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導演哈文談"德藝雙馨":記者故意混淆很惡意--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春晚導演哈文談"德藝雙馨":記者故意混淆很惡意

2011年12月06日07:30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哈文。


  哈文無疑是歷屆央視春晚總導演中受關注最多的一個,不僅因為她是李詠的妻子、是央視最有名的制片人之一,她出任春晚總導演以來,一舉打破以往導演的低調風格,兩度坦然接受專訪。她並不認為這些是“高調”之舉,只是覺得要把事做在明面上,她說,她的團隊不怕受苦受累,怕的是受委屈。這次,對於趙本山、語言類節目,乃至“諷刺演員”等尖銳話題,她都作出了回應。

  再談創新 視頻審查是為了體驗觀眾習慣

  新京報:這次語言類節目是通過錄像形式送審,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哈文:其實當時選擇視頻審查這個方式,是基於所有觀眾都是在電視機前收看,不是在劇場看的,審查時,我們觀看的習慣、心態跟在電視機前收看是一樣的。

  新京報:今年春晚處處都在求變,但也有網友擔心過於“顛覆”會破壞以往的節目格局,或者令大家期待值過高。你怎麼看?

  哈文:我覺得需要澄清,我們從來沒想“顛覆”春晚,只是想努力給電視機前的觀眾帶來一些新意。

  新京報:央視春晚如何抵抗同一時間段地方台春晚的競爭?

  哈文:我覺得就是把我們自己做好。

  新京報:籌備這麼大一個晚會,被觀眾抱以“創新”的期待,你和整個團隊怎麼看待這份壓力?

  哈文:我們這個團隊,就信任一點:辦法總比困難多。我們沒有特別多的減壓方法,其實很多人想說,受累受苦沒關系,就怕受委屈。

  新京報:未來一定會有很多爭議的,你會怎麼看待?

  哈文:我覺得,未來的爭議,就留在未來再去考慮。

  關於廣告 春晚從來沒有盈利指標

  新京報:今年為什麼取消了“我最喜愛的春晚節目”評選?

  哈文:給觀眾做一台四個多小時的、伴隨大家過年的春晚,這是我們的本意。取消評獎和廣告,這樣的事不是我們想做就能做的,那些政策性的力度都是電視台給的。

  新京報:會有其他類型的評獎出現嗎?

  哈文:沒有。

  新京報:網絡上流傳的字紙簍裡的“賀電事件”是真是假?當晚是否會出現賀電中帶企業名稱?龍年春晚真的會實現廣告零植入嗎?

  哈文:這麼不相信我們?怎麼說都不信。我再一次說,春晚從節目開始到結尾,所有的節目過程中,絕不會有廣告。這點我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真的沒有。

  新京報:有些演員的服裝也會被觀眾認為是植入廣告,包括手裡的包、袋之類的。會有特別規定嗎?

  哈文:我們會有特殊規定。所有上舞台節目的演員,包括服裝、道具,我們都會把關,杜絕植入廣告。春晚從來沒有盈利指標,我們接到的任務是做一台讓觀眾喜歡的春晚。

  邀請演員 面見陳佩斯朱時茂

  新京報:你最近說的“上春晚的演員都是德藝雙馨”這句話,被放大成對這一些演員的不滿。

  哈文:採訪過我的記者應該知道,我是在什麼情況下說的這句話。我們充分尊重演員的意願。我不知道他們怎麼會把宋丹丹好幾年前說的話和我們那天由衷地對上春晚演員的贊嘆給擱到一塊,我覺得這個很惡意。我昨天還在想,這事需要不需要澄清,不是我們的錯。

  還有一點可以跟大家溝通的是,宋丹丹我們的確誠懇地邀請過,她說她拍著電視劇,還有更年期比較嚴重,個人原因不來了。她已經不是今年不來了,好幾年不參加春晚了。我給她回的信息說:“無論你做出什麼樣的選擇,我都理解,而且繼續支持。”

  還有陳佩斯老師,和我們語言組的導演不僅發了短信,我們還見面,隆重地進行了邀請,當時還有朱時茂一塊兒見面了。他說回去想一想,后來因為有話劇在演出,沒有辦法來。

  我特想告訴大家,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所有的過程我們紀錄片頻道都有記錄,明年大年初一五集的紀錄片裡會呈現。

  新京報:平時李詠會向你貢獻一些點子嗎?

  哈文:我們家是家,工作是工作。

  新京報:春晚當晚你會帶全家人來現場團聚嗎?你的女兒法圖麥會來現場嗎?

  哈文:我覺得法圖麥對我所做的任何節目從來都不是很有興趣。我邀請過她,上次小品審查時,我問她,她說沒有檔期。

  節目

  ●主持人陣容是否確定?李詠會不會加盟?

  我們是在節目的框架下挑選合適的主持人。主持人的選擇不能問我,這事我真的說了不算。

  ●串詞風格有沒有考慮過更親民、更生活化?

  春晚的風格本身是親民和輕鬆的,具體到什麼樣的話語形態和結構,我覺得還得符合龍年春晚的形式。

  ●歌舞、小品、雜技各佔比例多少?

  現在沒法給出非常准確的比例,我隻能說,兩個重頭是歌舞類和語言類節目,大概會從20個語言類節目裡篩選出不到10個﹔其次一部分是雜技魔術類﹔另一類是創意節目,大家能看到比較新鮮的節目。基本就是這四大類。

  ●聽說湖北、廣西都有小品參選?

  我們是一個以普通話為基礎的平台,但在南方作品和北方作品的取舍中,我們都有努力。湖北台報送了作品,廣西的也在參與,但最后能不能上春晚,第一要考慮歡樂度,還有一個就是沒有語言障礙。我們團隊中主管語言類的導演就是湖南人,我們其實不分南方北方,隻要能給大家帶來歡樂的,覺得好玩、有意思的就可以了。

  趙本山

  ●他這次的題材?

  我不僅跟趙本山老師碰過頭,我跟春晚所有語言類的創作者都碰過頭,所有的作品,我們都是這樣一對一地打磨。可以告訴大家的是,趙本山小品劇本的方向是跟公益有關的,我隻能說到這裡了。

  ●依然最后一兩次彩排才現身?

  我隻能告訴大家的是,最后一次終審時,所有作品都會出現。所有的節目都是一樣的。

  解詞

  【民歌聯唱】 (之前哈文在接受採訪時曾透露,民歌大聯唱環節在龍年春晚中會被取消。)

  我想澄清一下,民歌聯唱不是不好,是不符合今年的主題。不是因為今年的改革力度多大,而是因為主題叫“回家過大年”,所以我們才取消了這個環節。

  【春晚服裝】 (有消息稱,央視主任化妝師日前透露說“每年春晚主持人一套裙子就30多萬,當年那些小地攤貨如今成了上市公司!”)

  這一點我要隆重澄清,春晚的服裝都是主持人自己花錢制作的,跟春晚的預算沒有關系。至於花了多少錢,隻有人家主持人自己知道。我們所說的“春晚服裝”主要是指伴舞演員的服裝。

  【定向創作】 (此前的消息是,這次春晚小品採取的是“定制型”,即春晚劇組向一些編劇約稿創作。)

  語言類節目,一部分叫“定向創作”,我們可能會有一些約稿﹔還有一部分實際上是做了一個網絡征集,希望大家能幫我們出主意、想辦法,給我們送歡樂,把這個點子運用到春晚中。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