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事件頻出該治理什麼? 喻國明:謠言本就存在--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微博事件頻出該治理什麼? 喻國明:謠言本就存在

周懷宗

2011年07月12日08:08    來源:《北京晨報》     手機看新聞

  


  郭美美事件、微博局長、VIP收費認証、舊聞當新聞、垃圾信息、謠言、謾罵……諸多事件使微博本身再次成為人們思考和關注的話題,有人稱之為“微博亂象”,也有人稱微博是一把“雙刃劍”。

  微博上紛繁的事件究竟是不是“亂象”,諸多負面新聞背后,應該治理的又究竟是什麼?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院長喻國明說:“個別事件不代表整體,微博上表現出來的負面的事件有沒有,肯定有,但不是主流,如果說是亂象,就說明主流是如此,大部分如此,事實顯然不是。”

  微博並非批評者所言的亂局,但也並非沒有需要治理的地方,要平衡自由表達權和表達的底線權。

  微博事件頻出

  最近,微博上各種“事件頻頻出現”,郭美美事件、微博局長事件等等,讓微博成為炫富、溝通私情的平台,泛濫的謾罵、謠言也讓很多人對網民和微博頗有微詞,收費認証、微博廣告等等,則讓評論者擔憂,商業會不會侵蝕掉這一片自由的輿論世界?

  有人將接踵而來的各種事件稱為“微博亂象”,對此,喻國明說:“既然說亂象,應該具有普遍性,事實上,沒有數據表明,以上的這些事件是普遍性的,都是個案,並非微博上的主流,也並非大多數的微博都是類似的內容。”

  實際上,引起人們關注的往往都是個案,而普遍的現象則常常被視若無睹,即便是在“人人都是媒體”的微博上,也同樣如此。喻國明說:“不管是評論者,研究者,還是媒體,都應該有客觀的判斷,不應該把個案當作普遍現象,至於冠以‘亂局’之類的詞匯,更應該慎重。今天的微博,顯然遠遠不是亂局。而且這些事件,並非微博獨有,也並非因為微博而產生,不能把它當作微博現象來看”。

  謠言從來就有

  有評論家稱微博是一把“雙刃劍”,在微博上,謠言傳播,謾罵等等不理智的行為經常出現。用微博謀利更是被人詬病,不過在喻國明看來,這些現象並不能說明微博有問題。

  喻國明說:“首先,八卦、謠言等等,並非因為微博而產生,而是本就存在,隻不過在傳統媒體時代,人們無法如此暢通地溝通,大家互相不知道而已。而有了微博,人們很容易知道彼此都在關注什麼,所以有人覺得成了問題。”

  微博上泛濫的廣告、被商人利用的VIP認証等,不少人對此表示不滿,喻國明說:“其實所有有影響力,有利用價值的地方,一定有利益集團的影子,商人逐利,不法商人更無顧忌,但是這些問題同樣不是微博的問題,微博只是一個工具,一個交流平台,工具本身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人,所以說,應該打擊的是不法商人,而非微博本身”。

  此外,對於微博上的偏激言論,喻國明認為應當寬容,他說:“網民,普通人在新媒體上表現出熱情,這是和現代社會相符合的。同時,一個人的表達有錯誤很正常,任何人都不可能永遠正確。實際上,在網上,個人的偏激言論很容易被淹沒,如果表達和辯論能夠保持自由和暢通,偏激言論不會有什麼生存的空間,錯誤的信息也同樣會很快消失,或者被糾正”。

  應該治理什麼?

  紛紛擾擾的微博事件,引來很多要治理微博的言論,那麼微博究竟需不需要治理,又該治理什麼?

  喻國明說:“把網民的行為當作亂象,這是不對的,當做治理的對象更不對。實際上,在網絡上,個人的言論和行為,大多數不會成為社會現象,社會事件,影響也沒有想象中那麼大。相反,倒是一些有組織的行為,比如推手、利益集團等等,他們的行為更容易帶動別人,產生比較大的影響力。”

  商業對於微博的侵蝕,也應該引起注意,喻國明說:“商業行為本身沒有什麼問題,但是商業行為應該有它自己的規則,真正需要注意的,是不法的商業行為。微博是一個新興的媒體,它的體系還沒有完善,因此給了很多不法商人可鑽的空子。因此,應該有一個通行的規則、或者法律來規范和約束。這並不容易,實際上,網民的行為往往是在表面上的,而商業集團則更多是在幕后,他們自有藏身之地,總是把商業行為做得看起來像是網民自發的,找出他們來要比譴責網民難得多。”

  需要注意的是,規范商業行為,並非是拒絕商業,喻國明說:“這種規范應該是理性的,是有規則的,讓它能夠按照合乎法律合乎規則的方式進行,而不是把所有的商業行為都驅逐在外”。

  人人都得守規則

  微博並非批評者所言的亂局,但也並非沒有需要治理的地方,有評論家提出,“要平衡自由表達權和表達的底線權,一方面必須要充分地尊重‘自媒體’,或者個人的表達權。那麼讓他去泄氣,同時也要控制住,要讓他知道,表達有一定的底線。”然而,問題是,這樣的平衡和治理究竟如何實現?是依靠傳統的政府推行,還是依靠社會的自我管理?

  喻國明說:“今天的管理者應該改變思路,以往的家長式的管理方式顯然不合適了。家長式的管理在任何國家,任何社會都曾經出現過,不管是包青天式也好,還是羅賓漢式也好,它們在特定的時代都曾經發揮過作用。但是隨著社會發展,復雜程度,文明程度越高,大家長式的管理就越不適合。在今天,過去那種封閉式的管理必然要轉變成開放式的管理,從依靠政府變為社會自治,讓社會或者各種非政府組織協作管理。”

  更重要的是,當管理成為一種共同協作的形式之后,管理者也就不再僅僅是規則的制定者,同樣也是遵守者,喻國明說:“應該有一種普遍有效的規則,來約束所有人,不管是被管理者,還是管理者本身,都受到同樣的規則所約束。而這一點,正是今天的管理者應該思考的問題。”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