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客""咆哮"線下走紅 網絡文體應該區分使用場合--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凡客""咆哮"線下走紅 網絡文體應該區分使用場合

2011年05月06日08:15    來源:《光明日報》     手機看新聞

  
圖為廣東公安廳網站發布的“凡客體”警官介紹。 截圖
圖為某平面媒體描述瘦肉精事件所使用的“咆哮體”寫法。資料圖片


  網絡時代,從來不缺少話題。進入網絡時代,網絡語言的豐富程度以及更新之快迷人眼,令人目不暇接。網絡時代的網絡達人,從來都不缺少智慧,他們年輕,他們喜歡新鮮事物,他們將自己無窮盡的創意濃縮於多姿多彩的網絡文化中,於是有了“淘寶體”、“凡客體”、有了“咆哮體”等網絡文體。

  “凡客”走了,“咆哮”來了

  “愛熬夜,不愛早起;愛看電影,更愛K歌;愛懷舊,也愛傷感;愛熱鬧,更愛一個人發呆;愛胡思亂想,也愛胡寫亂寫;愛漂亮女孩,更愛懂事的女孩。最愛暖暖的海風和雨后一彎虹。算不上好人,更不是壞人;不是什麼才子,也不是什麼俗人;偶爾有點小虛榮,我是張磊。和每個人不一樣,又和每個人都一樣,我是宇宙中稍縱即逝一塵埃。”這是北京某高校一位頗有思想的本科生以“凡客體”的形式表達自己的自畫像。

  “尼瑪事情多到看見記事貼就腿軟有木有!!!!尼瑪五一之前堆了一堆deadline有木有!!!!尼瑪五一回來就還有幾個task要交有木有!!!尼瑪就一個禮拜時間四個地方都有活兒要出有木有!!!”這是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的一位同學對五一假期狀態以“咆哮體”形式來進行的情緒表達。

  “凡客體”最早來源於韓寒和王珞丹等青年明星為凡客誠品所作的一則廣告,后來其廣告詞在網絡上被網友惡搞而成其體。“凡客體”被認為是張揚個性的一種體現。“咆哮體”最早源於在網絡回帖和聊天時表達自己強烈的感情而在每一句話后附加若干個連續的感嘆號,其流行始於一篇名為《學法語的人你傷不起啊!》的帖子。“咆哮體”被認為是網友樂觀自嘲進而抒發個人感情的一種形式。現在80后、90后的青年學生中廣為流行,通常壽命隻有兩個月,然后被新的網絡問題所取代。

  “你方唱罷,我登場”,網絡文化一定意義上相似於快餐文化,時時變一直新。記得最早的典型流行的網絡文化是火星文,后來有了“淘寶體”、“凡客體”和“咆哮體”,以至於一位計算機專業的老師不無感慨地說“自己由於工作原因,跟計算機和網絡接觸緊密,一直以為自己很‘潮’,津津樂道於在自己的年齡相當的人群中懂得什麼是火星文,並粗略識得火星文,倏然發現,原來現在有了‘凡客’有了‘咆哮’,卻渾然不知。”

  迎合個性表達

  “凡客體”的出現和火爆,“咆哮體”的持續和廣受追捧,皆非偶然,有其產生的必然,更有其生根發芽的土壤。

  大學生張磊喜歡“凡客”,並偶爾用其表達自己、展示自己。他說,“我是凡客,我不咆哮,但是我經常會關注我的同學朋友,他們有很多會咆哮、在咆哮”。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唐同學說,“最初我就是覺著好玩,還有看到好多的朋友,都在‘有木有’‘傷不起’,就嘗試著模仿一下,慢慢地發現不自覺的就會用此種方式來宣泄情緒,高興了咆哮、悲傷了咆哮、壓抑了咆哮、憤怒了咆哮,就是這樣子。”

  一位媒體朋友,談到時下“咆哮體”的炙手可熱說了這樣一個故事:“被網友譽為‘咆哮體’教主的馬景濤隨著‘咆哮體’的持續走俏,其人氣也一路升溫,其本人也紅得發紫,后來馬景濤開了微博,網友用此體給他留言,一次、兩次、三次……終於有一次馬景濤用略帶戲謔頑皮的口吻回答網友‘謝謝大家的關注,你們的厚愛我還不起’。”

  “事雖小,足見其炙手可熱的人氣依舊在。”正如該媒體朋友所言“我接觸的很多網友咆哮幾句通常隻為一樂,娛樂大家,娛樂自己。”

  以“凡客體”、“咆哮體”為代表的網絡文體發生、存在並延續,最最得益於互聯網的大發展大繁榮,網民數量日益壯大一直到龐大。有了如此之多的網民,就要有網民的自己的網絡語言和表達方式,或是張揚個性亦或是感情的抒發、情緒的宣泄。

  區分應用場合

  記者在採訪過程中發現,“凡客體”“咆哮體”廣泛流行於網民中,涉及在校大學生、研究生、媒體工作者和教育相關工作者。“經常上網的人,對新鮮事物接受比較快的人更能接受各種網絡文體”某房地產網絡公司人士說。“80后、90后追求個性,彰顯自我的新一代喜歡凡客和咆哮”北京某高校在讀研究生說。在某平面媒體工作的記者稱“網絡達人、經常泡在網上的人和接觸網上東西比較多的人,能在一地范圍或圈子內發明或引導網絡流行語的人更偏愛更鐘情於‘凡客體’和‘咆哮體’。”“凡客”和“咆哮”流行如此之廣泛,該如何看待和對待?

  北京師范大學哲學與社會學學院教師侯靜認為,“隻要是在不觸碰道德底線、在不傷害別人利益和感情的原則下,可以借助於‘凡客體’或者是‘咆哮體’來展現自我、表現個性,發泄自己。”她說,“隨著網絡文化的流行,人們個性表達的需求越來愈強烈,情緒自由宣泄的訴求愈來愈迫切。‘我就是我,我是與眾不同的,我高興了我要表現,我憤怒壓抑了我要宣泄’的想法在年輕一代中愈發凸顯,在這種背景下應時出現的‘凡客體’‘咆哮體’迎合了當下人們的這些需求,有利於人們展示自我、張揚個性、發泄憤懣,在這個意義上有益於其身心健康。”

  “現代人處於生活的快節奏中,時時刻刻感受到來自於工作、家庭、住房問題、醫療問題、教育問題的種種不適應和形形色色的壓力,緣於此人們需要有發泄的窗口和疏通的渠道,再加上網絡水軍的推動,‘凡客體’和‘咆哮體’走紅網絡自然就不足為奇了。”北京師范大學第二附屬中學教師紀連海表示,“網絡文體,尤其是類似於‘咆哮體’應該區分使用的場合,其用在私人感情領域的情緒宣泄是可以的,也是非常適合的,但是如果將之用於工作中、生活裡確是荒謬至極的。”

  也有專家表示自己的擔心:畢竟網上排解心理壓力即使有一定效果但不會持續,況且人們最終要落實於現實中,如果網絡的發泄讓人在現實生活中越發退縮,就不是一件好事了。

  畢竟,我們還是生活在現實中。“凡客”很個性、“咆哮”很暢快,但是使用要因時因地因場合。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