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評名嘴露臉拋出格觀點 趕場專家"霸佔"新聞節目--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辣評名嘴露臉拋出格觀點 趕場專家"霸佔"新聞節目

韓亞棟

2012年02月06日08:10    來源:《北京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有人一度調侃,“如今的電視節目,總結起來就這麼幾種:小叔小姑分家產,青年男女搞對象,演員歌手做游戲,少男少女比歌喉,老頭老太拼雜技,各路專家貧嘴皮……”

  有鑒於此,廣電總局去年打出重拳,發布《關於進一步加強電視上星綜合頻道節目管理的意見》。如今,這一政策實施已過月余,備受詬病的婚戀交友、才藝競秀、脫口訪談等節目在黃金時段的播出量較去年減少69%,新聞類節目日播總量比去年增加33%,北京衛視的《本周銳評》、山東衛視的《調查》等一批頗有特色的新聞欄目也紛紛亮相。

  然而,就在這兩天,江西、貴州等衛視今年新推出的幾檔新聞類節目卻在觀眾中引發爭議。有專家甚至認為,它們雖然披著“新聞類節目”的外衣,其實更像出格觀點和勁爆行為的“競技場”。

  質疑一

  專家成了“萬能充電器”


  在各類節目中充當權威發言人的專家,現在反倒成了觀眾群起而攻的對象。

  作為新聞評論或辯論類節目,《深度觀察》和《新聞當事人》無一例外地邀請了一些國內頗有名氣的專家學者對新聞事件進行深度解讀。然而,電視評論人俞柏鴻剛在貴州衛視《新聞當事人》欄目亮相,便遭到網友調侃:這位浙江辣評名嘴,繼出訪央視、東方、廣東、山東、江蘇、遼寧等衛視后,現在又到貴州衛視“亮牙”了。確實,光是這幾天,觀眾就數次聽到了他的高論:先是在江蘇衛視“舌戰群儒”,以其“鐵齒銅牙”幫“求職者”高俊美“脫穎而出”,緊接著便是在遼寧衛視《交鋒》欄目激情辯論,並撂下“不會上網買火車票的人活著都沒意義”的驚人之語。有業內人士感嘆說:“術業有專攻啊,一個人再博學、犀利,也不能充當‘萬能充電器’,遇上個事兒便出來說道啊!”

  江西衛視的《深度觀察》同樣被一批在各大媒體頻頻露面的專家學者“霸佔”。別的不說,光是觀察員黃歡,便有“電視評論界話題女王”之稱。此女一度在青海衛視《戀戀超姻速》爆下粗口,也曾在湖北衛視求婚類節目《精誠所至》對主持人惡語相向。這類“趕場”的專家,幾乎正成為整台節目的主角。當一段介紹看點或新聞背景的短片滑過,主持人一番插科打諢的引導后,專家們唇槍舌劍的論戰便上演了。他們說起話來抑揚頓挫、振振有詞,但細細揣摩之后,卻發現其內容很是蒼白。“這不是簡單地非此即彼的問題”,“這不是一個簡單的醫學問題,而是涉及到社會學、法學等諸多學科的問題。”對於專家們的這類“見解”,觀眾反問道,“老是講這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大道理,說與不說又有啥區別?”

  質疑二

  冷飯沒能“吵”出新味兒


  專家們的討論還是很熱鬧。這些天來,他們便已先后探討了網癮少年命喪黃泉、捐腎救兒的母親臨陣脫逃、瘋狂養狗導致傾家蕩產、該不該給月薪2500元的窮老公生孩子等話題。

  “北大畢業生,深圳公務員,他的光環令人艷羨,但為何會對父母拳腳相向?媒體曝光之后,兒子拒不認錯,父親卻說兒子沒對自己動手,事件愈發扑朔迷離。”《深度觀察》主持人的引導詞可謂“循循善誘”,但稍稍一想,細心的觀眾便瞧出了問題:北大不是早已聲明,毆打其父母的深圳公務員廖某,並非該校畢業生嗎?有觀眾還指出,這些欄目所探討的其他新聞人物和事件,雖沒有事實錯誤,也多已在數年或數月前曝光。對此,中國傳媒大學教授方毅華評價說,“作為新聞類節目,‘炒冷飯’確實不是太好,但若要有新的觀點、能夠引發新的關注也還不錯。如果真相早已大白,仍要拿假相作噱頭,貼上標簽加以炒作,這就很不應該了。”

  《新聞當事人》欄目雖然沒出現類似硬傷,但幾位嘉賓在極度渲染和夸張地表達其聳人聽聞的觀點之后,同樣遭到觀眾的口誅筆伐。在討論“狗爸爸”瘋狂養狗事件時,有專家爆出“流浪狗不吃就是浪費資源”的相關言論,便激發罵聲一片。而對於該不該給月薪2500元的窮老公生孩子這一問題,專家們混戰成一團,仿若陶醉在“群口相聲”裡,有人發表的“沒有高月薪就不能談戀愛”等言論,也被指缺乏社會擔當。中國傳媒大學教授王曉紅便斷言,發表聳人聽聞的觀點,固然更能引起好奇心和關注度,但如果節目中一味上演漫無邊際的閑談和嘩眾取寵的炒作,隻會使其本身喪失新聞公信力。

  質疑三

  新聞評論只是個幌子


  對於這類穿上“新聞評論”的外套,實際上卻以重復講述離奇故事或上演專家“口水戰”而博得眼球的欄目,中國傳媒大學教師徐帆評論說,它們雖然自冠以“新聞”或“深度觀察”的大名,其實既缺“新聞”又沒“深度”,“縱觀其作法,不過是將先前的故事類、辯論類節目進行了重新包裝,這是否構成真正意義上的新聞節目,還需要打一個問號。”

  不過,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喻國明卻呼吁,對於這些最新形態的新聞類節目,大家須報以寬容的心態。“新聞類節目未必非得正襟危坐,以娛樂化的方式加以表達也是可以的。”喻國明補充說,“現在被認可的新聞節目的形式,最初也不過是一種探索。如果我們要求所有的新聞類節目都做成《新聞聯播》那種類型,會導致‘千台一面’的后果。”

  對於以演播室嘉賓討論形式加以呈現的新聞類欄目,喻國明也表示認同。“如今,對於新聞事實方面的信息,大家伙兒接觸的渠道很多,獲取起來並不困難,反倒是對新聞事件的解讀顯得彌足珍貴,把勁兒使在演播室內,這本身是符合新聞規律的。”不過,他也指出,如果演播室嘉賓討論異化成為出格觀點和勁爆行為的競技場,那就是另外一個層面的問題了,“若是鬧嚴重了,自然會有法律法規等著它們。”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