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藏》將搶救早期紅色出版物 整理出版報刊書籍--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紅藏》將搶救早期紅色出版物 整理出版報刊書籍

叢書《紅藏》計劃以10年時間,整理出版1915-1949年間紅色報刊書籍,獲國家資金支持

錢昊平

2011年08月17日08:20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紅藏》的設計效果圖之一。
注:以上均為早期紅色期刊


  國家大型出版項目《紅藏》,今年正式展開編排工作。計劃用10年時間完成。

  該項目計劃系統地收集整理並影印中國共產黨早期直接和間接領導創辦、出版的紅色進步報刊書籍。收錄年限為1915年至1949年。

  這個由湘潭大學出版社和湖南人民出版社聯合申報出版的項目,得到了國家支持。項目分為三編,其中第一編已得到新聞出版總署1146萬元的國家出版基金資助。

  據介紹,這是中共成立以來第一次大規模整理早期出版物。《紅藏》被列為國家十二五重點圖書出版規劃。

  在出版界,被稱為“藏”(音zang)的出版物不多見。“藏”是對同類出版物中規格最高、規模最大最全者的稱呼。

  今年,一個國家大型出版項目《紅藏》的編排工作,正式展開。

  設計中的《紅藏》叢書,分為三編,第一編為雜志計劃5年內出齊,約有2億字,第二編報紙、第三編圖書將在后五年出齊。

  這一大型出版項目,計劃收錄1915年至1949年間,中國共產黨早期直接和間接領導創辦、出版的紅色進步報刊書籍。

  中國共產黨成立於1921年,出版方介紹,收錄資料從1915年開始,是為了從《新青年》開始,更能反映全貌。

  《紅藏》全部出齊,預計達到1000卷,最終出齊可能有4億字。

  《紅藏》由湖南湘潭大學出版社提出。湘大出版社社長章育良介紹,2010年6月,該社看到今年建黨90周年的契機,提出此計劃。在向國家申報時,湘大出版社邀請了湖南人民出版社共同申報。

  在章育良看來,《紅藏》的出版具有緊迫性和必要性。他認為這是一場搶救行動。他說,由於過去印刷條件差,有些鉛印、油印的印刷品已開始模糊,甚至一部分正在漫漶消失。

  此前,上世紀50年代和80年代對早期紅色期刊曾進行過零星整理,系統地收錄整理出版,尚無人做過。

  “紅色進步期刊能為黨史研究提供基礎性資料。”章育良說。

  【收集】

  大量原刊難以找到


  今年初,《紅藏》第一編的整理、編排工作展開,北京市委黨校教授張耀南是項目的學術指導。

  他說,不僅要收集各級黨組織創辦的刊物,還要包括各進步團體在內的中共外圍組織創辦的。

  “沒想到收集資料這麼難。”張耀南說,首先做的是目錄工作。現在找到的進步刊物目錄有2600多種,但能找到原刊詳細館藏的隻600多種,今后會繼續征集尋找更多原刊。

  據原刊影印是《紅藏》出版的要求,但張耀南去過多家圖書館后發現,絕大部分圖書館都未能收齊某種刊物的全部原刊。

  比如《新青年》,北京大學圖書館就缺季刊第3期和不定期刊第2、4、5、6號。編輯部購買的一套人民出版社20世紀50年代出版的《新青年》影印本則有兩頁缺頁。

  上海圖書館藏有《新青年》影印本,無原刊,但不知收藏的是哪個版本的影印本。國家圖書館《新青年》原刊齊備,但目前不對外開放,也難以去查証是否有缺頁。

  有些圖書隻能高價從網上買,如上世紀80年代出版的《少年中國》的影印本4冊,在網上購得花了近1500元,但也存在缺頁情況,因此都不能作為影印底本。而原刊單一期價格就在5000元以上,集齊更是難上加難。

  在湖南,編輯部已組織一批黨史專業的研究生,准備去民間征集。

  【甄別】

  內容需專家介入


  按照設想,要達到“齊全”的目標,還要收錄包括在港澳台以及部分在海外出版發行的期刊雜志。

  此外,在國內還有很多未公開出版的刊物,“這或許比公開出版的還要多。”張耀南說,但無法統計,接下來打算組織征集民間收藏。

  他說,還要考慮到一種情況,當時國民黨收集了很多共產黨創辦的刊物,裡面或許有些珍貴資料。現在台灣的一些圖書館、資料館就存有大量資料,編輯部正考慮去台灣一趟。

  “就算資料征集來了,麻煩還有一大串。”張耀南介紹,主要是甄別有困難,有些刊物可能會出現不同版本。有的文章當時是用筆名刊發的,如何甄別真實作者,都需要專家根據研究成果進一步論証。

  “《新青年》就有這種情況。”張耀南說,編輯工作剛開始,還沒來得及詳細總結。

  章育良說,早期個別刊物中的個別言論涉及民族、宗教、國家主權的言論章節,今天看來可能有些不太合適,還有些言論涉及黨派、政見的不同。

  “這在編輯時需認真斟酌,要不要保留,如何保留,是需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的。”章育良說,他們需要進一步研究,還要征求管理部門和專家意見。

  【發現】

  早期刊物不隻談政治


  《紅藏》編輯部工作人員小張說,她曾以為早期黨組織寫的文章、辦的報刊都是與政權、政治理論類有關的。經過了這半年的工作,她發現實際上很多刊物是在研究經濟、民俗、文化等方面。“這些能佔多少比例現在沒有統計過。”

  小張看到的一本《物價旬刊》,就是當時在蘇區辦的一份研究物價的雜志,此外,她還看到在瑞金時期一些課堂教材,涉及的內容有分田地、工資標准等。

  北京市委黨校教授張耀南說,出版界已出版或影印的大多是政治類報刊,其他方面少。這次《紅藏》要全面收錄中共在1949年前各個時期出版的黨刊、抗日民主根據地和建國前各個解放區出版的期刊及在國民黨統治區出版的部分進步刊物。

  章育良介紹,目前第一編期刊部分已經有40多卷完成了編排工作,預計2015年底全部完成,屆時一起出版。

  他說,出版採取了原刊影印,為了今后查閱方便,下一步要進行數字化。

  《紅藏》出版策劃人之一、湖南人民出版社下屬《大視野》雜志社社長張自文說,叢書的印數不會很多。他預計購買者主要集中在各級黨史研究部門、圖書館、以及大學歷史、黨史等專業的資料室。

  【機遇】

  獲得1146萬元支持


  國家對《紅藏》給予了支持。新聞出版總署撥給《紅藏》第一編的國家出版基金資助1146萬元,創下湖南省獲國家出版基金資助金額之最。

  湘潭大學出版社社長章育良認為,近年來國家對中共黨史史料的整理工作更加重視。在他看來,共產黨成立90周年前夕,黨史研究迎來了新的機遇。

  去年6月,《中共中央關於加強和改進新形勢下黨史工作的意見》下發,這是中共中央關於黨史工作的第一份重要文件

  《意見》指出,國際國內意識形態領域許多問題涉及黨的歷史,正確認識和對待黨的歷史,關系黨的形象,關系黨的生命,關系國家長治久安。

  《意見》提出,要抓緊黨史資料征編,妥善保存黨的歷史財富。要積極開展黨史資料征集、保護、編纂工作,抓緊征集領導干部及社會人士個人留存的黨史資料。

  去年7月,首次以中央名義召開了全國黨史工作會議。此前,每年都是以中央黨史研究室名義召開全國黨史辦主任工作會議。

  這次黨史工作會議上,湘潭大學是全國9所應邀參加會議的高校之一。

  “會議后,出版《紅藏》信心大增。”章育良說。

  中央黨校黨建部教授葉篤初認為,面對國內外形勢,繼續加強黨的執政建設是個新課題,而“以史為鑒、資政育人”不失為明智之舉。

  ■ 對話

  黨史熱體現憂患意識


  新京報:今年圖書市場上出現黨史熱。就一些著作內容而言,與以前有什麼不一樣的體現?

  吳輝(中央黨校黨建部教授):有個很明顯的變化,就是對一些歷史人物、歷史事件的評價,有了變化,更符合歷史真實。

  新京報:這說明了什麼?

  吳輝:這說明執政黨越來越成熟,有了包容的心態,經過30年改革開放,政治敏感問題不像原來那麼神秘。

  新京報:能理解是因為90周年了,才要重視黨史工作嗎?

  吳輝:不能這麼理解。隻能說社會發展到今天,社會思潮多元化,社會矛盾也在激化,需要總結歷史,從中得出今后的方向在哪裡。即使今年不是90周年也會重視。

  現在民眾的平等意識、參與意識、維權意識都比以前加強了,要求執政黨必須客觀對待。而一個負責任的政黨,總希望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能更多地為國家和人民服務。

  新京報:那怎麼理解在建黨90周年這樣的節點,出現黨史熱?

  吳輝:就執政黨而言,重視黨史決不是為了吸引眼球。

  研究黨史,就是想從走過的路總結經驗教訓。要考慮如何保持長期連貫執政。

  所以說,重視黨史說明了執政黨的憂患意識。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