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華人辦"山寨"學術期刊 論文不管好壞都可發表--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旅美華人辦"山寨"學術期刊 論文不管好壞都可發表

2011年08月10日07:58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馬斯蘭德出版社網頁
Nature and Science封面


  “廣大熬論文的理工PhD(注:博士研究生)們,你們的福音來啦!現在有一份名叫Nature and Science的期刊,沒錯,不是Nature,也不同於Science。可是隻要在這上面發篇文章,就能往簡歷裡寫上:paper published on nature and science(注:在自然和科學上發表過文章)!心動不如行動,你還猶豫什麼?哈哈……”

  這可不是笑話。2005年,一位自稱旅居美國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老校友”在“北航新聞網”上發文,表示可以幫助“願在美國Nature and Science上發表英文文章的新老校友”代轉論文。

  經過中國青年報記者的調查,這本雜志除了名稱相似之外,和大名鼎鼎的《自然》(Nature)和《科學》(Science)毫無關系。事實上,它只是一本由旅居美國的華人所創辦的,目前沒有太多學術影響力的英文期刊。

  2011年8月5日,身在美國紐約的雜志主編馬宏寶接受了中國青年報記者的專訪。提及難免讓人想入非非的雜志名稱,馬宏寶頗為得意地說:“自然和科學是天底下最好的詞了,自然就是自然世界,科學是一種人類活動,這兩件事是全世界人最感興趣也最重要的東西。這麼好聽的名字,既然現在還沒有別人用,那我們就注冊這個。不管本身能夠辦到什麼程度,至少使用的這個名字是最好的。”

  隻要是認真做科研,符合科技論文格式要求,不管水平好壞,都可以發表

  2003年,馬宏寶發起創立了馬斯蘭德出版社(Marsland Press)以及旗下的期刊Nature and Science。他介紹說,這個出版社是一家“有美國刊號、在美國紐約工商登記注冊過、每年向美國政府納稅”的私人出版公司。

  他這樣解釋自己的初衷:“有些科研工作者,工作半輩子做出的研究成果,因為不是改變世界觀的大發現,所以不能夠以科技論文的形式公布出來,這本身是不公平的。為什麼隻有大科學家、有大把科研經費的人才能向世界公布他的想法?我們希望通過科技論文的發表,來給人們一個舞台,讓他們可以公布自己的研究結果。”

  或許因此,這本名字聽起來很像兩本頂級期刊的合體——英國的《自然》和美國的《科學》——的雜志,對稿件要求是“隻要是認真做科研,符合科技論文格式要求,不管水平好壞,都可以發表”。

  相比之下,《自然》和《科學》隻接受“具有重大科學意義的科技論文”。這兩本收錄在科學引文索引(SCI)中的期刊,影響因子都在30以上,以學術頂尖著稱全球。

  Nature and Science的學術指標就沒那麼耀眼了。它既沒有被SCI收錄,也沒有影響因子,更難找到印刷版本。據馬宏寶說,除了寄送一本給美國國家圖書館收藏,或者發稿人索要紙版期刊,這本雜志一般並不印刷。

  據“老校友”稱,身為北京大學生物學系博士畢業生的馬主編,平時在美國一家醫學機構擔任研究員,下班后負責運營整個出版社及其旗下期刊。

  創刊初期,Nature and Science還是季刊。隨著投稿量的增大,從2009年開始,它改為月刊,每期刊載15篇左右的文章。

  馬斯蘭德旗下的期刊群也不斷壯大為9本。除了“理工科熬論文的福音”,出版社還“貼心”地為其他學科研究者帶來“福音”——比如名為Stem Cell的英文期刊,這個名字和世界頂級醫學期刊《細胞》(Cell)旗下的子刊《細胞干細胞》(Cell Stem Cell)極其相似﹔還有名字頗顯本土氣息的《美國科學通訊》(Journal of American Science)和《紐約科學通訊》(New York Science Journal)等等﹔至於英語欠佳者,可以選擇接受中英文論文、博客文章、小說等各種題材的《學術爭鳴》(Academia Arena)。

  其中,Nature and Science的內容可謂無所不包:既有純粹介紹現有研究成果而無新見解的論文,又有和主流觀點有出入的文章,更有令人眼界大開的故事。在2009年第11期上,長期致力於永動機發明的孫純武發表了英文論文《創立統一場論》(Establishment of the Unified Field Theory)。他在致謝中說,自己並不通曉英語,全文由一位南京大學英語專業的研究生翻譯。

  在2011年5月份的期刊中,署名為Soleilmavis Liu的作者發表了題為《大陸的四個角》(The Ends of the Earth)的文章。文章仔細論証了《聖經》中多次提到的“地極”(地極又叫地球的四個角,原文作者注),分別是位於中國山東威海的東極、位於北美的西極、位於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南極以及位於北極圈附近的北極。

  論文發布后可以繼續修改

  馬宏寶解釋說,雜志對發稿最為重要的一個要求是使用嚴格的論文格式撰寫。他信心滿滿地打包票說:“所有發表的論文都是格式完整且正確的科技論文,有標題、摘要、通訊作者郵箱、正文和參考文獻等等,語法也沒有大問題。”

  對其他學術期刊來說,這是不必特意強調的最起碼的要求。《自然》雜志列出的論文格式要求,密密麻麻地寫滿了兩頁A4紙。不過,真正決定論文能否發表的標准是“從未發表過的研究結果”、“擁有超凡的科學意義”和“滿足跨學科研究的共同利益”。

  相比之下,馬宏寶承認,在Nature and Science上發表的論文,“包括研究項目的設計、研究方法、研究結論到底有多大的意義,編輯都沒有辦法保証”。他的理由是“每個月都有好幾百篇投稿文章,要每一篇文章都嚴格控制,從人力、物力和資金上都是不可行的”。

  據那位“老校友”介紹,馬斯蘭德出版社大約有9名編輯,但大多是兼職,每天在家收發郵件、審校論文。馬宏寶還補充道,出版社在紐約、密歇根、台灣以及陝西、黑龍江、河南、湖北、廣東都有“幫忙的人”,他們的任務是幫忙審稿、校對和排版。

  以審稿環節為例,馬宏寶表示大部分時候並不知道審稿人是誰,但他卻保証審稿人一定是對這個領域頗為熟悉的大學教授、博士生或者碩士生。有時候,他甚至需要投稿人來提供審稿人。

  同時,他也不能保証審稿后的稿件是否合格。對於抄襲現象,這本雜志的獨門法寶是提前兩個月把文章發布到網上,歡迎舉報,“這招比編輯把關有效多了”。

  這些做法並不存在於《自然》和《科學》的擇稿操作中。這兩家雜志在接受中國青年報採訪時各自闡述了嚴格而規范的擇稿、審稿、定稿流程。以《自然》為例,為了保証公正,免於科學上或者國別上的偏見,《自然》不聘請資深科學家做編委會,也不附屬於任何科學組織或者社會機構。最終決定權在於編輯,而非審稿人手中。

  由於要求高,這兩本期刊的稿件通過率隻有8%左右。一旦被拒稿,這兩家都不建議繼續投稿。

  相比之下,Nature and Science十分“貼心”,不僅審稿期間可以改稿,在稿件正式發布后還可以繼續改。那位老校友所發表的稿件就是“經過重大修改后發表”的,而“編輯和審稿人根本不會給你提什麼意見,你自己哪天想起來了,想改哪裡改哪裡”。

  獨具特色的選稿標准和貼心服務讓Nature and Science十分搶手。在這本雜志中,同一期出現多篇文章共用同一個通訊作者郵箱的情況也比比皆是,因為文章都是來自同一個研究機構,比如埃及國家研究中心。

  在這家機構工作的艾哈邁德女士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埃及的體制要求晉升必須發論文,而Nature and Science就像“及時雨”,“發論文很容易,速度也很快,收費也不算太高,30、50、70美元各種價位的都有。最重要的是,對晉升很管用。”

  來自加納的勞倫斯·阿比,則用含糊不清的英語向中國青年報記者抱怨“發稿很困難,總要改格式,改語法”。經過重重“嚴格要求”,他終於在2010年第9期上發表了文章《論山藥代替土豆作為冷凍炸薯條材料的應用》。

  “每個月每本期刊會收到幾百篇甚至上千篇投稿,最后刊出也就那麼十幾二十篇,我們的拒稿率也挺高的,怎麼也得70%∼80%吧。”馬宏寶表示,“我們是一本沒有水分的期刊。”

  要做比《自然》和《科學》加一塊兒還好的期刊

  馬宏寶解釋說,這本雜志幾乎沒有任何宣傳,投稿者大多數通過網絡搜索或是朋友介紹。或許因此,你會輕易發現在這本2003年創刊的雜志,有時候一期期刊裡多半的文章是來自埃及、伊朗、印度、利比亞、加納等國家的來稿。

  對此,這位主編並不感到奇怪,“因為編輯好多都是埃及人、伊朗人、印度人”。

  隻怕他還不知道文章開頭提到的那則 “學術笑話”為Nature and Science在中國打下的知名度。“在段子裡聽說過啊,一本名字特山寨的期刊,那個笑話挺有名的。”數位博士研究生表示。

  哈爾濱工業大學物理系教授呂?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說,他聽說一位在Nature and Science上發表了文章的學生,被導師勒令將簡歷中的這一項刪去,因為這實在太容易產生誤會。

  “我覺得這個雜志這樣給自己起名字,實在是一種惡搞。不明就裡的人會認為雜志很牛,把這件事情看得很重,但實際上它只是一本名不見經傳的雜志而已。”呂?說。

  《自然》和《科學》都對這本雜志一頭霧水。《科學》雜志對中國青年報說:“隻能說,它看上去是一本合法的期刊。”

  對於投稿人“為了評職稱、拿學位發稿”的現象,馬宏寶表示“無所謂”。他說自己最大的想法是要“賦予人們公開科研成果的舞台,為科研界添磚加瓦”。

  這位華人也始終不忘自己的祖國:“既然這本雜志有這麼好聽的名字,我還真的希望能把這本雜志真的辦成全世界最好的雜志,比《自然》和《科學》中的任何一本都要好,比它們倆加在一起還要好。因為中國整體力量很好,中國應該有一本全世界最有名的雜志,如果我們真的有好文章,如果我們真的認真去做。”

  按說,發表論文會收版面費。但老校友說,主編是中國人,所以隻要與科研項目經費無關,對中國投稿人會優惠,“跟主編好好說說,說不定還能給你免費呢!”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