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非:主持非誠勿擾"落病根" 朋友吃飯都舉手同意--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孟非:主持非誠勿擾"落病根" 朋友吃飯都舉手同意

馮遐

2011年09月26日08:10    來源:《北京晨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孟非
黃菡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對於地方衛視,一檔好節目和一位優秀主持人足可以帶動一個頻道的影響力、關注度和收視率。如何炅掌門《快樂大本營》、汪涵掌門《天天向上》之於湖南衛視﹔孟非掌門《非誠勿擾》之於江蘇衛視。

  借《非誠勿擾》上周末首次來京錄制之際,記者採訪了孟非和黃菡,樂嘉因為飛機晚點沒有現身。看慣了舞台上固定角度下西裝革履的孟非,身著紅色格子襯衣的孟非多了幾分隨意。

  作為主持人,孟非的經歷不算順遂,不是科班出身,不是一進台就坐演播室,略顯坎坷和豐富的人生經歷現在看來是孟非最大的財富,尤其是《南京零距離》的火爆將孟非推向事業的高峰。 “說話滴水不漏、盡量放低自己”的表象下似乎又夾雜著些“假作真時真亦假”的味道,有些問題孟非不會直面回答,而是以一種發言人似的官方口徑回應,但語氣和腔調的幽默又會讓記者感到多種意味。

  談“鐵三角”:給黃菡捧場 稱自己多余

  孟非、樂嘉和黃菡已經成為《非誠勿擾》的“鐵三角”,三人之間的默契、調侃、擠對、吹捧愈加流暢自然。舞台上的孟非,風格內斂,但氣場強大﹔相貌親和憨厚被女嘉賓冠以“孟爺爺”的稱號,交流對談中的觀點見地透著中年人的閱歷和成熟,幽默、自嘲的特質大大增加了其個人魅力。黃菡也從最初的“古板范兒”變成了現在很貧的“黃奶奶”。

  孟非在一旁打趣說,“現在很多觀眾都說我和樂嘉是多余的。”黃菡聽到如此奉承依舊會呈現出一絲的不自在,“我跟孟非認識14年了,私下是很好的朋友。我加入這個節目以來,變化挺大的,變得越來越貧了。我這個人不算笨吧,比如別人告訴我做節目應該有娛樂精神、應該寓教於樂、讓觀眾輕鬆,這跟我上課時講道理完全不同。我就會盡量去改變自己,去靠近節目的風格。”

  不過,孟非卻直言自己主持《非誠勿擾》近兩年來沒有太大變化,有的人在最初時會感覺忐忑,在兩年后又可能會有疲憊感,而他都沒有。“剛主持時就沒忐忑感,現在更沒有了﹔疲憊感目前還沒有,主要是領導總會有一些新鮮的想法刺激你,比如錄制海外專場和來北京錄制。”但當提及很多女性將孟非視為擇偶標准,孟非聽罷真忐忑了,“有一些群眾是這麼說的,很感謝他們。但我也很忐忑,一個好的節目應該調動大家最流暢地去表達,而不是主持人的個人表達。這些年我主持節目落下病根了,就連朋友吃飯,都是讓大家表達,最后我舉手表示同意。”

  談“台柱子”:台裡柱子上 照片不是我

  在孟非看來,他在《非誠勿擾》中的功能沒那麼大,“有些節目主持人的能力決定了一切,如新聞評論、脫口秀。有的節目就是說說,‘請看下一條短片’,‘請誰誰發言’,主持人的作用就不是那麼大。如果不是我主持,《非誠勿擾》要麼比現在更好,要麼沒現在好。”正當記者表示這跟沒說一樣時,黃菡低聲補充說,“還有是跟現在一樣好。”孟非做出恍然大悟狀,稱贊還是黃老師嚴謹。

  事實上,在很多觀眾心中,孟非早已成為《非誠勿擾》不可或缺的元素。而對於外界評價給予的江蘇衛視“台柱子”的稱號,孟非再顯幽默本性,“台裡也沒這榮譽稱號呀,有的話我一定爭取。去過電視台的人都知道,好多台都是一進去就挂滿了主持人的大幅照片,我們台大,也是這樣,一進去也有一男一女兩位新聞主播照片挂在柱子上,人家那是台柱子。在從星巴克通過廁所的拐角上,我的照片就在那挂著。后來好多主持人提意見對自己照片的位置不滿意,說為什麼挂到犄角旮旯。我說你要是不滿意,我跟你換。”

  談“主持”:自己不失手 觀眾難掌控

  在《非誠勿擾》之前,孟非已經憑借《南京零距離》在江蘇家喻戶曉。從民生新聞類節目到相親服務類節目,孟非的“轉型”無疑是成功的。“最直接的原因就是領導安排,沒有人問你喜歡什麼。上‘非誠’時,所有的主持人都沒有檔期,領導一扒拉說這鳥人還行,手裡就一檔節目,那就他吧。”孟非輕描淡寫了與《非誠勿擾》的結緣。但黃菡作為旁觀者,作為一個了解孟非的朋友給出了她的看法,“雖然他一直主持新聞評論節目,但他對生活的體驗、理解的角度和深度絕不亞於他對時政、民生的敏感,他很適合做生活服務類節目。”江蘇衛視的工作人員也透露,“當時台領導主要是考慮到如何讓《非誠勿擾》有些不同的風格,還有節目的導向,孟非在這方面的把控還是有優勢的。”

  孟非在接受採訪時對“導向”的確顯得信心十足,“好不好看另說,導向絕對正確。同為媒體人,我們所要把握的導向和原則是一樣的,沒有誰能去突破那個底線,需要在正確和健康的導向下討論大家關心的話題。”

  再具體到如何平衡話題性和收視率的問題,孟非認為,“肯定在乎收視率,但對於收視率背后引發的話題我不想多談。這個節目是通過婚戀展示各種各樣不同階層的人,是一幅大的社會生活畫卷,會有形形色色的人來到這個舞台,不同的地域、文化、家庭、教育背景,帶著各式各樣的話題。在這些話題中我們會有所選擇,比如異地戀、異國戀、丁克、整容、買房不買房都可以討論。但是,哪些事情會引發爭議可能在不同的人群中會有不同的看法,你不感興趣的話題,在另一群中可能已經有爭議了。這不能有一個統一的標准,觀眾對哪一類的嘉賓、話題有興趣、會討論,我們也不是特別有把握。”孟非還舉了個例子,“主持人就像個好廚子,我能保証我十年如一日菜品的水平不變,但你能保証顧客的口味不變嗎?觀眾不喜歡了,我就再換別的菜唄。”

  談“非誠”:節目還能看 主持得還行

  平時看《非誠勿擾》,總感覺孟非的氣質不同於其他浮躁、膚淺的娛樂節目主持人,在就某種現象發表看法時,表現出的深度和責任感很真誠,不做作﹔在面對面交流中,孟非還會不自覺地透出新聞評論的范兒,因此不難理解他最欣賞的主持人是白岩鬆。像有媒體再次提及節目創辦之初話題嘉賓馬諾的一句“寧願坐在寶馬車裡哭,也不願意坐在自行車上笑”的“名言”,以及對於這句話引發的廣泛討論,孟非說,“在節目中我們會發現有更多更有價值的東西,只是馬諾的那麼一句話在反復提及,那句話就那麼有價值嗎?這是我們應該反思的問題。”

  他說自己一直在主持《南京零距離》的評論版,直到半個月前才徹底退出。“做過一些好的節目,也做過一些不怎麼樣的節目。主持《非誠勿擾》算是運氣好吧,節目還能看,主持人還可以。”孟非做了以上的自我評價。

  雖然不在電視節目中點評熱點新聞事件,但對於是否會在微博中繼續發揮公眾人物的影響力時,孟非說多是轉發,“你要仔細看看我的微博,大多是轉發社會熱點問題,自己沒什麼觀點,我覺得別人說的特別對。我總覺得作為公眾人物,你說的內容跟大家差不多,沒有更新的角度和更深的看法,說它干嗎?微博上凝聚了13億人的智慧,我並不比大家高明,看看大家關注什麼,我就轉發一下就行。”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