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節目評選取消行為被質疑:隻改變細枝末節--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春晚節目評選取消行為被質疑:隻改變細枝末節

王軍榮

2011年11月15日08:14    來源:《北京晨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據報道,經央視春晚宣傳組証實,龍年春晚將取消“我最喜愛的春節聯歡晚會節目評選”。央視表示,取消評選的原因是多年來評選結果與實際不符,並且對今年“回家過大年”的主題沒有意義。

  對於龍年春晚的又一創新,不少公眾陷入糾結。一方面,他們已經習慣於在元宵晚會上收看優秀節目頒獎,甚至將它當成一個津津樂道的重頭戲﹔另一方面,評獎方法的不科學又確使評獎結果與心中感受有差距。盡管如此,他們還是表達了對於評選活動的留戀,認為簡單取消並非上策,而且給出的理由也並不充分。

  質疑

  細枝末節的改變

  從表面上來看,不論是春節晚會對軟硬廣告都說不,還是取消“觀眾最喜愛節目”評選,都應該是為了把春節晚會辦得更好,但事情恐怕並非那麼簡單,一則,取消春節晚會期間插播的廣告,純屬因噎廢食,毫無必要。是的,廣告煩人那是肯定的,但人們煩的應該是平時廣告插播電視劇,而不是春節晚會直播期間的廣告,那個廣告對人們看春節晚會可謂是沒有任何影響,反而是為真正喜歡春節晚會的人提供了上廁所等的時間。而這一次取消“觀眾最喜愛節目”評選則應該是受了春晚取消廣告的影響,因為以往這都屬於“春晚經濟”的一部分。

  其實,觀眾真正不滿的應該是春節晚會的內容和方式,比方那個念電報的做法就備受爭議,而年年上演的演員們的“不老的傳說”更是煩人。那麼,春晚為什麼偏偏要在廣告、最喜愛的節目評選等細枝末節方面下工夫呢?在筆者看來,一方面是要籠絡人心,春節晚會一直是中央電視台的自留地,甚至被裝扮成了“新民俗”,但近年來有關春節晚會的爭議卻是越來越大了不算,一些地方台似乎也開始向央視春晚叫板了,所以,在此前嚷嚷了好幾年的“開門辦春晚”沒得到公眾認可后,他們這一次就又開始“出新”了。另一方面,這仍舊是為了將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春晚取消廣告等盡管可能會少收入一點,但以往的春晚廣告是套餐,而不僅僅是春節晚會直播時的廣告收入,所以這一次春晚不再插播廣告的影響並沒有多大。而更重要的是,央視的廣告時間絕對是稀缺資源,取消了春晚的廣告等后,其他廣告時段就更是奇貨可居了。

  春節晚會確實需要改變了,但我們希望看到的是真正的改變,比方,總導演不再是在中央電視台那幾位“老臣”輪流坐庄,比方直播室配上字幕﹔比方給趙本山、馮鞏等老同志放個假等等。但春晚卻一直在細枝末節上下工夫,這到底是為了觀眾還是為了自己呢?

  楊鳳霞

  取消理由不當

  萬事萬物都有產生、發展和滅亡的過程,任何一個活動都不可能永遠堅持搞下去。“我最喜愛的春節聯歡晚會節目評選”被取消,其實並不奇怪。不過,央視給出的取消理由卻非常耐人尋味。“評選結果與實際不符”,這是評獎過程出現了問題。評獎過程出現了問題,對評獎過程加以完善就行了,沒有必要取消活動。這就像有朝一日春晚也被取消,給出的理由卻是大家喜歡的節目都沒能上春晚,這豈不荒唐!

  而且,所謂評選活動“對今年‘回家過大年’的主題沒有意義”的說法也有些牽強。春節本身就是一個萬家團圓的節日,春晚的主題不管怎麼變,都不可能離開“回家過大年”的寓意。可以說,隻要春晚存在,“回家過大年”就是春晚永恆的主題。央視舉辦了這麼多屆評選活動都符合這一主題,今年想取消評選了就覺得與主題沒有意義,這讓人感覺是在沒理找理。

  其實一場春晚下來,哪個節目、哪個演員表現得好,觀眾的心裡自然有一杆秤。隻要評選結果真正能夠代表觀眾的心聲,保留這一評選也無不可。但一句“多年來評選結果與實際不符”,讓我們看到了在“觀眾最喜愛節目”評選中其實存在貓膩。對於央視來講,如果能夠告訴公眾為什麼“多年來評選結果與實際不符”,可能比辦一場晚會本身更有意義。

  “觀眾最喜愛節目”評選,是對演員的一種肯定,在歷史上也起到了一定的推出新人的作用。但如果評選活動缺少了公平,觀眾投了半天票最終誰得獎還是內定,甚至把評選活動變成了個別人獨霸春晚舞台的工具,這樣的評選不要也罷,這樣的春晚不辦也罷,省得大過年的給老百姓心裡添堵。

  劉昌海

  評判 

  停辦未必是上策

  坦白地說,作為央視春晚“副產品”的“我最喜愛的春節聯歡晚會節目評選”頒獎晚會——亦即一年一度的元宵晚會,還是很受人關注的。但是,隨著春晚自身的質量停滯不前、口碑日趨下降,頒獎晚會越來越形同雞肋,不受待見了。歸根到底,還是節目評選不科學造成的,評選活動本身並無不妥。而按一貫的評選模式,很難做到這一點。

  比如,每年的評選,都是分“小品類”、“歌舞類”、“戲曲、曲藝及其他類”三大獎項,這本身就沒什麼道理,純屬組織者自我理解和分配。戲曲、曲藝及其他類,為何安排在一起接受評選?這些節目彼此間有可比性嗎?再比如,每個獎項都分別設了一等獎、二等獎、三等獎若干名,導致多數節目都有獎項拿,像是“發福利”似的。這種“平均主義”指導下的節目評選,又能評出什麼真正代表觀眾心聲的節目及演員呢?更關鍵的是,獎項分配有沒有“貓膩”,也一直深受懷疑。包括趙本山年年獨佔“小品王”位置,究竟是眾望所歸,還是其他什麼原因造成,我們不得而知。所以說,自娛自樂式的“春晚節目評選”,真的離觀眾越來越遠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雖然式微,雖然受詬病,但直接停辦節目評選活動,未必是上策。或許,走改革之路,謀求新的生機,比起單純停辦來要好。比如,採取不分類評選的模式,將所有節目放在一起讓觀眾評,這樣評出來的最受歡迎的節目,才是真正出色的作品呢。或者,隻要有3至4個以上作品的節目類型均設個獎項,比如小品類、相聲類、歌曲類、舞蹈類等。尤其是,在評選的過程、結果等方面,更加注重透明化,讓觀眾願意參與評選,讓觀眾樂於接受評選結果。隻要能真正反映觀眾心聲,評出觀眾心目中的“最佳”,那麼節目評選依然可以存在下去。

  孫仲

  建議

  換一種思路評比

  要說春晚“我最喜愛的春節聯歡晚會節目評選”搞了13年,正月十五元宵晚會上,觀眾最期待的便是春晚節目評選的頒獎,這一重頭戲被取消,似乎元宵晚會就少了不少看頭。觀眾這種懷舊心理,是春晚能夠吸引人的地方。盡管多年來出現了評選結果與實際不符的狀況和地方,但僅憑主辦者的一孔之見,就取消春晚上一個約定俗成的程序,明顯過於簡單。而現實的考量,能不能換一種思路來評春晚“觀眾最喜愛節目”呢?

  既然是評選觀眾最喜愛的節目,就應該把評比權真正交給觀眾。應該多渠道地投放選票來提高觀眾的參與度,除了通過網絡、報刊投放選票之外,還可以到地鐵、大型商業場所、機關學校等特殊地點,主動向觀眾征發選票,改變坐等觀眾主動投票的老方法,實現到觀眾中去的新的評選方法。

  現在,人們對春晚“觀眾最喜愛的節目”存在著評選出來的獎和民意有較大的距離,甚至於在不少觀眾中存在著內定、貓膩、作假的猜疑,消除觀眾的困惑,確保評選的透明公開,確保評選結果的誠信真實,可以通過具有市場操作能力的第三方介入,實現評獎者與主辦者之間的隔斷與分離,並接受公証機關的隨時隨地的監督。為了避免獲獎者總是那幾張老面孔的狀況,在評獎的設定上應該採取區別化評獎的方法,即對新人新作品提高評獎分值,對那些連續幾年獲獎的人員降低評獎分值,既培養新人新作品脫穎而出,又鼓勵有成就的老藝人更上一層樓。

  景志強

  ■三言兩語

  ●其實早該取消了

  “我最喜愛的春節聯歡晚會節目評選”其實早該取消了。其一,評選的過程缺乏有效的監督和程序正義,導致評選的結果充斥著太多的“泡沫”,公信力不大﹔其二,價值多元時代,一千個人眼裡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沒有必要非得弄出一個孰強孰弱的榜單來“統一”民意,與其讓少數娛樂大腕長期壟斷獎項上演“獨角戲”還不如取消評選﹔其三,互聯網和微博的存在,為意見觀點表達提供了更佳的載體,評選的價值徹底被架空。

  ——陳一舟

  ●激勵機制還應該有

  取消春晚評選很有必要,但是沒有了評選,一些人會不會就沒有動力?作品會不會沒有那麼精作?由此看來,取消評選可以,但是激勵機制還是應該有,此種激勵機制應該是公平公正,代表多數民意,而不是被少數人所操縱。

  ——羅瑞明

  ●最需反思的是央視

  需要厘清的是,“觀眾最喜愛節目”評選之所以落到現在公信力低下的尷尬,最需要反思的還是央視。即使央視不搞春晚“觀眾最喜愛的節目”評選,相信還會有其他的媒體來繼續做類似的調查和評價,每個人心裡都有自己的“最喜愛節目”,也同樣會有“最不喜愛節目”。

  ——鄧為

  ●有些突然有些傲慢

  央視春晚取消“觀眾最喜愛節目”評選, 有些突然,而且語焉不詳的“原因說明”,也讓人見到央視的“傲慢”。我們也實在無法看出,評選為何會對今年“回家過大年”的主題沒有意義。不過,央視說取消也就取消了,說不定明年,央視又“卷土重來”,觀眾也同樣是毫無選擇權的。在我看來,其實不必取消節目評選,無妨交給網友評選吧。當然,央視是否授權也無關緊要,反正到時候,網上自然會涌出“觀眾最喜愛節目”評選的“民間版”。——王軍榮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