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步兵成"非誠勿擾"男嘉賓 漢語地道秀網絡熱詞--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埃及步兵成"非誠勿擾"男嘉賓 漢語地道秀網絡熱詞

李斐然

2011年08月24日08:12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穆小龍



  一位皮膚略黑、翡翠綠眼睛的阿拉伯小伙子穿著印有“靠譜”兩個字的T恤,走上舞台,用一口流利的漢語說:“我叫穆小龍,來自埃及。我想了解中國,讓我‘倒插門’也沒有問題。”這是在北京五道口的一家酒吧裡,8月21日晚,電視頻道定在人氣很高的相親節目“非誠勿擾”。

  電視前,穆小龍正坐在這家酒吧裡跟朋友一起看這期錄播節目。朋友們看到他出場后,站起來吹著口哨歡呼,鄰桌眼尖的顧客認出了他:“這不就是穆小龍嘛!第一個上‘非誠勿擾’的非洲小伙子!”

  曾經跟他同在開羅大學學習的藺妍對他參加這個熱門相親節目並不意外,在她看來,這個“開羅大學中文系的大紅人”不僅有埃及人熱情外向、愛交朋友的特質,還非常懂得“中國特色”,包括看《玉觀音》等電視劇,唱周杰倫和陳奕迅的流行歌,時不時還能蹦出來許多春晚段子和網絡詞語。

  “參加收視率很高的中國電視節目,這像他的風格。”在埃及工作時認識穆小龍的馬湛說,他早早通過穆小龍的微博看到了節目預告。“他不僅能用正常的語速跟中國人用漢語交流,還知道很多中國的新鮮事,他有校內網、開心網賬號,現在還玩微博。”

  “我是一個AB型的處女座,追求完美,非常挑剔。所以學漢語就要夠地道,要是不能‘雷倒’別人,那不就跟浮雲一樣了?”穆罕默德·奧薩馬·埃卡馬,也就是穆小龍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解釋說,“你懂的。”

  跟“非誠勿擾”男嘉賓這個身份相比,穆小龍的另一個身份更讓他的中國朋友們驚訝——他曾參加過引發埃及變革的示威游行,但又作為步兵負責維護示威期間開羅馬阿迪區的治安。

  在馬湛的印象裡,穆小龍之前並沒有表現出對政治的熱衷。正如穆小龍自己的定義,“我是一個徹頭徹尾的享樂主義者”:他喜歡每天和朋友坐在咖啡廳,喝著咖啡抽水煙,或者三五個人租一艘小艇到尼羅河上,晒著太陽聊天。而他們談論的也多是自己的生活,跟政治不沾邊。

  去年5月他應征入伍,成為埃及陸軍的一名步兵,生活也從“享樂”變為在軍事基地每天面對著沙漠訓練。

  這個國家也在變。今年1月25日,埃及人相約在“警察日”這天到開羅市中心的解放廣場游行,抗議政府腐敗,尋求國家變革。

  示威游行第一天,穆小龍恰好休假在家。雖然家人強烈反對他上街,可他還是執意要去。用穆小龍的話來說,參加第一天的游行是“純圍觀”,“聽聽人們說什麼,要是我同意我就支持,不同意我就回來”。

  漸漸地,解放廣場的街頭聚集了越來越多的人,示威游行也在開羅全市蔓延開來,人們邊走邊喊口號。其中,“不管是穆斯林還是基督徒,讓我們手拉手反對腐敗”這句口號打動了穆小龍。

  “政府長期用宗教問題挑撥我們,用一方來制約另一方,但是穆斯林和基督徒並非敵對關系。街頭的人們,穿著不同衣服,說著不同口音,有著不同的背景,但事實上大家有著同樣的目標。正是這個目標讓我們有力量面對一切。”如今,這個曾給人印象有些“紈?”的青年會一本正經地說。

  穆小龍回憶,正是在解放廣場,“感覺來了”,這再也不是一場“圍觀”。

  如今7個月過去了,穆小龍還會常常想起那段經歷。就在他的朋友幫他轉發“非誠勿擾”預告片的時候,他在看穆巴拉克被審判的新聞。

  埃及在新的道路上摸索著,穆小龍也在尋找著“新的身份”。“每一種經歷都是我的一個身份。”這個24歲的埃及小伙兒說。在他的人生口袋裡,塞滿了一張張各不相同的“身份証”。今年6月,他服役期滿,重新開始找工作。

  恰好香港一個新聞團隊來到開羅,要拍攝關於埃及的紀錄片。“我們能夠給他的薪酬跟他之前做導游或者做翻譯的錢相差許多,但是他說,他想讓更多國家了解埃及,所以非常爽快地答應了。”這個團隊的負責人說。

  最后,他們用另一種方式給這個一直尋求挑戰的埃及青年發了工資——一張去中國的往返機票。“開羅的生活非常安逸,人們的生活節奏非常慢,但是北京生活節奏很快,競爭也很多,北京對我來說是一種挑戰。”穆小龍拿著機票,辦了簽証,隻身飛到了北京。

  中國對這個埃及小伙子來說並不陌生。他從開羅大學中文系畢業后做過中文導游,在開羅中國文化中心向溫家寶總理介紹過埃及。他夠聰明,能對來自上海的旅行團說“儂好可愛”,對東北的團說“關系鋼鋼的”,會帶四川的團到當地找辣子吃,會在廣州團吃飯的時候准備兩壺熱水,一壺用來喝,一壺用來涮洗餐具。

  穆小龍來北京一個月了,現在他對這座城市“了如指掌”,甚至能夠不看地圖幫迷路的游客指出地鐵換乘路線。他努力融入北京的生活,跟出租車司機“侃大山”,跟朋友在酒吧裡聚會,結交不同國籍、不同膚色、不同背景的新朋友。可以說,如果他不是出現在三裡屯,就是在南鑼鼓巷,再就是五道口的小店裡——這些都是北京著名的“小資文青聚集地”。

  當他准備找工作的時候,這個精明的家伙想起了在埃及做導游時一位中國游客的建議:“你來中國參加‘非誠勿擾’吧!你一定會紅的!”

  “我知道它是在中國收視率非常高的節目,有機會可以展示自己,展示我的國家,讓更多的人了解真實的埃及人,當然也能了解我。”穆小龍很清楚,握有這張“身份証”,“以后在中國找工作的時候,自我介紹就簡單多了:我是‘非誠勿擾’上的埃及穆小龍”。

  雖然穆小龍各色各樣的“身份証”越來越多,可其中有一張是他最珍視的——“埃及人”。

  他清楚地知道埃及現在正處於“磨合期”,如今的街頭治安遠不如以往,但“過去只是30年虛假的安全”。對於埃及的未來,他抱有信心:“現在就好像一個長期被關在黑屋子裡的人放出來了,他從沒見過光明,自然也不知道自由來了該怎麼辦,但慢慢會好起來的。”

  “我想我這一代已經被耽誤了,希望下一代能夠成為真正自由而有希望的人。但願我們做的事情能為他們帶來一個好的未來。”穆小龍多次向中國朋友談及內心的想法。

  他早就決定,無論如何也要參加11月埃及新大選的投票——不管是去埃及駐中國大使館,還是坐飛機回開羅。

  “我一定會去投票,因為這是我的權利。”穆小龍說。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