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電視劇簡單模仿美劇難取真經 應該學什麼?--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國產電視劇簡單模仿美劇難取真經 應該學什麼?

韓亞棟

2012年04月12日08:14    來源:《北京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在中國的年輕族群和都市白領中,美劇已悄然流行了十幾年。

  甚至精明的中國廣告商也開始注意到了其中的市場價值。就在不久前,一盒國產品牌的牛奶,便出現在《生活大爆炸》男主角“謝耳朵”的茶幾上,被敏感的媒體稱之為“中國商品首次在美劇中植入廣告”。

  作為風靡世界的影視先鋒,美劇的成功奧秘何在?在“向美劇學習”的過程中,中國的電視劇創作者又經歷了怎樣的“迷失”與“越獄”呢?

  簡單模仿難取真經

  中國觀眾對美劇並不陌生。早在上世紀80年代,它便開始亮相中國熒屏。最初是《大西洋底來的人》和《哈裡森敢死隊》,隨后是《豪門恩怨》和《成長的煩惱》。沒過多久,國產電視劇的創作者便開始效法美劇。那是上世紀90年代初期,導演英達率先將美式情景喜劇移入中國,拍攝了情景喜劇《我愛我家》。

  2007年前后,國產劇對美劇的模仿臻於高峰。《絕望的主婦》、《迷失》、《欲望都市》、《越獄》成為中國導演競相翻拍的對象,《美麗主婦》、《末路天堂》、《好想好想談戀愛》、《遠東第一監獄》紛紛面世。一部美劇《反恐24小時》,甚至衍生出《非常24小時》、《危情24小時》、《24小時警事》等多部翻拍作品。

  那時,從故事框架到劇情細節,國產電視劇克隆美劇的現象比比皆是。《24小時警事》就非常典型。它剛剛露臉,美劇迷們就將其“抄襲罪狀”公之於眾:序幕一模一樣,都是電子表不斷顯示時間﹔正義方同樣出現內奸,破案與追查內奸同時進行……此后的《愛情公寓》,也被指抄襲《老爸老媽的浪漫史》和《生活大爆炸》等美劇。有觀眾甚至將類似情節截圖對比,發現《愛情公寓》中“女主角家裡的擺設”、“歪床斷掉的腿”,都與原劇一模一樣。

  《好想好想談戀愛》則照搬《欲望都市》,在主題結構、人物設定等方面照葫蘆畫瓢,只是在劇情上過濾掉了原劇中的涉“性”話題,將重心由“性”轉向“情”。但劇中4位女主角對婚姻的不屑一顧,對傳統兩性關系的不滿,以及她們不斷更換男朋友並且被贊美的言行舉止,都招來很多在個性和情感觀念上與之迥然不同的中國女性觀眾的非議。

  這種復制與移植緣何並不成功?中國人民大學影視研究專家常江分析認為,中美兩國的文化差異和受眾差別擺在那兒,翻拍美劇看似簡單,實則涉及復雜的文化轉化,“肆無忌憚地拷貝情節,必將畫虎不成反類犬﹔略作調整后在中國的文化環境中講述美國式的故事,則無異於‘無土栽培’。”《遠東第一監獄》導演王偉民也坦言,自己當年翻拍很失敗,“簡單移植他人概念,在故事本身的講述和人物的深度挖掘上沒有突破,也就根本談不上打造中國版《越獄》”。

  終於摸出了門道

  近幾年,中國電視人對美劇的學習,已經從簡單照搬內容,轉向借鑒技巧和摸索規律。

  王偉民注意到,短短幾年下來,扛拍、鏡頭的多方位變化等美劇拍攝技巧,已在國產劇中遍地開花。導演闞衛平從中嘗到了甜頭。執導《大宋提刑官》時,他借鑒美劇《犯罪現場》中閃回、電腦特技等手法,將主人公宋慈勘查現場斷案的過程精彩呈現,打造了中國首部古裝懸疑推理劇。

  清華大學教授尹鴻指出,除了個別技巧的運用,美劇對中國商業電視劇的類型成熟影響更為深遠。曾打造《炊事班的故事》、《武林外傳》等熱播劇的導演尚敬坦言,情景喜劇這一娛樂樣式,在美國經過了大浪淘沙式的考驗,其戲劇結構、人物設置和敘事風格都形成了一套“黃金定律”,他不過是按規矩出牌,才在中國的土壤中將異域的種子澆灌出花果。常江則指出,近年來蔚然成風的諜戰戲,也處處閃動著美劇的影子。

  《潛伏》中便“潛伏”著美劇元素,這是導演姜偉也並不否認的事實。常江指出,這部戲在人物造型、光線與色彩、攝像和剪輯風格上,都大量借鑒了美劇。他舉例說,美劇對光線的運用是非常講究的,其室內戲總會用三把以上的燈,一把以主光照亮主體人物,一把以逆光彰顯其輪廓,一把照亮其背景,最后再伺機布置輔助燈﹔而國產劇卻總是疏於設計地打上很多燈,將所有東西都照得特別亮,不留陰影,不問明暗,“《潛伏》在這方面未落窠臼,顯然是受到美劇的影響。”

  《黎明之前》更被視為美式情節劇中國化的范本。導演劉江直言,“我沒有刻意去模仿哪部美劇,但我上學時是看美國電影長大的,因而一定會不自覺地受其影響。”他指出,美劇中的強化情節,總以事件為先,靠懸念環環相扣地推進故事,節奏非常快,《黎明之前》在這一點上做得很純粹:它一上來就是怎麼抓水手,以及水手怎麼破獲對方臥底,這幾個事件推著劇情往下走,這種創作方法和美國類型片的創作手法很類似,“情節劇這樣來做,能讓節奏更快,讓每一集戲都很精彩,這是符合影視創作和傳播規律的。”

  依然拿不下大制作

  向美劇學習已經成為國產電視劇創作的一種風尚,但制作上能與美劇媲美的作品卻仍然很少。

  中國傳媒大學副教授郭艷民一直在做國產劇與美劇的比較研究。他直言,與美劇相比,國產劇在搭景、特技等制作上的瓶頸,一時間還很難突破。

  王偉民對此深有體會。當年拍攝《遠東第一監獄》,他們先是在旅順的日俄監獄拍內景,剩下20多天的外景戲,本該到故事發生地上海拍攝。但制片人估算了一下轉場和租借場地的費用,大概得花300多萬元,便表示掏不出這個錢,隻能在這兒拍。一道難題便產生了——“我得在當下旅順的街道上拍出30年代大上海的感覺!”闞衛平在打造3D電視劇《吳承恩與西游記》時也有過類似的遭遇。他曾試圖在特技上有所突破,但最終卻隻能報以遺憾。他嘆息說,“美國人做特技,跟玩兒似的,受制於資金和工期,我們的特技更像炒菜時放的蔥花,只是一種作料兒。”

  據了解,一集美劇的成本通常在200萬到400萬美元,特別的劇目,如《急診室的故事》,其單集投入高達1300萬美元,超過很多電影的預算,而國產劇的單集投資常常不到兩百萬元人民幣。美劇拍一集,大約會用5天時間彩排,然后再花2天以上時間拍攝,《老友記》的一個片段,就曾拍攝了10天﹔而國產劇最多不過三天一集,一部三十多集的戲,常常六七十天便拍完了。

  “國產劇的商業模式決定了我們無法進行大制作。”王偉民算了一筆賬,《遠東第一監獄》的投資是1100多萬元,按計劃拍完能賣2000萬元,刨去5.5%的營業稅和8%的宣發費用,最后能賺500萬到600萬元。如果拍得更精細,延長一個月,按每日8萬元以上的花銷,便會吃掉投資方利潤的大頭,而電視台卻不會因為他增加了一個月的制作成本,多花了幾百萬,就相應地提高單集的價錢。

  “這一切都是市場決定的。”劉江分析,美劇在全球發行,其單集電視劇成本即便高過電影,最終都能回收﹔而國產劇主要賣給國內電視台,其單集售價過百萬元的並不多,搭上網絡出售,通常也不過三百萬元一集,支撐不了巨額的制作投入。

  漸行漸近的周播

  慈文傳媒董事長馬中駿注意到,美劇的盈利模式相當多樣,除了廣告費,以及電視、網絡播映和電影改編方面的版權出售,其圖書、服裝、家居用品等衍生產品開發的收益也相當可觀。

  “這與他們的播出制度密切相關。”他解釋說,在美國,電視劇採取的是演季制和周播制:在每年9月到次年4月的演季裡,每周播出一集戲。這不僅讓觀眾漸漸形成約會意識,還拉長了一部戲的熱播時間,帶動了整個產業鏈。而國內每日數集的饕餮式播出,則很難有周邊環節的收入,“一部很火的國產劇,與之相關的產品還沒來得及開發,隨著它的很快落幕,觀眾的興趣點也會迅速轉移。”

  “周播背后是美國電視網和制作公司對投拍電視劇風險和收益的步步分擔。”郭艷民介紹,美劇主要由電視網委托影視公司制作,他們採取的是“邊拍邊播”的靈活策略:一開始,電視網會有選擇性地購買電視劇創意大綱,並出資委托制作公司拍攝樣片﹔樣片做好后,他們會根據其試播收視率決定是否訂購﹔樣片被選中后,電視網便會給制作公司下訂單,定制少數幾集戲,在演季開始時試播﹔開播后,收視率差的劇會被立馬腰斬,收視率好的戲則會繼續制作,其主創也能根據時事變動、觀眾反饋隨時調整劇情,增加全新元素。一部戲一旦有了品牌號召力,便能在某個特定時段贏得大量固定觀眾,隨著該時段廣告價位的不斷提高,電視網和制作公司都能從中得利。當它制作到100集,便可進入節目銷售市場,制作方可以通過出賣播出權再次獲利。“這樣一來,制片方和電視網不僅把投資風險降到了最低,也都有動力去打造品牌劇。”郭艷民說。

  相比之下,國產劇的制作風險,幾乎全由影視公司等出品方承擔。某電視台購片負責人透露,雖然他們也會對重點項目進行早期“介入”,但這隻限於看劇本、觀察拍攝和制作,其目的是為降低購片風險的同時不漏掉好項目,並非與制作公司共擔風險。她解釋,電視台購劇是“一錘子買賣”,一旦付完預購金,即便制作公司中途更換演員或刪改故事,把好戲做成爛戲,電視台也毫無辦法。

  業內人士紛紛呼吁改變這種局面。不久前,李星文、譚飛、李少紅等人表示,希望電視台與制作公司進行深度合作,捆綁發力,攜手打造周播劇,培育全新產業鏈。馬中駿指出,相比一劇拼播,大劇獨播更有助於電視台靈活地編排節目。“隨著湖南、江蘇等衛視開啟獨播劇戰略,我們離周播制又進了一步。”

  與美劇同行

  事實上,每周都會有好些精彩劇集在不同時間、不同網站發布,為使幾部選定的劇集都能在第一時間追看,很多美劇迷還特意制定了紙質或網絡版的排期表。30歲出頭的小宮甚至將一個專門的軟件安裝到手機上,“把追看的劇集添加進去,它便能不斷地更新信息,使我及時了解這些劇在哪一天會播出哪一集,從而安排好時間及時收看,然后再跟朋友們交流”。

  這些美劇迷一般都有自己的論壇、網站和QQ群。至少3年前,“謦靈風軟”歐美劇論壇的注冊人數便已達到42萬人以上,而美劇論壇“伊甸園”總頁面的瀏覽次數,那時也突破了4億次。在這裡,粉絲們會共享資訊,攜手“破解”劇中難點。一旦碰上情節上的大逆轉、特殊演員的露面、劇集中的“彩蛋”(指隱藏在劇情或光碟中的花絮)、編劇們的“烏龍”(指差錯式硬傷)等情況,他們會直接截圖,將其發到網上進行熱議。

  很多人最初只是為了學習英語才去收看美劇的。中國傳媒大學英語系教師呂曉志也是美劇迷,她常對學生們說的一句話就是,200多集的《老友記》看下來,你的聽力和口語基本上就沒什麼問題了,“裡頭全都是美國城市中的流行話題,工作、愛情、學業,這些都是對聽力和口語最實際的鍛煉。”也有人看美劇是為了追逐時尚,尋找談資,“《緋聞女孩》就像一個時裝秀,裡頭的女主角每次出現,都會穿上全新的時髦服裝,這便是很多粉絲樂意在第一時間去追看它的重要原因。”呂曉志如是說。

  “不管初衷怎樣,一旦看了,你便會覺得它很棒,想繼續看下去,再也放不下了。因為美劇的創作者尊重觀眾,把觀眾當成有智商的交流對象。”呂曉志如數家珍地列舉了自己的理由:美劇大多是單元劇,一集一個故事,節奏很快,不會拿“口水”充篇幅﹔它們的細節很考究,在專業知識上摳得很細,看一部醫療劇,你會發現戲裡演員的言談舉止、服裝造型等都與醫生的身份很匹配﹔它們的題材廣泛,類型細分,每種類型都會均衡發展,每個人都能從裡面找到自己喜歡的類型……

  與美劇同行多年的常江一度留學美國,他回憶說,當年到了芝加哥,他沒有遭遇過“文化休克”,也沒有碰上語言溝通上的障礙,主要是“美劇給我提供了了解美國和西方社會的一扇窗戶。”在他看來,外國的、異質的文化產品消費多了,並沒把他變成另外一個人,他還是他,只是讓他多了一種看待世界的視角,形成了一種多元和寬容的文化觀。他認為,這是他追看美劇的最大收獲。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燕帥)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