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拍劇“前赴后繼”為哪般 有多少經典可以胡來?--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翻拍劇“前赴后繼”為哪般 有多少經典可以胡來?

2011年08月08日07:25    來源:《新聞晨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經典翻拍,有多雷?

  雷點一:劇情腦殘


  雖說是翻拍,但編劇多少要在劇情上稍作調整以示創新,或更靠近現代,或拉近與年輕觀眾的距離。瓊瑤在新《還珠》開播后就公開表示,新《還珠》是為90后觀眾准備的,因此在老劇本中加入大量新料。然而,改動經典風險不小,許多妄圖在劇情上創新的翻拍劇也因此被“腦殘”的批評聲淹沒。

  劇情上遭受詬病最多的依然是新《還珠》。瓊瑤號稱新加入70%的劇情,但這些新料卻成為觀眾眼中的雷點:原本三腳貓功夫的小燕子,一出場就所向披靡,以一敵百,讓武功高強的柳青柳紅,隻需環抱雙手看熱鬧就行﹔最受爭議的是新加入的洋畫師班杰明,硬生生插在五阿哥與小燕子之間上演了一出三角戀,讓人禁不住吐血。

  而新《水滸傳》剛上星播出,第一集就被觀眾抓住把柄,明朝才傳入中國的玉米卻出現在北宋,網友評價:硬生生把古裝劇變成了穿越劇。

  雷點二:台詞穿越

  曾幾何時,古裝劇中亂飛現代台詞成了流行,長袍大褂的古人嘴裡冒出的全是網絡語言,英文居然堂而皇之由古人講出,一時間簡直成了“雷劇”的標志。

  翻拍劇中台詞穿越的例子自然不在少數。《活佛濟公》今年拍到第二部,陳浩民版的濟公愈發“現代化”:他能對著方丈大呼“靈隱寺應該賣賣門票掙點外快,就像上海辦個博覽會”﹔濟公在和白兔精的對白中大呼“不要迷戀哥,哥只是個寂寞的傳說”﹔遇到乾坤洞主在閃人之前還說“我媽叫我回家吃飯”﹔“神馬都是浮雲”更是濟公的口頭禪。配角當中,必清和廣亮也毫不示弱,當玄女公主的丫鬟亮相時,兩人竟然驚呼“是不是就是那個,自由女神啊!”,此外“教授”、“硬座軟臥”、“輕軌”等現代詞匯也驚現劇中。

  而新《還珠》中,台詞穿越的現象更是由內到外,層出不窮,甚至連漢字都認不全的小燕子開始亂飆英文,讓觀眾誤以為劇集要“走向國際化”。

  雷點三:場景嫁接

  也許是為了更加貼近年輕觀眾,也有可能缺乏足夠的創意,許多翻拍劇中經常能看到很多似曾相識的元素。尤其是在80、90后觀眾群中流行的動漫和網游元素,經常會被發現嫁接在電視劇中,讓觀眾感覺剽竊他人創意之余,更徹底顛覆了原先經典在觀眾心中的深刻印象。

  看過《活佛濟公2》劇中打斗場面的觀眾表示,濟公與眾妖孽使用的與其說是仙法和妖術,倒更像是動漫《七龍珠》裡面的“龜波氣功”。正邪雙方每每交戰用到的外家功夫不多,大多數時候都在比較誰的氣功比較強。而玩過《魔獸世界》的觀眾也在《活佛濟公2》中看到“熟人”。劇中血魔一個大腦袋外加幾根觸須的造型,簡直是安其拉最終BOSS“克蘇恩”的翻版﹔隨后出現的蕭遙的兩個絕技——御劍飛行和三十六天罡劍也被網友指是“抄襲”《仙劍奇俠傳》裡面李逍遙的法術。

  雷點四:造型狗血

  翻拍劇中,新舊角色造型對比恐怕是觀眾最樂意關注的細節。近期熱播新《水滸傳》中,梁山好漢們的造型就引發網上水滸迷“過於現代”的批評。他們認為,新《水滸傳》中的梁山好漢造型絕對是史上最時尚最不靠譜的。其中陳龍版武鬆的造型爭議頗大,不少水滸迷質疑:身穿混搭麻布復古風格的小馬甲,這是武鬆,還是加勒比海盜?

  而《活佛濟公2》也是“雷死人不要命”的代表。貫穿整劇的蜥蜴精綠姬,一臉弄花了的煙熏妝不說,再熱的天氣都要帶一雙黑皮手套﹔翁虹(微博)出演凶神惡煞的雪女,爆炸白發、銀色眼影,頭發上面還插了幾根冰錐。而陳浩民反串的千金小姐、老婆婆等造型已經讓人難以接受,第二部中反串出演的媒婆等造型更到了天理不容的地步,頭戴大紅花、臉畫美人痣,將一代少女心中偶像形象毀得一塌糊涂。

  前赴后繼,為哪般?

  頂著前作的巨大光環,就算離當初早已過了十年二十年,再好的技術,再大的投資,再強的團隊,翻拍出的新劇依然難逃觀眾挑剔的眼光。但明知拍出來會引來罵聲一片,翻拍劇還是如同雨后春筍般涌現屏幕,創作者們前赴后繼地加入翻拍行列,其中自然有它的道理。

  原因一:翻拍容易吸引眼球

  罵聲越多,收視越火,這似乎成了翻拍劇開播之后的一個定律。盡管對新劇有著各種牢騷,但懷著對經典重拍的期待和好奇,觀眾們依然忍不住打開電視,甚至以對比和挑刺為樂。

  “翻拍劇容易吸引眼球,觀眾也更容易入戲,播新《紅樓夢》的時候,我都守在電視機前面,想看看新《紅樓夢》能拍成什麼樣子。”《濟公活佛》編劇簡信遠承認,翻拍劇容易引起觀眾共鳴,制作方在推廣上不用花那麼多工夫向觀眾“推銷”一個新的故事,觀眾便已經有了期待,在關注度上,翻拍劇就已經佔了先機。

  原因二:降低風險省錢省力

  毫無疑問,翻拍劇的“前身”無一例外都是曾經的熱播劇,在收視上經過市場考驗,因此翻拍劇本身就有一定觀眾基礎,換了新面孔,加進新故事,融入新元素后又能吸引新觀眾,較容易承受市場風險,因此也受到買片方電視台的青睞。

  曾經導演《還珠格格》2、3兩部,這次又執導新《還珠格格》的李平告訴記者,現在的市場環境和當年《還珠格格》熱播時完全不一樣,當初隻有幾個電視台,又沒有網絡,觀眾隻能圍著電視看僅有的那幾部電視劇,但如今有那麼多劇,觀眾眼光挑剔了,也更會看戲,因此,翻拍本身已經通過市場考驗的經典劇,相對來說風險更小。

  原因三:原創劇本嚴重不足

  從另一個角度來講,翻拍劇的流行也說明了原創劇本的不足。整個編劇行業缺乏創造力,不在創新上下功夫,以至於隻能吃經典劇的老本,一味跟風、模仿,造成惡性循環。“說實話現在題材真的很難找,編劇又是個要耐得住寂寞的工作,很多人不願意做,台灣好多年前就開始缺編劇了。”作為編劇,簡信遠表示這種現象已不是一年兩年:“之前你看光是金庸的劇就翻拍了多少,濟公也有好多個版本,可見大家找題材已經難到怎樣一個地步。”

  原因四:捆綁營銷一本萬利

  “翻拍”中一個新的現象是電視翻拍與電影、游戲的捆綁開始愈發緊密。《風聲》在電影票房大熱之后,立馬推出電視劇版《風聲傳奇》,最近《非誠勿擾》也要跟進拍電視劇版,而經典游戲《仙劍奇俠傳》更是根據3代游戲版本,拍出了3部電視劇。

  業內人士表示,捆綁營銷的方式國際上頗為流行,“趁著電影和游戲的勢頭,電視劇在營銷上幾乎零成本投入便能坐收漁翁之利,更能借勢再火一把,收視率和人氣都有保証。”

  超越原作,憑什麼?

  改造,是每部經典劇被翻拍時必須經過的程序。制片方也知道翻拍劇不能完全山寨,經過改造的翻拍劇如何在時代的助力下超越經典?目前熱播的三部翻拍劇主創人員作為代表,一一發表了見解。

  “如果超越不了,還翻拍干嘛? ”

  發言人:新《還珠格格》導演李平


  新《還珠格格》的導演李平,同時也是《還珠格格第二部》以及之后《還珠格格第三部》的導演,因此他的翻拍和其他人不太一樣——他翻的是自己的經典作品,好與不好、有沒有進步,他比很多人都有發言權。

  “確實我當初接到任務之后,心裡是很忐忑不安的,也很有壓力。”李平坦言,一開始台裡找到他時,他的第一反應是拒絕,別人的經典,心理壓力還好,但拍自己的,就會考慮很多。但是,台裡和瓊瑤一起給他做工作,他隻能接下這單有壓力的活。

  從劇本改編的角度,李平認為,包括現在爭議挺多的洋畫師班杰明的加入,以及很多劇情的改動,瓊瑤有瓊瑤的考慮,但總體上,是為了讓新《還珠》更好玩,更娛樂。至於觀眾接受不接受,他認為這是很難預料的。“就像我們當初根本想象不到《還珠格格》會這麼火一樣,觀眾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有時真的無法預估。”

  畢竟是翻拍自己的經典,盡管劇本改動了70%,但有的東西是不能改的。“不可能沒有以前的影子,因為人物的個性在這裡,比如小燕子的個性不能變。”但李平覺得很多改動還是比較大膽的,比如在塑造小燕子的個性上,他們會把以前一些太過的地方刻意收一點。“以前的小燕子讓人感覺瘋得有點沒頭沒腦,但現在的小燕子,我們想讓大家感覺到她闖禍不是有意的,而是出於好心辦了壞事,這樣的小燕子就更真實。”

  至於劇中受爭議的英文台詞,李平認為,既然加入了班杰明這個角色,他不可能忘了自己的母語,劇中有些英文很正常。“本來我們還考慮他在心理活動時是英文的,但考慮到觀眾的因素就算了。”

  爭議歸爭議,新《還珠》開播后收視率一直穩居同時段第一。然而,李平卻覺得,如今要把翻拍劇拍得超越原作,本身就是個要分開考慮的問題。“要說超越,肯定是能夠超越的,在技術上、制作水准上、投資上,如果超越不了原來的,那還翻拍干嘛,但如果光拿收視率來評判‘超越’,那是不公平的。”李平說,原版《還珠》播出時的市場環境、競爭程度、觀眾水平,和現在都有了很大差別,如果要把收視數值作為唯一標准的話,再想達到那時的收視神話,幾乎是不可能了。

  “網友挑刺,等於在表揚我們”

  發言人:新《水滸傳》總編劇溫豪杰


  翻拍,編劇的壓力是最大的,新《水滸傳》總編劇溫豪杰現任八一電影制片研究室主任。“我對《水滸傳》這部小說非常熟悉。十一二歲的時候,我自己就在作業本上憑想象把水滸一百零八將全畫下來了。然后還自己刻木版、印刷,做成貼畫。要將這本經典名著改編得更加翔實生動,當然有顧慮,但這個顧慮和前一版沒關系,因為我們改編的不是前一版電視劇,而是原著。”

  他花了一年半的時間來寫劇本。對原著的改變,主要是在暴力場面和女性角色的改造上,“以前有種說法‘少不看《水滸》’,意思就是指其暴力場面。我們刪除了一些非好漢行徑、有違道義的場面,比如武鬆血濺鴛鴦樓、李逵開膛剖心把肉一片片烤了吃等。其次,原著作者施耐庵寫到的女性如潘金蓮、母大虫、扈三娘等要麼是淫婦蕩婦,要麼就是悍婦,丑化女性,這些做了一些改動。”這些改造,都是因為“時代不同了,觀眾的審美觀、價值觀不一樣了”。比如對潘金蓮的處理上,溫豪杰就將其清純化,“有爭議很正常,但我們絕對是以非常嚴謹的態度來對待名著的改編,絕不會故意拿‘雷人’作為噱頭。翻拍的意義在於展現現代社會已經缺失的好漢精神,很多時候並不是情節或角色改了,而是看的人觀念變了。”換血后的新《水滸傳》劇組,啟用了張涵予、李宗翰、杜淳、安以軒(微博)、胡東、景崗山、嚴寬等40余位明星出演,大多是偶像派,選這些男演員的原因,也是做了充分考慮,“《水滸傳》裡的英雄好漢,都是中國老百姓心裡的偶像,所以我們找了一撥偶像來演。如果按照原著描述的長相來找,很多東西都不對了”。

  播出至今,溫豪杰依然很自信,“四大名著的翻拍中,新《水滸傳》是口碑最好的一部,事實上,86集的長劇,網友挑刺隻挑出了幾句台詞問題和穿越場面,這幾乎等於是在表揚我們了”。

  “看上去很雷,其實還不夠”

  發言人:《濟公活佛2》編劇簡信遠


  兩部《濟公活佛》,陳浩民的現代版濟公完全把大家心目中那個濟公的形象顛覆掉了。網絡用語、穿越台詞,加上以往從來沒有過的特技手段,讓這個濟公和劇集一起,被標上了“雷人”的標簽。

  “我覺得還不夠雷啊。”到記者提到“雷人”這個詞時,簡信遠哈哈大笑,“如果雷的話,為什麼好多觀眾都跟我講,你不是愛搞笑嗎,為什麼好幾個單元都讓我哭得死去活來啊。”

  《濟公活佛2》中,簡信遠一共設置了9個單元,每個單元雖然都套著搞笑雷人的外殼,但簡信遠表示,實際上每個故事講的都是傳統的道理,隻不過他不想很刻意地被人看出來罷了。“比如說雪女的故事,是講的一個信用的道理,雙退婚這個單元,又是批評現在社會上盛行的嫌貧愛富的陋習,鬼郎君裡講的則是傳統的孝道。”簡信遠說,這些故事雖然有個很搞笑的濟公穿插在裡面,嘴裡都是“神馬”、“給力”這樣的流行詞語,但很多觀眾看了后,最深刻的感受反倒不是搞笑,而是讓人流淚的感動。

  雷人只是為了拉近和觀眾的距離,娛樂化的改編也是為了讓新濟公能夠為更多人所接受,“如果我選擇說教的方式,那就沒人看我的劇了。”簡信遠說,下次他要更“雷”一點。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