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大衛視綜藝紛紛引進版權 "外來和尚"是否好念經--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各大衛視綜藝紛紛引進版權 "外來和尚"是否好念經

朱美虹 陳文

2011年05月30日07:37    來源:《新聞晨報》     手機看新聞

  幾乎是一夜之間,大多數衛視的拳頭節目多了一個前綴形容詞——“引進自國外版權”。

  從最初的“山寨”到如今的花重金購買版權,中國電視人往前邁了一步。2011年,引進自國外版權的節目遍地開花:浙江衛視的《中國夢想秀》、東方衛視的《我心唱響》、遼寧衛視的《激情唱響》、深圳衛視的《年代秀》、東南衛視的《歡樂合唱團》、山東衛視的《驚喜!驚喜》……這一趨勢的形成,去年大熱的《中國達人秀》“功不可沒”。

  只是,外來的“和尚”,真的好念經嗎?

  浙江衛視《中國夢想秀》

  老外愛用“笨”方法


  原版:英國BBC《Tonight’s The Night》

  2009年4月,一檔名為《就在今夜》的節目橫掃英國熒屏,節目最大的看點是英國一線大牌歌手為平民伴唱、最頂尖的舞者為普通百姓伴舞、最一流的交響樂團為大眾伴奏。這檔節目一經推出收視便雄居榜首,可以說是BBC的王牌綜藝﹔今年4月,浙江衛視購得《就在今夜》的版權,一台中國版的平民夢想節目《中國夢想秀》在朱丹、華少的主持下來到電視熒屏,目前的全國收視率穩定在1%以上。

  浙江衛視不是第一個接觸《就在今夜》的地方衛視。記者了解到,BBC曾經向某地方衛視推薦了這個節目模式,但由於這個節目對主持人要求太高,該衛視最后放棄。“浙江衛視最早是以做人文節目著稱的,所以我們對自己的定位是希望做有人文關懷和公益性質的節目,當初在策劃節目時就是走的這個方向。”浙江衛視副總監、節目中心主任杜昉向記者強調說,正是因為先有這個方向,浙江衛視才在看到《就在今夜》這樣的平民定位節目后作出了自己的選擇。

  盡管讓浙江衛視“發家”的《我愛記歌詞》也曾參考過國外同類節目,但直到《中國夢想秀》,浙江衛視才開始引進國外模式。“制作基本是由本土團隊完成,英國方面只是會派飛行制片人和燈光師過來,其他的內容都是我們根據他們的‘寶典’制作。”杜昉所說的“寶典”是英國方面提供的一本產品說明書,但在他看來,除了這些技術上的差距之外,中國電視人並不缺少創意和內涵等內核的東西,“比如說人員分配、拍攝流程、燈光舞美等,這些東西我們還是有距離的”。杜昉舉例說,老外做東西有時候會用一些非常“笨”的方法,比如他們會用10個機位單獨錄影,然后再剪輯在一起,但在中國,因為投入和人力方面的原因,不會做到那麼細致,“這主要是體制和市場機制的問題”。他表示,在借鑒國外的工藝流程之后,不乏好創意的中國電視同樣具備走出去的能力,而這也是浙江衛視為什麼會走出購買國外節目版權這一步的真正目的。

  深圳衛視《年代秀》

  版權價格還跌了


  原版:比利時《Generation Show》

  老古董車、黑白電視、單卡錄音機、老式放映機、巨大的時光隧道……上周五開播的《年代秀》分別請來代表60、70、80、90、00五個年代觀眾喜愛的明星姜昆、黃健翔、瞿穎、喻恩泰、李宇春等,並設置當年最能引起共鳴的題目,將觀眾帶回過去的年代。這檔購自比利時版權的節目,是深圳衛視從多個國外節目模式中,千挑萬選而來的。

  深圳衛視副總監易驊告訴記者,這檔節目的原版是去年才出現的,團隊前后看過近百個模式,才最終敲定引進這個節目,“我們選擇差異競爭,打造自己的特點。這麼多年來,根據我做電視的感覺,中國最能引起共鳴的節目,一類是婚戀節目,這一類節目已經有了,而且有了很好的,而另一類則是解決代際問題的節目,我認為,《年代秀》將是會流行的新型節目”。

  為什麼要購買國外版權?易驊告訴記者這是對知識版權的尊重,“畢竟《年代秀》的創意來源於他們,而且他們的舞台布置非常好。我們一開始很奇怪的是,不缺制作經費的他們為什麼幾乎不用電腦燈?了解后才知道,原來是為了舞台能凸顯出懷舊、復古的感覺,但整體感又很現代、精致。在形式上,我們是照搬了模式”。

  “成熟的制作方案、方法能給我們的團隊帶來經驗,團隊經過這樣的訓練后能快速成熟,當然模式不是萬能的,要讓外國節目在中國擁有生命力,必須要依靠創造力來進行本土化改造。據我所知,《TakeMeOut》在英國並不是最紅的,但購買版權的《我們約會吧》和同類型節目《非誠勿擾》在中國卻非常火。”因此,號稱“國內第一檔全明星陣容代際互動綜藝節目”的《年代秀》對原版進行了非常大的本土化改造,“可以說,我們這個節目是本土化改造最大的。比利時原版強調的是‘秀’的概念,唱歌、跳舞、回顧60年來的流行文化,並向經典致敬,而《年代秀》則針對中國國情強調了代際溝通”。而和大多數模式方要求嚴守模式的規定相比,比利時模式方反而鼓勵變化,甚至會參與到本土化的討論中,“畢竟各個年代的內容,在每個國家都是不一樣的”。

  這麼多衛視一哄而上買國外版權,是否會將版權價格炒高?曾經身為湖南衛視節目《名聲大震》制片人的易驊給了個令人意外的答案,“《名聲大震》就是引進自國外模式。據我了解,這些年來,擁有國外版權的模式公司在中國越來越多,因而購買版權的費用反而降低了,“一個原因是人民幣升值,還有就是競爭激烈——有那麼多人在做這個生意呢”。

  東方衛視《我心唱響》

  曾遭遇水土不服


  原版:荷蘭《Sing It》

  《我心唱響》的口號是“說不出的話,唱出來”,然而制作了幾期之后,節目組發現了一個難題——中國人太含蓄了。

  引進之初,節目認為,無論什麼模式,人的情感是共通的,這一點不分國界,因而不會帶來什麼水土不服的問題,但播出了幾期后發現,無論是嘉賓還是觀眾,中國人真的和外國人有點不一樣。

  總導演陳曄告訴記者,“荷蘭原版中,隨意請來的普通人就能很興奮地唱歌跳舞,熱情奔放地表情達意,但我們在中國請嘉賓來錄節目時發現,中國人的情感表達還是太含蓄,缺乏鏡頭感,情緒難以激發出來,因此往往我們錄9個故事,最終能用的隻有5個,在制作上造成了一定障礙”。此外,在敘事風格上,原版的《Singit》在60分鐘內會講述10-12個故事,但如此快的節奏,實在是挑戰了中國觀眾長久以來形成的收視習慣,“考慮到這一點,我們已經減少了故事的數量,第一期節目是8個,但最近的一期會減少為5個故事,而且每個故事不再平均用力,而是有側重了。畢竟外國人看故事根本不在乎結局如何,只是圖個熱鬧,但根據收視反饋,中國觀眾重視結局,也希望能通過更多訪談了解故事的來龍去脈。還有就是,模式方希望我們節奏要快、多唱快歌,但中國歌曲以舒緩的情歌居多,這點我們真的沒辦法堅持。目前節目版權買了兩季共26期,我們希望通過前期的微調,能在第8期后形成較為固定的風格”。據陳曄透露,目前《我心唱響》和原版中保持一致的,隻剩下兩方面——改編流行歌曲的歌詞,以及給故事的講述者或聆聽者帶來驚喜,“《我心唱響》和《中國達人秀》不同的是,《中國達人秀》經過海選渲染和去年的成功,收視率帶來了爆發式的增長,而我們這個節目是慢熱的,而且得慢慢調整,看哪一種編排更適合中國觀眾。最讓我欣慰的是,隻要看過的觀眾,就不會流失”。

  不過,盡管遇到因文化沖突而帶來的種種本土化問題,但當被問到以后是否還會繼續選擇引進版權時,陳曄還是給出了肯定的回答,“通過這一次的寶典學習,我的提高也很大。說實話,硬件很好學,中國的舞台布景比國外更豪華,但軟件上,國外制作方那種以人為本的精神、對每個細節一絲不苟的態度,讓我深受觸動。此外,國內電視人普遍年輕,制作經驗缺乏,這樣來走一遍,對團隊培養來說確實是一條捷徑”。

  東南衛視《歡樂合唱團》

  中國觀眾愛煽情


  原版:英國BBC ONE《LastChairStanding》

  《超級合唱團》是BBCONE的一檔合唱形式的周末娛樂秀節目,聚集了來自各行各業的合唱團,成員全部由普通老百姓組成。主持人跟隨合唱團走過全程,加入他們,給予指導,最后的勝利團隊則由BBC視覺工作室進行包裝推廣,進入BBC。

  東南衛視今年將《超級合唱團》帶入中國,推出相同模式的《歡樂合唱團》,目的是想從單人表演為主的選秀節目中另辟蹊徑,差異競爭。事實上,這個由BBC中國制作中心人馬全盤操刀的選秀節目,在與其他強勢衛視節目競爭中的成績隻能算差強人意,而東南衛視與BBC模式合作一簽兩年的方式,改版后以季播《歡樂合唱團》為主線,以同樣是版權引進的《明天就出發》、《朋友就該這樣》周播常規綜藝節目為輔,形成了東南衛視綜藝節目的格局。

  在《歡樂合唱團》總導演彭清看來,將外國人的節目拿進國內,本土化是一個必須經歷的過程——既不能丟失原版節目的核心內容,又要將中國觀眾愛看的東西揉入其中,“我們做下來發現,中國觀眾口味比較重,他們愛看有戲劇沖突的東西,如果節目播了10分鐘、20分鐘,還是沒有矛盾或者說‘雷人’內容的話,他們就會轉台”。為此,彭清做了很多調整,比如改變了原版節目信息量大、頻率節奏快的特點,重點抓住某個角色選手,挖掘催淚的故事。

  原版《超級合唱團》也有類似的催淚故事,但到了中國便需要調整視角。彭清舉例說,原版裡曾有一個黑人少女,她如果不加入合唱團,很有可能走到街頭變壞,但在中國版裡,這種問題少年的話題就要調整到90后的普遍問題,比如沒有合作意識、太過自我等等,“每個國家有他的國情,觀眾能接受的故事也是不一樣的”。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