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年春晚取消“三堂會審” 語言類節目將南北結合--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龍年春晚取消“三堂會審” 語言類節目將南北結合

張漪

2011年11月21日07:19    來源:《揚子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哈文趙本山(資料圖)


  龍年央視春晚總導演哈文早前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無論新老藝術家,隻要作品好,春晚都向他敞開大門。而帶著這種理念以及新嶄嶄團隊上路的哈文,在搭建春晚這個全國億萬觀眾關注的超級大舞台時,其行事風格、藝術思維等等都給新老創作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日前,記者在北京影視之家獨家專訪了著名小品導演尹興軍,曾經與何慶魁、趙本山、高秀敏等合作過《賣拐》、《心病》等小品的尹導,談到此次再戰春晚,連稱“感覺太不一樣了”!

  與何慶魁聯手再戰“春晚” 老哥倆要再創輝煌

  走進尹興軍“駐扎”的房間,屋子裡到處挂著一幅幅毛筆大字,上書“精氣神”、“不想當電工的廚子絕不是個好瓦匠”等等“不走尋常路”的句子,尹興軍笑著解釋,這些都是他的老搭檔何慶魁寫給他的,其用意是鼓勵、加油、安心——這積極的語句或者說心態,事實上也悄然透露了“春晚”這兩個字對每一位創作者的壓力。

  尹興軍曾以吉林電視台著名節目主持人身份得過“金話筒金獎”,而身為小品導演,他與何慶魁、高秀敏過去曾是著名的“鐵三角”,后來因參加央視春晚,又與趙本山合作。尹興軍曾執導過《賣拐》、《心病》、《有錢了》等等諸多知名小品。說起話來風趣幽默的尹興軍表示這次來春晚“壓力不小”,這壓力不僅來自“春晚”這個硬骨頭難啃,更因六年前他因心臟病病倒,之后離職休養,“這次再返春晚是我老搭檔何慶魁的舉薦,心中十分感謝。在我生病六年期間,曾三次謝絕春晚導演的邀請,但這回老搭檔非要把我找來,用他的話說就是‘你必須把你肚子裡的存貨都倒出來,咱老哥倆再創他幾個輝煌,不然死都閉不上眼哪……’”

  見哈文導演一面即消疑慮 堅冰底下有激流

  真正讓尹興軍“放心”來的,是他第一次跟哈文導演見面后的印象,“當時是在我們一個作品的研討會上,說心裡話,我是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畢竟人家是女導演,又是名制片人,再加上我幾年療傷還未痊愈,所以心理上不免多少有些個緊張……但十幾分鐘的研討會上,我的緊張感頓時煙消雲散了。哈文太有魅力,太睿智聰慧,分析問題鞭辟入裡,談起構思才思如泉。哪怕你的作品尚有一丁點兒可取之處,她都會給你以最大的鼓勵和肯定,在她對待他人創作的詞匯裡似乎沒有‘槍斃’二字。從她在選拔人才的那一刻起,已對你的能力和資歷有了全方位的掌控,不把你的學識才華榨盡了掏干了,她是絕不會放棄你的。”

  帶著各種藥品與家當進駐春晚劇組后,作為曾經的“老春晚”,尹興軍感覺到今年幕后主創很不一樣。“他們年輕有活力,雖對節目期待值要求很高,但他們卻能坐得住,睡得牢,因為他們懂得藝術創作的規律,更知曉什麼是以逸待勞﹔所以他們對待我們友善溫和的下面,你會更感壓力,用我最准確的感受來形容那就是:溫和下面不平靜,堅冰底下有激流。”

  春晚創作變革有“四不” 主創壓力反而更大

  接觸了龍年春晚的創作內容后,尹興軍的感觸就更大了,首先,他覺得龍年春晚的主題給了他很大的沖擊,“主題是‘回家過大年’,很簡單、很直接。但是,更加突出和諧、溫馨、吉祥、幸福的人性化的親情內涵,而‘快樂溫馨,驚喜新奇’的風格樣式的把握,又恰好十分准確地給春晚定下了高水准的參照和基調。”尹興軍覺得,這些不端架子、很有人情味的諸多變革細節,可能正是老百姓需要的,“我相信這台晚會最后呈現的一定是充滿著溫馨親情‘家’的‘年味兒’和‘幸福美好’的感覺的。”

  而得悉央視將所有春晚廣告全部拿走后,尹興軍覺得異常震撼,“我覺得中央電視台這次是要打一個春晚新牌!他們就是要辦一台純粹好看的春晚給億萬觀眾看!”他給這一次春晚的變革總結了四不印象,“不設獎,不定框,不聚審,不張揚”,他說,“創作者的心態平和,沒有名利上的壓力和擔心,隻有感情和才華的宣泄和流淌。晚會不設獎,這是個重大的突破。”但是,尹興軍卻坦承,春晚不設廣告,不評獎了,主創的壓力反而更大了。“因為拋去了商業的介入,看似熒屏清靜了,節目時間多了,但觀眾在靜靜的、毫無干擾的情況下去觀賞你的節目,要求的尺度隨之也就更高了,他們不再會原諒你的任何理由和借口,因為你也無從找到節目不好看的任何客觀因由了。”

  語言類節目將南北結合 不拘一格用人才

  與老搭檔何慶魁進入創作過程后,尹興軍深覺這一次春晚經歷“不一般”,“此次春晚和往年不同的是,既保持對老明星的合理調用,也注重對新人的培養和選拔,一視同仁,公平競爭。不分新老,不講尊卑,可謂是‘不拘一格用人才,隻要精彩你就來’。既有對老面孔的再開發,更有對新面孔的初使用,力爭擺脫過去春晚北方語言獨霸一方的霸主局面,給南方藝術以一席之地,南北方語言及藝術的巧妙結合將是今年春晚語言類節目的一大突破。”

  尹興軍表示,目前何慶魁正在埋首創作,“現在在食堂也遇不到他,他都憋在房間裡寫”。不過,尹興軍也明確告知記者,何慶魁與他這對老搭檔的再次聯手,不是為了趙本山,“老趙現在有自己的創作團隊,而我們是為別的作者在創作。”而目前為止,因為中途的一些變化,尹興軍尚不知道未來要跟哪一位表演者合作,“但是我知道,春晚用我們這些‘老人’當幕后,是為襯托一些新演員,這種新老搭配的嘗試我覺得肯定會撞擊出新的創作火花。”

  表面靜悄悄屋內戰火燒 創作過程更加人性化

  尹興軍是第一次在春晚劇組接受記者的採訪,而本報記者也是首次在春晚劇組的大本營——影視之家這樣採訪一位普通的創作者。這在過去也是一種“不可能”。對於記者的感慨,尹興軍說,“這一變化,也說明2012年的央視春晚將以更加平和、平等的心態來面對公眾,不炒作、不渲染。”

  對於今年春晚種種革新與新風,尹興軍覺得可以從影視之家的整體氛圍中感受到,“過去的春晚備戰,從拉開主創班子備戰的序幕后不久,就會有節目組的創作團隊陸續進組,攤子逐漸也越鋪越大,往往是影視之家南樓住不下,北樓也爆滿,還要捎帶一個集團大廈……而這次來到春晚的影視之家,清靜得讓你會產生錯覺,懷疑是不是走錯地方了,怎麼這裡邊會沒有人呢?人都哪兒去了呢?原來,此次春晚一改以往‘三堂會審’、‘過五關斬六將’的審查模式,創作過程更加簡單化、人性化、合理化。即:策劃組拿出方案后,各創作小組分頭創作,成熟一個,便錄像交成品,通過了的繼續加工,不通過的則悄悄閃人,既不傷害情感,更不浪費資源。於是才有了我開始進組的那份特殊寧靜的感覺。那真是:‘走廊靜悄悄,屋內戰火燒,餐廳遇熟臉,閃身貓不著’哇”。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