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宮甄嬛傳》收視走高 陳建斌:雍正就是我這樣--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后宮甄嬛傳》收視走高 陳建斌:雍正就是我這樣

馮遐

2011年12月19日07:43    來源:《北京晨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陳建斌和孫儷在劇中分飾雍正和甄嬛。
陳建斌。


  《后宮甄嬛傳》(以下簡稱《甄嬛傳》)正在BTV-4播出且過半。截至目前,單集最高收視已過9.5個點,成為BTV-4本年度收視冠軍幾成囊中之物。

  對於后宮“萬紅叢中一點綠”的雍正一角,主演陳建斌最初遭遇的質疑聲很大。原因之一是,“陳四爺”乍一看並不符合原著中風華正茂的那位“皇上”﹔再者也和最近爆紅的“吳四爺”(吳奇隆在《步步驚心》(觀劇)中飾雍正)有關。但融入劇情后,發現陳建斌演的是勞心勞力的雍正。面對負面聲浪陳建斌幽默化解,“我知道大家說我顯老,但是吳奇隆是41歲,我也是41歲,我倆真的一樣大。”

  談質疑

  我和吳奇隆都是41歲

  見到陳建斌本人,較劇中年輕、緊實。採訪的話題於是便直接從上述飽受質疑的點切入。“拍《三國》時增肥20多斤,我所有的褲子穿不了,皮帶扣不上,后來的兩年多一直在減,但是增肥容易減肥太難了。去年拍《甄嬛傳》時是剛減掉10斤時的狀態,確實胖點兒。”陳建斌幽默地感慨說,“現在要重新回到年輕英俊時的我是很不容易的。”

  劇中,“偏胖、顯老、不夠帥”的“陳四爺”與原著粉絲的美好想象有差距,微博上“瑤瑤0416”的觀點頗具代表性:我覺得陳建斌演的皇帝和原著中很不符合。還有很多網友拿其與“吳四爺”作比,弄得陳建斌不得不強調自己和吳奇隆同為41歲,自己是看著吳奇隆的戲長大的。“第一次在電視上看吳奇隆是上世紀80年代末,我上高中時,央視播的片子叫《潮》,介紹小虎隊、姜育恆等台灣地區的歌手。再后來,吳奇隆就開始拍戲了,我當然可以說是看著他們的戲長大的。”

  比較歸比較,但陳建斌說,其實對外貌體型等方面的質疑並不會對他構成困擾。“你說我胖,這對我來說不是障礙,在我腦子裡沒這概念。我的概念,胖瘦不重要,健康最重要,合適最重要。還有,正因為是鄭曉龍導演的,他才會選擇我﹔如果不是他導,我可能不會拍。我沒看過小說,我拿到的隻有劇本,我是按照劇本去演的。他們(粉絲)由著自己的想象,不管歷史上怎麼回事兒﹔到我這兒了,我得先按照我的標准來,至於他們的要求,對不起了,我就不能滿足他們了,隻能讓他們留著美好的想象了。”其實在他看來,作為演員,體態樣貌是否符合角色最重要。言談間,陳建斌拿出手機向記者展示了存儲的雍正畫像的照片,“你看,是不是就是我在劇中的樣子?”的確,“陳四爺”的體態、造型一如圖片所示。

  談接戲

  終於能當回“完整”皇帝

  《三國》90多集,曹操隻有200多場戲﹔《甄嬛傳》76集,雍正的戲份有500多場。盡管如此,陳建斌說當初接戲,戲多肯定不是主要原因,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能讓他體驗一回“完整”的皇帝。

  “我拍《三國》時,隻有前朝戲、沒講后宮,只是涉及到了曹操和兒子的戲份。我建議過加后宮的戲,還有展現曹操是政治家、軍事家以外,再加些表現他文學家的戲份,但礙於篇幅有限都沒展現,我就不太滿足。曹操不隻有鐵血和殺伐的一面,他也是人呀。皇帝除了‘上班’,必須有八小時以外的生活。雖然曹操和雍正是兩個人,但對我來說,《甄嬛傳》裡的雍正可以把一個帝王的另外一面展現了,這樣帝王的生活就相對完整了。”

  此外,劇本中的悲憫情懷而不僅僅是爾虞我詐,也是吸引陳建斌的地方。“人一旦擁有生殺予奪的大權,其他人就不可能跟他有平等的關系。雍正跟嬪妃之間因此也無法是真正的知心愛人,但他也是普通人,他渴望體驗去掉權力后男女之間最純粹的情感,就是這種對普通人不難得到的對他來說反而不可得。這就注定了他的內心一定是孤獨的。甄嬛也是如此,最終成為皇太后,得到了最高權力。從世俗來看,她獲得了想要的東西,她成功了,但她內心得到幸福和滿足了嗎?顯然沒有,因為在奮斗的路上,她最終失去了最珍貴的東西,她已經不是從前的她。”

  對於全劇的延伸意義,導演鄭曉龍多次強調對封建制度的批判,而陳建斌的觀點則更多的是對現實生活的反思,“現在社會中的每個人都是這樣,你想獲得財富嗎?你想登上福布斯排行榜嗎?你掙扎,你奮斗,你最終被你所想取得的東西異化,變成另外一個人。”

  談演技

  為找感覺故意“耍大牌”

  《甄嬛傳》中,陳建斌不用去打打殺殺、馳騁戰場。前朝,批批奏章、斷斷國事﹔后宮,看看舞蹈、聽聽小曲……在觀眾看來,陳建斌的戲份輕鬆愜意,實則是“功夫在詩外”,為了能傳達出雍正的“孤獨”、“疲累”、“無奈”,陳建斌必須先找到跟角色的契合點,為此很是頭疼過一陣子。

  “我們看體育比賽、看雜技表演,你看著很輕鬆,但你沒看到他背后付出了特別多的艱辛。演之前我得先說服自己是雍正,怎麼說服呢?我與他的差別比我和曹操的差別還大。曹操,小人物的奮斗史,大多數人都能體會的經歷﹔雍正,用現在的話說是‘富二代’、‘富三代’,這種出身我根本體會不到。我就看他的資料,知道他年輕時有個綽號,叫‘冷面王’,這個人很嚴肅,很內斂、不苟言笑﹔還有他脾氣很急躁,有時候會按捺不住。他的父親給他寫了四個字:戒急用忍。很巧合,接《甄嬛傳》之前,我給自己也找到了一樣的條幅。因為我也是個急脾氣,年齡大了會帶來很多負面情緒。我看到這個一下子找到了共同的東西。”陳建斌說這些背后的故事觀眾是看不到的,但對他來說很重要,他要借助它說服自己就是角色。

  不僅是在拍攝之前必須找到和角色的契合點,在拍攝期間,陳建斌也是活在角色的世界裡。拍《三國》時,收工后一般都是直接回賓館,從不和“大臣們”出去吃呀、玩呀,陳建斌認為曹操不會跟大臣們同樂。“怎麼找到戲中的感覺,就是要靠一點一滴的積累,戲是要靠細的積累,比如增肥、造型都是所謂的‘細’。”

  《甄嬛傳》戲中,雍正擁有生殺予奪的大權,伴君如伴虎,每個嬪妃在他面前都戰戰兢兢﹔而在戲外,陳建斌和女演員們也不大交流,一來是名氣的不對等,二則是陳建斌“體驗派”的做事方法會讓他盡量不出戲。因此當導演喊停,女演員們和陳建斌就會各自散去。“我跟其他演員怎麼建立這種關系(皇帝和妃子),不是說導演一說開始,我們這個關系就有了,我得想各種招。可能有些演員很有天賦,但我是比較笨的演員,使用這種方法也讓他們獲得這種感覺。”對於會不會被扣上“耍大牌”、“難相處”的帽子,陳建斌並不介意,“他們怎麼議論我不重要。”

  晨報記者 馮遐

  ■記者手記

  是演員,不是藝人

  採訪中,陳建斌回答每一個問題時,都不是簡單的就事論事,他會把相關的前因后果很有條理地逐一擺出,透過淺層的現象表達他更深層的思考。他不止一次地強調說自己是演員,不是藝人,不負責娛樂大眾。因此,他塑造的不是藝人型雍正,而是演員型雍正,即這個雍正不需要帥、不需要瘦,而是要與歷史上的雍正盡量貼合,外在和內在皆是如此。

  “演員”這個概念從陳建斌在中戲上學時就漸漸內化到了骨子裡,老師們傳授的都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戲劇體系,整日挂在嘴邊的就是“要愛藝術中的角色,而不是愛你自己”。陳建斌對於表演的認識、人生觀、價值觀和興趣愛好在上學期間早已形成,現在是根深蒂固,所以他完全不會介意那些粉絲和網友對他外形的質疑。

  不過記者認為,在藝人和演員混同的圈子裡工作,又想當圈外人,怎麼聽都是個悖論,且極易落下“裝”的口實。但陳建斌強調就是不想在圈裡,他說這個圈子不會讓他有以此為榮的感覺,有時甚至還覺得很丟人。如果不是孟京輝當年讓他去演《浮士德》,他至今可能還在中戲教書。他因此更願意被稱作讀書人,“讀了幾本書,不求甚解,越讀越糊涂,還自得其樂。”

  既然如此,為何不放下一切重回自己鐘愛的“象牙塔”裡教書呢?令他厭惡和為恥的圈子同時帶來的名和利是否又難以放下呢?面對這樣的質疑,陳建斌說,人很難完全的超脫,或許十年后會回到學校。
(責任編輯:宋心蕊)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