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劇“二奶”情節盛行易被效仿 成婚姻新殺手?--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影視劇“二奶”情節盛行易被效仿 成婚姻新殺手?

黃宏 潘子菁

2012年04月12日07:41    來源:《浙江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虛擬的情節,現實的樣板——

  影視劇,婚姻新殺手?

  核心提示:

  如今的影視劇盛行描述“包二奶”、“拜金主義”等不良風氣,但隨之而來的是,與影視劇情節類似的離婚案件也在現實中頻繁發生。甚至有人驚呼,影視劇成了婚姻殺手。那麼,到底是影視作品過度渲染的低俗情節影響家庭和睦,還是現實生活給影視作品提供了太多素材?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這是一些影視劇中最常見的一句話。但現實生活中,很多夫妻的離婚故事,簡直就是影視劇情節的翻版。從省內外法院判處的眾多離婚案例中,同樣也能發現這一情況。

  江蘇一家法院最近發布的“關於家事糾紛審理情況的調研報告”,就將矛頭直指當下影視劇對“包二奶”、“拜金主義”等不良風氣的刻畫,認為對這些情節的刻意渲染是誘發離婚糾紛頻繁發生的元凶。

  上演真人版

  這段時間,電視劇《夫妻那些事》熱播,劇中主人公林君和唐鵬事業有成、相互尊重,本是羨煞旁人的完美夫妻,但“造人”問題,打破了家裡的寧靜,感情開始出現危機……

  不想,嘉善也出現了真人版的《夫妻那些事》,上法院鬧離婚的原因,也一模一樣:要麼離婚,要麼生孩子。

  嘉善這對夫妻,就是沈磊和胡麗。他們感情很好,學生時代就確立戀愛關系,是同學眼中的“金童玉女”。從“山楂樹之戀”變成“青蘋果之戀”,在兩人的小心呵護下,學生時代青澀懵懂的戀情結成了正果——2009年9月9日,兩人結束長達5年的戀愛,幸福地步入婚姻的殿堂,小夫妻倆非常珍惜,婚后生活恩恩愛愛,還添置了小轎車。

  但旁人眼中的這對完美夫妻,有一件事情,讓沈磊感到很不痛快。

  “老婆,我們要個寶寶吧。”“再等等,我們還年輕呢。”婚后,沈磊多次向胡麗提出想要生寶寶,胡麗每次都以兩人尚年輕為借口推托。

  “老婆為什麼一直不想要孩子?”沈磊的腦中頓時浮現當前家庭倫理劇中常有的一些情節,慢慢變得疑神疑鬼起來。一點點生活中的小事,也會被他懷疑個半天,甚至疑心妻子不忠,開始暗中盯梢。一段時間后,他發現,妻子沒有外遇。

  豈料,他懷疑的東西反而更多,覺得妻子瞞著他什麼。面對他的疑問,胡麗每次都是輕描淡寫地搪塞。

  一次,沈磊無意中發現妻子一直患有皮膚病。他懷疑這是妻子不能生育,也不肯告訴他真相的重要原因,就到處查資料、問人,越問越覺得自己的懷疑是真的。

  “要麼離婚,要麼生孩子”,沈磊一怒之下,竟想到離婚。直到法院庭審,胡麗才明白,為什麼丈夫死活要和她離婚,原來全是為生孩子這件事。

  “我具有生育能力,我也想要孩子,隻不過想晚點生而已。”法庭上,對丈夫胡思亂想的影視劇般情節,胡麗又愛又恨,有些哭笑不得。經法院調解,誤會化解了的這對小夫妻,最終沒有離婚,但感情裂縫的彌合,顯然還要很久……

  容易被效仿

  這些年,無論是韓劇,還是國內電視劇,“契約婚姻”都是一個很熱門的話題,有《浪漫滿屋》、《我叫金三順》、《老大的幸福》等等。

  “在我眼裡,所有的夫妻都是契約關系,只是那契約的內容不一樣而已”,也成為頗為流行的一個段子。

  這些電視劇中,主人公的結局通常而言,都是好的。生活在現實中的孫紅與陳磊,也是“契約婚姻”,但結局並不美好。

  孫紅與陳磊戀愛多年。2007年5月,孫紅發現陳磊迷上賭博還欠下10多萬元的賭債。當時已懷孕4個多月的她,想到簽署一份合約,以為這樣就可以像電視中那樣,使婚姻有保障。合約的內容包括: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由於男方有賭博、惡意欺騙、嫖娼等行為,由女方提出的離婚,男方在離婚時要一次性補償50萬元。

  合約沒約束住陳磊。2009年9月,陳磊因欠下百萬賭債拋妻棄子逃到江西、福建、上海等地,放債人常到家中逼債。為此,孫紅去年向法院提請離婚,並請求法院認定她與陳磊簽署的合約有效,要求陳磊兌現。最后,婚是離了,但法院認定這份契約無效。

  大多數成年人都知道,不能讓兒童看有暴力內容的電視節目,因為兒童會效仿。其實,類似的情況也會發生在成年人身上。

  影視劇中的很多情節,大多是虛擬的、夸張的,與現實有很大距離,但這類情節播放過多,就容易在現實中產生潛移默化的影響。就像現在很多影視劇,充斥小三、出軌、報復、離婚、一夜情等元素,劇中,“小三”個個長得美如天仙,老婆一個個都有問題,不是忙工作忽略了丈夫,就是在家做主婦和丈夫脫節,而男人個個風流倜儻。

  寧波鎮海有一對夫妻就是把影視劇情節用到實際生活中,結果差點離婚。丈夫庄某認為,夫妻就應該像有些電視劇描寫的那樣,男人在外掙錢,家務活由女人承擔。於是,他每天下班回到家,除了逗逗孩子,就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任憑也是上班族的妻子一個人忙活。

  又累又氣的江某竟想出一個“妙招”,那就是“家務活換夫妻生活”:如果庄某想過夫妻生活,就必須先做家務。庄某非常生氣,提出離婚。所幸經鎮海法院調解,兩人言歸於好。

  共同來清除

  “連廣告都會改變人們的行為和購買模式,更何況影視劇。”心理咨詢專家雷開春舉例說,比如一個人暫時沒錢買房,以前的習慣想法是要努力工作增加收入。而很多影視劇向觀眾展示另外一條路——那就是做小三也能有房、有車。“每個人心中都有個魔鬼,也有個天使,誘惑多了,就會反問自己——為什麼電視裡可以,我不可以?”

  江蘇省儀征市法院的“關於家事糾紛審理情況的調研報告”認為,與傳統引發離婚的諸多原因相比,當下的離婚案件以夫妻忠誠義務問題最為顯著,婚外戀、第三者插足、網戀、一夜情等“婚姻殺手”尤為突出,其中影視劇的低俗之風就是一大誘因。

  “人情債,我肉償啦!從現在開始我就步入職業二奶的道路了!”2009年上映的電視劇《蝸居》“雷語”頻現。劇中的“職業二奶”郭海藻成長於書香門第、畢業於名牌大學,卻靠著與官員偷情住進大房子、不再為錢發愁,過上一段短暫的“幸福生活”。她雖然沒有好結局,但不少人還是感嘆,《蝸居》是一部讓“80后”美女想做“二奶”的電視劇。

  有觀眾表示,這些低俗影視劇,竭力渲染婚姻中的丑惡與無奈,卻又給不出令人滿意的解釋,簡直就是在破壞家庭和諧。

  “藝術來源於生活,是現實給影視劇創作提供了肥沃的土壤。但我們更應該看到,一些影視劇創作者功利而浮躁,為了讓戲劇沖突更明顯,故意放大社會現實的陰暗面,在一部作品中將出軌、報復、離婚等眾多有悖道德底線的敏感話題一網打盡,大力展現現實生活中的丑惡現象。如刻意放大性解放、包二奶、第三者插足、網戀、一夜情等與夫妻忠誠義務相悖的不端行為,刻意渲染拜金主義、絕對個人自由、無須對家庭成員負責等與家庭道德相悖的價值觀。”網絡評論員何勇海認為,這種做法在一定程度上會加劇一些人婚姻家庭道德觀“荒漠化”現象,在這種低俗影視劇的誘導下,自我約束力差者,極易墮落腐化。

  還有專家指出,把離婚歸咎於影視作品,似乎有點反應過度,但掃除熒屏低俗之風,的確需要多方共同努力。作為影視編導,不能丟棄自己的社會責任,對作品持謹慎態度,不能在作品中大煽低俗之風,對那些沒有審美價值和思想意義,內容又很庸俗的,要堅決剔除。播出機構也要增強社會責任感,不能為了收視率對一些低俗影視作品推波助瀾。相關部門更要對此類題材嚴格把關,正確引導。

  (因涉及個人隱私,文內當事人均為化名)

  浙江工商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張敏杰教授:現在確實有一些影視作品把社會現象游戲化,把一些在倫理道德上有爭議的事情擴大化,對受眾產生很大的影響,造成很多負面作用,甚至是道德的淪喪。現在的當務之急,相關部門應給影視作品劃一道紅線:涉及家庭倫理、兩性關系及交往等,內容有爭議的要謹慎,導向不正確的要糾正。另外,影視劇制作人也要增強社會責任感,不能唯利是圖,無視自己作品對社會的反作用。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燕帥)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