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主義題材成國產電視劇主流 彰顯藝術審美力量--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現實主義題材成國產電視劇主流 彰顯藝術審美力量

薛晉文

2011年10月14日08:23    來源:《光明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電視劇《解放》劇照

電視劇《中國遠征軍》劇照

電視劇《毛岸英》劇照



  近兩年現實主義題材電視劇在回歸中悄然崛起,面向現實、講述生活、回應訴求、寄托情感和思索社會人生的現實主義題材劇正逐漸成為中國電視劇創作的主流景觀。

  “史詩性”電視劇的大量涌現讓人印象深刻

  史詩性電視劇通常將一定時空跨度的具有代表性的重要歷史事件作為選材對象,立足於此去塑造將普遍性與具體性相統一的典型人物,取材的歷史生活與塑造的人物形象能夠負載特定的民族精神與文化心理。同時,它在審美理想上偏重於現實主義,在風格方面偏好悲劇與崇高之美,在氣韻上宏遠深邃、闊大恢弘。《解放》即是其中的典型代表,該劇以三年解放戰爭為歷史背景,以50集的鴻篇巨制全景式地再現了一場北起白山黑水、南到天涯海角的偉大人民戰爭,演繹了國共兩大陣營在軍事、政治、經濟、統戰等各個領域的全面較量。《沂蒙》、《解放大西南》、《人間正道是滄桑》、《中國遠征軍》、《保衛延安》、《新安家族》、《大秦帝國》等作品亦具有鮮明的史詩性意味,它們植根於民族革命與社會變遷的廣闊視野中去觀照歷史演變的共同規律,本質上是對中國社會歷史的總結,借助民族性和當代性的對話與交融,用藝術的方式精准把握了歷史的命脈與精髓。

  以史詩性電視劇領跑的龐大的長篇電視劇陣容,從一個側面告訴我們中國電視劇已經進入了大劇或大片的制作時代,以大歷史、大投資、大主題、大明星、大篇幅等為標志特征的創作潮流不僅獲得了廣告商和投資方的青睞,而且一定程度上提升了電視劇創作的藝術品質,刺激並促使中國電視劇從粗制濫造的低端制作向精益求精的高端藝術生產不斷躍進和攀登。

  人物形象的塑造在精耕細作中深入人心

  優秀的電視劇藝術不僅能夠揭示人性,而且在故事和情節的鋪展中還可以用符合生活邏輯和事理邏輯的立體人物形象讓觀眾如痴如醉、心悅誠服。近兩年優秀電視劇中的人物形象不僅具有鮮明性、豐富性,而且還具有堅定性。比如,《媳婦的美好時代》中的男女主人公余味和毛豆豆就給觀眾留下了深刻印象,面對日常生活的粗?和曲折,他們始終保持善良和樂觀的心態,用獨立自主意識和智慧機敏的生存哲學笑對人生的波瀾和酸楚,從兩人的性格褶皺中我們記住了80后人性深處蘊藏的積極而樂觀的生活觀和倫理觀,可以說沒有鮮明的人物形象就沒有該劇的轟動效應。《毛岸英》的創作者將毛岸英置於偉人之子、大地之子與時代驕子的多重身份中去塑造他的性格特征與人格魅力,讓他的形象熔鑄了熱情奔放、堅持真理、嫉惡如仇、吃苦耐勞和果敢堅毅等諸多中華民族的美好品質,但這些性格特征並不是在教條般的灌輸中告訴觀眾的,而是通過他的行動和抉擇,通過他與外部逆境的抗爭,通過他的以身報國,通過他為父親洗腳、為老百姓送鞋、為妻子梳頭等豐富細節呈現出來,在人物性格的動態發展中,一位攜帶著泥土氣息和時代氣息的平民英雄向我們緩緩走來。《大秦帝國》中主人公商鞅的性格具有無比的堅定性,他一切從自己的改革境遇與價值取向出發,即使面對嚴刑酷法和身敗名裂的危險,他生命的價值質點也沒有改變,正因如此商鞅這一藝術形象本身構成了一個巋然不動且生氣灌注的藝術世界,雖千載之下猶讓人仰慕思念無盡。

  在直面現實訴求中彰顯了電視劇藝術的審美力量

  中國文藝歷來就有“直筆精神”和“文以載道”的擔當傳統,只是當今近乎極端的大眾文化和消費文化浪潮,讓現實主義精神倍感孤獨和落寞。我們常說,藝術是時代和民族之子,也就是說藝術理當效忠於時代和社會發展,這就要求創作者既要立足於客觀現實、忠實於現實生活,不繞開現實和回避矛盾,更要求創作者具有直面現實的勇氣、揭露現實的銳氣和重建現實的膽氣。

  能夠呼應和正視時代訴求是近兩年電視劇創作的又一大亮點,《醫者仁心》、《我的青春誰做主》、《兵峰》、《幸福來敲門》、《春暖南粵》、《家常菜》、《老大的幸福》、《張小五的春天》等都是立足現實、面向生活,思索人生的典范之作。《醫者仁心》反映的內容在我們這個時代人人都無法回避,而且醫患關系、醫生的職業信仰、道德操守是當下極為敏感的話題,但該劇不護短、不掩丑,將以仁華醫院為代表的在當今醫療界普遍存在的管理問題、技術主義崇拜問題、金錢蠶食醫德問題一一揭露出來,劇中藝術思考的觸角既深入了醫生的靈魂深處,也拷問著當代每一個人的內心世界。《幸福來敲門》和《老大的幸福》兩部劇讓人回味的東西實在太多,它們引導觀眾思考真正的人生價值到底是什麼?真正的人生財富是什麼?人活著究竟是為了什麼等存在層面的重大問題,也許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困惑和苦惱,而幸福感的稀薄和缺失就是當代人繞不開的精神磨難,兩部作品之所以感人至深,正是在於抓住了當代人的精神敏感區和情感脆弱點,幫助觀眾厘清精神世界的混亂秩序,尋找和挖掘人生的真諦。《兵峰》和《春暖南粵》之所以在觀眾中反響強烈,源於它們緊緊抓住了當代人理想缺失與信仰混沌的精神盲區,我們從邊防戰士孤獨的守望中看出了信仰的力量和堅守的價值,從鄉長陳偉華身上看到了基層干部服務人民的真誠信仰與無限忠誠。更為重要的是,這樣的電視劇在思想性與藝術性的和諧共振中彰顯了藝術針砭時弊、警醒現實和干預現實的巨大力量。

  電視劇藝術具有強大的傳播力和感染力,當仁不讓地擔當著引導社會和教育人民的重要使命。這就要求作為通俗藝術的電視劇今后不僅要在大眾化方面發揮優勢作用,而且必須在嚴肅的思想性方面有所責任和擔當,必須在化人與化世、入眼和入心、責任與自由等藝術創作的根本層面做出應有的表率作用。

  (作者為太原師范學院副教授)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