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購網站迅猛增長實為泡沫 市場畸形已"五毒攻心"--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團購網站迅猛增長實為泡沫 市場畸形已"五毒攻心"

楊柳

2011年07月27日07:11    來源:《北京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7月19日晚上10點40分,美團網副總裁王慧文發了這樣一條微博:“今天看了CNNIC2011年上半年的互聯網報告,團購用戶增長125%,看起來增長很猛是吧?但是,在這半年裡市場費用漲了10倍,從業人數漲了10倍,運營成本漲了10倍,投資金額漲了10倍。泡沫快跟臭氧層一樣大了。這個冬天很快來,這個冬天會很冷。當然,冬天過去就會有春天,看你是否熬得過去。”

  團購冬天將至,難道只是因為成本飆升?顯然,王總沒有把最壞的告訴我們。王總沒說的,24券卻很“隱晦”地告訴了我們。

  7月20日,江蘇泰州地區最大的綜合門戶網站泰無聊稱,團購網站24券拖欠其6月份廣告框架費6000元。與此同時,也有消息指出24券拖欠員工工資已達兩個月。另據公交車廣告公司德高車身內部人士透露,24券與其簽約的超過200萬元的框架合同已於6月到期,24券尚有數十萬尾款未予交付。

  21日,24券方面出面澄清,稱此事實際上是個誤會。其公關人士稱,6000元僅是一筆非常小的費用,由於泰州站未提供發票,因此財務無法打款。而對於德高車身和員工工資一事則均予以否認。據了解,泰無聊指責24券的微博也於21日刪除。

  誤會真的就這麼解開了嗎?關於團購,還有多少我們不知道的“誤會”呢?

  ●第一毒:燒錢就像吃了興奮劑

  “其實,24券在今年2月剛剛獲得亞洲某財團千萬級美元的融資。融資之后,24券將總部搬進中關村SOHO,將網站城市頻道擴張至300家,並在央視、地鐵、公交車身等傳統媒體投入大量廣告。其中,24券僅於3至4月間在北京投入的地鐵廣告就超過500萬元。”某知情人士說。

  “燒錢的不隻24券一家。”這位知情人士說。

  事實上,今年上半年,地鐵、公交上的廣告多數都被團購網站佔領著。第一季度,團購網站在分眾投入的廣告總金額大約是11億人民幣﹔第二季度,整個行業在百度上的廣告投入大約7000萬人民幣。4月份,兩家大的團購網站在互聯網上拼廣告,大約花了2000萬元人民幣。

  除了瘋了似的做廣告,團購網站的城市擴張也是迅猛無比的。“那架勢有點像當初國美、大中和蘇寧的版圖瓜分,”某業內人士表示,“大家基本上都是在毫無目的的擴張城市,為了佔領某一區域市場,隻能貼錢搶單。網站打出低於商家底價的價格用以招攬消費者,賣一單賠一單,再加上當地員工的工資及其他運營成本,每個月基本都要賠幾十萬元左右。越小的城市賠錢越多,二線以下的城市,基本上是開一個就賠50萬元。”

  “大家都像吃了興奮劑。”拉手網CEO吳波曾經這樣形容過。作為近乎瘋狂的廣告投放的參與者之一,他曾經說這並非出自他的本意,只是投入和產出已經偏離理性的軌道,不得已而為之。“原來以為團購是在跑馬拉鬆,不需要吃興奮劑,但現在發現別人都在吃,有點害怕被甩下,也就咬牙吃了。”他說。

  《福布斯》雜志撰稿人戈蒂·艾普斯坦(GadyEpstein)在5月份就曾撰文分析了中國團購網站的經營策略:像優酷網一樣燒錢,吸引投資者眼球,爭奪市場份額,而最為重要的則是借此來拖垮競爭對手。

  ●第二毒:簽署排他協議就送一輛奧迪A4

  瘋狂的不只是廣告和擴張這種顯見的燒錢方式。那些人們看不到的瘋狂更加令人瞠目結舌。

  “現在要是想簽一份優質客戶,給回扣已經是非常普遍的事情。到目前為止,行業內最大的一筆回扣就是因為某團購網站簽了一份排他協議,而給商家負責人送出的一輛奧迪A4。”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說。“因為在我們這行,優質客戶太重要了,這是后續忽悠其他商家的法寶。”某知名團購網站工作人員說。

  “除了回扣,惡意評價也是隨處可見。比如,如果你商家不和我簽排他協議,或者你和我的競爭對手簽了約,那我就利用現成的資源,在點評裡胡寫一氣,讓你這個商家的日子不好過。”該工作人員說。

  ●第三毒:挖角很變態,挖來再辭掉

  “行業競爭,挖角很正常。但是像團購網站這樣的變態挖角,恐怕是前無古人的。”某位業內人士感嘆。

  據了解,最初,國內團購行業盛行挖角,可以說高朋是始作俑者。為了應對高朋的挖角,滿座網、拉手網、F團、酷團等20家本土團購網站曾達成口頭聯盟協議,一致反對行業內的惡意挖人。

  不過,這個聯盟似乎已經名存實亡。

  “反挖聯盟”是在某一個特殊的時間段、為了共同的利益而誕生的產物。而當高朋被打敗,接下來,之前的戰友儼然成了敵人,此時的競爭反而愈發猛烈。據悉,目前的團購市場,幾乎每隔一段時間都會上演瘋狂招聘、集體跳槽的戲碼。業務人員頻繁跳槽、高薪挖角在團購業內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

  “最離譜的是,一些團購網站的人可以堵在別的公司門口,向別的公司員工承諾三倍工資和期權等極具誘惑的條件。實際上過了一段時間就會以各種理由把你開除掉,而當初許諾的豐厚條件會以各種合理合法的方式規避掉。實際上,他們不是需要人才,而是破壞人才。”某團購網站的HR說。

  而對於業界“暴力挖角”的指責,窩窩團CEO徐茂棟回應說:“這不是挖角,是拆遷。”

  ●第四毒:團購網站在玩龐氏騙局?

  “團購其實是個好模式,但從目前的發展看,更像是龐氏騙局的邏輯。需要不斷有更多的錢進來,進的錢要超過出的錢,一旦進的錢少了,泡沫就破滅了。”某業內人士說。

  所謂的龐氏騙局,是指騙人向虛設的企業投資,以后來投資者的錢作為快速盈利付給最初投資者以誘使更多人上當。龐氏騙局是一種最古老和最常見的投資詐騙,是金字塔騙局的變體。

  難道如此亂象叢生的背后,還隱藏著一個更大的騙術?

  不久前,得到B輪5000萬美元融資的美團網迫不及待地把其海外銀行——硅谷銀行的賬戶和余額進行了公示,總計現金約6200萬美元。當時,美團網副總裁王慧文表示,A輪融資中紅杉資本的千萬美元至今分文未動,而此番B輪融資的5000萬美元同樣不打算使用,目前正在進行C輪融資。

  “美團的廣告也不少,運營成本也很可觀,不花一分融資的錢,美團到底在花什麼錢?”某知名團購網站的負責人對此也感到很奇怪。

  對此,王慧文曾經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團購行業有一個很重要的特點,是預付費業務。預付費是消費者先把錢打到我們的賬上來,他去商家消費的時候可能是一周之后也可能是兩三個月以后,他們消費完了以后商家結賬,在我們的賬號裡是有賬期的,這就導致如果銷售額到1億左右,相當於消費者在上面打了1億,所以有很多現金可以用,這是預付費的融資特征。有融資特征的預付費業務最知名的包括期房、保險等。團購網站融資的錢一分沒花,就是因為預付費特征。美團網每個月有近億的銷售額,這些銷售額就相當於我們從消費者那裡的融資。”

  “但是,團購和期房、保險性質可不一樣。期房有硬資產作擔保,保險更是一個受國家保護的行業。而團購網站一旦融資發生困難,就意味著消費者的大量現金被團購網站消耗掉而沒有現金進行結款。團購網站將會欠消費者、商家巨額款項,而這將會引起雪崩效應,后果將不堪設想。”某業內人士分析說。

  “雖然我認為團購還沒有達到龐氏騙局這麼嚴重的程度,但是一旦現金流斷裂,預付費模式下的團購網站發生挪用預付費進行再投資的事情,不是沒有可能,甚至網站老板卷款而逃的事情也並非不會重演。”中國電子商務協會政策法律委員會副主任阿拉木斯說。

  ●第五毒:干不下去了就卷款潛逃

  7月,有人在微博上發起了一條“中國的團購老板誰最有可能卷款潛逃?”的投票。參與投票的有8017人,最后的結果顯示:窩窩團CEO徐茂棟獲得了2340票,佔投票總數的29%,排名第一﹔團寶網的任春雷以1640票位居第二。據了解,窩窩團CEO徐茂棟把票投給了拉手網CEO吳波。而更有戲劇性的是,窩窩團官方微博將票投給了徐茂棟。不過,不久窩窩團官方微博刪除了此條微博。可見,團購這行當,還真是亂的可以。

  無獨有偶,就在7月20日,一位消費者@nettouch通過微博向我們投訴科迪團。據該消費者說,他在2011年3月份參加了由科迪團發起的130元充值200元移動話費的活動。

  “按照活動的細則,應該是在4月份和5月份分別返還100元的。但是目前我隻收到了4月份的100元,5月份的至今也沒收到。和網站聯系,電話沒人接,郵件沒人回。”@nettouch說。

  記者按照科迪團上留的聯系方式,持續打了3天的電話,該團購網站的電話始終處於無法接聽狀態。但記者發現,到目前為止,科迪團的網頁上依然保留著7個團購單子。網頁上的答疑版塊裡,有不少消費者都在反映參加了這個移動話費的團購活動,沒有得到5月份的100元返款,看來大家虧的這30元,隻能自認倒霉了。

  對此,阿拉木斯表示:“監管力度需要放在一開始的門檻上。工信部應該聯合公安部和工商管理部門一起出台一個《互聯網經營信息服務許可証》,簡稱icp証書。”但是,他同時表示,就算出台了這樣的規定,估計一年內也難以實施,而鑒於目前團購網站混亂的局面,估計一年內就會出現大規模的倒閉風潮。因此,消費者目前應該注意的就是盡可能縮短消費周期,不要等到卷包走人的時候才想起來自己的團購券還沒用。另外,團購時也要盡量選擇大一些的團購網站。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