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寒父子首次共同面對媒體 回應方舟子"代筆"指責--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韓寒父子首次共同面對媒體 回應方舟子"代筆"指責

張艷

2012年02月08日07:21    來源:《揚子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韓寒 韓父韓仁均 方舟子




  ●韓寒:如果地球毀滅,我選擇善良的郭敬明一起生活
  ●版權專家稱“方韓論戰”無價值:只是在演一出戲
  ●韓寒方舟子分別接受電視採訪 雙方"交戰"白熱化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一個是文學天才意見領袖,一個是自稱“對真理有潔癖”的打假斗士,韓寒與方舟子這一場交鋒論戰已經超越了無聊還是有聊的范疇。除了兩位當事人不斷隔空喊話,日前“躺著中槍”的韓父韓仁均也公開站出來、首次與兒子一起共同面對媒體回應此事。方舟子不斷接受各個媒體採訪,並諷刺韓寒早年的文章稍有一點文學素養的人都能看出是一中年猥瑣男的手筆,而韓寒則拉著父親對著鏡頭說:請大家拿張方舟子的照片放在二人中間,“看看誰更猥瑣”。對於話語權的慎用、自由質疑的邊界、這一場論戰的目的、此事究竟要鬧到何時等一系列焦點話題,二人給出了繼續截然相反針鋒相對的回應。

  A 論戰到底為哪般?

  韓寒:他就為了把一個人搞臭 方舟子:勸大家別再造神


  質疑的一方拿不出証據、被質疑的一方難以自証,這場橫貫春節的論戰到底是為哪般?方舟子對自己的行為給出了相當“對人不對事”的理由,“我寫這些文章的目的不是為了爭取韓寒的粉絲他們來同意我,這是不可能的,而且讓他們承認這個現實也太殘酷了。我是想還原真相,是想讓更多那些中間人、那些有一定文學欣賞水平的人、那些非利益相關的人,讓他們以后不要再造神了。韓寒的整個包裝是想讓大家相信韓寒是個文學天才、現在又是意見領袖。我希望大家以后不要再做這個事了,知道這其中至少是有很多疑點,不然會對青少年有很大的誤導。不然以后神像倒了,他們還是很難接受了。”

  而韓寒則認為方舟子的目的完全是“對人不對事”,“他特別聰明的地方是能把人所有的黑暗面都能激發出來。他沒有任何証據,而我有大量証據,有我的同學証明,還有1000多頁手稿。方舟子他隻在乎這件事情能不能最大程度的對我造成影響,這是他最在乎的。他心中的欲望就是把一個人搞臭,越臭就越說明他越有能耐。我不在乎別人說我的文章臭,也不擔心我的觀點差,我很在意的是,這已經不是觀點之爭了,這是在抹黑我,是一場鬧劇”。不過對於這一地雞毛他坦言自己已經接受了,“我覺得今天我所承受的這一切都是我該承受的……這本身就是一種償還,因為之前我得到的太多了。只是,我在為我沒有做過的事情而承受,這讓我難受”。在難受的同時,他又笑著說自己還是有所得,“我女兒學會了安慰我,我說:來,親我一個,她就過來親我,以前她不會”。

  B 邊界在哪裡?

  韓寒:加害者在大搖大擺 方舟子:合理質疑不觸及邊界


  這一場論戰由方舟子主動介入,然后韓寒被動應戰,韓寒在接受優酷採訪時坦言這不能算是自己人生中的最大挫折,但的確給自己造成了很大困擾,“有時候晚上或者睡覺的時候我覺得太煩了,這事情真的很煩、很累,很多人做的是有罪推論,也不是很多人,就那麼幾個人,我知道多數人都知道是怎麼回事,而且我知道很多人都很支持我。但往往這個時候你的視線裡就隻有那麼幾個人,你就隻想說服他們,就想著他們怎麼就在那裡胡攪蠻纏,我就一定要說服他們。其實我爸是受害者,我也是受害者,而加害者卻在那裡特別囂張地大搖大擺”。

  對於方舟子的質疑,大眾的爭論集中在話語權應該慎用和自由質疑的邊界之上,對此,方舟子在接受騰訊採訪時表示自己的質疑不存在話語權的濫用,“一兩周前,路金波說我是個有心理疾病的人,說我這種人有這麼多粉絲是很危險的事情。其實他粉絲比我還多,他害怕我。話語權大小跟你說的話能不能被大家接受、有沒有信用是兩回事,姚晨支持韓寒,她好幾千萬粉絲呢,我能跟她比嗎?”至於自由質疑的邊界在哪裡,他也表示這個討論沒有意義,“不存在邊界不邊界的問題,這是在轉移話題。我質疑的是他文章的真假問題,而有人將此轉移到韓寒該不該受質疑、質疑的邊界在哪裡,這沒有討論的價值。顯然,作為公眾人物是應該受質疑的,我不是在造謠抹黑,而是合理的、根據事實進行合理的推測和質疑,不觸及邊界”。

  C 誰是猥瑣男?

  方舟子:明顯是中年猥瑣男的文筆 韓寒:大家看看誰更猥瑣? 韓父:我們自己問心無愧


  對於二人的論戰,雖說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但“猥瑣男”的主題還是讓大家聞出了一絲人身攻擊的火藥味,而最具有攻擊性的一句評論是他在談到韓寒作品時表示:“從他最早的文章開始看,《書店》不可能出自一個14歲少年,而是一個中年的、中年猥瑣男的文筆。差不多同一時期的,《求醫》、《杯中窺人》等文章的文風都很一致,裡面體現出來的人生閱歷、知識沉澱,裡面體現出來的時代烙印都是出自於一個中年人”。

  一句“中年猥瑣男”明顯戳中了韓氏父子,在父子首次共同亮相接受優酷採訪時韓寒表示:“除了我,我父親也很冤枉,我爸爸都快得憂郁症了。現在我父親的文章也拿出來了,完全不是我的風格。方舟子又覺得我父親的嫌疑也沒有了,是有個不知道是什麼人……哦,猥瑣中年男代表,方舟子說的話從頭到尾在誣陷傷害一個清白的寫作者。還用什麼猥瑣中年男……實際上就是在傷害我父親,其實我父親很可愛的,而且你現在可以把方舟子的圖片放在這裡,看誰更猥瑣一些!”而被疑為“中年猥瑣男”的韓父笑著說:“我們自己問心無愧,開始根本就沒把這當回事”。

  D 還要鬧到何時?

  韓寒:這是我最后一次回應 方舟子:他越回應漏洞越多


  韓寒在接受採訪時無奈地表示自己深受此事困擾,雖然沒有哭過,但變得焦慮而不願講話,他坦言以后不想再回應此事,至於為何還要打官司,“我要打官司隻有一個原因,我知道官司解決不了任何問題,但就是希望以后的寫作者不要受到這種無端的誣陷。在沒有証據的情況下,這對寫作者是很重的一種指証,你指証一個寫作者你必須拿出証據來”。此外韓父也是韓寒打官司的另一原因,“父親很執著,他想要給我証明一個清白,甚至找出了1999年我的病歷卡”。

  而越戰越勇的方舟子則絲毫沒有“收兵”的意向,方舟子毫不客氣地暗示韓寒說多錯多,“我是很歡迎跟他回應的,因為他一回應我就會找出漏洞,說實話這幾天的回應對他形象是有損失的。看了他的視頻和回應有人加深了對他的懷疑,也許博客文章也不是他寫的”。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