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眾演員市場混亂門檻低 吉思光“潛伏”很容易--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群眾演員市場混亂門檻低 吉思光“潛伏”很容易

展娟娟

2011年12月15日07:35    來源:《瀟湘晨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制圖/王斌 吉思光在《神醫大道公》中扮演大太監崔然。吉思光在《潛伏》中扮演保密局檔案股股長盛鄉。


  他是《潛伏》中的盛鄉,他是《東方紅1949》中的特務嚴慧,他是《神醫大道公》中的太監……至今,他已經在30多部影視劇中擔任重要配角角色。外界都將他視為一個甘為綠葉的勵志龍套,直至最近被警方抓捕歸案,才發現他的真實身份:潛伏了13年的襲警逃犯吉思光。記者就此通過多方採訪得知,吉思光並非偶然個案,影視圈群眾演員市場的混亂現狀,是導致這場鬧劇的主要原因之一……

  個案

  13年前結伙襲警,被抓時還在拍戲

  據警方通報,1998年12月6日晚,齊齊哈爾市公安局鐵鋒分局刑警楊琳和妻子在街上行走,被3名歹徒跟上實施搶劫。案發后,兩名歹徒被抓獲,另一疑犯吉思光潛逃。今年12月7日,警方根據線索,在浙江金華市發現吉思光的蹤跡,並將他抓捕歸案。

  據吉思光交代,在金華化名山東人“張國鋒”潛伏下來后,他起初在橫店影視城靠當群眾演員謀生。由於有播音主持的經歷,他試了幾個角色,便開始龍套生涯,先后在《潛伏》中扮演保密局檔案股股長盛鄉,在《東方紅1949》中扮演大特務嚴慧,在《神醫大道公》中扮演大太監崔然,在最近播出的《武則天秘史》、《唐宮美人天下》等電影、電視劇中也扮演了多個配角。

  直到落網,吉思光還在新攝制的電視劇《少林猛虎》中扮演了一名和尚,該劇已經拍了30多場。

  爆料

  群演也分級,填表就能上

  到橫店當一名群眾演員,近距離接觸明星一起拍戲,顯然已列入不少網友的行動計劃,還有人在網上爆料加入橫店演員工會程序,“先是填一張表,然后工會把填表的人登記在冊,並發一個景區出入証。群眾演員的信息、照片都被儲存在電腦裡,劇組通過一個賬號和密碼就能在裡面挑人,工會不准注冊演員私自與劇組聯系。”

  還有網友透露,群眾演員是分級的,“被劃分成普通演員和特約演員。普通演員就是被征集去演‘路人甲’的,每天收入幾十元。影視基地附近的小旅館,那種當地農家開的最多50塊一天。但這種演員一般沒有台詞,特約演員才會有幾句台詞或者小段戲份。”

  現身說法

  KK:群演就像臨時工,沒人打聽身份

  上學時就曾在北京做群演跑龍套的本土主持人KK透露,大多數時候,群眾就像臨時工,“最多在劇組呆上幾個月,最少也就一天”,當然,有些群演公司會看看形象試段戲,“就是看看你演技怎麼樣,但當時就能決定過不過,沒那麼復雜,跟演員本身也沒關系,畢竟去面試的人太多了,沒有時間去一個個審核演員的底細。”

  KK透露,去面試的群眾演員也是五花八門,基本上是個老百姓都能上,沒有門檻,“很多大場景有幾百人,群演一般是沒台詞的,鏡頭一掃而過,很多演員就是大街上的路人甲。”

  片方聲音

  劇組群眾演員太多,不記得當時的情況了

  昨日,《潛伏》片方東陽青雨影視公司相關負責人表示,當年負責群演的副導演是臨時從別的組借調過來的,由他負責與演員工會的人接洽溝通,具體情況並不了解,“更何況這種群演劇組裡有太多,就是一天的戲份,片子拍了這麼久,導演也不記得當時的情況了”。

  記者隨后聯系上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電視劇副導演,她與吉思光有過幾次合作,她認為這個人與一般群演並無太大區別,“現在有新聞出來,才引起這麼大的關注,以前誰都沒怎麼過問過這個人,他的片場表現也很正常。”這位副導演還多次強調,工會演員跟劇組沒有任何關系,“他們是當地演員工會的注冊演員,對於身份背景做審查工作的第一道關卡就是工會,劇組導演隻站在拍戲的角度,考慮誰演哪個角色比較合適,更何況,幾百號演員沒辦法一個個去核實別人的來路。即便有了這次的事情,以后也不會有太大改觀。”

  曾在《潛伏》中與吉思光有過對手戲的演員祖峰,在採訪中表示兩人合作是兩年前的事情,“沒什麼印象了,都不記得這個人了”。

  吉思光在橫店潛伏多年,橫店演員工會負責人張經理昨日表示不認識他,當記者提及吉思光在橫店的化名“張國鋒”時,他的言辭又多有回避,當即表示“我不清楚這個事情”,之后被問及群眾演員的篩選與審核過程,更一連推脫“不知情”,迅速挂斷電話。

  [幕后]

  制作人汪海林

  吉思光絕非偶然現象群眾演員市場被壟斷

  在《一起來看流星雨》、《鐵齒銅牙紀曉嵐》制作人汪海林看來,吉思光絕非偶然現象。他在微博中稱,演員是逃犯,不算新鮮事。“2005年我們去橫店,我這組大明星的助理,辦理賓館入駐手續時被警察抓了,是在逃殺人犯。”

  昨日,記者聯系上汪海林。在他看來,群眾演員市場的混亂已是多年頑疾,因為市場已被影視基地壟斷,“劇組要用他們的置景,就必須順帶打包他們的演員,但演員大都沒接受過專業訓練,甚至附近的村民或者從外面招來的廉價演員都能上”。

  汪海林還透露,有些群眾演員公司會提出各種附加條件,劇組方面,管理群眾演員的副導演隻能跟這些公司或“群頭”接觸,“比如我要200個人,就跟群演公司下個訂單,規定數目和大致要求,公司從中掙一個差價,有時候甚至小到一匹馬都要由他們提供。”

  約束之下,劇組自帶演員當群演都不被允許。

  汪海林直言,群演公司向劇組推薦的流程一般不存在,定下群演數目后,演員按日子直接到片場,導演最后才見到,“一些場務組組長因為常年扎根在橫店,還算知根知底,但是他去下面招的小工估計連他自己都不清楚,有些就是老鄉或者經老鄉介紹就來了,一個組幾百號人,劇組流動性強,人員雜,是逃犯藏匿的最佳場所,混個別犯罪分子不奇怪。”

  也有圈內人分析,演過《潛伏》的吉思光嚴格來說不算群演,“他有戲有台詞,基本上算專業演員級別了,這類人一般已經按集領酬,劇組肯定跟他有來往,之前會跟他簽一個簡單合同,但也不會去查他身份証或者詢問背景。”這位知情人還表示,演員工會不像事業單位,就是充當組織管理的角色,他們下面還有很多小頭目,“就像房子搞裝修,小頭目會把手上負責的人安排好,所有信息再歸演員工會統籌”。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