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辛亥》表現手法新穎 歷史邊緣人口述革命--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紀錄片《辛亥》表現手法新穎 歷史邊緣人口述革命

馮遐

2011年10月17日08:16    來源:《北京晨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當你看到濮存昕、張志中、李洪濤、丁志誠等演員出現在正在熱播的《辛亥》中時,如果你以為這是一部電視劇,那你就錯了。作為一部歷史紀錄片,該片表現手法讓人耳目一新,不同於以往同類型片子慣用的重回故居、旁白史料、採訪后代等套路。來自北京人藝的演員分別扮演外交家、時評家、記者報人等民國時期的“當時人”,口述那段波譎雲詭的歷史,用講述的方式帶領觀眾回看“辛亥革命”。

  新意:以當時普通人的視角去講述

  《辛亥》由北京電視台打造,旨在紀念辛亥革命100周年,目前正在北京衛視、公共·新聞頻道播出。在日前召開的專家研討會上,就觀眾最熱議的形式問題,總導演袁子勇告訴記者,“我最早看過一部叫《南京》的紀錄片,受到啟發。不同的是,《南京》中有親歷事件的幸存者,但《辛亥》沒有。如何去表現,就想到了演員角色扮演﹔此外,在策劃籌拍《辛亥》之初,也考慮到觀眾不太接受灌輸的方式,團隊主創們有意嘗試區別於模式化的表現手法。”用生活在那個年代的邊緣人、普通人的視角去講述當時的大事件無疑能讓觀眾有更多共鳴。總撰稿祝勇的創作體會是,“很多紀錄片中,像孫中山、袁世凱、隆裕太后等都是歷史中的政治符號,觀眾都是抱著獵取歷史知識的目的去看,和他們在情感上是沒有呼應的。《辛亥》著重在細節和人性化的視角去表現。”

  至於邀請濮存昕、李洪濤、丁志誠等北京人藝演員出演,是否是從收視率的角度考慮呢?袁子勇坦言,有這方面的原因,但不是全部因素,“如果單從收視出發,去請那些一線的影視大腕效果要更好,在拍攝期間我們也的確請過,但試過之后發現那不是片子想要的感覺。最后決定全部起用北京人藝的演員,一是他們台詞的功底扎實,二則他們的風格很統一,也正是我們想要的。片中歷史講述人的定位都是那個時代的觀察者,像報人、時評人等,他們是游離在時代邊緣的人,后人對他們並不熟知,所以不會去挑剔演員像不像本人。”

  爭議:既避免資料堆砌又要真實性高

  播出之后對於如此創新,引發一些質疑實屬正常。來自北京師范大學歷史系的王開璽老師指出,“怎麼樣在片子一開始就讓觀眾知道角色扮演是虛構的,而他們講述的東西都是真實的?這個問題似乎沒有解決得太好,剛開始看時會有些混淆。”不過王老師對該片的新穎形式也是稱贊有加,“以文學家的眼光去看歷史,請演員扮演‘當時人’,以他們的視角去講歷史,從而避免了死板的資料堆砌﹔但又不同於隻要求情節好看的電視劇,紀錄片對真實性要求很高,《辛亥》對歷史事件的解讀是生動的、有深度的。中國的歷史事件有一種是文學家的,有一種是史學家的,比如《三國演義》和《三國志》,觀眾真正感興趣的又往往是文學家的。《辛亥》比較准確地把握到了兩種視角的平衡點。”來自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的雷頤認為,“《辛亥》改變了以往紀錄片慣用的宣講模式,它或許能讓受眾的欣賞習慣開始逐步改變。”

  《辛亥》新穎形式是凸顯的,但若沒有大量的、豐富史料的支撐,無外乎是“撿了芝麻、丟了西瓜”。據主創介紹,他們對資料的搜集整理工作稱得上是掘地三尺,“籌備期的工作有一年之久,基本是掘地三尺,有大量從美國國會圖書館、法國阿爾貝·肯恩博物館等找到的珍貴文字和影像史料,甚至包含在國內首度曝光的,像1918年,中國在‘一戰’勝利時在太和殿前的慶祝場面,之前都沒見過。”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