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情景劇"勿逃避社會責任 真實是節目生存底線--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家庭情景劇"勿逃避社會責任 真實是節目生存底線

駱沙

2011年11月03日07:48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部分電視欄目編故事冒充真實事件。



  葛振宇,中央電視台《我要上春晚》等欄目撰稿人。

  近期,石家庄廣播電視台影視頻道《情感密碼》欄目被判定違規。國家廣電總局在通報中指出該節目“雇用群眾演員表演,用夸張的表演手法肆意渲染家庭矛盾,刻意放大扭曲的倫理道德觀”。

  事實上,近年來,曾有多檔電視節目被指存在類似問題。從選秀節目的“造假門”到難以自圓其說的家庭糾紛,原本應以真實為前提的電視節目,卻成了“張三李四”大秀演技之處。

  近日,國家廣電總局下發《關於進一步加強電視上星綜合頻道節目管理的意見》,要求各電視上星綜合頻道要加大新聞類節目播出比例,嚴格控制娛樂節目播出頻率和時間,不得單純以收視率排名衡量播出機構和電視節目的優劣。

  電視節目如何守住底線、追求真實?近日,中國青年報記者就此話題專訪了葛振宇。

  中國青年報:您是否關注到在家庭糾紛、選秀等類型欄目中存在的造假成分?包括故事情節、參賽者的家庭背景等多方面造假的現象。

  葛振宇:你說的這種現象並不少見。

  我認為,在這個問題上一些節目負責人存在誤解。首先我談談情感、家庭糾紛類欄目。事實上,這類欄目真正能夠贏得收視率的部分,正是故事情節的真實性,而故事的真實性不是個別編導拼命挖掘或者夸張地表演就能表現出來的。

  節目現場的熱鬧勁、激烈的沖突能夠獲得觀眾們一時的相信,但當觀眾靜下心來想一想則會發現:這故事根本不合邏輯,現實生活中根本不可能發生。然后,恍然大悟的觀眾就會頻繁質疑:這些電視節目是不是在“賺取我們的眼淚、騙取我們的同情”?

  當然,造假不單存在於此類節目當中。在一些展示才藝的節目中,也存在節目組運用技術手段,剪切、編輯,將人們不可能完成的動作變為可能。

  但是我想說的是,觀眾是很有智慧的,真實的生活中也是充滿智慧的。自然的情感流露和編造不可能是一回事。造假的節目就好比你撒了個謊,為了不讓這個謊話被發現,你得繼續撒第二個、第三個……。但是回過頭一看,你會發現:原來自以為天衣無縫的情節,其實還是漏洞百出。即使是電影、電視劇創作,也必須得源自生活。

  中國青年報:目前,電視行業的激烈競爭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如果有人將節目造假歸咎於競爭、收視率的需求,您怎麼看?

  葛振宇:收視率絕不是造假的借口。首先,真實性應當是電視節目的底線。電視節目不是電視劇,即使一些欄目很巧妙地取名為“家庭情景劇”等類似的名稱,也無法逃避電視節目應有的真實性和應承擔的社會責任。

  其次,我認為將造假和收視率挂鉤是一種不聰明的做法。去年做節目的過程,我最大的體會就是:最受觀眾好評、反響最強烈的選手和節目往往是最接近生活的。比如西單女孩任月麗,站在聲樂專業的角度講,我們甚至會認為她的發音有瑕疵、表情也並不那麼自如。她唱的歌也大多曲調平緩,沒有特別的難度,伴奏也僅是一把吉他,一點也不華麗。但當初她感染觀眾的,卻正是這種特別的氣質。這股氣質讓觀眾有了親切感和真實感。

  其實作為電視節目的創作者,我們應當明白:選擇權始終在觀眾手裡,節目隻有贏得了觀眾真心的喜歡、有所共鳴,才能有收視率。所以,電視節目注重基層來源是非常重要的。

  中國青年報:觀眾對節目的真實性、平民化有著強烈的要求。但是作為表演群體,來自民間展示自我的需求強烈嗎?

  葛振宇:非常強烈。其實,很多民眾都有非常強烈的表演欲,很渴望能有一個展示自己的舞台。在和他們的接觸中,我們真實地感受到這種渴望。比如被稱為“大衣哥”的農民歌手朱志文,是一位地地道道來自山東菏澤的農民歌手。在實地探訪他的家鄉的過程中,我們發現他練歌的方式非常有特點:每天早晨3點多鐘,他就會來到田間地頭練嗓子。

  在家中,他還特意為自己隔出了一塊小天地用來練歌。當我們問他:“為什麼總要躲起來練歌時?”他很不好意思地回答道:“因為我唱的不專業,發聲有些奇怪,怕嚇著家裡人。”更讓我們感動的是,在他的小天地裡,懸挂著各種歐美、港台明星的海報。這說明,他對時尚、舞台、表演有著非常執著、強烈的追求。雖然他的表演並不那麼專業,但這絲毫不影響觀眾對他的喜愛和他的閃光點。

  還有一位叫鄭桂桂的女孩子也曾令錄制現場的觀眾們動容。這個女孩子生下來時就跟常人不一樣,她的右手沒有手指,僅有指頭末端的一小部分關節,但她卻彈得了一手好鋼琴。最令人欽佩的是,她從不願意拿自己身體的殘疾博取觀眾同情,她甚至不願意提起這個話題。相較於一些節目、個人依靠編造的事實獲得觀眾的眼淚,這樣的人不僅更值得喜歡,也更值得尊重。

  中國青年報:除了從職業道德角度進行約束,您認為應當如何從電視節目創作、制作的各個環節中確保其真實性?

  葛振宇:首先應當從選題、人員的甄選上入手。要想確保節目更加“接地氣”,創作人員可以利用各種手段從民間征集有才藝的人或者真實的故事。這是從源頭上把關,讓節目的制作有一個真實的開始。

  其次是從技術環節把關。比如,在一些綜藝類節目中,觀眾往往會對參賽者的特殊才藝表示質疑。今年我們就曾遇到這樣一起事件:一位來自民間的藝人自稱能夠做到“二指禪”,他的特殊才藝很快引起了編導組的注意。但是在此之前,曾經有多家媒體報道過“二指禪”造假的新聞。對於這一技能,觀眾的信任感普遍很低。

  為了打消觀眾的顧慮,在這期節目錄制現場,我們特意選擇運用長鏡頭來記錄參賽者的表演過程。也就是說,在他的整個表演過程中,沒有任何鏡頭的剪接,而是靠一個連續的鏡頭展示到底。這麼做的原因就是為了獲得觀眾的信任,保証節目的真實性。

  總而言之,節目的選題、制作都應當體現出“基層導向”。誠然,我們需要高端、高雅的節目,但這不意味著節目能夠脫離生活。無論是家庭情感類節目、綜藝類節目,隻有來自於老百姓、來自基層,觀眾們才能看得懂,才能被感動,才會相信。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