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再反思患者殺醫 白岩鬆:用愛與溝通回應仇恨--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央視再反思患者殺醫 白岩鬆:用愛與溝通回應仇恨

2012年03月28日07:29    來源:CCTV-新聞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2012年3月27日央視《新聞1+1》播出《恨來了,愛回去!》,以下是節目實錄:

  《新聞1+1》2012年3月27日完成台本

  ——恨來了,愛回去!

  (節目導視)

  解說:

  今天,哈醫大醫院籃球館,一場為實習生王浩舉行的追悼會。

  一個不到18歲少年的瘋狂之舉,一個年僅28歲醫學碩士的死亡,一起惡性醫院暴力事件的創傷該如何撫平?

  王浩學長:

  就和發生在我們自己身上一樣,我們感到深深的悲涼。

  解說:

  哀傷、憤怒、恐懼、期待,救急扶傷的醫生如何保護自己,事關生命的醫療關系如何繼續前行?

  《新聞1+1》今日關注“恨來了,愛回去!”

  主持人(白岩鬆):

  您好觀眾朋友,歡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

  在昨天晚上《新聞1+1》節目當中關注了發生在哈爾濱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凶殺案。節目的標題叫“殺醫生”,我們可能也是凶手。節目播出之后,整個節目的播出稿會在網絡上刊登出來,但是不幸地看到,在節目稿的背后依然會有著很多充滿著暴戾之氣、充滿著仇恨、充滿著偏激的留言。

  隨便舉兩個例子,今天晚上5點39分一位網友說,“我也很高興,就和貪官被殺了一樣的高興。”今天晚上將近8點,“殺的好,現在醫生沒醫德,沒良心,大家都拍手叫好。”看到這樣充滿暴戾之氣、充滿著仇恨、充滿著偏激的留言,而且還有很多。我沒有意外,因為讓這樣的事情在一夜之間就消失幾乎是不可能的。但是有的時候我也會對這樣的網友,帶著仇恨跟這個世界相處的人,有一些擔心,也有一些同情,可能這也是一種疾病,而且是一種傳染病。匯聚在一起的時候可能在告訴我們這個社會病了,仇恨可能有萬千的理由,但是回應這種仇恨卻隻有一種方式,那就是用愛去回應,去溝通、去尋求理解、去改革、去改變,怎麼辦?因為畢竟還有這樣一個留言在提示我們。

  “現在的人因錢致病,很多人都精神不正常!人與人之間缺少的是人情﹔多的是仇恨!悲哀啊!不能當病人,更不能當醫生!”看到最后一句話,我們所有的人必須理性下來,為什麼?不能當醫生,也許很多人能夠做到,但是誰能夠做到不能當病人?不管你現在多麼健康,你做不到,生老病死是任何人一生的規律。如果當您生病,或者當我們生病的時候都沒有人當醫生了,我們該怎麼辦?所以我們還是要理性下來。

  來,一起去關注一下今天下午舉行的一個追悼會,為那位年輕的遇難者、為那位實習醫生去送行。

  (播放短片)

  解說:

  今天下午3點,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籃球館近千名哀悼者,還有寄托哀思的花籃、花圈,這是一場為實習醫生王浩舉行的追悼會。

  除了王浩生前的同事、同學,現場黑龍江省衛生廳、教育廳以及哈爾濱市領導、哈醫大領導也前來為這個年輕的生命致哀。在追悼會現場,王浩的父母情緒激動,失去兒子的母親幾乎無法站立,40分鐘的追悼會,緬懷的人群心懷悲痛。王浩的學長在現場致追悼辭。

  韓志陽(王浩學長):

  是一個高高瘦瘦的男孩兒,很?腆,一進圖書館就會朝著工作人員微笑。

  解說:

  今天,在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裡,所有的LED屏幕上也都寫著追思王浩的話語。醫院大樓的正門前挂著挽聯,共勉完成王浩同學未盡的醫學事業,向王浩同學學習。

  今天在追悼儀式的通告中,院方發出了這樣的呼吁,而對於剛剛失去同事和朋友的這些醫務人員來說,這樣的擔當也許還需要面對壓力,鼓足勇氣。

  韓志陽:

  首先是對王浩的悲涼,因為王浩也是從五年大學、三年碩士,碩士剛畢業考取了博士,很不容易,我們經歷和走過的路都是很相似的,所以發生王浩身上或者發生在任何一個人身上,這種事情我們都感同身受,就如同發生在我們自己身上一樣,我感到深深的悲涼,我相信不光是我,醫科大學的每一個人,包括全國所有的醫療工作者以及每個有良知的中國人都會感到深深的悲涼。

  解說:

  幾天來血案的發生引發了社會的持續關注,來自全國各地的媒體也都出現在了追悼會的現場。悲劇發生之后,有網站在轉載此事件新聞報道的后面,設立了讀完這篇新聞后您心情如何的投票。投票結果顯示,6161個人次的投票中,竟然有4018人選擇了高興,佔到了總投票數的65%。針對這樣的聲音,王浩的學長也說出了自己的心聲。

  韓志陽:

  醫生是一個救急扶傷的職業,這是每一個醫療工作者堅信的,這也是我們所堅守的。

  主持人

  他的學長多次用了悲涼這樣一個詞,真是奇怪,這可能就是一種共鳴。

  今天我在給一位醫務工作者回短信的時候,我也用了這個詞,我跟他說昨天晚上我是以悲涼的心態在做這期節目的。但是我的另一個心態就是能改變一點是一點。的確有一種悲涼的感覺,不過在這裡首先還是要對王浩說,“一路走好”,可能天堂也需要好醫生,同時希望他的父母和家人節哀,當然我們也希望所有的受傷者盡早康復。

  我相信這幾天的時間裡,全國醫生和醫院的日子都不好過,哈醫大第一附屬醫院的日子應該格外難過。

  接下來要連線的是哈爾濱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副院長劉宏宇。他主管這次的突發事件,並且是醫院的新聞發言人,剛剛從手術台上下來。

  劉院長,您好。

  劉宏宇:

  您好,主持人。

  主持人:

  剛才在短片裡看到王浩父母的時候感到的確非常難,因為孩子更好的生命、生活的前程好像剛剛打開,突然戛然而止了,不知道你們一直在用什麼樣的方式去撫慰他們的親人,包括受傷者的親人、家屬?

  劉宏宇(哈醫大一院副院長):

  實際這件事情發生以后,受害者家屬王浩的父母及其親屬非常悲痛,可以用悲痛欲絕這個詞來形容。我們對此組織了很多專家組,其中包括心理咨詢,還有餐飲、法律各個部門的專業人員對親屬進行安撫,因為他們可以說是悲痛欲絕。

  主持人:

  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接下來人群會非常大,相信這幾天哈醫大第一附屬醫院的你所有的同事,尤其很多年輕的醫生日子非常難過,同時醫院又不能關門,又必須正常地去面對很多的患者,如何調試你的同事,尤其是很多年輕同事們的心態?

  劉宏宇:

  可以說整個醫院處於悲痛之中,以前我每個星期六、星期天都要做一些手術,因為現在的病人非常多,經常會利用星期六、星期天的時間加班加點。但是這個星期天,當我邀請一個麻醉師配合我做手術的時候,他竟然非常激動地說“我不做手術了,我不給你麻醉了,我們的醫生都被殺了,我今天休息”,但是當他冷靜下來的時候,他又給我打了電話,你要想什麼時候做就給我打電話吧。所以說從這個例子來看,的確哈醫大醫護人員還處於一種悲痛之中,但是我們也理解他,作為我們醫護工作者,我們作為醫院裡的領導,積極和大家因為心理疏導,和他們進行溝通,讓他們不能影響正常的工作。但是說不影響,還是多多少少受到一些影響。

  主持人:

  劉院長,您自己呢?您在昨天做了多台手術,今天也在做手術,怎麼樣去調試自己?

  劉宏宇:

  因為我已經從醫31年,當醫生26年,實際這種事例也確實經歷了一些,我總覺得到了手術台以后心就靜了一些。當然從這個事例上來看,這種突發事件我為了讓大家放鬆一點說了一句話,“還是手術台上安全”,是這樣,但是多多少少還受到一些影響。因為在手術稍微閑暇一點的時間,我們的同事就會議論這件事情,因為這件事情確實剛剛發生在我們的眼前。

  主持人:

  其實恐怕更有效的方式就是時間了,除了開展很多撫慰的工作來說,可能更需要時間,然后讓包括您在內的所有同事慢慢平復下來。

  接下來當然要關注會採取哪些方法更加好地保護醫生的安全。接下來繼續關注。

  (播放短片)

  解說:

  3月24日,在事件發生的第二天,黑龍江省衛生廳在其網站上就發布了一份“黑龍江省衛生廳關於保障醫務人員人身安全的通知”。通知中說,“2012年3月23日,我省發生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醫務人員被嚴重傷害事件,造成一死三傷,情節惡劣,后果嚴重。該事件的發生凸顯了構建和諧醫患關系的長期性和重要性,以及保障廣大醫務人員人身安全的緊迫性和必要性。”對此,文章強調了三點問題,“努力構建和諧醫患關系﹔全力保障醫務人員安全﹔全面強化醫療質量管理。”值得提及的,在第二點全力保障醫務人員安全中指出,要加大安保投入力度,其中就包括購置醫療檢查設備的同時,安裝警鈴、攝像頭、監控器、門禁系統等設施設備﹔加強配備安保人員等內容。同時還指出,醫務人員要掌握應對突發事件的一些技巧和方法,如“三可”、“三不可”原則:可順不可激,可散不可聚,可解不可結。察言觀色,及時應對﹔見機行事,量力而為等等。而我們可以看到這份通知在等級一欄中表明的是“特急”、“明電”。

  對此事給出關注的還不只是黑龍江省衛生廳。今天,《健康報》在頭版對此事后續繼續關注,這則題為“陳竺:嚴厲打擊殘害醫務人員的罪行”的文中說,“3月26日,針對哈爾濱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醫生被殘殺事件,衛生部部長陳竺要求衛生部辦公廳向黑龍江省衛生廳了解情況,要求嚴懲凶手,嚴厲打擊殘害醫務人員的罪行,並請黑龍江省衛生廳代向被害和受傷醫務人員家屬表示沉痛哀悼和慰問。而這則消息在衛生部的網站上同樣顯示在顯眼的位置。

  主持人:

  接下來要繼續連線哈爾濱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劉宏宇院長。

  劉院長,我相信這兩天可能是因為一直在處理這件事情,包括追悼會的召開,撫慰家屬,包括同事。黑龍江衛生廳已經明確要求今后醫院要更加做好安保,,比如說警鈴等等,從你們醫院的角度發生了這起事件,接下來該怎麼去考慮?從哪兒開始做起?

  劉宏宇:

  除了衛生廳對我們各大醫院的要求以外,更重要的是提高醫護人員,包括工作人員安全防范意識,這個意識非常重要。因為現在國家初步想法已經把醫院准備定為一種公共場所,因為公共場所可能會出現除醫療糾紛引起的矛盾以外的很多刑事案件。作為刑事案件各種危險都可能存在,作為醫護人員和工作人員要提高防范意識,可能比硬件的設施更加重要。

  主持人:

  比如說在防范意識當中什麼是非常重要的,恐怕一開始要跟所有的同事去說清楚?

  劉宏宇:

  防范意識:第一,如何來辨別一些可能會出現偏激或出現傷害別人的人﹔第二,一旦出現以后,怎麼樣保護自己,同時也和同事們如何避免在這個事件當中受到傷害,當然還有受到傷害以后如何自救,如何使損害降低到最低,這是很重要的,這是常識性的,就像消防知識的普及一樣。

  主持人:

  劉院長,看國外其實也有很多的做法,避免會出現這樣的災難。像美國醫院門口都有安檢,不讓金屬物品進去,裝備金屬探測儀防止凶器入內,而且急診室醫生的座位底下都有按鈕,一按警察就會聽到,警察來會把鬧事的人弄走,美國警察會在醫院附近經常巡視。加拿大是分流病人,從社區醫院等等,這樣會有利於減少這樣一種糾紛。日本設專人聆聽患者苦惱,也是一種分解。

  劉院長,現在我們醫院在硬件防范方面是否具備條件?比如說監控設備,是否都有警鈴,是否有按鈕等等?

  劉宏宇:

  目前我們醫院的設施:第一,大部分區域都有保安,但是沒有做到每一個樓層都有,通過這次案件想每一個樓層都設保安,這是我們有的想法。第二,要完善門禁制度。第三,更重要的是要在探視制度上更加完善,在指定的時間探視。

  主持人:

  探視制度指的是有些地方不能隨便進。

  劉宏宇:

  不是,在規定時間段,比如說在下午3點到5點可以探視,5點鐘以后就不允許隨便探視。因為在探視期間我們可以加強安保,同時也有很多人,醫護人員進行接待,非探視時間就減少人員的流動,因為醫院需要舒適安靜的環境,如果全天候,這樣會影響患者的休息,影響患者的康復。

  主持人:

  其實硬件可能中國很多醫院現在由於一系列這樣的事件都會慢慢去更新。

  聽起來其實也挺難過,但是沒有辦法的辦法,目前就是這樣一種處境,可能還是要去解決硬件,但是歸根到底恐怕要用軟件,尤其要用愛、用醫德慢慢去營造一種更加安全的環境。

  接下來我們繼續關注。

  (播放短片)

  解說:

  哈醫大血案已經發生第五天,雖然不再是黑白頁面,但醫學、藥學、生命科學專業網站、丁香園論壇對王浩的悼念仍在繼續。

  網站於昨天下午4點47分發起的“一句話、一張照片、一次微表達,就是一份力量”專題,截止今晚8點,已經積累了800多條留言。事發后的憤懣依舊在繼續,而對於醫患關系的期待也在逐步累積。

  而在文字之外,一張張征集來的圖片也同樣在表達著這樣的情緒。

  主持人:

  接下來繼續連線劉院長。

  劉院長,其實硬件無論怎樣改善,從醫生的角度可能是治標,一方面需要醫改,改革﹔另一方面可能也需要軟件,包括醫生醫德等等方面的提升。在這方面,劉院長,接下來會做什麼工作呢?

  劉宏宇:

  我們作為醫生,甚至有些醫學生將來要成為醫生,這是他們的職業生涯。一個好醫生有三個基本條件:第一個是醫德,第二是醫療技術,第三是要有一個好的溝通本領。醫德決定著整個醫療行為的過程,因為一個好的醫生最高境界就是最大限度地提高病人的生存質量,這裡面包括你自己掌握的技術和醫療資源。醫療技術是保証醫德想最大限度提高病人生存質量這樣一個目標,醫療技術是它的保証。溝通非常重要,誤解就源於溝通不暢,溝通方法不得當。要溝通好通過幾個方面能夠達到,首先溝通要針對不同的對象,因為很多人的背景不一樣,地位、從事的職業各個方面都不一樣﹔第二,需求不一樣。在我們的工作當中,每個人的需求不一樣,針對他不同的需求要知道。第三,對他整個的醫療行為要和他進行溝通、交流,使他最后對你治療的效果,好還是壞能夠滿意,這是非常重要的。好的醫生必須具備醫德、醫技加溝通,這三個必需的條件。

  主持人:

  因為德行必須要高,技術要精湛,同時溝通,尤其在目前的環境下溝通是一個特別需要強化的能力,過去太看重的是德和技術,但是溝通有時候生硬可能也擰了。

  最后一個問題,別人用刀子來了,但是我們還隻能用愛回去,用微笑回去,會不會有一種委屈感,怎麼去解決這種委屈感?

  劉宏宇:

  我覺得委屈,也可能我行醫時間很長,我也曾經在發生案件的當天,凌晨4點,我在給我們醫院風濕免疫科,也就是案件發生的科室醫生進行輔導的時候,就有一個年輕醫生說,“你看我給他們治病,他竟然還把我們的醫生給殺了”,他可以說是歇斯底裡在喊。從他這個表達當中也看到他充滿了委屈、充滿了不解,但是醫生這個職業就是救急扶傷。我們有一個受傷的醫生王宇,在被以前的患者或者是凶手刺傷的情況下。

  主持人:

  劉院長,由於時間的因素我得打斷您了。

  希望大家能慢慢把這種委屈感的消掉了,成為我們心目當中的好醫生,加油吧!

  最后念一下這張照片上的這句話,“我不想有一天這一身從小就向往的白衣服會被鮮血染成紅色,請讓我們找到繼續堅持的勇氣。”

  加油!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