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大本營》迎15周歲 何炅隻缺席過一期節目--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快樂大本營》迎15周歲 何炅隻缺席過一期節目

2012年04月12日09:09    來源:《新快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快樂大本營》15歲了。“快樂家庭合影”(資料圖)


  湖南衛視王牌綜藝節目《快樂大本營》(簡稱“大本營”)馬上將迎來開播以來的15周歲,“15年”這個數字不僅僅對“大本營”本身而言是一個紀錄,它同時也是中國電視史上前無古人的一座豐碑。“壽命最長的綜藝節目”、“綜合收視率最高的綜藝節目”、“影響力最大的綜藝節目”甚至是“吸金能力最強的綜藝節目”……環繞在“大本營”身上的光環數不盡數。近日,這檔節目的制片人龍梅接受了新快報記者的獨家專訪,講述她眼中這15年來“大本營”的輝煌與艱難。不同於記者印象中其他金牌制片人的強勢和干練,已經37歲的她談吐溫和,舉止當中動輒還帶著幾分小女孩的羞澀,她說:“我覺得隻有讓自己和我的團隊快樂了,節目才會快樂。”

  龍梅:當我快樂時,我的創意就會快樂

  “第一次採訪潘長江時我丟人了”

  在進入《快樂大本營》這個團隊之前,龍梅是湖南電視台的一檔名為《紅綠藍》節目的輔助小導播,至今她仍然清晰地記得自己人生當中第一個接觸的明星是潘長江,“當時我們要採訪潘長江,導演卻突然病了,而且約定的時間已經到了,制片人就說‘龍梅,你上’,當時我就懵了,上去之后磕磕巴巴不知道問什麼才好,當時潘長江老師就和我說‘你完全沒准備,你這樣採訪太不專業了’,這件事情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因為我意識到自己不是一個敬業的工作者。這個事教育了我很多年。”

  除了潘長江,還有一位明星令龍梅同樣心懷感恩——就是“大本營”開播第一期的嘉賓柯受良。2003年12月9日上午柯受良在上海因飲酒過量導致哮喘病發作,最終不治去世。龍梅坦言:“聽到他過世的消息時,我當時心裡一陣難過,因為是他陪伴著我們的起步,要知道那個時候我們還沒有任何的影響力。我還記得當時是他剛剛飛越長城不久,就來了我們節目。”

  “我快樂所以節目才快樂”

  在湖南衛視的員工眼中,《快樂大本營》就是一座“湖南衛視電視人的黃埔軍校”,龍梅及宋點(現任湖南衛視創新研發中心主任)、易驊(現任深圳衛視副總監)、楊柳(現任天娛傳媒副總裁)等8名圈內影響力十足的人物都是出身自這檔節目。龍梅說自己在這座“黃埔軍校”當中最大的蛻變是從一個隻會編節目的小編導變成了一個真正會創立節目的導演,“在這裡我學會了怎麼調整和保持自己和節目的狀態,怎麼去和整個團隊進行交流”。因為種種原因,很多人在這15年的征途當中選擇了離隊,但龍梅選擇了留下來,問她原因,答案卻令記者啼笑皆非,因為她說:“主要是因為我本身是一個很宅的人,我平時就喜歡呆在家裡,讓我去其他的地方我會很不習慣。”記者質疑她溫和慢熱的性格與其他雷厲風行的制片人顯得完全不同,她表示:“每個人的性格是不同的,與團隊交流的方式也不同,並不一定說哪個好哪個不好。我自己的體會就是,當我快樂的時候,我的創意就一定會快樂,當我心情不好的時候,我這期節目都會受影響。所以我對我的團隊也是這樣一種概念,他們要有快樂的生活,才能做出快樂的創意和節目。”

  何炅歷史上隻缺席了一期節目”

  在成為“大本營”主持人之前,何炅在中央電視台做一檔少兒節目,談起當年的那次影響深遠的“挖角”,龍梅說:“當時我們的男主持人是黃海波,因為覺得自己不是很適合這個節目,所以提出了離開,然后汪台就帶我們去了北京挑選主持人。我不記得是誰說何炅是湖南人、在北京,於是我們就讓他幫忙給我們聯系酒店和行程,然后他就接待了我們大家。接待的時候大家在飯桌上發現,咦!他怎麼這麼活躍?看上去這麼合適?最后我們回來一討論,大家眾口一詞——可能是何炅最好,哈哈。然后就和他溝通,結果他也挺有興趣的,就一拍即合。”

  龍梅等人沒想到,那一年的北京之行是真正為湖南衛視淘到了一塊寶。從1998年3月至今,何炅帶領他的主持團隊為“大本營”創造了一個又一個令人目瞪口呆的紀錄,與此同時,他無窮的工作活力還惠及到了湖南衛視眾多其他重頭節目和大型晚會。被問及何炅這14年來一共缺席過幾次節目,龍梅毫不思索地說:“隻有過一次,那是非典的時候,他困在學校裡面不能出來,但是他馬上錄制了VCR傳回來,算是沒有完全缺席,呵呵。”聽到記者驚呼:“難道他從來不生病的?”龍梅說:“肯定有不舒服的時候,但他真能扛。雖然身材不高,但他非常有爆發力和持久戰斗力。他經常昨天還在外地錄節目到很晚,第二天又飛回來錄‘大本營’。真是個超人!”

  “同行說‘我們覺得好的你們都不要’”

  提到何炅就不得不提“大本營”另外一位元老——李湘。龍梅回憶說當時李湘還在主持一檔湖南台的娛樂新聞節目,節目創立時節目組請了幾個包括電台主播在內的主持人一起來面試溝通,“我們就想要一個不是那麼台面化的主持人,試了五六個人之后,我們發現,雖然她是專業播報出身的,但所有人當中狀態最放鬆的人是她。”2004年底李湘的離開讓“大本營”經歷了第一次陣痛,龍梅說:“雖然我們提前做了預案,但因為沒有短時間內找准方向,所以還是痛苦。現在我和李湘還是很好的朋友,我們的孩子的生日都隻差十天。”

  其實除了李湘之外,湖南衛視的其他主持人基本上都非科班出身,何炅是大學阿拉伯語老師、謝娜以前是模特和演員、吳昕杜海濤更是通過選秀比賽加入到主持團隊。對於這種現象,龍梅解釋說:“就像我們在選杜海濤和吳昕的那次選秀比賽,很多其他台的同行也來看,然后他們問我,為什麼他們覺得很好的選手我們卻不要?我回答說,因為我們並不是想選最好的主持人,而是想選最符合我們節目氣質的主持人。”

  “一切以觀眾興趣為出發點”

  “作為一個存在時間這麼長的節目,是一定要在觀眾看膩之前先有所創新的。其實每次改版都是因為我們自己先覺得這個形式不能再用,需要調整了。”據龍梅回憶,那麼多次的調整,最痛苦的一次莫過於2005年底。當時走過8年歲月的《快樂大本營》遭遇了開播來最大一次危機。連續數月收視低迷,節目去留被擺在龍梅和她的團隊面前。談到當時的應對辦法,她說:“2006年之前的‘大本營’就是嘉賓過來,然后我有配套游戲在這裡,都是固定的環節,突出的和表現的都是我游戲的趣味性本身。在連續經歷收視低潮之后,我們一度也想改變其中一些環節,但是根本改不動,因為無論你怎麼改,都有觀眾認為不舍得原來的那個環節,所以我們干脆把之前的構想全部推翻,重新做節目架構。那之后,我們所有的環節都是以明星本人為本,都是為了突出明星個性而為他量身打造的,這完全是一個反過來的構思。這也是我們做電視以來的一個反思,反思觀眾真正感興趣的點在哪裡。今后我們節目的方向也會全部從這個點出發來做改變,現在節目中全新加入的‘啊啊啊啊科學大實驗’環節就是我們通過考察西班牙一檔綜藝節目而進行的本土化改造,相信會給觀眾帶來不一樣的驚喜。”

  ★專訪“快樂家族”三大型男

  杜海濤:我願意50歲時還被這四個人踩

  在“快樂家族”這個五人組合的節目團隊當中,杜海濤是一個異數,也有人說,他是一朵奇葩,因為幾乎每一期節目,他都是舞台上最悲慘的那一個。很多觀眾從看到他的第一眼起就會會心地將笑容挂在臉龐,因為這個看上去憨態可掬的小眼睛胖子身上天生就具備了一種喜劇性的色彩。從當年專為《快樂大本營》量身打造的選秀節目“閃亮新主播”當中脫穎而出之后,他如今已經在《快樂大本營》這檔國內周六黃金檔的收視冠軍節目中屹立了7年,在接受新快報記者獨家專訪時,被問到介不介意一直在主持團隊中充任“丑角”,他毫不思索地表示:“我願意50歲的時候還被這四個人踩。”

  新快報:你是通過“閃亮新主播”的選秀比賽進入到這個團隊當中的,還記得當年比賽的最后情景嗎?

  杜海濤:當然記得,因為那肯定是我人生當中最大的一個轉折點。我不太記得我最后表演的是什麼了,但那之后我獲得了比賽的人氣王,得獎時我很高興,但很快我又獲得了總冠軍,當時我那個高興啊!這肯定是我最輝煌的時刻,人生當中從未有過的體驗。

  新快報:你進到“快樂家族”時才剛高中畢業,有沒有想過去完成自己的學業?

  杜海濤:我覺得我在《快樂大本營》學到的知識已經能夠讓我去面對我更感興趣的生活,這樣就已經足夠了。

  新快報:你錄的第一期《快樂大本營》是和哪些嘉賓在一起?

  杜海濤:不好意思,這個我真的不記得了。因為現在回憶起來,我隻記得自己的慌張,就好像做夢一樣,甚至都分不清台上和台下,昏頭轉向,像隻無頭蒼蠅。

  新快報:是因為何炅強大的氣場導致找不到北嗎?后來又是如何磨合的?

  杜海濤:肯定不是僅僅要和何老師磨合,和其他四個人都要磨合。何老師說一句話,我該怎麼接?謝娜扔包袱給我,我該怎麼辦?我說錯話了,維嘉和吳昕又怎麼幫我圓回來?這些當時都有一個磨合的過程。

  新快報:這些年來你成長的並非僅僅是主持功力,還有你的體重。記得你剛入行時本來很瘦?

  杜海濤:哈哈哈,主要是哥哥姐姐們都太愛我了,有什麼好吃的都往我嘴裡送,以前的確很胖,但我也很享受自己現在的狀態。

  新快報:在團隊裡,每次錄節目你都是最受欺負的那一個,是一個公認的丑角,有沒有想過有一天兼職另外一檔節目像何炅一樣,站在舞台的最中間一呼百應?

  杜海濤:我有兼職主持其他類型節目的想法啊,但一定要是我喜歡的戶外冒險那種類型的節目。至於丑角的問題,雖然我的掌控力等各方面同何老師比較還有很大的差距,但這並不能說我不可以用何老師的那種方式去主持,隻不過我很享受目前的這種工作狀態,這種狀態讓我覺得很舒服,因為這就是真正的我,所以我覺得,如果可以一直這麼舒服,我寧願讓他們四個再踩我50年。

  何炅:“大本營”幫助積累人脈資源

  新快報:主持《快樂大本營》以來最大的收獲?何炅:前幾天我剛剛擔任了一個主要由圈內的電影電視制片人以及導演和演員一起舉行的活動,那麼盛大的場合,走進去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很渺小,因為現場有那麼多的大導演、大明星,但走近他們,我才發現原來他們當中的大部分都是我的朋友。我和他們的結識基本上都是在《快樂大本營》的舞台上,所以當時非常有感觸,我們一周一播的節目,如果每周隻有一個明星來,這十五年下來,也是一個非常龐大的數字,我想,這就是《快樂大本營》給予我的一筆最寶貴的財富。

  新快報:你自己眼中的《快樂大本營》是什麼樣的?

  何炅:在很多人眼中,《快樂大本營》可能是中國綜藝節目當中的NO.1,屬於航空母艦似的級別,但在我的眼中,《快樂大本營》應該是最名不副實的一檔節目,因為我們嚴格控制的節目成本與節目超高的收視率並不成比例。這一點的背后,是我們整個台前幕后的團隊共同展現出來的創造力、感染力和凝聚力。

  李維嘉:出去購物有折扣,小福利不錯呵

  新快報:主持《快樂大本營》這麼多年,最大的感受是什麼?

  李維嘉:其實我和娜娜都是在節目最艱難的時候加入進來的,這麼多年來我們所有人一起對“大本營”不離不棄,雖然節目有輝煌也有低谷,但它一直在這裡,在中國數一數二的電視平台——湖南衛視的周六黃金檔。我不否認這令我在平時生活當中會感到小小的成就感,當別人問我“你是干什麼的?”,我會回答:“我是《快樂大本營》的主持人,我們的節目已經連續辦了十五年,我們大多數時間都是收視冠軍!哈哈。”

  新快報:日常生活會因為“大本營”主持人的身份而收獲意外驚喜嗎?

  李維嘉:前段時間很有意思,你知道我們“快樂家族”幾個人買房子買到了同一個小區。有一次娜娜因為工作回不來,所以拜托我幫她一起採購裝修材料,我去到店裡老板認出是我,還真願意給出一個很低的折扣。然后我就用微信對娜娜說,你要是能和他們談談的話,還能打到更低的折扣,於是娜娜就發了一段話過來,裡面說“各位鄉親父老,我是坡姐謝娜,我房子的裝修就拜托給大家啦!請大家多多關照啊!”,剛還很熱鬧的店裡馬上出現了詭異的一幕——大家都圍在我的手機跟前津津有味地反復聽著謝娜的聲音。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燕帥)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