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電視節目雇人演戲騙觀眾 演員遭誤解被"人肉"--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情感電視節目雇人演戲騙觀眾 演員遭誤解被"人肉"

樊江濤 朱洪園

2011年08月17日07:13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石家庄網友對不孝子“許峰”展開“人肉搜索”。資料圖片

網友的誤解,讓許峰的扮演者小蘇很苦惱。本報記者 樊江濤攝



  為收視率雇人演戲騙觀眾

  今年6月,河北省石家庄電視台第三頻道《情感密碼》欄目播出一期《我給兒子當孫子》的節目,片中的不孝子許峰,激怒了觀眾。

  節目播出后,根據節目提供的蛛絲馬跡,人們開始對“許峰”展開了“人肉搜索”。

  正當尋找毫無進展之際,“許峰”卻主動找到了媒體,爆出《我給兒子當孫子》只是一家傳媒公司花錢雇臨時演員“演的一場戲”而已。

  節目中的不孝子逼父賣腎

  8月16日,記者在百度搜索中檢索“我給兒子當孫子”,共找到相關結果約588萬個,找到相關視頻約1657個。

  在《我給兒子當孫子》這期節目一開始,主持人即告訴觀眾:“前一段時間,我們欄目組接到了一位家住休門(村)附近的年輕人打來的電話。”

  這個年輕人便是自稱“家住石家庄四中路那塊兒”的“許峰”。隨著節目的進行,觀眾逐漸了解到,“許峰”和“王蓉”是一對兒80后小夫妻,兩人都沒有工作,靠許峰父親做搬運工每月1000多元的收入維持生活。

  節目中,許峰講述自己不找工作的理由:“不是不想找工作,現在石家庄的天,出去溜達一圈兒都熱,天涼快了再去找。”

  夫妻倆游手好閑,整天在家看電視、玩電腦,買雙襪子都得向父親要錢。而且父親上班之外,還要給兒子兒媳做飯、洗衣服。

  如今許家有一處房子面臨拆遷。許峰想讓父親把屬於他的那部分補償款給他,父親承諾,“你到評估公司問問,如果評估公司能取出這個錢來,我馬上給你們”。

  聽到這話,許峰在節目中步步緊逼,馬上掏出紙筆,讓父親打欠條,並揚言:“今天你要不給我打欠條,這事兒就法院見。”如果不給錢,“以后你沒有我這個兒子,我沒你這個爹,就當我是石頭縫兒裡蹦出來的。”

  節目中,“許峰”還提起結婚時,父親沒給夠女方彩禮錢的舊事,指責父親讓自己在丈母娘面前抬不起頭來。當父親說出,為了兒子娶媳婦,想過賣腎時,許峰又當場發飆,“你賣腎,現在就給我賣去啊,我正缺錢呢”。

  兒子結婚后,父親想早點兒抱孫子,許峰竟與父親簽了一份協議,寫明:王蓉懷孕期間,一切營養和護理費用,以及小孩出生后的撫養、上學等費用都由父親承擔,如果父親違約,將賠付“許峰”10萬元。

  節目播出后,許峰夫妻的不孝深深刺痛了觀眾的心。

  “我在這附近住了幾十年,沒有見到過電視上的這個人。”石家庄休門村附近的常住戶王先生告訴記者:“聽說過不孝順的,但沒聽說過不孝順還理直氣壯地把父親告到電視上去的。如果這件事是真的,一定要找到當事人,讓他說出這樣做的理由,給我們石家庄人一個解釋。”

  “人肉搜索”難覓其蹤

  互聯網上,視頻引發了網民的關注和熱議。論壇中眾多網民壓抑不住內心的憤怒,跟帖譴責許峰的不孝,還有不少網友開始對許峰進行“人肉搜索”。

  節目播出后,中國青年報記者也曾到休門街道辦事處及轄區的幾個居委會,尋訪許峰和其父親,進一步了解情況。

  “你是記者吧,是不是問許峰的事啊?”7月12日,記者一走進休門東街居委會的大門,一位工作人員問記者。“今天已經有好多媒體來打聽了。”工作人員補充說。

  記者分別在休門街道辦事處、休門東街居委會、休門西街居委會、四中路西社區居委會和四中路東社區居委會以及附近的常住戶中尋訪許峰父子,但一無所獲。

  “你們快點弄清楚了澄清一下吧。”街道辦事處和居委會的工作人員則不斷囑咐記者:“這個人是不是我們休門的啊,要不給我們抹多大的黑啊!”

  節目播出后,記者還曾致電《情感密碼》欄目組,想要了解許峰父子的相關情況。欄目組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對這件事,他們還要做后續報道,並不想和其他媒體分享這一線索,所以許峰的聯系方式等信息不能告知。

  記者注意到,雖然遲遲得不到“許峰”的消息,但在網絡中和現實裡,人們卻並沒有放棄對這個不孝子的尋找。

  石家庄貼吧一位名為“尋求真相哥”的網友,甚至把網絡上的“人肉搜索”付諸於現實行動。他在自行車上豎起一面旗子,上邊寫著“人肉許峰”4個大字。他騎著自行車在石家庄大街小巷中尋找這個“不孝子”。

  節目中的一家人均是臨時演員

  誰知,8月12日,“許峰”卻主動找到了記者。他告訴記者,《情感密碼》是一家傳媒公司制作之后賣給相關電視台播出的一檔電視節目。而《我給兒子當孫子》只是這家傳媒公司花錢雇臨時演員“演的一場戲”而已。

  “許峰”告訴記者。現實中他並不叫“許峰”,而是姓蘇。

  小蘇同時告訴記者,他並非石家庄休門村人,家住石家庄郊縣的他是一名來石的務工人員。

  節目中,他的“妻子”、“父親”也都是節目制作方花錢請來的臨時演員。他的“父親”和“妻子”在現實中是父女關系。妻子“王蓉”更是一位在校大學生。

  小蘇告訴記者,今年6月中旬,認識的一個阿姨告訴他,一檔電視節目正招演員,是給電視台拍個短劇,能上電視,還給報酬。小蘇聽后,“也沒多想,就同意了”。

  小蘇介紹說,這位性格開朗、喜歡表演的阿姨是一家公司的中層領導,也在《情感密碼》節目中作過臨時演員。“她演的是一個第三者的角色。”小蘇說。

  6月16日,小蘇拿到了劇本。大致瀏覽了一遍,他就預感這個角色演出后會遭觀眾非議。為此,阿姨安慰他說:“別當個事,就當是給人娛樂。社會上存在這樣的事,咱們演出來,也是為教育人。”

  隨后,小蘇和他的“父親”、“妻子”一連三個下午,都在制作方的一間辦公室裡緊張地排練。

  其中一位周姓的編導,對他們全程指導。小蘇說,編導一直對他們強調,“表情要真實”、“語氣加重”、“做得極端一點”。劇本中,“許峰”讓父親打欠條的情節,小蘇一開始是坐著把欠條給“父親”推過去。編導不滿意,讓其:站起來,把欠條扔過去。

  小蘇說,編導要他找到“一看你就恨你的感覺”。

  排練期間,小蘇對這麼做是否合適提出質疑。編導說,事情是真事,是一對母子的糾紛,但當事人不願出鏡,隻能找替身演員。對此小蘇提出:“既然是母子,怎麼節目中是父子。”編導告訴他:你就這麼演吧!

  6月21日,他們到石家庄電視台演播廳錄節目。

  小蘇說,錄制前,編導告誡他們都別亂說話,並叮囑他“你就是許峰,他就是你父親”。 告訴他與扮演“許峰父親”的演員一個要“狠”一點,一個要“可憐”點。

  錄制過程中,不斷有工作人員出現在台下,拿著大牌子提示他們。牌子上寫的是“要錢”、“要房子”、“再極端點”、“語氣加重”。

  “錄了大約一個小時。”小蘇說,結束后周導與工作人員直夸他演得“挺好”。事后,通過那位阿姨,小蘇領到150元勞務費。

  節目播出第二天,小蘇在這家電視台的網站上吃驚地看到,節目名稱由《瘋狂的啃老族》改為了《我給兒子當孫子》。

  制作公司稱不可能在媒體上澄清事實

  與“許峰”不同,在小蘇自己的父親看來,兒子是個孝順的好孩子。

  8月16日,小蘇的父親在電話中告訴記者,小蘇今年25歲,四五年前到石家庄闖蕩,從事過推銷員、保安等職業。 小蘇有時間就會回家看望父親。父親平時喜歡喝酒。“每次回來,兒子都給我買煙買酒。”小蘇父親欣慰地說,“孩子每次還給我錢。”

  這檔電視節目,小蘇的父親並沒有看過,但他聽說兒子因此被誤會是不孝子,很是著急。他一再懇求記者要幫兒子澄清。“我兒子是個好孩子。”他反復強調說。

  其實,當時小蘇一看到播出的電視節目,就意識到這次演出經歷會給自己帶來大麻煩。“這內容加上標題,肯定轟動了。當時我就想,壞了,這事兒小不了。”隨后,小蘇在街上幾次被人認出。

  一天晚上,小蘇與兩個朋友正在飯店吃飯,引起鄰桌4個男青年的注意。他們走過來便問:“你是不是許峰?”小蘇連忙否認,他們調出手機中的照片與他對照,並反扭他的胳膊推搡著,要和小蘇到外面談談。后來,在朋友的幫助下,小蘇落荒而逃。

  “我的生活真的受到極大影響。”他告訴記者,他白天不敢出門,晚上出門也要戴上帽子、眼鏡,喬裝一番。

  7月中旬,小蘇承受的壓力越來越大,他兩次找到了節目制作單位,要求他們把視頻從網上刪除,並在媒體上澄清事實,為自己消除負面影響。

  而制作公司的相關工作人員則告訴小蘇,“在媒體上澄清事實”、“消除負面影響”是不可能的,公司希望對此“冷處理”、“讓它一點一點淡下去”。

  上述工作人員還告訴他:“白天盡量別出門,出去的話,戴個帽子或眼鏡。”同時,又給了小蘇2000元。

  小蘇認為,正是節目播出時未標明是“現場模擬”或者是“演員扮演”,觀眾才誤以為真,讓他陷入了今天的麻煩中。“我並不是為了錢,我隻希望還我一個清白。”小蘇說,這是他找媒體的最終目的。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