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時代》創業故事上熒屏 不靠“家長裡短”取勝--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大時代》創業故事上熒屏 不靠“家長裡短”取勝

馮遐

2011年07月11日07:52    來源:《北京晨報》     手機看新聞

  
陳頂天(段奕宏飾)與梁紅玉(蔣勤勤飾)在酒館小酌。
陳頂天迎娶彌留之際的梁紅玉。
陳頂天與馮杰(高虎飾)兄弟反目。
陳頂天與王清越(薛佳凝飾)離婚。


  上世紀90年代的深圳,是一個充滿活力、機遇和夢想的地方,在那裡誕生了至今仍會被津津樂道的傳奇人物的創業故事。正在BTV4播出的《大時代》中,男主角陳頂天(段奕宏飾)的經歷似乎讓觀眾看到了史玉柱、求伯君當年的影子。編劇林黎勝將“創業”、“兄弟”、“紅顏”三個並不新鮮的元素重新組合,突破常規題材的模式﹔制片人楊善朴冒著同類題材鮮有成功的風險,也要去記錄時代留下的印跡,這讓《大時代》的視野顯得相對開闊。對於主創們來說,他們唯一的擔心可能就是能否吸引到已經習慣了雞毛蒜皮、家長裡短的觀眾。

  ■商戰劇·困境

  題材冒險

  “幾乎做一部折一部”


  看到《大時代》的簡介,很容易將之歸類到商戰題材。然而,導演汪俊更願意套用流行的“勵志題材”。“香港的商戰劇好看,但那不適合我們,我們要是那麼拍,觀眾會覺得很假。《大時代》所反映的其實是在改革開放這個大的環境背景下,關於人的欲望和毀滅、理想和情感的一種碰撞,我們著重表現的是在那個被突如其來的物質和金錢所沖擊著的年代中人們的一種生存狀態,著重描寫的是人物的情感和命運。”

  楊善朴也認為,商戰劇在內地收視慘淡,“幾乎做一部折一部,近兩年很少有投資方拍攝商業題材劇,以至於題材同質化現象非常嚴重,全是誰誰家的幸福生活,誰誰家的戰爭。電視台購片方希望題材創新,但真的出現了,他們敢拍板嗎?”楊善朴透露當初很多朋友勸他放棄,最后決定投拍,作為過來人的某種情結起了決定作用。“這30年改變了中國人的命運,我們都是受益者。就算再變化、再顛覆,真正值得欽佩的,應該是那些創造著財富同時又承擔著社會責任的時代精英。我們需要用鏡頭記錄下來。”

  對於涉及的人物原型,楊善朴介紹,“陳頂天的整個命運參照的是史玉柱,他一心想做中國的比爾·蓋茨,要打敗微軟,創建中國人自己的漢化軟件的橋段,說的正是金山軟件董事長求伯君﹔孫海英飾演的海廣大有些像牟其中,比如他不按常理出牌的行事風格,一個企業家要干總理干的事兒,靠往前蘇聯倒襪子發家,最后要去買衛星等等。”據了解,編劇林黎勝在創作劇本的過程中,走遍深圳和北京中關村,閱讀上百本相關文獻和傳記,更面對面採訪了很多改革開放30年的親歷者。

  演員難找

  “喝豆漿的難演喝咖啡的”


  在汪俊看來,國內不僅沒有商戰劇的社會土壤,男演員也普遍缺乏精英氣質。“你說用誰?中國男演員三十幾歲的、氣質洋氣點、像商人的,有誰?吳秀波?那時候還真考慮過。像《創世紀》中羅嘉良那樣氣質的人,內地男演員真的很難找出來。”主演段奕宏表示汪俊導演的看法不無道理,“我拍一個電影的時候,有人說中國男演員太土,我承認。看《創世紀》的時候,演員的氣質和氣場就是不一樣。你天天喝豆漿、吃餛飩,根本沒喝過咖啡,讓你去演喝咖啡、吃西餐的戲是很難的,不是說端起杯子、拿起刀叉,學學樣子就有了。”

  據汪俊透露,由於這個劇本最初是由陳建斌推薦給制片方的,因此在段奕宏之前,陳建斌曾想出演陳頂天。不過后來劇本一改再改,陳建斌又接了別的戲,男主角就易主了。多以硬漢形象示人的段奕宏最后被選中,汪俊看好的是他身上的軸勁和偏執,“陳頂天這個人物一定會有爭議,這是一個偏執甚至有些病態的人物,他一度變得非常霸道、一意孤行。段奕宏一旦投入到極端的人物狀態,世界都可以完全不存在。”

  ■商戰劇·亮點

  人物塑造

  “決策者

  是孤立無援的”


  從《士兵突擊》中的軍營,到《最后的99天》中的戰場,段奕宏的熒屏角色距離觀眾熟知的環境都有點遠。此番出演《大時代》,段奕宏表示,陳頂天是腳踏實地的,是接地氣的,他想借此擊碎原來的自己,“我對商界是陌生和好奇的,像史玉柱、馬雲、潘石屹是怎樣的一群人?陳頂天身上有他們的影子,但不完全是他們。我來塑造這個人物,不會完全照搬。他們在追求夢想的時候,有過掙扎、困惑、挫折,甚至放棄過,再到最終的堅持,我想無論是他們中的哪一個,無論是潘石屹、史玉柱、馬雲,他們都有從零到現在的狀態,這個過程是最讓我心動的,這也是我要去感受和表現的東西。這些人中有共性的東西,也有個性的東西。我個人要呈現的是陳頂天個性的東西。”

  具體到陳頂天的突出個性,則如汪俊所說,一度到了“病態的偏執”,表現這點對於段奕宏來說不難,“陳頂天在堅持自己理想的時候,尤其是在別人不理解他的時候,作為商界才俊他肯定有一種近乎病態的執拗,這種東西一定要放大。我看了馮侖、馬雲創業的故事,就有很多病態的東西,不按常規嘛,作為一個決策者、領導者,一定是孤立無援的。他所承受的委屈也是他個人必須要消化的。我本人好像就有點輕微的強迫症,每天必須跑步,出點汗覺得很舒服。而且演了那麼多角色,無論有著怎樣的性格,但這些角色骨子裡那份或多或少的‘偏執’好像是一脈相承的。”段奕宏自信地說。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