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濤今年四十一》 把家庭親情劇拍成"戰爭劇"--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王海濤今年四十一》 把家庭親情劇拍成"戰爭劇"

李星文

2011年04月27日07:40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從《幸福來敲門》到《王海濤今年四十一》,熒屏上似乎正在興起一場新的家庭親情劇熱潮。潮流來了又去,而在輪回之間,家庭親情劇本身也開始悄悄變化,“家庭戰爭劇”作為異端,會不會引導新的潮流?

  《王海濤今年四十一》(以下簡稱《王海濤》),沒完沒了地處理著大家庭裡的鬧心事。家庭親情劇作為最有收視保証的類型劇,轉眼也已20年。

  中國電視劇雖然可以溯源到1958年的《一口菜餅子》,但早年間基本上是現場直播的電視話劇,內容則是配合政治形勢的宣教故事。國產電視劇真正起步於改革開放的年代,整個八十年代都以反映現實、反思歷史以及翻拍經典為主要任務,《凱旋在子夜》、《末代皇帝》、《西游記》是三類題材中的代表作。進入上世紀90年代,市民社會壯大,大眾文化勃興,電視劇也開始由宏大敘事向個體敘事過渡。1990年播出的《渴望》是第一部引起全民轟動的家庭劇,達到空前絕后的96%的收視率。電視劇從業者發現,百姓的喜怒哀樂竟然是創作的富礦,觀眾從熒屏上照見自家的影子后,是那樣地感同身受,不能自已。從此,家庭親情劇的來者絡繹不絕,至今毫不退色。

  20年間,家庭親情劇枝葉豐茂,催生了幾撥金牌編導,也形成了幾路創作定式。隻要遵循定式把文章做足了,市場反響就錯不了。這有利於這一劇種的批量生產,不過也有很多創作者就此不思上進,只是拿著已有的“配方”組裝拼貼、簡單重復。粗制濫造之風不僅敗壞了觀眾的胃口,也窒息了這一類型劇的發展活力。

  郭靖宇編劇、黃健中導演的《王海濤》是個異端,它在很多方面打破了家庭劇的固有模式。首先,它沒有採用不事渲染、靜水深流的生活敘事。郭靖宇是執導江湖傳奇劇出身,他的《刀鋒1937》《《鐵梨花》(劇評)》都是人物乖張、矛盾劇烈之作,他在寫王海濤時化用了自己和親友的家庭故事,使這部劇接上了生活的地氣,但他並沒有放棄“不糾結,不成活”的戲劇理念,而是讓王海濤這個絕種好男人遭遇極品爛人團,雞飛狗跳,家無寧日。把家庭親情劇拍成“家庭戰爭劇”,在港劇中並不少見,但在普遍講究還原生活的內地中還很新鮮。

  其次,《王海濤》沒有採用家庭劇常見的“三破一苦”的劇情設定。所謂“三破”,是指破碎家庭、破碎情感和破碎婚姻,“一苦”是指家庭苦難題材。觀眾也會為王海濤好心不得好報的悲情打動,但那決不是被“苦情”芥末嗆出來的眼淚。

  還有就是,《王海濤》沒有俯身去歷史滄桑中尋找故事。以兩部《金婚》為代表,“兩個人,一輩子”的編年體敘事也是家庭劇中重要的一枝。風雨如磐的政治運動給個體的生命歷程造就了怎樣的悲喜,這是很有看點的戲劇故事,而從眼前繽紛的社會熱點中摸取活魚,豈不是更能與觀眾會心與共鳴?《王海濤》走的是后一條路,它把經濟社會中人情的疏離、城市化進程中的拆遷糾葛統統寫進戲中,讓劇中人在欲望和人倫的糾結中舞出不同的身姿。

  當然,由於編劇是初涉家庭親情劇,《王海濤》中還是有一些過火的痕跡,比如說有的人物壞到了可恨可恥的地步,卻在最后的兩集中奇跡般地回轉好人陣營,劇中雖有轉變過程的鋪陳,但總覺得有些刻意。如何讓劇情發展更加不著痕跡,或者說如何讓觀眾HIGH得忘了挑理,是編劇和導演下一步的課題。

  在家庭親情劇的創作思路日趨固化的時刻,《王海濤》像一條剛剛入伙的?魚,攪動了一池清水。它的極致情境加極品人物路線,給這一類型劇帶來新的戲劇可能和美學滋味。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