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圈對“瘋狂片酬”說不 新人演員紛紛挑大梁--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影視圈對“瘋狂片酬”說不 新人演員紛紛挑大梁

2012年06月04日07:08    來源:北京晨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知青》劇組由新人挑大梁。(資料圖)


  “視頻版權價格大降,會導致明星片酬下降嗎?”這是在某劇發布會上媒體拋出的問題。“這個我不敢預測。但過去兩三年內,視頻網站版權價格的過快上漲確實也為演員片酬的飛漲做了‘貢獻’。”

  如今,版權價格大落,基本回到三年前水平,令整個行業怨聲載道的明星片酬會降低嗎?這當然是由市場決定的。首先,投資方敢於起用新人,電視台敢於播出新人主演的劇集﹔其次,做到以上兩點的前提是,有扎實的劇本,有專業的團隊。深圳衛視正在獨播的《野鴿子》、央視正在播出的《知青》、彭三源工作室即將拍攝的《青春守則》都是新人挑大梁,一部好戲可以捧紅一撥兒演員,但一兩個明星卻不可能次次拯救爛戲。

  現象

  投資方不願花冤枉錢

  編劇、導演、演員、制作團隊,哪個最重要?《野鴿子》制片人馬建安認為,“成熟的制片公司會綜合考慮性價比,而業余的可能隻認明星大腕。”從《野鴨子》到《野鴿子》,投資方都大膽起用了新演員,第一,導演李小平的工作風格是“拼命三郎”型,每天最長的工作時間達15個小時,每場戲都會磨很多遍,大腕的檔期卡得死,沒那麼多工夫﹔第二,《野鴨子》的成功讓投資方有信心延續“好劇本+新面孔+精制作”的路子。《野鴿子》中有“富二代”開豪車的戲,馬建安介紹,“我們是在西安拍的,租來了當地最高檔的跑車,最后租車費總共是50萬,這個價格隻不過是一線大腕一集的片酬,但在道具(僅指車)支出中已是天價。”

  的確,用了一線大腕,投資方基本捉襟見肘,隻能克扣其他環節的費用。編劇彭三源告訴記者,近兩三年,如果說電視劇的制作成本增加了50%,那麼演員片酬至少上漲了5倍,二者嚴重地不成比例。這就不難理解有些戲大腕雲集卻粗制濫造,因為總投資增加有限,隻能是“拆東牆補西牆”,而除了明星大腕之外的其他工種就成了可憐的“東牆”。由彭三源擔綱制作人的校園劇《青春守則》正在籌備,劇中的5男5女10位主角將通過海選產生。彭三源認為,“校園劇用新人更合適,像《十六歲的花季》、《流星花園》沒有什麼大腕﹔從制作上說,青春校園劇要時尚、養眼,錢都給大腕了,制作費用肯定跟不上。”彭三源舉例說,按照目前國內劇的平均制作水平,一般的如果是單集成本200萬,稍差些的單集100萬到150萬,那麼《青春守則》的成本離百萬尚有距離,但花在制作上的錢並不比150萬到200萬的劇少。

  而北京衛視前段播出的《獨刺》和央視一套正在熱播的《知青》同樣是“不走明星路”。《知青》制片人侯鴻亮坦言,“用不用大腕也要看題材,《知青》是群戲,不可能都是大腕﹔但像《闖關東》、《鋼鐵年代》,我們會認為大腕更為合適。”

  北京電視台影視劇中心主任助理於金偉表示,“專業的購片人員會以劇本為先,其次是導演、幕后班底以及公司以往作品的口碑和影響等。”“收視率和影響力不是唯明星而定。成熟的制作方和專業的購片方應該達成共識,不為瘋狂的高片酬買單。”彭三源呼吁,明星大腕有高於普通演員的片酬是合理的,但如果價格遠遠高於價值,則不符合經濟規律。

  嘗試

  用新人風險收益並存

  用新人需要哪些條件,又有哪些顧慮?制作方和電視台的答案是一致的:劇本要扎實、團隊要專業﹔顧慮就是在發行和宣傳上會比較困難。馬建安就遇到了新人戲預售難的問題,“一般都是要拍完后拿給電視台的人去看片,作品確實不錯才會被買﹔而且前期因宣傳推廣上的障礙,剛播時的收視不會很高,但會依靠口碑,越播越好。像幾年前海清尚未成名時主演的《雙面膠》以及我們團隊制作的《野鴨子》都是這樣。它們不像那些明星雲集的戲,還沒開機就發行完了。前幾年有部戲是謝霆鋒與張衛健演的,叫《小魚兒與花無缺》,拍得如何沒人管,但有這倆主演就好賣。”

  彭三源坦言,起用新人肯定會有風險,但用大腕明星的劇集就等於上了保險嗎?答案是否定的。“僅我知道的,去年由一線明星主演的戲,一直沒有發行出去的戲至少5部。有些投資方誤以為找了大腕就等於上了保險、萬無一失了,事實上,保險公司也有不理賠、不靠譜的時候。”

  馬建安直言感慨,“為什麼演員走紅后反而沒有好角色,接不到好戲了。像李幼斌演完《亮劍》和《闖關東》,孫海英演完《激情燃燒的歲月》后,再也沒有演出過同樣打動人心的感覺。《野鴿子》到最后是很動情的,李小平不知一遍遍地和主演們磨合過多少次。大腕行嗎?有的根本不和其他演員搭戲,拍完他自己的戲就走,甚至要求劇組集中拍攝他的戲份,而不顧基本的創作規律。這種創作氛圍不是我們想要的。”

  侯鴻亮告訴記者,選擇新人有時被動的因素更多,“以《知青》為例,剛開始也想請一兩位年輕的明星領銜,但歷時7個月、橫跨8個省的拍攝讓一線大腕有顧慮,在當下這樣浮躁的環境中,沒有大腕願意在劇組一待7個月,最后我們隻能放棄。”

  站在電視台的角度,於金偉也認為,“如果編輯導演創作團隊俱佳,又有適合角色的明星出演,當然是錦上添花。如果是新人出演,那其他配戲的演員和班底就需要精心組合。”

  預測

  高片酬

  有望明年回落

  這兩年很多影視公司熱錢涌入、急於上市,本也無可厚非,但瘋狂做量的后果就是抬高了演員的片酬,出產了大量的爛戲。彭三源透露,“有的二流演員,馬不停蹄地拍戲,按照一年四部,一部一千萬,那麼一年就能掙四千萬,有多少企業的利潤能到這個數?這本身就是不正常的。”公司不看重單部戲賺不賺錢,重要的是上市后可以圈股民的錢。

  有關明星的高片酬,業界都知道不合理,但為什麼持續堅挺?侯鴻亮一語道破,“專業的人士都有明辨是非的能力,但一個項目一旦落到自己頭上,還是能用一線絕不用二三線,能用有名的絕不用新人。”因此,侯鴻亮認為,現在亟須幾部沒有大腕、收視和口碑都不錯的作品,在行業內起到示范作用。

  彭三源也認為新人作品有積極意義,“這個行業需要越來越多這樣的嘗試,再這麼下去,影視行業會被演員消滅掉。”上述論調比彭三源此前拋出的“全行業都在為演員打工”更能顯露業界問題的嚴重,但彭三源表示這絕不是危言聳聽。

  侯鴻亮的觀點則更為樂觀,索性就把演員片酬交給市場決定,“現在是不穩定時期,泡沫大,亂象多﹔但這是行業趨向合理過程中必須經歷的‘陣痛期’。演員片酬的上漲一定會影響到購片價格的上漲,當產業鏈的各個環節並不暢通時,演員一定會面臨著有價無市。所以,片酬多少就交給市場決定。”

  彭三源預測,明年片酬會有大的回落,“受到‘中插廣告’的限制以及購片成本的增加等因素影響,電視台今年下半年的購片能力下降,終端的播出平台如果萎縮,那麼上游的制作方必然會觀望。”侯鴻亮明顯感覺到今年很多公司上項目特別謹慎﹔馬建安說過去兩年演員片酬已經透支了很多投資方,“‘降’是必然趨勢。據我了解,前兩年拍的戲大批量地壓著。相比去年同期,今年開工的劇組要少一半,甚至更多。”

 
傳媒沙龍新銳網站CEO系列訪談
(責任編輯:宋心蕊、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