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圈維權組織接踵成立 編導制演爭比誰“弱勢”--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影視圈維權組織接踵成立 編導制演爭比誰“弱勢”

吳曉東

2011年08月23日07:54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近兩年,內地影視圈的行業組織相繼登場,以弱勢群體自居,“維權”成了這些行業組織挂在嘴邊的關鍵詞。繼導演、編劇、制片人陸續成立各自的行業協會后,最近,兩家演員組織也宣布成立,前者是中國廣播電視協會電視劇演員委員會,后者是中國電視藝術家協會演員工作委員會。兩家演員組織都自稱以“自律、維權”為宗旨,要為演員提供說話平台。

  “全行業都在為演員打工”?

  七八萬元剛起步,二三十萬擋不住。這說的是當下演員一集電視劇的片酬。憑一部戲大紅大紫,接著片酬翻數倍甚至10倍的現象,現如今比比皆是。2006年憑《武林外傳》走紅的“佟掌櫃”閆妮,3年間創下單集片酬從2000元飆升到15萬元的紀錄,足足翻了74倍。香港演員謝霆鋒接拍30集《劍俠情緣》時,竟傳出以900萬元人民幣的總片酬刷新了中國電視劇明星片酬紀錄。業界人士驚呼:“演員片酬比房價漲得還快!”

  中國廣播電視協會電視劇編劇工作委員會會長高滿堂曾表示,“現在臉熟的演員一個個價格都不菲。”

  一邊是演員賺得盆滿缽滿﹔另一邊是制作方為省錢節衣縮食,電視劇質量難免打折扣。

  據一位資深制作人透露,現在一部內地電視劇平均下來,單集的制作費用在80萬~90萬元人民幣,但一線演員的片酬就佔到50%。“在美國、日本和韓國,演員片酬佔到總投資的30%就已經算非常高。”這位制作人認為,內地大部分電視劇粗制濫造,原因就是因為花在演員片酬上的比重太大,造成總投資的不足,整個影視劇行業的生存鏈都受到影響。

  早些時候成立的制片人、導演、編劇協會,不約而同都把“維權”和“提高待遇”擺在第一位。和一線演員相比,一線編劇一集收入隻有10萬元,一線導演更少,是8萬元。但一部電視劇,編劇通常工作一年,導演工作半年,演員隻有兩三個月的檔期。難怪有影視業人士感慨,“全行業都在為演員打工。”

  維權還是維持強勢

  10天之內,高舉“用法律手段為演員維權”的大旗,兩個演員“娘家”相繼挂牌,不過,在公眾看來,盡管兩家組織門檻不同,但入會演員精英特征明顯,怎麼看都像中國電視劇演員的大腕俱樂部。

  以黃宏為首任會長的中視協演員工會包括了電視界近300位演員。雖然中視協演員工會副理事長許明哲強調要讓演員們“老有所依”,但“得過金鷹獎、得過德藝雙馨獎、有社會影響力”等入會條件,還是在微博上引發熱議:“既然是工會,為何還要設門檻,普通演員的權益誰來保護?”

  而此前成立的中廣協電視劇演員委員會雖然宣布“凡是從事電視劇表演行業的人都可以加入”,但目前來看,其組織機構裡也淨是李幼斌、陳寶國、張國立等大腕。

  盡管編劇、導演等其他行業委員會意見最大的就是”演員高片酬問題“,希望演員協會能有所作為,但兩家演員組織相關負責人給出的答復卻不謀而合:“片酬是市場行為,不在協會章程約束之內。”

  “電視劇投資方式很多,有公的,有私的,演員要這個價,投資方願意給,周瑜打黃蓋,願打願挨。”中廣協電視劇演員委員會會長唐國強說。而中視協的許明哲則表示:“這是市場決定的。”

  對於演員高片酬的問題,一線明星Z先生的觀點是:片方願意給,說明他有十足的把握從演員身上獲得雙倍的回報。不合理的是拿個別演員的高片酬去壓縮其他環節的制作費用,“這是很畸形的,不管你請多好的演員,整部戲的品質還是上不去。這實際上還是一個體制問題,在國外是編劇中心制,現在我們還是制片人中心制,而電視劇更多是演員中心制。”

  雖然兩家演員組織的成立宗旨裡都有“自律”一說,但業內人士對此並不看好。據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制片人透露,演員價碼集體翻番,背后有經紀人抱團漲價的說法,“這些演員組織裡的大腕都是電視劇圈的既得利益群體,讓他們限制高片酬,其實是讓他們自己限制自己,那是不可能的。”這位制片人擔心,演員組織很可能會成為圈內大腕的聯盟,“其實就是維持大腕演員的強勢。”

  “非著名演員”更需維權

  “你現在看到的都是金字塔尖上的一些情況,實際上大部分演員的片酬都是很低廉的,甚至連工作人員都不如。”Z先生舉例說,一部戲成本1000萬元,兩個大腕拿走500萬元,剩下的二三十個演員,可能一共就拿20萬。“可如果沒有這些演員,這部戲能看嗎?”

  “非著名演員”的處境是很艱難的,特別是一些剛入行跑龍套的小演員,都是拍完了戲才給錢,如果前面有一兩個大牌拿得很高,他們的收入就可想而知了。

  還有一種情況是,拍了戲卻拿不到應有的報酬,作為一線影視演員,Z先生坦言自己尚算幸運,遇到這種情況還比較少,但很多演員拍完了戲之后,隻拿到第一筆錢,剩下的三筆錢一分都拿不到,劇組都解散了,隻能吃啞巴虧。

  與少數大腕演員的強勢相比,無數普通演員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弱勢群體,時常遭遇各種業界潛規則。

  就此,兩家演員組織確實都宣布了為普通演員維權的措施。唐國強說:“首先協會設置了法律顧問團,幫助那些典型的需要維權的演員,其次對剛剛從表演學院畢業的學生,協會會考慮如何去幫助、推薦他們,幫他們維權、教他們自律。”而黃宏也透露,中視協演員工會將成立有關基金,用於扶老、扶弱、扶新人。但目前這些措施,還都停留在口頭上。

  此前曾有消息爆出,曾經的體育冠軍流落街頭賣藝。演員們又何嘗不會面臨這樣的窘境?事實上,在影視行業裡,不少外表光鮮的名人都是“失業者”——沒有單位可依托,檔案管理和職稱評定都是難題。

  “現在中青年演員比較容易走紅,但是有些老演員怎麼辦?他們演不動戲的時候怎麼得到保障?如何解決演員‘老無所依’的現狀,演員在拍戲過程中如遇到傷亡事故,應該如何救濟?這些都是中視協演員工會今后的職責所在。”許明哲說。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