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加大紀錄片投入急需資金人才 打造"舌尖"品牌--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央視加大紀錄片投入急需資金人才 打造"舌尖"品牌

2012年05月31日07:14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央視近年推出的《故宮》《美麗中國》《舌尖上的中國》等紀錄片都比較受歡迎,未來他們也將加大對紀錄片的投入。新京報制圖/趙斌

  一部《舌尖上的中國》讓紀錄片成為熒屏的香餑餑,也讓久違的國產原創現實類紀錄片重新回到大家視線中。在昨日本片召開的研討會中,央視紀錄頻道總監劉文表示,紀錄頻道日后將加大現實題材的創作,不僅將在年底開拍《舌尖》第二季,並將從美食延伸到人們日常生活的衣食住行,打造“舌尖”品牌。除了《舌尖上的中國》,央視一套剛剛落幕的口述體紀錄片《大魯藝》收視和口碑也不錯。與之前《故宮》《頤和園》之類歷史紀錄片一枝獨秀的情況相比,現在,現實類、口述體等紀錄片都蓬勃發展起來。而紀錄片未來的發展,也面臨著人才儲備、資金投入等問題,央視也將採取一系列舉措為其發展之路奠定基石。 本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劉瑋

  ■ 現象

  現實類題材增加關注

  央視不僅在2010年開設紀錄片頻道,近些年其推出的紀錄片也一直被觀眾追捧,《大國崛起》曾引發收視熱潮,2005年不少大學還把《大國崛起》作為西方政治與行政學的教學片搬到課堂上播放。《故宮》也曾引起廣泛關注﹔《再說長江》《頤和園》也都引發了不少的話題。但是,這些紀錄片大多是歷史類題材,國外也對中國這類題材的紀錄片比較認可,而現實類則一直是“短板”。

  隨著今年《舌尖上的中國》大熱,國產現實類紀錄片也終於找到了自己的發展方向。央視紀錄頻道總監劉文表示,相對歷史類,現實類紀錄片的專家團隊還沒有形成,視野范圍也還比較窄。

  在紀錄頻道成立之后,便加大了對中國本土現實題材的關注,拓寬了紀錄片類型。“舌尖”一開始就是按照國際通行的制作模式打造的,一集節目鏡頭運用量達到了1300個,節奏快,信息量大,基本上8分鐘講一個故事。

  在未來,央視紀錄頻道也將繼續加大對現實類紀錄片的扶持,推出“活力中國”系列征集,並開始實行培養年輕力量的“青春中國”,讓紀錄片種類發展得更加多元化。

  口述歷史紀錄片興起

  近日,央視播出的《大魯藝》將“口述歷史”類型的紀錄片再次回到人們視線中。片中對近百位平均年齡90歲的魯藝老一輩文學藝術家進行搶救式採訪拍攝。時隔半個多世紀,當代年輕人對延安文藝的認知是符號式的,甚至把它當成了革命的代名詞,但在百位老人的集體回憶裡,延安文藝並不像后來很多人所認為的那樣單調,隻有大秧歌、黑板報、版畫。

  央視總編輯羅明表示,以口述還原的歷史,也讓大家看到了除了語言之外,採訪對象的表情和眼神,“每每說起他們在延安生活和工作的狀態時,他們臉上所呈現的還是他們當年年輕時的表情和笑聲。這種狀態是按捺不住的,這就是在用口述還原歷史”。

  實際上,早在紀錄頻道成立之初,崔永元就推出過口述歷史紀錄片《我的抗戰》,其間共採訪3500位老人,集成影像200萬分鐘,通過親歷者的講述,歷史面貌得以還原。談到制作“口述體”的初衷,崔永元表示,片中有些八九十歲的老人在回憶戰爭時,回憶初戀時,還那樣忘情,讓他特別感動。

  ■ 困境

  1 人員流失

  紀錄片為一個頻道,乃至一個電視台帶來的社會美譽度是其他類型節目無法比擬的,而大型電視台影響力之間的比拼,除了新聞,就是紀錄片。但實際上,除了央視以外,現在主流衛視極少有拿出專門的人力、物力投入到紀錄片創作中,更別提放在黃金時段播出了。

  目前,除了央視一套,央視紀錄片頻道,省級衛視大量的資金主要用來購買電視劇和打造影響力巨大的娛樂節目,很少拿錢拍紀錄片。由於紀錄片的播出時間被擠壓,很多紀錄片人才逐步轉向於別的工作,拍一些專題片、資料片、商業片。這直接導致中國的紀錄片人才、隊伍在全國出現流失現象。

  據一位紀錄片業內人士介紹,在整個電視行業裡,能夠從事紀錄片創作的人都是一些相對來說能夠甘於寂寞、甘於清貧的人,因為紀錄片的制作時間比較長,回報比較少,不可能大紅大紫,更多是在幕后工作,靠作品和觀眾進行交流。

  2 視野較窄

  對於看著《動物世界》成長起來的一代,對國外野生動物等自然類的紀錄片都有很深的印象,而目前在國內這一塊就顯得略微蒼白。劉文說,國外這方面的編導都是專家,比如拍一頭獅子,編導自己之前都研究獅子好多年了,“我們是翻書本去拍。視野比較窄,關注點比較小,社會類也是(面對這樣的問題)”。

  在劉文看來,國產原創社會類紀錄片比較普遍的問題是,沒有國際大視野,一般的切入點都是對弱勢群體的同情,而海外社會類片子的視野則相對寬闊,包括關注阿富汗飢荒、伊拉克戰爭,全球化對印度一個村落的影響等等。劉文舉例,一部國外的社會題材紀錄片講法國市場上出售的最頂級的一種假發,尋根溯源最后追到印度的一個村子。當地有個傳統,女孩從小留長發,十幾歲時剪掉,這些頭發被法國假發商收購。因為當地偏僻,沒有污染,所以女孩發質特別好。整部片子就講印度農村的這種頭發怎麼轉移到法國,這個關注點就很獨特,有意思又吸引人。

  ■ 未來發展

  資金和人才問題急需解決

  在日前舉行的《大魯藝》研討會上,央視總編輯羅明還談到了紀錄片在中國未來的發展,他認為,中國紀錄片今后創作要更多考慮國際化,讓中國拍攝的紀錄片在世界上產生影響和傳播。

  羅明認為,當下中國的紀錄片發展任重道遠,他尤其談到了資金問題。他在一次和法國紀錄片大師雅克·貝漢交流時了解到拍攝《遷徙的鳥》的龐大資金數額,“《遷徙的鳥》當時投入4000萬歐元,相當於4億人民幣,一個紀錄片4億人民幣,對於我們來講這是一個頻道干一年的錢。下一部片他們要投入8億人民幣,是非常好的一個題材,我特別想一起做,但是8億投入太大了”。羅明說,中國紀錄片想要走向世界,要有敢於投入的決心和實力。

  【項目支持】

  “青春中國”找新秀

  年輕力量也是紀錄頻道最為看重的群體之一,紀錄頻道也因此推出面向大學生征集的“青春中國”項目計劃。紀錄頻道總監劉文透露:“希望在五年的時間內,聯合全國一百所高校、發現並培養一千位紀錄片新秀,以此營造‘百校千人’的規模和影響力,真正為中國紀錄片事業建立起強大的后備軍。”

  “活力中國”委托定制

  “活力中國”系列是2011年下半年紀錄頻道面向社會制作機構開展的紀錄片招標活動。現在看來,這次活動更像是為國內紀錄片“缺錢、缺創作、缺播出平台”等狀況開出的一劑良藥:缺錢是紀錄片社會機構面臨的普遍難題,為此紀錄頻道在活動中投入了超過1000萬元的資金,面向社會制作機構委托定制100集現實類紀錄片﹔為了讓招標活動的選題更有針對性,紀錄頻道最終確立了“活力中國”的主題,“引領紀錄片創作者將目光投向中國當下的社會現實”。

  建立導演工作室

  紀錄頻道在未來還將會從社會上優秀的紀錄片人才中“吸取養分”,壯大社會制片公司,建立導演工作室,而他們上手最快的就是社會類紀錄片。由這些導演拿提案,紀錄頻道投資。

 
傳媒沙龍新銳網站CEO系列訪談
(責任編輯:宋心蕊、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