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親節目嘉賓竟是殺人逃犯 電視台受質疑難辭其咎--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相親節目嘉賓竟是殺人逃犯 電視台受質疑難辭其咎

2011年07月12日07:48    來源:《北京晨報》     手機看新聞

  
吳剛和一女嘉賓成功牽手。
吳剛年輕時的照片。
相親節目現場,吳剛化名劉浩


  據《華商報》報道,13年前,他因為酒桌上替人“出頭”,殺人后改名換姓四處逃亡。13年后為了出名,他參加一檔相親節目,走上熒屏並最終牽手成功。可隨著一個匿名舉報電話,逃亡13年的犯罪嫌疑人吳剛,近日被吉林市公安局刑警隊抓獲。這是吉林省近日開展網上追逃專項督察“清網行動”的一個戰果。

  這個荒誕事件令人匪夷所思,其戲劇性遠遠超過任何一位編劇的想象。促成這個荒誕事件的各方因素,卻著實值得圍觀者深思……

  質疑

  電視台難辭其咎


  殺人犯居然也“非誠勿擾”,自然有殺人犯十分狡猾和自負的一面,比如自殺人潛逃后改名換証(身份証),比如以為13年過去了,沒有人認出13年前他的模樣等。但另一方面,或者說在很大程度上,不也說明時下的一些相親節目把關不嚴,或者干脆說是受經濟利益驅動,以至於不惜欺騙一些善良的單身男女和欺騙公眾嗎?事實上,從“寶馬女”馬諾到讓演員冒充女嘉賓,從炫富男劉雲超到廣電總局發文要求各電視台對相親節目進行整頓……一路看來,表面上熱熱鬧鬧的各類相親節目,儼然成了一些人追名逐利“搏出位”的舞台,成了一些人尋求成功捷徑的“秀場”。

  潛逃13年的殺人犯居然也“非誠勿擾”,雖是個案,但無疑發人深省,個別電視台顯然是將廣電總局的有關“令箭”當“雞毛”,將“以優秀的節目鼓舞人”的文藝方針拋到九霄雲外,將公益性質的電視台變成電視台私下創收的“領地”。且不說讓殺人犯順利登上相親舞台令道德法律蒙羞。

  須知,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過聰明的獵人。從這個意義上講,殺人犯居然也“非誠勿擾”,電視台顯然難辭其咎。也必須明白:自古以來一見鐘情雖說不乏其例,但畢竟帶有某種偶然因素,何況機會與風險並存。比如本則新聞中的二號女嘉賓雖說最后在節目中與男嘉賓“劉浩”成功牽手,但回到現實,當女嘉賓得知其原來相中的白馬王子居然是個殺人犯,豈不是充滿了罪惡感並像吃了隻蒼蠅?

  至於有的網友調侃道,本以為一些相親節目純屬“挂羊頭賣狗肉”,想不到的是它居然還有幫助警方破案的功能,顯然是一種調侃,則另當別論。(王志順)

  遺憾

  低俗卻是成名捷徑


  吳剛被捉拿歸案當屬罪有應得。按正常的邏輯,主辦相親節目的電視台讓一名潛逃多年的罪犯大秀才華,節目的公信力肯定會受到影響。對於與吳剛牽手的那位女嘉賓而言,更是“情何以堪”。但聯系到相親節目對於戀愛和婚姻的實際功效,電視台就大可不必為相親節目弄巧成拙而自責,曾經與吳剛牽手的女嘉賓也大可把這段難堪的經歷視為過眼煙雲。根據有關媒體近日統計,《非誠勿擾》自去年1月開播以來,截至目前共有超過1000人次上節目,現場成功牽手的男女超過100對,但結婚的隻有1對,且為戀人分手后男方上節目挽回感情。這說明僅靠幾分鐘的台上接觸,很難覓得真愛。參加電視相親應該算是吳剛避開熟人社會收獲戀愛婚姻的最佳途徑,但他過於單純地相信了電視相親所宣揚的尋找人生伴侶的功能,這實際上是吳剛對電視相親節目的誤讀。

  其實,相親節目偽造、欺騙手段迭出卻依然不失人氣,就在於電視相親本不是正常的戀愛手段。無論相親節目的參與者還是觀眾,誰都明白這個道理。也就是說,流行於大江南北的相親節目,挂的是戀愛的羊頭,賣的卻是造星的狗肉。

  不會因為相親節目發現了一個罪犯,大小電視台的相親節目就從此偃旗息鼓。但是,當追尋人生伴侶的過程也被異化為成名的過程,這個時代的成名觀無疑非常荒謬。為了成名可以不擇手段,是因為成名后的巨大誘惑,特別是滾滾財源,可以輕鬆實現任何夢想。物化的價值觀滲透骨髓,才會出現相親節目低俗不堪而俊男靚女趨之若?的奇觀。當生存被金錢和物質綁架,真正發乎感情的戀愛自然會變得稀缺。這是一個時代的流行病。(朱述古)

  評判

  無關相親節目


  做婚慶禮儀生意的逃犯,參加相親節目的目的是增加知名度,這種功利性的心態遲早要毀了他的“前程”,即便不上電視也會在其他公共場所的拋頭露面中被人認出。因此說,逃犯落網無關相親節目,而得益於舉報者強烈的公民意識。

  公民有義務監督和檢舉違法犯罪行為,積極為警方破獲案件和緝拿逃犯提供線索,這是一種社會責任感的體現。在這起極具戲劇性的案件中,舉報的女子功不可沒。她的公民意識和社會責任感令人敬佩。而相比之下,接到舉報者提供的信息后,公安機關還要調出當年案卷后,才發現記錄與舉報者所言幾乎一致。進而採取抓捕行動,將逃犯緝拿歸案。顯然這種四平八穩、按部就班的做派與“清網行動”對公安機關效能上的要求格格不入。如果公安機關能將逃犯特別是重案逃犯的長相熟稔於心,照片人手一份,並根據案發時至今的不同年限,通過電子模擬技術生成犯罪嫌疑人現在長相的幾種可能性,上網公布,廣泛散發,發動公眾對照指認,追逃的效率可能會大幅提升。

  上海的“最萌通緝令”受到公眾的關注,“自首可獲贈冰飲”的微博語言就像在喊逃犯回家吃飯,使這張“通緝令”的傳播速度更快、更廣泛,值得肯定。但追逃僅僅靠“凡客體”遠遠不夠。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在有獎舉報的基礎上,如何有效地提升公民意識,最大限度地調動自身和社會資源,使廣大民眾積極配合“清網行動”,構建社會安寧的天羅地網,是當下公安機關面對的一道現實考題。(梁江濤)

  觀察

  人是健忘的動物


  當警方訊問其明知自己是殺人逃犯,為何還敢到省級衛視參加選秀節目時,吳剛竟稱,自己做的是婚慶禮儀工作,參加選秀節目,可以增加“知名度”。“最主要的,是一直對外說自己叫劉浩,說得多了,自己都當真了,以為自己真的是劉浩了呢!”

  這樣看來,人的確是一種容易遺忘的動物。連殺人都能夠迅速遺忘﹔連冒名這樣刻骨銘心的行為,都能夠置於腦后,還以為自己就是“某某”了呢。在這一點上,人不如狗,狗憑著自己的尿味,還能找到回“家”的方向,人卻時常發昏。其實仔細想想,還就是這麼回事兒。比如,那些前“腐”后繼的官員,在自己大肆貪污受賄的時候,不是早就忘了“前輩”身陷囹圄甚至斷頭的殘酷教訓嗎?在河南省交通廳,竟至還發生了廳座四連倒的悲劇——第一任落馬廳長曾錦城,曾經血書言志:“絕不收人家的一分錢,絕不做對不起組織的一件事”,結果上任后很快就忘了,最終獲刑15年﹔第二任倒台廳長張昆桐,一上任便表示,一定要吸取前任廳長的沉痛教訓,結果言猶在耳,就因受賄、挪用公款罪判處無期﹔第三任廳長石發亮,提出的口號很響亮——“一個‘廉’字值千金”,結果也是說了便忘,也是被判了無期﹔第四任繼任者董永安,他的廉政名言是“常修從政之德,常思富民之策,常懷律己之心”,可結果被省紀委“因涉嫌違紀違法”,帶離廳長寶座,既沒能“永”,也沒能“安”,讓“永安”成了黑色的幽默。

  鑒於人健忘的毛病,我們還真得常服一些治療記憶力減退的藥物。比如,一味:時常想想過去,“忘記過去就意味著背叛。”二味:行為舉止,要遵循“無害化原則”,也就是不能加害於人。否則,就是《無間道》中的那句台詞——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雷鐘哲)

  ■追問

  殺人犯的自信


  在電視上風光無限的吳剛全然忘記了他有罪在身,自以為可以憑借“劉浩”這一新的名字縱橫四海,沒想到觀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有觀眾在看過節目之后便向警方舉報,經過調查發現,“劉浩”正是當年殺人的吳剛,最終,吳剛不得不低下了他那自信的頭顱,對自己的惡行供認不諱。

  我們為殺人犯的落網而歡呼雀躍,但是,最沒有理由高興的卻是主管吳剛案的公安機關,因為在幾乎辦什麼事情都需要身份証的今天,警方都未能發現“劉浩”的真實身份就是吳剛,實在是太不正常。倘若不是因為被觀眾舉報,估計吳剛還會一直逍遙法外。(何力文)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