日報寫稿。(金永波 《人民日報幫我圓了記者夢》)


  我今年雖然81歲了,但有一個五十多年雷打不動的習慣:每天讀《人民日報》。“一輩子聽黨話,一輩子跟黨走”,是我作為老黨員一生的信念和追求。同樣,作為黨報的人民日報,也將永遠成為華西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的“指南針”和“加油站”。(吳仁寶 《我與人民日報的“半世情”》)


  上世紀80年代末期,我剛上小學,家住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一個隻有30多戶人家的偏遠連隊。具有高中文化的爸爸是連隊裡“喝墨水”最多的人,總是坐在最角落的地方看書,這是他最大的樂趣和做好的休閑方式。當百無聊賴的家長裡短和孩子們玩耍的游戲已經不能引起大家興趣的時候,人們就把目光聚焦到了爸爸身上。於是,爸爸又多了一項工作:給大家伙讀報。(梁萍 《讀著<人民日報>成長》)


  村子裡的人五天趕一次集,每到集市的日子,我甚至在村子路口上等去趕集的人,眼睛在他們挎著的籃子裡搜來搜去,然后跟著目標到人家家裡去,有些人家怕我吃他們的東西,磨磨蹭蹭不肯打開報紙,最后我直接開口要。人家有時還以為我找借口。其實我真的不關心裡面包的東西,我的兩眼盯著的確實是那四個蒼勁有力的大字:“人民日報”。(趙成國 《一路有你》)


  中學時代,我們指點江山,激揚文字,正是青春飛揚的年齡,是人民日報上關於陳景潤、張海迪、彭加木、中國女排等先進人物和先進群體的報道,一次次點燃了我的激情和夢想,讓我一路前行,永不懈怠。而今,早已人到中年的我,不論是學習還是工作,渾身依然充滿著青春的朝氣和活力。(鄧高峰 《相伴青春歲月如歌》)


  20多年前,20來歲的我在一所鄉村中學做代課教師,因為喜愛文學的緣故,對報紙的副刊,尤為關注。在那個文學熱潮的年代,我迷戀詩歌寫作,可是向外投稿屢投不中,鉛印退稿常落在我案頭。那時候,我最大的夢想就是在人民日報上發表詩歌。總以為詩歌能登上人民日報,就能改變一個農村青年的命運。(繆新華 《騎車四十裡去看報》)


  欣逢人民日報六十年華誕,我作為報社的“第二代”人,在此先后工作了50余年,從青年、壯年一直到晚年,2000年70歲時離開崗位,如今已到耄耋之年,回首往事,使我對工作過的“老巢”有說不盡的情懷。人到老年容易懷舊,我做了43年夜班,從年輕一代到了年過古稀,但無怨無悔,正是這樣一個工作環境鍛煉了自己,考驗了自己,雖無功可談,但總算為我國的新聞事業盡了一點微薄之力。(賀海 《四十三年夜班情》)


  最初見到“她”是在上小學的時候,那時,家裡沒有更多的錢讓我們買書報,但是為了在意識中為我們播下閱讀書報的種子,當教師的爸爸會時常拿回一些報紙,裡邊就見到過“她”的影子,但是,那些文章對我們來說不容易理解,我們的興趣點還是在報上的幾個小插圖,有時還和妹妹一起臨摹上邊不同筆體及大小的文字或圖案,並且比一比看誰的漂亮,也是一種樂趣。(單朝霞 《相伴三十年的“她”》)


  或許時間久了,《人民日報》也會成為刻在他們記憶中的一道印記,就像看報的老人一樣,如果你要問他為什麼看《人民日報》,他會告訴你,那裡有來自中國最具權威的信息。話於言表,什麼都不用多說。驀然回首間,那些事那些人,因為一張張由鮮亮而泛黃的報紙糾結在一起,讓人不能忘懷。(夏謫仙 《刻在記憶裡的印記》)


  人民日報社職工夜校是1950年成立的。先在煤渣胡同,后又搬到八面曹椿樹胡同一個大四合院裡,幾年以后又搬到王府井西側大甜水井胡同。就這樣東搬西搬堅持辦學十年之久。從掃盲到高中,辦學目標跨度不小,教學規模堪稱夜校之冠。師資充足,有兼職和專職老師。學習的科目有歷史、語文、物理、數學等。管理非常正規,有嚴格的考勤考試制度,不能無故曠課,請假必須有領導批准,學習好壞成為入團、入黨的一個條件。(華新 《人民日報社的職工夜校》)


  夜闌人靜之時,我常捧起裝訂成冊的《人民日報》,一本一本,一遍一遍,慢慢地品味。一杯清茶,一盞孤燈,伴著一顆激蕩的心,我在字裡行間久久徘徊,細細品味那種美好的感覺。 讀《人民日報》會遇到一些似曾相識的人和事,了解到一些寶貴的政策和致富信息,那些尋常的方塊字,經編者的巧妙安排,而變得靈氣四溢。(清溪 《一起走過的日子》)


  時光流轉,歲月如梭。時逢《人民日報》六十華誕,我整整70歲了。如今,伴我50年的《人民日報》已今非昔比,與時俱進,激光排版,圖文並茂,越辦越好﹔我也老當益壯,緊追時尚,天天上網看《人民日報》,來了“靈感”,便敲打電腦,隨后“電郵”給編輯。有《人民日報》伴我度晚年,真是美哉樂哉,不是神仙,勝似神仙!(李增錄 《五十年情緣》)


  更多征文閱讀請進入專題


來源:人民網-傳媒頻道 (責任編輯:朱丹)
 
 
您的留言
內容:
請您注意
1.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2.人民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力。
3.您在人民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人民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4.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人民日報網絡中心留言板管理員人民日報網絡中心反映。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